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9页     千寻
  怡靖王这几句话吓得郁瀚达脸上失色。这官位,他想了好多年才美梦成真,怎能在这当头让煮熟的鸭子给硬生生飞走。

  他连忙躬身道:“是、是、是,王爷教训得是,下官立刻拨乱反正,让曹氏下堂,家里由秦氏来主持。”

  郁瀚达一出此言,曹氏面露惊惶。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多年经营居然落得如此下场,她不甘心呐。她面露狰狞,狠戾的目光射向秦宛音。

  “本王的名声已经够差了,你还要找把柄让人在外头说嘴?不必,就将错就错罢了,把和离书给秦氏,卖身契还给杨氏、柳氏,本王可不希望日后被人传笑,说王妃是在外头被侯府弃之不顾的女人养大的。”

  董亦勋话都说出口了,郁瀚达岂有不从的道理。

  曹氏更是长长地松了口气,连忙敦促丈夫写下和离书,自己也半句话不多说,连忙找出卖身契交给杨素心和柳盼采。董亦勋让董伍陪着她们到官府办好手续,便将人给送回家。

  接下来的日子,郁以乔家里笼罩在一阵沉郁的气氛中。

  那天周易传不在,林嬷嬷的儿子才会寻不着人,倒不是因为“食为天”被看管起来,可大家都明白,就算周易传在也不可能想出更好的办法,无论如何,郁以乔都是要搭进去的,能够让三位夫人彻底摆脱那边,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事已成局,秦宛音三人哪里都不去,只待在屋里,替女儿缝制嫁衣,虽然她们满肚子的不高兴,但多说无益,只是徒惹伤心。

  既然改变不了现况,她们只能竭尽全力,做出一件金碧辉煌的新嫁衣,珍珠为扣、玉做带,线绣出富丽堂皇的金牡丹,她们把手里的银子全都拿出来给她置办嫁妆,什么都要最好、最贵、最珍稀的,不管郁以乔怎么样阻止,都阻却不了母亲的爱。

  郁以乔刻意把气氛弄得欢快,趴到秦宛音身上,说:“娘,你们这样张扬,那边很快就会知道咱们的实力啦。”

  “又如何,反正我们已经与那边断绝关系,钱在我们荷包里,难不成他们还能抢去?况且,外头还有将军府二十个侍卫守着呢。”柳盼采一面说着,鼻子微酸,泪水跟着滚下来。

  都说要替女儿找门好亲事,不让女儿受她们受过的苦,没想到,千挑万选、绕上好大一圈,女儿还是得嫁入将军府。早知如此,当初就该让女儿嫁给以翔,好歹那孩子是知根底的,康氏也不至于为难。

  见秦宛音也目眶泛红,郁以乔心头分明酸极,却插到两人中,一手抱住大娘、一手搂住三娘,没心没肺地笑出满脸爽朗。

  她嘟起嘴巴说:“大娘、三娘,你们别这样,我这是去嫁人,又不是去陪葬,干么这样伤心。”

  “呸呸呸,小孩子有嘴无心,分明是吉祥事,怎被你说成这样。”杨素心横过桌面,戳上她的额头,满脸的怨怪。

  “是喽,都说是吉祥事儿,你们还成天长哀短叹的。”她鼓起腮帮子道。秦宛音揉揉她的头发,无可奈何地说:“你这孩子聪明机灵得很,怎会不晓得我们在担心什么,我们是心疼呐,心疼你将要面对的那些。”

  外头虽然都喊习惯,说董府是将军府,可事实上,董亦勋已经封了怡靖王,早该把王府招牌给挂上。

  可为啥不挂,怎么说王府也比将军府大,就这一点,再浑噩的人也猜得出,那是碍于董将军的嫡妻。庶子名头压过当家掌权的父亲以及嫡妻嫡子,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如今董昱不让人挂牌,是否代表那个府里,仍看重庶嫡胜过一切?

  那么小乔嫁过去,势必要让嫡方给压一压,而文成侯府早不成气候,就算董亦勋瞒过所有人,没人知道小乔并非郁家亲女,她也别想得到什么好待遇,若是事实再揭露,她的日子只会更难过。

  到时,东一个侧妃、西一个侍妾,小乔怎么应付得来那些?

  就算他们不塞人,听说董亦勋身边就有两个太夫人赏下的通房丫头,新来乍到的,小乔没学过端架子压制人,怎能不让人给欺了去。

  “可不是吗!我们都在后悔,早知道如此,当初应该多教导你一些肮脏手段,免得日后让人欺负。”柳盼采闷声说道。

  “三娘,放心啦。董亦勋又不是郁瀚达,他看起来挺精明能干的,不像是个笨蛋,他怎会容许妻妾之争闹大、内宅不安?”

  “是啊,怎地这样一个精明的男人,会让身边的妻妾一个个死得无声无息?”杨素心的口气满是嘲讽,她瞪女儿一眼。还没过门呢,就替人家说起话。

  郁以乔叹气。她这不是怕娘担心吗?“董亦勋那时候……那个时候在外头征战嘛,有国才有家,覆巢之下寻不着完卵,他明白这个道理,才会顾此失彼,何况我是他钦点进去的,他能不护着我?”

  “现在也只能这般往好处想了。”秦宛音眼里满是不放心。

  郁以乔笑了笑,压低声音,眼色奸诡道:“娘,偷偷告诉你们,我还留有一手哦。”

  “哪一手?”别又是耍小聪明,万一成事不成反败事,女人啊,成了亲,命就捏在别人手里。秦宛音忧虑不已。

  这时,郁以乔从腰间掏出一个青瓷药瓶,在三人面前晃两下。

  “这是什么东西?”杨素心问。

  “是一种迷幻药,只要我朝对我不好的人撒去,她们把药粉吸进肚子里,眼中看到的我就会变成妖魔鬼怪,然后我再推波助澜几下,王妃被董亦勋死去的妻妾鬼魂附身的消息,就会飞快传出去,之后,我再装个模、作个样,天天躺在床上,哼哼哀哀乱吼乱叫,还担心我不会被休离?”

  “你居然打这个主意?”柳盼采咬牙切齿看着不成材的女儿。

  这丫头太过大胆,哪个女孩不想找个好丈夫平平静静过日子,她却满心盘算怎么让丈夫休离!

  她与秦宛音互视一眼,心底都有同样的想法——她们把女儿教坏了,过去几年,她们心心念念的都是和那边断绝关系,没想到这观念全传到女儿脑子里去。

  郁以乔还不知死活,大方接下话,“可不,所以你们别给我弄嫁妆,到时全落在将军府,我会心痛不已,不如……娘,你们把这些金簪银钗宝石环的,全换成银票、缝在棉布衣里让我带过去,哪天真被休离,我便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让他们看看我是多么潇洒自在。”

  “你想都别想,还没成亲呢,就一心想着被休离,你啊,也不想想,被王爷休离之后,还有哪个男人愿意要你,到时你要靠什么生活?病了谁来照顾?老了谁来养……”

  杨素心拉拉杂杂说过一大串后,才突然想到,这……不就是她们三个姐妹的问题吗?可事实证明,她们是离开那边之后,才真正过上顺心遂意的好日子,拿这个话来说服女儿,似乎是讲不通的呀。

  果然,郁以乔站起身,把瓷瓶收进怀中,走到她身后,从后面抱住她,脸颊与她相贴靠,轻轻摇晃着身子,笑说:“我不是还有你们?我早就说过不要嫁,要一辈子陪着娘的,等到我再大上几岁,手边的事情闲了,再领养几个孩子,让大娘、二娘、三娘含饴弄孙。你们说,好不好?”

  “傻气,我们这是命不好,我们家小乔的命可好的呢,怎么会轮落到我们这等田地。”

  “是啊,小乔命最好啦,如果不好,怎么会碰上三个爱我、宠我、溺我的好娘亲,就这么说定喽,娘,以后我照顾你们,你们也得照顾我。”

  什么说定啊,怎地让她胡搅蛮缠一通,做出这等结论?

  她们才要出声反驳,没想到红菱、紫荷从外头进来,她们屈膝福身,道:“禀夫人、小姐,王爷来访。”

  第6章(1)

  董亦勋身着月白长袍,头戴纱帻、足登粉靴,腰朿锦带,看起来雍容华贵,气势凛凛,比起多年前坠马那天,他瘦了许多,如今他身材颀长,棱角分明,剑眉鹰目,气宇轩昂,浓眉飞扬处,一双深邃的眸子隐隐含笑。

  见他进屋,秦宛音三人起身相迎。她们没想过董亦勋会到这里,有几分讶异,却没有惊惶之态。

  董亦勋举目望去,眼中流出几分欣赏。果然是见过世面的妇人,与养在深闺、只懂争斗的女子截然不同。

  “王爷。”秦宛音口气不卑不亢。

  “还是喊我亦勋吧,我自己都还没习惯那个称呼。”

  他出人意表的亲切,让秦宛音几人惊讶。

  她们早在侯府见过董亦勋,清楚他知道郁以婷逃亲,也晓得将从侯府代嫁出门的是小乔,她们以为王爷并不满意此桩亲事,甚至看不起小乔的出身,只是名气太大、丢不起这个脸,再加上前头的谣言,日后要再说亲怕有困难,才勉为其难同意侯府的李代桃僵,吞下暗亏。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