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5页     千寻
  对,一定是这样!他要亲自去问玉嬷嬷,怎么可以信口雌黄?亏他待她这样的好,她这是害他啊,若是父亲信了她,不要自己怎么办?

  没错,他要去找玉嬷嬷,让她告诉父亲,那些话全是假的,他是父亲的儿子,不是尉马的……

  董亦勋快步往马厩奔去,他跑得很专注、很认真,明知道后面有几道黑影跟着自己,却还是不管不顾,现在对他而言,最重要的事是找玉嬷嬷对质,其他的都可以晾晾。

  骑上快马,不顾大街上人多,他一路狂吼嘶叫,要人让路。

  寒风冽冽刮得他双颊生疼,他却无分毫感觉,一心一意要找到玉嬷嬷,一心一意想证明自己的身世。

  突地,飞箭射来,所有事情全在刹那间发生,马儿癫狂受惊,前蹄扬起,为了躲避路人,他把缰绳拉紧,马吃痛狠狠地将他摔到地面。

  霎时,黑暗将他淹没……

  第10章(2)

  董亦勋从梦中惊醒,他满身大汗,记忆像是被钥匙打开的宝盒,所有的事喧嚷着、嘶喊着在他脑中奔腾。想起来了,全部……想起来了,他丢掉的东西在这个夜晚全都回来了。

  他终于明白父亲看着他时,那个复杂又矛盾的眼光,他终于理解,父亲为什么要放任母亲对他的妻妾孩子动手,父亲可以容得下他这个意外,却不能让他的孩子占走将军府的一切,于父亲而言,他的孩子是残枝败叶,必须除恶务尽,方不会乱了董氏的血脉。

  一阵止也止不住的颤栗漫过全身,他如坠入无底深渊……

  “你怎么啦?”郁以乔被惊醒,看着坐在床边的董亦勋问。

  她软软的声音,将他从黑暗谷底拉起,他猛然转头,月光照、在她脸上,带出一片柔和与安宁。

  他哑着嗓子说:“我作恶梦了,你可不可以抱抱我?”

  她松口气,笑道:“又不是孩子,你当自己是禹宽他们啊。”嘴里虽这么说,她还是跪起身,张开双臂,抱他入怀。

  一夜缠绵,累得郁以乔下不了床,看着精神奕奕的董亦勋,她心里真不平衡。

  换好外出衣服,董亦勋坐在床缘,手指轻轻划过她的眉眼。三十天……好长的时间,第一次发现,分离恼人。

  “一定要这么久吗?”她噘起嘴,苦巴巴问。

  “我会尽快回来。”

  如果能抢快一步与众人议定,将祸事消弭于无形,或许可以平息皇上的雷霆愤怒,让董家有条安全退路。

  郁以乔望向他,心有些酸酸的。虽然这阵子他忙得足不点地,但再忙也不曾外居,这下子要许多天不见面,感觉还挺吓人的。

  眉头苦苦,她轻轻抚过他的手背。“在外头,要注意安全。”

  “放心,这回办的事,不会有危险。”

  他一面安慰她,一面想着,周叔和董肆那边得催催了,如果情况不行,就算撕破脸,也得先把小乔和孩子们弄出去。

  他把她抱进怀里,脸颊与她相依。这阵子,他恋上这个举动,恋上那种同吸一口气、相濡以沫的亲昵。“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想要做什么?”

  “有,那几个小孩背了将近五十首诗,我打算领他们到太夫人那里显摆。”她已经看清楚,这个家里,能够替她撑腰的只有太夫人,但单靠她一个人力量不够,她打算联合孩子一起。

  “太夫人肯定会很高兴。”

  “是啊。”她靠在他怀里,只听得浑厚低醇的声音从他胸口传来,震得她耳膜嗡嗡作响,心头却是一股说不出口的轻松。

  “还有吗?”

  “听说弟妹去年酿的桂花酒极其香醇,小叔想请公公到望月亭共饮,身边能服侍的丫头太少,我打算让金钏和翡翠过去,替咱们尽尽孝心。”

  董亦桥院子里的桂花酿美味得紧,她的几个娘赞不绝口,董亦桥便大方地接连送了好几坛过去,还是她小小地提点了一句:好东西得先孝敬父亲!这才有了今晚的望月亭邀约。

  小狐狸,这点事也想瞒过他的眼睛?

  “你怎么不自己过去尽孝心?”

  他那表情分明是知情的,还装!她挤挤鼻子,回答,“我这不是要带孩子嘛,哪里得空。”想了想,她笑出声,又说:“婆婆知情以后,总不能记恨到你的头上吧,一来你不在家,二来,送上美酒佳人的可是她亲生儿子。”

  “你啊,这是在挑拨人家母子亲情。”他捏捏她的鼻子。

  “没有缝的墙是塌不了的,如果他们母子情深,任我再挑拨也无用。”她抓起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边。他掌心的温度,最宜人。

  “知道,可也别做得太过分,你不是不清楚,她迁怒的本事有多强,要是你撞到她手里,我又不在府中,董叁只是个下人,紧急时,你怎么办?”

  “我有太夫人啊,别担心,为了你,我会保重自己。”这话,是保证也是承诺。

  看着他恋恋不舍的表情,郁以乔缓缓叹息。

  她实在不晓得自己有哪里好,值得他这般一心一意,难道世间真有一见钟情,教他在见第一面时,就爱上自己、就立定心情、就要和她一辈子相偎相依?

  说实话,被这样一个男子疼惜宠溺,不想对他动心,好困难,她从来都不敢去比较,如今自己心底,苏凊文与他,谁轻谁重。

  她只是明白确定,对于这样一个男子,她不能轻易辜负。

  于是她顺着心,不刻意、不压抑,任由爱的感觉在心底慢慢升起、慢慢织就一张情网,慢慢地将自己网罗……

  是啊,反对无用、否认无义,她已经爱上他,在嫁给他不到半年的时间后,那颗温热的心,已经向自己提出证明。

  “我不在这几日,你要处处小心,董肆不在家里,有事情就让董叁去办,别亲自涉险。”

  “说什么呢?好像我住在龙潭虎穴里。”

  可不就是龙潭虎穴吗?过去五年,他就是这种心情,幸好她来了,把这个潭穴照亮出一方温暖光明,如果她不是这样,亦桥怎么会也不由自主被她深深吸引?

  “总之,一切多些小心。”

  “我知道,哦,对了,下个月我娘……”她想了想,决定对他说实话,“我打算借口母亲生辰,带几个孩子到公主府去玩。”

  “你很喜欢凤姨?”他轻抚她光洁的手臂。

  她有些痒,握住他不安分的手摆在肘弯处,那里有个疤,是她小时候三娘逼她学跳舞,她躲到树上,却一不小心摔下来折断骨头时留下的。

  她告诉他这事时,还炫耀自己的爬树本领,说要找一天挑棵大树爬给他看。当时他黑下脸说:“你不要逼我把将军府里的树全砍光。J

  明知道他是心疼,明知道已经不痛的伤口在他心底烙上了痛痕,可她还是硬要挤兑他一句,“别忘记,这里是将军府不是怡靖王府。”

  他气了,抱住她、狠狠地“惩罚”彻夜,于是隔天,五个小孩子把门板敲得砰砰响,也吵不醒他们家贪睡的娘。

  “对。凤姨很寂寞,小孩子可以让她开心一点。”

  “有没有见过驸马?”

  郁以乔摇头。她真想见见那个深情款款的男子,可惜上回她过去的时候,皇上临时将他宣进宫里。

  他抚抚她的黑发,低声道:“我会赶回来向岳母拜寿,等见过驸马,我同你说个秘密。”

  “是小秘密还是天大的秘密?”

  “有什么不同?”

  “如果是小秘密,现在就说了呗,别让我往心里憋上整个月,那会憋出病的;如果是大秘密,你马上要出门了,大概没时间讲,我只好耐下性子等你回来。所以……是大是小?”

  “大、大得不得了。”说着,他失声大笑,狠狠地往她唇间亲上几口,让她一时呼吸不顺、脑袋放空,等她回过神后,他已经大步走离床边。

  她咬牙切齿,指着他的背说:“好,最好是够大,大到我没浪费时间用三十天去想像,否则、否则……”她想半天想不出重量性的狠话,只好说:“否则你就给我憋着,我憋三十天,你憋半年,看谁憋得难受。”

  哪有人这样说话的呀?

  门外,紫荷、红菱的脸像被火烘过似的,热辣辣地烧起,而那个被恐吓要憋上半年的男人,压着腹腰,笑得整个背震颤不已。

  扳着指头数日子,郁以乔第一次明白等待是件多么熬人心的事儿。

  才五天,她已经觉得日子难熬至斯,胡思乱想渐渐盘踞她的脑袋。

  他会想她、一如她想念他吗?

  会吧,他对她的专情,旁人不懂,她岂能不知情?这段日子的相处,如果她连这点把握都没有,那她还真是对他不起。

  真不喜欢他这么忙,但她也明白,若不是皇上在乎他、重用他,他怎会忙成这样?

  她明白,爱情可以是许多女人的全部,却大多只是男人的一部分,男人的心很大,除了爱情外,他们还需要很多,他们需要成就、事业、名禄……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