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6页     千寻
  如果光用爱情浇灌,却不给其他,他们肯定会长不好、无法茁壮,所以他必定会越来越忙,所以她得替自己寻点事来做,总不能成天待在内宅照顾小孩,再过几年,他们会长大、会离开,就像羽翼丰厚的小鸟,冲向辽阔的天际。

  到时,她可不愿意当空巢母鸟、哀哀鸣啼。

  先想个方案吧,过两天找董叁来谈谈,嫁妆摆着不动,久了也会氧化。

  该起床了,她伸伸懒腰,打个深深的大呵欠,从床上坐起。

  紫荷听见动静,领着丫头端水进来伺候,耕勤院里补进的十个丫头是董伍亲自挑选的,他的眼光很好,这批丫头素质很齐,都没有什么特出的容貌,但赢在性子沉稳,做事有想法,行为举止又都伶俐能干。

  懂女红的那两个,她拨到瑀月、瑀华身边,然后特别挑三个识字的分派给禹襄、禹宽、禹祥,剩下的五个就安排在自己身边。

  现在两边的丫头由紫荷、红菱分别领着,有她们照看,她很放心。

  上次瑀月挨打的事情过后,孩子们之间的感情益发好了,五个孩子扭成一股绳,到哪里都是横行。

  禹襄取代禹宽,成为团队里面的头头,发号施令让他很有成就感,他再不必刻意为恶让大人注意到他,而其他四个孩子有了他这个领袖,变得更自信,不再小心翼翼、唯唯诺诺。

  孩子们正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昨儿个,三个娘托董肆带信回来,董肆简直是把她娘家当成自己家啦,他很少回将军府,多数时间留在她娘家,和周叔叔一起。

  她知道亦勋和周叔叔合伙做生意的事儿正如火如荼进行,他们都是看到钱三过家门而不入,就会发疯跳脚的家伙,把他们摆在最“钱”线,是再好不过的安排。

  大娘的信里说,亦桥很好,常往家里去和几个叔叔说话,大何叔嫌他身子板太细,开始教他拳法,他练得很勤,不过起头有点晚,想练成亦勋那样,怕是困难。

  还说上回亦桥去家里,碰巧遇见以翔正在帮二娘做酱料,没想到亦桥没半点架子,卷起袖子就下去帮忙。

  而亦桥和以翔有了“酱菜缘”,且两个都是当官的,虽然官品不大,但“官官相护”,竟也护出几分兄弟情谊,开始称兄道弟。

  看到这里,郁以乔很开心,她终于相信,不管是什么身分背景、什么时空年代,只要是有缘分的人,不管辗转几个轮回,终会再碰在一起。

  二娘的信里说,“食为天”的生意越来越好,她又找来几个厨娘开始训练,二娘照着自己提供给她的想法,每个厨娘训练不同的工作,有的教她们刀工,有的教她们做酱、调味,有的教她们热炒诀窍,至于独门秘方就关起门自己来,尽量别让大家在短时间内把功夫给学齐全,跑到外头开新店。

  二娘说,她跟大娘提过,如果手中的现银够,就再开“食为天”分号,大娘同意了,说是等到年底庄子里结过帐后再看看。

  郁以乔清楚,她出嫁时,娘把大部分银子全换成银票给她带在身边。她们说了句很有见识的话:银子就是胆量,有钱傍身,做事自然会多几分底气。

  二娘还说,过去小乔曾经和她提到大娘和周叔叔的事,那时她们都还是郁瀚达的妻妾,她不敢多想,便是那个念头冒出一丁点芽苗,也得赶紧掐死。但最近,她越来越觉得家里有个男人真好,遇到事情,不会慌乱手脚。

  信里提到三娘最近常和小何叔在一起吱吱喳喳、交头接耳,那个替人找活儿的工作铺越做越好,现在已经有近五百个人在那里登记,收入不但能够支付铺子的各项开支,还有不错的盈余。

  而三娘也在她的信里小小地出卖了二娘,三娘说前几日夜里家中遭小偷,有下人发现,大叫一声,碰巧当时二娘人在外头,竟然和小偷正面对上,小偷一急,抓着刀子就要往二娘身上刺去,幸而大何叔及时出现,一把抱住二娘躲开那柄刀子,只用一手一脚就将小偷给踹跌在地。

  后来小何叔和周叔叔把小偷给捆进衙门,大何叔为救二娘手臂上受了点伤,是二娘亲自给换药的。那几日,二娘天天给大何叔炖补品,眉来眼去的,好像有那么几分意思。

  自从郁以婷的事传出后,皇上便把文成侯叫到跟前狠训一顿,夺了他的世袭爵位,连那个嫁女儿换得的四品京官,也换成偏远地界的小县官。

  郁家卖掉宅子,举家搬离京城后,亦勋以为安全了,便将守在她娘家的人给撤掉,没想到竟会发生遭小偷这等事,看来得让大何叔多挑点人手当护院。

  难怪二娘会心生感叹,家里的确需要有个男人。

  郁以乔微微笑着。如果事情真能这样走,大娘同周叔叔、二娘同大何叔、三娘与小何叔,岂不是美事一桩!

  在这里,女人不能抛头露面到外头替自己找男人,男人也不好直瞅着女人选媳妇,只能靠媒人那张嘴替男女牵线,而几个叔叔和娘年纪都大了,哪还有机会寻觅良人?如果他们能彼此看对眼,日后也好有个依靠。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眯起眉眼,笑得更欢喜。

  “娘,你在笑什么?”董禹宽推推坐在床上发呆的郁以乔。

  她回神,发现五颗小脑袋靠在床前,五双油亮亮的眼睛盯着自己猛瞧。

  她伸手,把董禹宽抱到自己怀里。这小家伙胖了,不再瘦巴巴的,像全身上下加起来没三两肉。倒是跟着他们跑进跑出,原本肥滋滋的董禹襄瘦下不少,已经看得见脖子,从篮球变成橄榄球。

  见董禹宽上床,几个小孩也自动自发爬上床。

  “我开心啊。”

  “开心什么呢?”董瑀华奶声奶气问。

  “开心我们家儿子女儿越来越聪明、越来越懂事,越来越给娘挣面子啊。”

  “娘,太夫人说我们诗背得好,赏我们很多糖呢。”听她这样说,董禹祥立刻出声炫耀。

  “哼,不过是一点点糖,有什么好说嘴的。”董禹襄翘起下巴说。“不是说嘴啦,人家有把糖分给二叔家的禹丰哦。”

  “那禹丰开心吗?”

  “嗯,二叔很高兴,他摸摸我的头,赏我这个。”

  他从怀里拿出玉佩给小乔,那是块质地很好的玉,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亦桥居然赏这个给孩子?出手还真是大方,希望他像他老哥一样会赚钱。

  “那就好好收着,别弄丢。”

  董禹祥摇摇头,说:“娘帮我卖了吧。”

  “为什么要卖,禹祥需要银子使?”

  “不是,卖掉大的、换五个小的,哥哥妹妹一人一个才公平。”

  听见董禹祥这样说,郁以乔的心暖了起来。她的教育成功了一半,照这样继续下去,她哪需要担心他们会为爵位相争阋墙?

  “好样儿的,这才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董禹襄一掌拍在董禹祥背上。

  “娘,我想求您一件事儿。”董禹宽趁着气氛正好,把事给提出来。

  “什么事?”

  “可不可以让大何外公教我功夫?我会很认真练的,以后一定比董壹、董贰厉害,可以保护娘、哥哥弟弟和妹妹。”

  大何外公?郁以乔额头冒出几道黑线。事情还没成呢,他们就外公、外婆喊得那么顺口。

  董禹襄皱眉头,说:“我哪需要你保护,我是哥哥,自然是我保护你们。”

  “那,我和哥哥一起跟大何外公学武?”

  “这行,说定了。”两兄弟你一言、我一语,就此把事情给定下,正主儿都还没说话呢,也好……她可不想养出对母亲畏首畏尾的家伙。

  “等你们爹回来,我再同他说说,不过我们不能常出门,如果可以的话,先让董壹、董贰来教你们几招,怎样?”

  他们露出不满意但是能够接受的表情。他们就是想找机会往外婆家跑嘛,他们想外婆的点心啦,也想那棵会长出李子的桃树……

  这时,紫荷匆匆自外头进来,说道:“少夫人,太夫人和大夫人有请。”

  这么早?发生什么事?

  见郁以乔态度凝肃,董禹襄不由自主地跟着板起脸孔,他拉着她的手说道:“娘,别担心,我同你去看看。”

  郁以乔笑开。这家伙脾气和他爹还真像,才六岁呢,就想挡在自己前面,可惜他的肩膀还太小。

  不过,总有一天他会长大,会像他的爹一样,顶天立地。

  “没事的,你们先回屋里吃早饭,再好好做功课,等娘回来,带你们做变色陀螺。”她用力抱了董禹襄一记,才松手让他们下去。

  她脸上在笑,心底却惶惶难安,不明所以地眼皮直跳。会是……亦勋出事?

  第11章(1)

  锦园正厅里,太夫人端坐在长榻上,林氏坐在下首,庄氏站在一旁,眼睛哭得红通通的,两手拼命绞着帕子。

  这么早就来演上一出,看来,昨儿个林氏和庄氏都没睡好吧。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