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千寻
  实话说,郁以帼、郁以嘉是不乐意跑这一趟的。

  再怎么说,他们都得喊秦氏一声母亲,这些年,秦氏褪除了当年的文弱婉约,眼神中隐隐形成一股气势,不只她,便是那两个从青楼里领回家的低贱姨娘,眼睛也长在头底上。分明穷得像鬼,还一个比一个骄傲尊严,着实令人想不透是怎么回事。

  过去几年,他们来过这里好几次,却次次抹了满鼻子灰,若不是因为和怡靖王的亲事有利可图,他们岂肯来这里吃闷亏。

  “很不凑巧,伯母不在家,是不是请两位哥哥先回去,待伯母回来,小弟再将此事禀告给伯母知晓,届时,若是决定哪天搬回侯府,小弟再通知哥哥,如此可好?”郁以翔姿态放软。搬不搬回侯府是一回事,但眼前绝不能让小乔吃亏,这两个瘟神不好惹。

  郁以帼和郁以嘉盯着郁以乔不放,心想:这么美的小娘儿,若是落到以翔手里,岂不是可惜。幸好以翔很快就要和萧家结亲,就算要迎娶这个没名没分的小堂妹,也是一段时日后的事。

  反正嫡母很快就要搬回侯府,她肯定也要跟着嫡母搬回去,只要她两脚踩进侯府,他们想要怎样……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他们掩不住满脸淫邪笑意,眼光在她身上溜来溜去。

  郁以乔满肚子怒火,很想上前一人赏一巴掌,可这时代的女子不能随便出头,她只能深吸气,故作害羞地低下头,却是在隐忍自己的愤怒。

  “母亲不在,当妹妹的就不能招待哥哥?”郁以嘉口气轻佻,视线定在她俏生生的小脸上。

  “大哥、二哥,你们别吓着小乔,她自小在乡下长大、没见过大世面,伯母又拘得紧,素日里没见过什么外人,倒让哥哥们见笑了。等日后,妹妹与伯母回到侯府,与哥哥们熟悉之后,自然就会与哥哥们亲热。”

  郁以翔脸庞在笑,眼底却闪过几分凌厉,他紧攥住拳头,逼自己忍气吞声。

  郁以乔强忍住恶心,配合着他的话,抬起头冲着他们羞怯一笑。

  这一笑,笑得郁以帼、郁以嘉心头痒痒、骨头酥软软了。郁以嘉故作君子风度道:“四弟说得是,妹妹别羞,也别害怕,今儿个是哥哥们唐突了,日后回侯府,哥哥再给妹妹端茶致歉。”

  她乖乖的应声,“是,大哥哥、二哥哥。”

  她甜美软糯的声音让两个登徒子乐得阖不拢嘴,郁以帼接着说:“那我们今日就先回去,妹妹定要将哥哥的来意说给母亲知道。”

  “是,哥哥慢走。”

  郁以帼、郁以嘉三步一回顾,直到走出大门,才喜孜孜地坐上马车离去。

  他们一走,郁以乔立刻变脸,她端起态度,朝门外的大何说道:“大何叔,套车吧,我们得快点找到大娘。”

  “知道了。”沉默寡言的大何应声,快步往马厩走去。

  她和郁以翔互视一眼,他松下紧绷的脸孔。“你做得很好。”

  别人听到这话,肯定不明所以,但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自是默契十足。

  她撇撇嘴角。“大何叔不是普通人,若让他出手,事情定会闹大,那么咱们想尽办法想瞒的事儿就瞒不了。”

  郁瀚达再不济也是个侯爷,就算侯府的景况已经大不如前,但人脉关系还是有的,想对付几个平民百姓不是难事。

  何况有曹氏在,那女人没事都能掀风引涛,有大何叔当引子,她可以说的话可多了——

  堂堂侯爷夫人怎在外头养汉子,这话传出去能听吗?姐姐平日里看起来倒也大气端庄,怎地离了府、脱了疆,就同男人不清不楚起来?姐姐要招入幕之宾,至少也等侯爷两腿伸直,再做那等下作事……

  曹氏早就恨不得将她几个娘给刨根除尽,若是再给她一点借口,她能不卯足全力?

  “你明白这点就好,走,我陪你去找伯母。”

  “不必,二娘会陪我一起,以翔,你先回去知会婶婶一声,那个侯府,娘是怎么都不会回去的,短短几日内,怕是不易找到落脚处,到时也许得去打扰婶婶几天,就算找到落脚处,还得请婶婶出面帮着说话,就说那宅子是二房买下的产业,与侯府无关。”

  “我明白,不管你们决定怎么做,都记得找人捎个信儿给我。”

  “知道。”她对着他微微一笑,拉起他的手说:“谢谢你,我真的很高兴有你这个哥哥。”

  心头像掉了什么东西似的,空落落的,有几分寂寞、几分心酸,但他明白不管是伯母还是小乔,都是说一不二的人,他与她……最好的状况,也只能是这样。

  他抬起手,在片刻的犹豫后,还是落在她头发上,轻轻地揉揉,说:“记住,不管你在哪里,都有我这个哥哥让你靠。”

  她松口气,明白他放手了。“这种好事,还需要你提醒?放心,我会牢牢记住的。”

  在“食为天”里,秦宛音三人、大何、周易传、小何和郁以乔围坐在圆桌边,个个都是愁眉不展。

  “如果侯府硬要你们回去呢?”腼腆寡言的大何突然迸出一句话。

  郁以乔望他一眼,他左脸颊那道疤痕显得有些狰狞,看得出来他在极力忍耐。

  自从郁以帼、郁以嘉,开门见山说要将她们接回侯府那刻起,他的脸色就没好看过,若不是以翔尽全力和对方周旋,不让他有机会冲动,现在他们大概没办法坐在这里,讨论下一步该怎么做。

  大何叔和小何叔是兄弟,大何叔武艺高强,小何叔武功普普,但同时撂倒几个没有武功的人还是绰绰有余。

  以前他们是混武林的,有次碰到仇家追杀,大何叔身受重伤,小何叔背着他逃避敌人伏击,在紧要关头,是周叔叔救下两兄弟,从此他们便跟在他身旁护卫他的安全。

  前年周叔叔家里出事被大娘救起时,大小何叔像无头苍蝇似的、到处寻找他,生怕他一个想不开做出傻事。

  待周叔叔身子恢复过来后,大娘便差人回京里,将他们两个给找过来,从此他们便搬进庄园,大娘拨出一个独立院子让他们住。

  为避人耳目,家里不敢留太多婢仆,除两个三、四十岁的妇人和雁儿之外,家里就她们四个女人。一屋子的女人让人不安心,大何叔脸上有伤,看起来有几分凶恶,加上他武功高强,周叔叔便让他留在庄园里看顾,而小何叔一派斯文,加上本就不喜欢打打杀杀,过去就已跟在周叔叔身边学做生意,如今便帮着三娘管人力仲介处,两个人还做得有模有样。

  “不至于吧,一回去,他们又得多负担几个人的生活,这对侯府来说,肯定是雪上加霜,而那个曹氏,又怎肯让大夫人回去碍自己的眼。”小何插口。

  “郁家那两个下流畜牲,看小乔的眼光很不一般,我怕他们心存非分。”大何忧心忡忡地道。小乔这丫头不只三个夫人宠着,便是他们几位叔叔也将她当成亲生女儿。

  周易传失去妻儿,而他们浪迹江湖,未曾有过孩子,本想着这辈子也就如此,没想到大夫人提供他们一个家、一份属于家的温暖,他们都不愿意失去这份温暖,更不肯让人破坏。

  郁以乔也担心。三位娘绝对不能回侯府,那里进去容易出来难,好不容易摆脱泥淖,何苦再沾得一身黑?况且,若是让郁家人晓得这些年的经营,娘的身家已可以买下好几个侯府,他们还能客气?不谋财害命才真是有鬼。

  “还是先搬离开那里再说。”小何说道。

  “我想,曹氏肯定不愿意大夫人回去,至于会松了这个口恐怕是为图某些利益。”周易传深湛的目光望向秦宛音,眼底带着几分怜惜。

  “我身上还有什么利可图?”秦宛音苦笑。

  “夫人的兄长不是在朝堂上颇有势力?这些年,秦家的营生做得可好啦,若是大夫人回府,他们或许可以借机与秦氏攀上亲戚。

  “或许大夫人可先修书一封回娘家,让秦夫人摆明态度,把消息给传递出去,表明不再顾念夫人,秦、郁两家恩断义绝,唯有大夫人没有半点利用价值,郁家才会放手。”

  周易传一句句分析,听得郁以乔赞叹不已。原来曹氏肯吞下委屈,是因为眼底看见这块肥肉……她连想都没想过呢。

  “横竖左右的铺子已经买下,不如几位夫人先搬过来住,把庄园给腾出来?”小何插话。

  “不行,若是让他们查出大夫人是“食为天”的幕后老板,他们岂能放过?夫人们要搬,但得搬到比庄园更破落的房子去,让他们确定夫人身上已榨不出半点油水。”周易传反驳他的提议。

  “那要不要同以翔和婶婶打声招呼,就让三个娘都到包子店上工,赚取生活费?”郁以乔娇笑着说。

  “这倒是个好主意,以后进出包子店,就不必再遮遮掩掩,生怕被人知道。就这么办吧,大夫人,您留在这里写信,让小二把信送到秦府,待会儿我陪您走一趟包子店,和那边通个气儿。若是能够透过康氏把曹氏给约出来,席间,再用话点明你的窘迫,也许曹氏就不会硬要将你们接回去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