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2页     千寻
  他瞄她一眼,眼底流过欣赏。这么快就嗅到虎狼住在什么方向?不过他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之前的话题。

  “接着一名小妾和一名通房丫头彼此陷害,她们喂对方的儿子吞下毒药,事情被揭发出来,太夫人发话,杖毙!”

  那是他另外两个儿子,禹宽、禹祥,只比禹襄小一岁。

  “孩子呢,救回来了吗?那个毒有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什么病症?”郁以乔惊呼。竟然对孩子下毒?她还以为白雪公主的坏皇后只会出现在西方世界,没想到,东方人的恶毒也不遑多让。

  “他们运气好,中毒时,府里正好有太医在,救得及时,没留下什么毛病。”

  听到小孩没事,她松口气,接着问:“两个孩子吞下去的毒药是同一种吗?”

  他浅笑,点了下头。她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重点。“所以在杖毙那两个女人之后,府里就不再往下追查了。”

  “为什么不?因为凶手抓到了,没有追查的必要?”

  “当然。”

  她轻嗤一声,说道:“就没人怀疑,为什么两个母亲会起同样的心思,妒忌对方的孩子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会胆子大到想要用药,而且用的还是同一种毒药?这当中,有没有受人煽动、有没有人在背后指使,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精致的筹谋……”

  她匆匆促促说过一大串后,才发现他没搭话,顿时闭上嘴巴。

  是,她太激动了,老是忘记在人权还没有发达的时代,女人命贱,下人的命更贱,生生死死不过弹指瞬间。

  见她满脸沮丧,他笑道:“查到又如何?如果指出真凶后,府里要面临的是个更大、更强烈的风波,我想,多数人都会选择息事宁人。”

  更大的风波?郁以乔紧眉不语。答案呼之欲出,可她不愿意去想,因为……谁晓得那个波澜在下个回合,打上的是不是自己。

  她闷了声,问:“另外两个呢?”

  “一个偷窃太夫人的东西,一个想要爬上父亲的床,她们自首、画押,被逐出将军府。”

  愿意承认自己没犯下的罪刑,原因无他,唯因认罪还能保留性命,不认罪,下场只会更凄惨,她们肯定知道某些事情而企图逃离,很可惜,她们不晓得有些人宁可错杀一万,也不肯留下万一。

  听见他的话,她松下腹间气。“所以她们并没有死。”

  “不,死了。在我的人找到她们时,是两具尸体。”

  那时董叁、董肆刚进将军府,年纪轻、能掌控的人太少,事情发生时,他们慢了一步。

  郁以乔咬牙,“她们……是不是知道什么不该知道的事?”

  她聪明,聪明到令人心惊,但愿这份聪明,能够保她在将军府里平安生活。提起茶壶,董亦勋为她满上水杯,却是半句话都不说。

  郁以乔迟疑半晌,才开口,“如果提早知道某些事需要避开,才能保得我长命百岁,在道德上,王爷是不是该事先点醒几分?”

  “放心,我已经在府里逐渐建立起势力,今非昔比,你的小命比起她们的,有保障得多。”有董叁、董肆,以及十几名暗卫,若是还有人想贸然对耕勤院下手,只会自讨没趣。

  “空口说白话,容易得多。”她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很不容易相信别人?”

  他笑着望向她的表情。这个女人还真是很不怕自己,也好,他不喜欢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却在背后兴风作浪的女子,她肯把最真实的一面摆到他面前,多少代表她对自己有几分信任。

  “我只相信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东西。”

  她张开两只手,他看着她的手小小的、白白的,明明看起来很弱,谁想得到,她有能力护卫自己的家人,替亲长争取更好的生活。没有多想,董亦勋直接握住她的手,揽到自己怀中。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必须学会相信我,因为嫁入将军府后,我兴、你旺,我殁……你也难以保存。”

  他的目光诚挚而认真,那是不容置疑的神情,如果郁以乔还存有几分侥幸,在这一刻也已经全数消灭。

  “把那个瓶子交给我吧。”

  听他提及瓶子,她慌了神情。就算他听到她和娘的对话,可她已经换过衣裳,他没道理认为她还把迷幻药带在身上。

  “什么瓶子?哪有什么瓶子。”她猛摇头、矢口否认,态度摆明了欲盖弥彰。

  “你绝不会把药留在家里的,既然几位夫人不同意你的做法,你定会防范她们把药给丢掉。如果不想让我搜身的话……”他伸出手,意思是要她主动上缴。

  她挤眉弄眼,但他态度不变。他武功那么强,想搜她的身没什么不可能,万一搜着搜着,搜出几分情趣,当场将她给法办了,她还要不要脸?

  想透前因后果,她就算不情愿,还是把罪证给交了出来。本想再同他商量个几句,却听见外面有动静。

  董伍敲敲房门,低声道:“主子,凤陵公主到了。”

  董亦勋起身,把瓶子放进自己胸口,郁以乔不得不跟着走到门边迎接贵客,不多久,凤陵公主进门。

  凤陵公主约四十岁上下,鹅蛋脸、新月眉,神态安详、长相端庄,她脸上隐含着笑意,举手投足皆韵致天成。

  待三人入座,她牵起郁以乔的手,上下打量一番后对董亦勋说:“确实是个水灵细致的孩子,没想到竟会让你给撞上,看来,你的运气益发好了。”

  “多谢凤姨赞美。”

  “侯府的事儿我听说了,郁瀚达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可怜老文成侯一世英名,竟落得今日这番境地。你早早和那里脱离关系也好,嫁入将军府,勋儿会好好护着你的。”她的口气安闲气定,让人不自觉松下心情。

  郁以乔婉顺地点了下头。

  “说说,平日里都喜欢做些什么?”

  郁以乔向董亦勋投去一眼,他对她轻点头,示意她实话实说,便开口,“民女……”

  “什么民女、公主的,多生疏,我便喊你一声小乔,你也随勋儿唤我一句凤姨吧。”她亲切和蔼的态度让郁以乔不自觉放开心情。

  “是,小乔和三位娘住在城东,开了间酒楼,虽然不必亲自打理,但也得不断研发新菜色,才能吸引更多的顾客,日里除了娘分派的功课外,就同二娘在厨房里摆弄吃的。”

  “什么功课?”

  “读书、练字、弹琴、练舞、做女红……我的三位娘,每人身上有六艺,加起来就是十八般武艺样样俱全,她们恨不得把全部功夫都教给我,可惜贪多嚼不烂,再加上我耐心有限,什么东西都学得零零落落,不及母亲三成,娘虽然失望,可心底宠我,舍不得说重话。”

  她说话讨巧有趣,凤陵公主听得津津有味,恨不得她多说一些。

  “你说的那间酒楼,是不是“食为天”?”

  “是啊是啊,凤姨听过?”

  “什么听过,前些时候,太后请了“食为天”的厨娘进宫做几道菜肴,那滋味让人再三回想呢。小乔,那时你也进宫了吗?”

  “没有,那次是二娘领惯用的下手一起进宫的。”

  “幸好你没进宫,瞧你这副好模样,若是手艺又像你二娘那般灵巧,皇上定是要把你留在宫里的,若你受封贵人,勋儿的好媳妇岂不硬生生被抢走。”凤陵公主拍拍她的手背,玩笑说道。

  所以王爷并不是恫吓自己?若当时她选择受助于皇太后而不是他,她真有可能被逮进宫里,当皇上的小老婆?郁以乔有些后怕。宫中女人每个都是大咖,草食羊进入凶猛动物区,能不被肢解?

  发现她若有所思的模样,董亦勋笑了。他知道她联想到什么,不过这回她想错了,他的确是在恐吓她,皇上不会夺人所好,更不会封她为贵人,只不过从中搅和两下肯定是要的。

  皇上别的不爱、就爱逗弄他,知道自己图谋了她之后,提过好几次想见她一面,他越是不让皇上顺心遂意,皇上就越想在中间插上一脚,但婚姻是大事,他可不想给皇帝这个机会。

  “怎么啦?我只是随口说说,竟就把你吓得……”凤陵公主笑着把水递给她压压惊。

  郁以乔勉强挤出笑意,说:“我只是失神了。”

  “小乔,你们成亲之后,常常到公主府来陪陪我吧,我一个人,日子过得挺无聊的。”

  “是。”

  他们又聊上好一阵子,郁以乔才把贵人那件事给放下,除了聊天外,凤陵公主没忘记谆谆教导她,“进了将军府,你要事事多为丈夫着想,就算这婚事并非你求来的,却也要知道,一进将军府,你们就是不能分割的夫妻了,明白否?”

  她应下,直到日落西山,董亦勋才和郁以乔送凤陵公主上马车离去。

  回程,紫荷和红菱共乘一匹马,而董亦勋上了马车,和她并肩齐坐。

  马车里,就他和她,郁以乔不自在,他看出来了,为减除她的尴尬,他顺口带出新话题。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