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2页     千寻
  不错嘛,很好的推理能力,这家伙数理肯定不坏,决定了,明天开始就教他数学。

  “没错,禹祥真是个聪明的小哥哥。”她奖励地摸了摸他的头,他羞得满脸通红,真是可爱啊!郁以乔一把将他抱在膝上,问:“你们当中,谁的力气最大?”

  四个小的不约而同一起指向董禹襄。

  他得意地向前跨一步,挺着厚厚的胸脯,大言不惭地说:“是我!”

  “嗯。”郁以乔从桌上拿起一张纸交给他,说:“帮娘把纸撕破。”

  哼!他发出轻蔑声响,两手轻轻一撕,把纸撕成两半。“不要叫我做这么简单的事,这是女人做的。”

  女人做的?要不是她现在要教育小孩,她真想大笑,把他那副臭屁模样给笑得烟消云散。

  吞回笑意,郁以乔把一叠纸放在他掌心,让他抓紧,说:“开始撕,要一起撕破哦。”

  这次他用尽全身力气,小肉包似的脸变成小寿桃,涨得红通通,也没办法把纸撕成两半。

  郁以乔拍拍他的肩膀,把整叠纸放回桌上,说:“你们每个人都是一张纸,分开的时候,人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把你们撕破,但如果你们团结起来,就没有人敢碰你们。

  “所以,兄弟姐妹是老天爷送给你们最好的礼物,想想那些没有哥哥姐姐可以依靠的小孩,想想那些没有弟弟妹妹可以疼爱的小孩,好可怜哦,连想要玩游戏都找不到伴。”

  “对啊,就像叔叔家的禹丰,只能一个人玩,都没有人陪他。”董禹宽非常同意她的话。

  “下次有机会的话,带他一起过来玩吧。”郁以乔摸摸他的头发。

  “不行啦。”董瑀月小小声说。

  “为什么不行?”

  “婶婶会骂人的。”董瑀华幽幽叹口气,一副庭院深深的章含烟模样。

  “婶婶不是在骂你们,是禹丰身子不好,婶婶担心着呢。没关系,下回娘去同婶婶说,让禹丰和咱们一起玩,到时,你们也要多照顾他哦。”

  “好。”五个小孩一起应声,还挺有声势的。

  “行啦,你们去换工作服吧,可以开始玩了!”

  “耶!”董禹宽模仿她高兴时发出的声音,自己乐不可支。

  董禹襄觑他一眼,这回倒是少见的没多话,他领头,和红菱一起把弟弟、妹妹带出去,可才走到大门口,他们同时停下脚步。

  “二爷。”红菱屈身向董亦桥问安,郁以乔这才发现门口有人。

  她起身,走到董亦桥身前对小孩说:“怎么没喊人啊,礼貌、礼貌,娘教过的呀?”

  等几个孩子乖乖地喊一声二叔,就让红菱带下去换衣服。

  郁以乔抬眼对上董亦桥,甜甜一笑,问:“小叔怎么有空过来?”

  又是这样的笑容,真诚无伪,全然的真心、全然的善意,把他的心紧紧地、狠狠地扯上一回,这一刻,他心底升起些许失落、些许妒意。为什么这样的笑容不是他专有?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问她,“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什么真假?”

  “兄弟姐妹是老天爷送的最好礼物?”

  “当然是真的,小叔大概也听说过我的身世了,我并不是名正言顺的侯府千金,我只是我大娘在半路上捡回来的孩子,她们没有因此就看轻我、作践我,反而加倍怜我、惜我、爱我,猜猜看,她们最常挂在嘴边的话是什么?”

  “是什么?”

  “她们不幸福,我必须代替她们得到幸福,她们不快乐,我必须把所有的快乐全替她们挣回来。她们把所有想要却得不到的关爱通通给我,维系着我们之间的,不是那微不足道的骨血,而是爱。

  “郁瀚达为着自己的官位,牺牲女儿幸福,我的三个娘,无名无分无地位,却敢为着我的幸福,当着王爷的面说,我不适合水深的将军府。比起郁以婷,我不仅仅只是普通幸运。

  “但即便有这样三个娘,我仍然感到寂寞,好希望有个姐妹可以听我说说心事,很希望有手足在我受委屈的时候挺身而出。我刚说过,我不是普通幸运,对吧?”

  “对。”他下意识回答。

  “所以,我有了手足,是被郁瀚达赶出来的郁家二房。我叔叔早死,而郁瀚达不顾情分,施舍似的给一点田地铺子,便把我婶婶和堂哥给赶出家门。后来婶婶和我三个娘感情交好,堂哥郁以翔便成为我的手足,在我的童年里,所有的快乐记忆都与他有关。”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利害关系。”

  “所以你认为王爷和你有利害关系?”

  郁以乔一句话问得他语顿。

  她再接再厉。“婆婆担心王爷抢走你这个嫡子的一切,我能够理解,那是因为爱子心切,当母亲的,总是恨不得把整个天下都挣回来,交到儿子手中。而弟妹这样想,我也能懂,因为你是她的良人、是她一生一世的倚靠,她但愿没有人可以同你竞争。

  “可是你真的这么想吗?你真的相信王爷会把这点家产看得比手足亲情更重?你真的认为,在他心中,金银胜过亲情?”

  这些问话,他无法昧着良心点头答是。

  一个连滔天大权都可以放弃的男人,说他有心和自己争这一亩三分地?这未免太瞧不起对方。

  “我和三个娘,没有从郁家带走什么,但我们胼手胝足立下家业,买房买地,买下铺子建立营生,我们不靠别人,只相信自己,我们从不期望从别人手里得到东西,我们比较期待自己用血汗换回来的物品。

  “我是受这样的教育长大的,如果有一天,我的禹襄、禹宽、禹祥将因为王爷这个爵位而兄弟阋墙,那么我宁可皇帝将爵位收回。我会积极教导他们,想过什么生活,就必须靠自己的劳力血汗去努力。请相信我,也相信王爷和我是相同的人,若有朝一日,我们必须离开将军府,他想从这里带走的,只有我和他的孩子。”

  郁以乔说得斩钉截铁、不容置疑。她不确定董亦桥听进去几分,但她相信,真诚能感动人心,就像对待那群孩子一样,她只要不断不断付出,终有一天,他们会真心喜欢自己。

  她等了很久,才等到董亦桥一句话,他说:“下回你要回娘家,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吗?”

  他想见见她的三个娘,想看看怎样的女人,会傻得只求付出不计较回报。

  “当然可以,能够的话,我还想介绍你认识我堂哥。”

  “那个上天给你最好的礼物?”

  她笑开颜,点头。“对,我有我的礼物,你也有你的,希望你能够好好珍惜,不要等到失去后,再懊悔不已。”

  这时,红菱走来向她说:“少夫人,小少爷、小小姐已经准备好了。”

  “好,我马上过去。”郁以乔转头对董亦桥邀请,“小叔,要不要同我们一起玩?”

  “玩?”他犹豫,在他的童年经验里,没有“玩”这种事情。

  “嗯,保证你会喜欢。”她热情相邀。

  他考虑片刻,重重地点了头,像在做什么重大决定,郁以乔看了好笑。只是玩呵……看来,又是一个有童年阴影的小孩。

  院子里,颜料已经调好,用一个个大盘子给装上,地上有张用许多白纸接起来的大纸,小孩子们已经换上短袖短裤,赤着脚站在纸张外面,他们还不晓得他们的娘这回要玩什么。

  “今天,我们来画画。”

  “又没笔,怎么画?”

  看骄傲小子又从鼻孔哼出声,这家伙没长出朝天鼻,实在太对不起他的努力。

  “你有手、有脚、有脸,只要能抹上颜料的地方,就是你的笔。”

  话说完,她亲自做示范,把袖子捋高,右手沾满红颜料、左手沾上黄颜料,弯下身,在纸上印出两个交叠的掌印,然后十根手指头点点点、点点点,点出两只大熊掌。

  见她这么做,几个孩子也跟着蹲下身,抓起颜料盘子开始作画,刚开始还有些生涩害羞,可是到最后玩开了,再没有什么忌惮。

  郁以乔用手指头抹出一道弯弯的彩虹,董禹襄恶意地把脚放进盘子里,沾足黑色颜料,狠狠地把这辛辛苦苦接出来的彩虹给踩在脚底下。

  郁以乔尖叫一声,惹来孩子们大笑。她气炸了,把两手的颜料全抹到董禹襄的小腿上。

  别的孩子多少会怕她几分,但董禹襄哪是会害怕的家伙。

  他也两手抹足颜料要往她身上沾,很可惜,他人小力气小,被她抓住两只手往纸上抹,东一圈、西一圈,最后大圈圈圈在外面……一只圆滚滚的小猪出现,又惹来众人笑不停。

  董亦桥看着他们的游戏,心想真野蛮,但也真……有趣。

  他没有过这样的童年,没有过这样的快乐,于是他被感染地跟着他们笑,也跟着把手放进颜料盘里沾满……

  董亦桥并不知道自己要画什么,但从外面回来,待在一边静静看着不出声打扰的董亦勋看见了。他要画的是人生里崭新的一页。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