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3页     千寻
  望着自己的妻子,董亦勋忍不住满腔骄傲。这是他的妻子,一个可以把快乐分给身边所有人的女子。

  第10章(1)

  表面上,日子过得很平静,但事实上,许多事在暗地发生,只不过有董叁、董肆在,他们替郁以乔隔绝掉许多麻烦。

  书房里,董亦勋坐在书案后头,静静地翻阅几张写满小字的信件,越看,他的眉头越纠结。

  搜集这么多证据?

  看来皇上已经耐不住,要对父亲动手了。

  十五万大军啊,父亲怎么舍得放掉这么大一块肥肉,但皇上年纪渐长,又怎么肯将自家的肉,寄放在别人家厨房里头?何况六王爷……唉,贪心总让人看不清现况,他只希望在最后关头,父亲别犯傻。

  如果他够现实、够聪明,又或者可以完全无视长辈,那么他就应该尽快脱离将军府,别让这些事沾惹到自己头上,可是……董亦勋苦笑。他可以不介意父亲、嫡母,但他无法不在乎祖母。

  就算他不记得过去,但祖母对自己的疼惜、珍视他是清楚的,就算只是为了祖母,他都要为董家倾尽努力。

  轻轻按压太阳穴,他的唇抿成一条线。

  “主子,头又痛了?要不要吃太医开的药?”董伍向前为他换过茶水。

  董亦勋摇头。最近头痛情况屡见不鲜,许多场景自脑中一闪而过,却又抓不牢什么!太医说,也许是他就快要恢复记忆了。

  会吗?但已经整整五年,他早不再计较过去,他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恢不恢复记忆,他无所谓。

  “没事。”他看一眼站在旁边的董叁,问:“最近耕勤院里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回主子,小少爷、小小姐们的甜汤里,被下了药。”董叁回道。

  自从知道孩子被虐打的事,他就命董叁董肆在耕勤园里安插下更多眼线,时刻注意下人和后院那几个女人的动静,果然发现他们动作频频,时不时往林氏住的荣园去。

  聪明,选择动那几个孩子而不是对付他。

  现在他们是小乔带在身边养的,如果生出事来,小乔就得担负责任,行事不周、不擅理事,不管是哪个理由借口,都可以往他身边塞进新人,明面上是帮小乔照管孩子、打点后院,事实上,对付的还是自己。

  “来龙去脉清楚吗?”

  “是。月初珊瑚姑娘从荣园回来后,带回一个食盒,里面装了两只玉镯和一包番泻叶,她对旁人说近日肠胃不顺……”

  那几碗加药点心,不小心被闯进厨房的“小丫头”给撞翻,董禹襄还为此闹上好一阵,闹到紫荷只好亲自下厨,重新再做一份。

  这个意外,却让茹珊忧心忡忡,接连几夜无法入睡。

  “她去荣园的时候,将军在吗?”董亦勋最在乎的是这个。

  过去几年,他或多或少猜得出来,父亲并非完全不知道母亲的手段,但他却选择不动声色,姑息养奸,难道他真的重这嫡庶关系,也认为他没有资格得到将军府的一切?

  他已经不记得过往,不记得祖母所说的一切。可祖母曾说,父亲很疼他,小时候经常背着他到处跑,他的马术还是父亲手把手教出来的,即便是对亦桥,他也没这样做过。

  如果祖母所言为真,那为什么过去五年,他听到的、看到的不是这样?为什么父亲容许嫡母对那些女人下手?为什么几次战场逢险,军情快马回京,消息到了父亲手里却被压下,无人奔走、无人闻问?

  一个疼爱子女的父亲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除非……除非祖母说谎。

  “是的,将军在。”董叁低沉了声音。他同样不理解,主子替将军府争来荣耀无数,为什么会被这般对待,难道嫡庶真有这么重要?

  “那个珊瑚,是怎么回事?”

  “前几天大夫人在太夫人跟前提起,想让少夫人陪着到天严寺进香,替太夫人的身子祈福。这是孝道,奶奶没有理由不答允。因此奴才暗地知会少夫人一声,让她将事情推去,并替少夫人安排在进香那天装着想赶早出门,却不料出门时踩到一块石头,脚板扭伤、肿胀难行,好让珊瑚、珍珠代替少夫人服伺大夫人到庙里进香。”

  现在回想起来,那块石头挑得有点大,如果假戏成真,少夫真伤得重了,主子肯定会揭掉他一层皮。

  “她在天严寺里安排什么?”

  “那天,王相爷的儿子也进了天严寺。”

  “王惕?”

  真狠,王惕风流倜傥,却是专坏女人名声的恶狼,只要见到姿色不错的女子,不管有否成亲,都会想尽办法勾引,勾引不成便霸王上弓,毁在他身上的女子不知凡几。

  他控制不住身上那三两肉,京城稍有门第的女子闻之皆惊惶色变,但也不知道是不是风流过度坏了根源,家里妻妾成群,居然生不出半个孩子。

  王承相就这一根独苗,怎能不护着、保着,这些年,不知道暗地处理过多少回这种烂事。对了,他记得前阵子王惕才逼得一个七品县官的女儿上吊,不是因此被禁足在家里,怎么又放出来?

  “后来呢?”

  “他看上珍珠和珊瑚姑娘,向大夫人求人,大夫人推说她们是少夫人身边的丫头,让王公子上府,亲自向少夫人要人。

  “大夫人不死心,还暗示那两个丫头容貌不及少夫人二成,说得王惕心痒难当,日思夜想。”

  “人来了?”

  “是,不过少夫人提早一步,先问过两位姑娘的意思,两位姑娘其实是愿意的,她们认为,与其待在将军府一辈子出不了头,倒不如转移阵地、另起炉灶。于是少夫人赏赐一些银两,让她们收拾收拾,等王公子上门便随他去。”

  “小乔有见到王公子吗?”

  “王公子当然想亲自瞧瞧少夫人,说是要当面谢谢少夫人割爱,奴才便让人先领珊瑚、珍珠到外头马车里等着,然后安排紫荷姑娘换上少夫人的衣服出来应酬。”

  紫荷容貌普通,王惕见过后定会死心,这样做虽然免去许多麻烦,只不过堂堂怡靖王妃何必胆小怕事?

  “你待手边事情宽松些,就去给相府送点礼。”

  送礼?呵呵,主子眼里还真是容不下一粒沙子啊。“主子,要送大礼还是小礼?”

  “既然他控不住自己的小东西,你就弄点药帮他治治。”

  唉,这种阴损事……算了,就当是替那些被毁名节的姑娘争公道吧。

  “之后少夫人对翡翠、金钏两位姑娘说,如果她们也能像珍珠、珊瑚姑娘那样,替自己找到能托付终身的良人,少夫人会一视同仁,欢欢喜喜把她们送出门,但如果她们冥顽不灵,还把想头落在主子身上,那便是咎由自取,只能守一辈子活寡。”

  会发狠话?这才对,身为王妃何必软弱,她有得是强硬本钱。

  “所以呢?”

  “最近那两位姑娘动作频频,金钏姑娘好像得了将军的眼缘,已经禀过少夫人,少夫人正在替她筹谋。”

  小乔这丫头有进步,也懂得利用人心。“很好。还有其他事吗?”

  “有次茹珊姑娘在路上遇见瑀月小姐,借故捏打,瑀月小姐一路哭回屋里,禹襄少爷知道这件事后,竟带着其他几位小姐、少爷上门去找茹珊姑娘理论,把她的屋子砸了,茹珊姑娘于是到少夫人跟前要求公道。”

  “她怎么处理?”

  “禹襄少爷把事情经过讲清楚后,还说……”想到这里,董叁忍不住想笑。少夫人真是好教育啊。

  “说什么?”

  “禹襄少爷说:“是娘教的,我们必须紧密系在一起,团结齐心,外人才不敢欺负。”少夫人听见禹襄少爷的话,不但没替茹珊姑娘讨公道,还满脸骄傲。茹珊姑娘辩称是瑀月小姐说谎,还说她从小就是个爱说谎、爱哭又爱告状的坏丫头。瑀月小姐听见这话,急得大哭,翻开衣袖露出手臂上的青紫,少夫人看见气到眼眶发红、连话都说不清楚,指着茹珊姑娘骂,嘴巴快得让人听不清楚在说什么。

  “后来,是红菱姑娘代少夫人发话,怒责茹珊姑娘欺凌主子在前、辱骂主子在后,弄不清主仆之分、以下欺上,让嬷嬷拖她下去重打三十大板。责罚完后,茹珊姑娘发了几天烧,到现在还下不了床。”

  气到眼眶发红、连话都说不清楚?她是把那群孩子给疼进骨头里啦,她怎就有这么多的心、这么多的爱,可以分给这么多人?

  “吩咐下去,不准给茹珊送药、送食,放她自生自灭。”

  “是。另外还有件事禀主子,茹绫姑娘曾经到外头买布。”

  府里短她穿的?不对,小乔虽不让她们近前院,却也没苛待过她们,何况董叁会将此事挑出来讲……

  “她买了什么布?”董亦勋问。

  董叁讶然,主子居然能想到。“茹绫姑娘买的是蜀地最昂贵的天丝锦,不过,只买一尺。”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