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4页     千寻
  天丝锦?五十两银子一尺的稀品,她得积存两年多的月银,才能买上一尺,重要的是,她要这一尺布做什么?脑子绕一圈,他想透了。

  “她买的是藕色锦缎?”

  又猜对!董叁闹不清楚这会儿从背脊一路升上来的恶寒,是因为敬佩还是敬畏了。有什么事能逃得过主子这双眼?为什么还有人会傻得想同主子作对?

  “这件事找机会向少夫人提点一下,绸缎庄那边也找个人去打个招呼。”他倒想看看,母亲还有多少花样可以玩。

  “是。”

  “还有什么事吗?”

  “上回二爷同主子和少夫人回一趟娘家后,自己单独去过几次,那边的夫人对二爷很热络,现在二爷和那边的夫人关系密切得像一家人,连那边的舅爷也和二爷走得很近。”

  几位岳母对谁不热络,如今五个小孩不也时常眼巴巴地问他,“爹,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外婆家?”

  那里有他们想都没想过的生活方式,有他们连想像都感觉奢侈的幸福,那里像块大磁石,牢牢地将每个人的心都吸引住。

  他遇过郁以翔几次。在没见面之前,他心底是介意的,介意他和小乔过去的那段,但小乔坦荡荡,郁以翔也是满心磊落,他再介意未免小气。

  他想起今日下朝时和郁以翔偶遇。那时他正要请亦桥到“食为天”一聚,看见自己,也出口相邀,而他应允了。

  三人同桌本有几分尴尬,但郁以翔是个健谈的,有他在当中串话,渐渐地,他们从当下局势、朝廷风向一路聊到小乔的三个娘,他们聊周叔、大何叔、小何叔,连自己那五个小孩子也成了话题人物。

  他和亦桥虽是兄弟,从小到大,却没有这样深谈过,这是一次很好的开始,他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

  “知道了。”

  “最后一件事禀告主子,今天早上少夫人收到公主府的帖子,让少夫人带小小姐、小少爷再去一趟。可少夫人很为难,因为在禀明太夫人时,将军正好在锦园,给将军驳了。”

  为什么?上次小乔带孩子拜访公主,回来后也被父亲训一顿,说是她成天带孩子往外跑,孩子的心都玩野了。

  初闻此事他只是苦笑。几时起,父亲对禹襄这几个孩子的教育这般看重?如果不是小乔,到现在,那些孩子还都是文盲呢。

  而他更不理解父亲对驸马爷和公主的敌意,父亲那样在乎权位,他应该比谁都明白,公主和驸马都是皇帝倚重的人……除非父亲心里,已有定见。

  不行,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必须尽快把亦桥送走,明天,明天就找亦桥好好谈谈。

  “小乔决定不去公主府了吗?”他问。

  “不,少夫人决定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她对太夫人说,下个月初是母亲的生辰,要带孩子回家拜寿,太夫人同意了。”

  很好,山不转路转,她的脑袋灵活得紧,不需要他处处替她出主意。松口气,微笑不已,他说:“让董肆置办些礼物,我要陪少夫人去向岳母大人拜寿。”

  董叁也跟着笑。还好,这回是真的置办礼物,可不是阴损招。

  “是!”他应得中气十足。

  “小乔在哪里?”

  “在陪小少爷、小小姐背书。”

  “行,你下去吧。”

  “是。”

  董叁离开,他将桌案收拾干净,打开柜子,将方才读过的书信摆进里头的暗格夹层,至于父亲那边……再一次吧,再说服他一次,如果父亲执意顽固,那么他就必须有所动作了。

  元宵佳节,将军府里到处挂满了灯笼,东西堂廊下有各式各样的花篮灯、羊儿灯、兔儿灯、鱼儿灯、虎儿灯、长鲸灯……夜晚一到,下人把灯笼里的烛火燃上,走到哪里都是红通通的一片,好不热闹。

  董亦勋从外头回来,脱掉大氅,急急往父亲的书房跑。他得了个好东西,第一个念头便是要孝敬父亲。

  父亲最是疼爱他的,虽然他不是嫡子,但从小到大,父亲把他带在身边,教他练武、陪他射箭,弟弟亦桥都没这等福利。

  下人们说,那是因为父亲爱极了娘,可惜娘身子弱、早早离世,无福享受,父亲便把满腔疼爱全灌注在他身上。

  他承认自己不像弟弟那样优秀,承认自己有时候风流过头,有时候祖母也会被他气得头痛,但父亲偏心,每回都站在自己这边,说:“男子汉大丈夫,多喜欢几个女人算什么关系,全都给娶进来,将军府养得起。”

  怎样,父亲是不是忒疼他?

  所以……他看一眼手中包袱,那里头有件用雪狐皮缝制的大氅,是他同朋友打赌赢来的,连半丝杂毛都没有,是最上等的货色,开春后父亲要回兵营,这大氅穿在身上,哪怕雪虐风饕。

  董亦勋到了书房后,却发现里面静悄悄地,外头连个小厮、丫头都没有。怎么了?父亲不在书房里头吗?可书房的灯亮着呀,他上前几步,听见父亲的声音。父亲果然在里面。

  “你说,玉瑶没死!”董昱的声音中满是惊诧。

  在门外偷听的董亦勋,心脏也是狠狠一抽。玉瑶?那是他的母亲啊,他的母亲居然没死?

  “是,那年林氏迫害她,你在边关作战,她求助无门,只知道如果自己死去,太夫人定会亲自教养亦勋,自己儿子方能保存下来,于是她诈死,前往公主府求助于我。

  “玉瑶到了公主府那天,我根本没认出她,她脸上有近十道深深浅浅的刀疤,一张清丽的脸硬生生被毁,她的两根手指头被截、右眼被烙,一头青丝由黑转灰,十几岁的小姑娘看起来像五十岁的老妪。她又病又残,公主见之不忍,让人收拾屋子,将她收留下来。

  “过去十几年,她以玉嬷嬷的身分在公主府生活,她负责管理后园的花草,素日里不与任何人交往,大家都以为她是哑巴,总是多厚待她几分。

  “公主曾说,玉嬷嬷很奇怪,对谁都相应不理,但每回亦勋过府玩,她就会特别高兴,甚至还做香囊给他,可见得人与人之间,是有缘分的。我听了不过是莞尔一笑,还回公主几句,“你不也说亦勋这孩子长得有几分像我,可见他和咱们是有缘分的。”公主嘟嚷道:“对对对,我就是喜欢这孩子嘛,没有缘分,怎么会特别喜欢?”

  “上个月玉嬷嬷大病一场,大夫来瞧过,说她心力交瘁,怕是再支撑不了多久,十几天前她拖着病体,在路上拦下我和公主。她哑着声,喊我一声主子,我这才晓得她并不是哑巴。

  “她跪下来、求我救亦勋,我和公主震惊不已,急忙让下人把她扶回屋里,甫坐定,她便告诉我她是玉瑶。我根本无法相信,这个样貌丑陋的老嬷嬷怎会是当年那个娇俏可爱的小丫头?于是她说出当年我为迎娶公主,将府里的通房丫头通通送走的事,也说出在宴会中遇见你,你对她一见钟情,亲口向我要人的陈年往事。

  “她甚至把你送给她的定情物,一块雕着祥云的羊脂白玉交给我,人证物证都在,我无法不相信她就是玉瑶。

  “紧接着,她缓缓道出她进将军府后发生的大小事……林氏真是好手段,将一个好好的人折磨成半人半鬼,公主听闻后泪流不止,还怨我硬生生害了玉瑶的一辈子,我不知道事情怎么会这样,我以为你喜欢她、看重她,必定会护她周全,没想到……

  “最后,玉瑶哭着求我说,林氏不是厚待亦勋,而是想要用放纵手段毁掉这孩子,这孩子禀性善良,不能让他走歪路。我很同情她,但此事我爱莫能助,这毕竟是将军府的家务事,我能做的只有日后如果亦勋够长进,能够立足于朝堂上的话,对他诸多提携。

  “玉瑶见我不愿意插手,跪了下来,哭道亦勋其实是我的孩儿,当年她进将军府时已经怀有身孕,人人都说她七月早产,事实上,孩子是足月生下的。她说亦勋和我一样,吃螃蟹就会全身起疹子,甚至问我难道没看出来,亦勋半点都不像将军,反而和我年轻时极像,尤其是那双眼睛?

  “她说,如果我还是不相信,可以去请当年替她接生的产婆,也可以找巫太医为证,当年是她塞银子,哀求他把三个月的身孕说成初怀上。

  “她有私心,想要留在董兄你身边、不想被你嫌弃,原想过寻个机会把腹中的眙儿流掉,却没想到你那么在乎她的孩子,为了让你开心,她强忍着东窗事发的恐惧,硬把孩子生下来。

  “董兄,我找到产婆和巫太医了,他们证实玉瑶并没有欺骗我,如果你仍然心有疑虑,要不要和玉瑶谈谈……”

  这一番话,让门外的董亦勋听得惊心动魄。

  他居然不是爹的孩子?他是驸马和玉嬷嬷的孩子?他不信、半点都不相信……一定是玉嬷嬷胡说八道,一定是驸马膝下无子,见他和公主投缘才会说谎,想把自己当成儿子。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