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9页     千寻
  她假装没察觉,继续把故事说完。

  故事结束,她让孩子们躺下,她轻拍董瑀月的背,慢慢哼歌,用缓缓的、软软的催眠曲,把孩子们一个个催入梦乡,包括那个倔强孤僻又傲慢的坏小孩。

  “像我?我可不觉得,他比我胖多了。”董亦勋说。

  郁以乔噗哧笑出声。没错,董禹襄就是个小胖子,圆滚滚的脸、圆滚滚的身子、圆滚滚的四肢手脚,简直像一颗球,尤其和另外那四个一比,简直胖得令人发指、罄竹难书。

  她放下笔,正眼对上他。“你到底知不知道,禹宽他们几个被人虐待?”

  她的话让他紧起两道浓眉。

  意思是不知道?她又问:“董叁、董肆不是负责府里的大小事吗?难道他们没有向你禀告?而你也从来没发现孩子的情况不对?”

  他看得出,即便她压抑着情绪,还是满肚子火。他从来不屑向人解释这种事,但他就是想对她为自己分辩一二。

  拉过她,让她坐到自己膝上,他说:“你知不知道,我曾经受过一次重伤,差点儿救不回来?”

  “是。”那回她在场,见证他死而复活的奇迹。

  “醒来之后,我忘记过去、忘记身边亲人,看着那些围在身旁的妻妾,竟然兴起一股厌恶感。人人都说我风流,说除开家里这几位,我的红颜知己满布京城,可我半点想不起来,只觉得对女人很反感。

  “于是我离开这个家、离开让我感觉恶心的女人,同时也离开这群孩子,过去五年,我在外头练兵、打仗,非不得已不回家。

  “直到半年前,打胜仗班师回朝,皇上用言语试探,让我明白其意,董家风头太盛,是该收敛些,于是将手中兵权交还给皇上。皇上很满意我的态度,才会赐了爵位又赐婚。

  “但这无异是打了我父亲一巴掌。他一生恋栈权势,我若未缴回兵权,我们父子手中的兵合计起来便超过了大梁一半的兵力,有这些兵权在手里,便是皇上对我们董家也得客气三分,他没料到我竟把兵权上缴。

  “另一面,父亲一生征战无数,连半个爵位都没拿到,没想到我这个庶子竟抢在前面封王,让他脸上无光。”

  “怎么是无光?这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如果是我,肯定要放鞭炮大肆庆祝一番。”她不赞同道。

  董亦勋微笑,搂着她的手臂紧了紧。

  “这也是皇上让我开府另居,我却没有同意的原因,如果我这么做,和父亲的关系只会雪上加霜。

  “既然决定了要住在将军府,我就不能不预做准备。董叁、董肆是我身边专管经营的人,他们有本事在短短几年内,把我几千两银私房银子弄成翻倍的一大笔身家,其能力可想而知。

  “可他们进府的时间不算长,能在各院安插眼线,摸明白彼此间的利害关系已是不容易,他们定然想不到,禹宽他们几个那么小,会有人在他们身上做文章,这不能怪他们。”

  这是父子亲人该有的关系?不,比较像谍对谍、匪对匪,生长在这种家庭,要养出成熟健康的身心灵,肯定困难重重。

  “我同意不能怪董叁、董肆,但这得怪你,他们是你的孩子,别人不上心就算了,你怎么能对他们的境遇视而不见?你知不知道他们全身都是伤?知不知道在长期的压力下,他们连话都不敢讲?知不知道再这样继续下去,他们可能长不大?”

  郁以乔声声指控,若不是担心把孩子吵醒,她肯定会拉扯喉咙,痛骂他一番。

  “我的确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两个表面上看起来是祖母身边送过来的女人,事实上是效忠母亲的丫头,她们屡屡借着四个孩子想要靠近我,看见她们,我忍不住厌恶,只好把她们排拒在门外。”却也同时……把孩子排拒在外头。

  她这才弄明白,敢情是他蓬勃发展的荷尔蒙在那一摔之后摔出毛病,本来是见人就上的疯狂种马,变成了挑食客?

  不过,经过昨晚,她再度怀疑他的荷尔蒙分泌有问题,着实过分。

  “小乔……”董亦勋将她揽入胸口,低声道:“我可不可以把五个孩子托付给你?”

  不可以,她是卖房子的,不是开托儿所的。

  推开他,她别过头。“不要,我很累。”

  说累,她这才觉得自己真的累坏了,昨儿个被折腾到近天明,一个早上的立规矩,饭吃半饱,又迎来五位小祖宗,好野人家的饭碗难捧,古人之言,诚不欺吾。

  “累了?正好,为夫抱你进屋,好好补个眠。”

  他的口气邪恶得很,被他抱进屋,她要是能补眠,才真是有鬼。

  可她还来不及阻止,就让他打横抱起,大步走进内室。

  董亦勋没想到,自己的床上居然躺着五个小人儿。五张小小的脸睡得憨甜,像在作好梦似的,而另外一张大脸却垮了。

  见状,郁以乔不禁失笑,推推他,让他把自己放下,顺手把抓在手上的纸张往他胸口一贴,说:“要我当奶娘,先替我把这些东西给备下。”

  意思是,她同意?方才的反对,只是在矫情?

  董亦勋打开纸,是她方才涂涂写写的那张。换言之,就算他不提,她也早就打算把孩子全接到身边照顾?

  他突然想起那棵“嫁接”的桃树,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只要供给养分、助它成长,终有一天,便是桃李不同种,也能接合成一体。

  转头,他看见她在一旁的软榻上躺下,翻过身就要入睡,他心满意足地笑了。是的,他做了最正确的选择。

  心,软了、温了、疼了……这样女子值得他珍爱珍藏。

  第9章(1)

  日子比想像中平顺,郁以乔让人将右手边的屋子腾了出来,让五个小人儿住进去。

  董禹宽几个都没意见,只有董禹襄臭着脸,说他不习惯和别人一起睡。郁以乔没勉强他,只叫人将屋里的软榻给移过来,让他睡单人床。

  只是,一到睡前的说故事时间,四颗头颅挤在郁以乔面前听故事,他只能对着她的后背,想像她的表情。

  几天过后,原本打死不屈的死小孩,别别扭扭地挤到董禹宽身边。

  她从不逼孩子就范,她选择引诱法,一次两次三次,让董禹襄慢慢知道,想要赢过她这位后娘的机会小之又小后,无谓抗争的次数便慢慢减少。

  回娘家这天,她把五个小孩全带齐。

  董禹襄本来拗在屋里,闷声说道:“那里又不是我外婆家,我才不去。”

  郁以乔闻言,瞠眼做大惊貌,拉住其他几个小孩认真叮咛,“别别别,我三个娘都还年轻得很,你们要是喊外婆,她们肯定会蒙在被子里偷哭。千万记住,你们今天是出门玩儿的,可不是到外婆家,待会儿见到人,别乱喊外婆,知道不?”

  这下子,董禹襄心情清爽啦,跟着丫头上马车。

  五个小娃儿加上紫荷、红菱,把一辆马车塞得满满,有点挤,不过路程不远,且紫荷、红菱在过去几天,也向郁以乔学来几套哄小孩的手法,马车里倒也其乐融融。

  而前头那辆马车,坐着董亦勋和郁以乔。这些天,她被五个孩子缠得死紧,非到夜里,两人根本没有独处的光阴,好不容易能够赖在一起,他还能放过她?

  一上马车,他便把她抱得死紧,再把她吻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若不是路程真的很不远,说不定他一个放肆起来,便什么都不顾不管了。

  董亦勋把她压在胸前,一阵重重的喘息后,哑声说道:“我后悔了。”

  “后悔什么?”

  她偎在他胸前,一样喘息不定。以前觉得天堂鸟的求偶舞很耗体力,会濒临绝种,肯定是因为被操死的,现在才晓得,人类繁衍后代也一样累。

  不过,人类是种勤奋不懈的动物,至少他们比天堂鸟更不辞辛劳,否则怎会在几百年间人口翻倍,最后还出现人口过剩、粮食不足的问题?

  “后悔让你当奶娘,我们才成亲,应该日夜腻在一起。”说着,他又亲上她的脸颊,他真喜欢她不施脂粉的自然香。

  郁以乔笑了,带着羞涩的娇美的笑容看进他眼里,让他的嗓子又压下几个音阶道:“你再这样对我笑,可别怨我把持不住。”

  她心头一惊,娘家马上就要到了,她可不想变成活笑话。

  正起神色,她坐直身子,“你现在才知道当五个孩子的后娘有多辛苦,快点替我把要的东西弄出来。”

  “董伍已经把画师找回来了,至于丫头,你不打算从院子里升几个上来,或让小孩身边的奶娘继续照顾?”

  她摇头。“我不信任那些奶娘,如果她们可以相信,几个孩子就不会全身伤痕累累了,打在身上的伤口易结痂,打在心头上的伤,没那么快好。至于耕勤院里的二、三等丫头,有几个经常往后院走,去向你那两位姑娘通信儿,我分辨不出来哪个能用、哪个不能用,索性全都不要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