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千寻
  杨素心说了老半天,把在宫里的事全说齐了,踌躇半晌问郁以乔,“你是不是在哪里遇见过宫中贵人?”

  自然是没有,郁以乔想也不想,摇头否认。“我可乖了,从不随便乱跑的。”

  杨素心其实明白,为了躲开郁家那几只废渣,她很少出门。“可是太后似乎知道你,对你还挺满意的,还问你想不想进宫呢。”

  进宫?别折腾她了吧,她知道自己有几两重。何况“进宫”这两个字,意思可多了,是进去当宫女,三不五时帮太后做几道膳食,还是当某某了不起男人的小小小妾?

  见她脸色一阵白,杨素心笑笑,说:“放心,我说你不会做菜,只会在一旁出馊主意,指望你做几道菜出来孝敬太后,那是不可能的事。”

  二娘和她想到一处去啦。

  不过二娘说她留了个心眼,没提到文成侯府,她希望这边的事,永远都别让那边知晓。

  但这种事能瞒多久?只要她们一天是郁瀚达的女人,就一天不得自由。郁以乔心急,翻遍大梁律例,都找不到不用郁瀚达点头同意就能解除婚姻的法子。

  这天,大何和小何到城郊新买下的带田庄园里。

  眼见冬日将近,到时酒楼所需的鲜食菜蔬必定供应不上,郁以乔提了意见,让小何找人在那些田地上头搭盖茅草屋,中间再和上些泥土,屋子不求精致,只要能够挡住寒风雨雪便可,她想在茅草屋里头烧上炭火,试试种植一些可以快速采收的蔬菜。

  今儿个小何就是去同佃农们谈谈,这档事儿可不可行。

  郁以乔从外头回来,一进门便看见雁儿紧紧抱着包袱在屋子里急得团团转,她快步迎向雁儿,问:“怎么啦?”

  “小姐,快想想法子呀,方才侯爷和曹夫人来家里,还带着一群人,二话不说便将夫人们通通带走,小姐,那边的人肯定知道夫人们有钱,想把夫人这几年攒的银子通通收回去。”雁儿眼睛红肿,还带着浓浓的鼻音,不知道已经哭过多久。

  郁以乔心头一凛。难怪这两天老是心头不定,仿佛要发生什么事似的。“你确定?”

  “不然呢,他们没事干么突然上门拿人。”

  郁以乔紧拧双眉。她得好好想想、不能慌乱,一乱就什么事都做不成。“你先把当时的状况描述一遍。”

  “林嬷嬷过来报讯的时候,大夫人把包袱交给我,让我待在家里,如果发现情况不对,就赶紧从后门逃出去,还说“食为天”不安全,让我先找个客栈待上几天,再试着找到小姐。结果三位夫人到前头迎客人,没多久就让人给带走。”她在另一边的院子等了好久,确定这边没动静后才敢过来。

  所以是她们那天在“食为天”外,被发现了端倪?他们顺藤摸瓜,猜出她们和“食为天”的关系?天,她们被盯上多久了,居然半点没发觉,是她太轻敌、太瞧不起郁家那几个纨裤子弟,才种下这祸事?

  郁以乔望向候在一旁的嬷嬷,她们是留守这里边院子的,她向她们走近,问:“嬷嬷,你把情况同我说说。”

  “当时是林嬷嬷去请三位夫人的,我在外头同他们周旋,老婆子好说歹说,他们就是不肯相信夫人们不在,非要抢进来,后来着实挡不住,不得已把人给让了进来。

  “幸好林嬷嬷手脚麻利,早早将三位夫人领了过来,那些家丁把我和林嬷嬷挡住、不许咱们靠近,直到临出门,才交代我们一声,说是请小姐把家里的财物打包整理好,三天后会让人上门来接小姐回府。”

  祝嬷嬷说完,眼底含忧,她退开一步,不知该怎么帮她家小姐。

  “有没有派人去找周叔叔?”

  “我们不敢派人出门,怕侯府那边有人在外头盯着,最后决定让林嬷嬷拎着包袱,假装怕惹祸上身,硬要出府回家,我同林嬷嬷在门口大吵一架,引得许多邻居围观好教人相信。

  “我同林嬷嬷说好,她出府后先回家,确切注意没人跟踪,再让她儿子到“食为天”去向周掌柜报讯,如果没意外的话,算算时辰,林家小子应该已经到了,可直到现在还没有半点消息。”

  郁以乔看一眼祝嬷嬷。她果然心思缜密,难怪大娘会选派她们守在这院子里。她低头寻思。至今没有消息,是意谓着林嬷嬷那边不顺利,还是周叔叔那边有人守着?

  不管何者,她都不能贸然去找周叔叔,而大何叔和小何叔至少要三、五天才能回来,没人可以帮她,她只能靠自己想办法。

  低着头,她在厅里来回走,满脑子混乱、心急火燎的,两个拳头攥得老紧,指甲深入肉里。她明知道该定下心、好好谋计,可话是这么说,却没办法做到。

  “小姐。”雁儿低唤。

  她恍若无闻,不断问自己:还有谁可以帮忙?

  以翔?婶婶?不可能,就算他们出面,也没办法违反大梁例律——就算侯府贪婪肮脏下作,就算他们行事受人唾弃,但无法改变三个娘和那边的关系。

  怎么办?她必须找到位高权重,能够压制文城侯府的大人物,谁呢?谁能帮自己一把?

  皇太后!

  郁以乔灵机一动。

  下一刻,她叹口气。就算太后对二娘好,可皇宫是什么地方,她总不能在外头大声喊“我要见皇太后”吧,她是什么人物啊,这么一搞,包准进大牢。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她来来回回重复这三个字,突然,一句话闪入脑子中央。

  城西,彩意绸缎庄。

  董亦勋!是啊,他早就知道自己需要他的帮忙。可是……为什么呢?因为他即将与郁家联姻,所以调查文成侯府的一切,顺带厘清了她们与那边的关系?他早就算到郁家会对她们动手?

  好吧,就算他都知道,他何必帮自己?因为他心存正义,想要济弱扶倾?郁以乔摇头,不信世间有这等好心人,愿意无条件助人。

  所以这当中有什么她猜不出的猫腻?

  郁以乔嗅到一丝危险气息,但眼下情况紧急,她顾不得那么多了。

  “雁儿,你回另一边把东西看管好,能不出门就别出门,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千万别让外头发现这两户是相通的。”就算是亡羊补牢、白忙一场,她也得把戏做足。

  “那小姐你呢?”

  “我去找人帮忙。”

  她知道去找董亦勋是不理智的决定,但眼前除了他,她没有第二个选择。

  转头望向祝嬷嬷,她交代道:“祝嬷嬷,只要有机会,你就出门,买菜、串门子……做什么都好,主要是观察清楚,外头有没有人守着。”

  “我明白的,小姐。”

  安排好家里,郁以乔下定决心,她深吸口气,走出家门。

  没有东张西望,她把腰板儿挺得直直的,反正死猪还怕开水烫?如果真有人在这里守着、跟着,好啊,董亦勋不是很厉害吗,他身边那两块铁板似的人物,打发几个人,不过是顺手的功夫。

  城西,彩意绸缎庄。

  郁以乔并没有在外头徘徊太久,她犹豫不过片刻,便走进里头、自报姓名。听到她的名字,掌柜两只眼睛突然发亮,立刻热情欢迎,恭恭敬敬地将她引到后头堂屋,端上茶和瓜果,好生伺候。

  她不理解对方的态度,却也不打算深究。谜底在董亦勋身上呢,她何必在下人身上解文章。

  捧着杯子,她一口口吞下温热的茶水,她对自己重复同样的话——不要慌张、定下心思。

  这句话她从家里一路说进绸缎庄,功效不大,怦怦作乱的心却在进入这个堂屋后定下。

  她也不清楚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事已至此,只能破罐子破摔,再担心亦无用?还是因为,她相信他能帮自己解决问题?

  那么,董亦勋可以吗?

  肯定可以,这是个权势大过天的时代,一个王爷要压死一个没落的侯府,轻而易举。只是,他为何要替自己做这等事?而她又必须为他的援手付出什么代价?

  她等过将近一个时辰,才将董亦勋等进门。

  董亦勋以为进屋会看见一个仓皇失措、慌乱不已的女子,却没想到他看到的是一个镇定而安宁的身影,只不过她眼底有着浓浓的倔强,像结了冰的河面,至于冰下是不是湍急水流,他就不清楚了。

  有趣,郁以乔比他想像中的更值得探索。

  董亦勋走到她面前坐下,也替自己斟一杯茶,捻一颗拨好的核桃,塞进嘴里。郁以乔抬眼望他,清清亮亮的嗓音发出一句话,“我需要你的帮忙。”

  分明是乞求他人相助,她却说得气势十足。

  “你要我帮什么忙?”他满眼含笑,回问。

  “你都知道我早晚会找来,又怎会不清楚我需要你帮什么?”她的下巴仰得老高。

  他也不生气,只是慢条斯理地回话,“但你不说说,我怎么能确定,你要我帮的,是不是我猜的那一个?”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