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金夫银夫糟糠夫(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1页     千寻
  “董壹,进来!”

  候在门外的小厮应声进门,看见屋里的景况,心一震。这、这……这时候爷让他进来做什么?帮忙吹蜡烛吗?他冷硬的脸庞轻抖两下。

  “爷有什么吩咐?”

  “把人拖下去,以后我的书房不可以随便放人进出。”

  “是!”他毫不迟疑地把人给架起来拖出去。

  门关上,好半晌,董亦勋才举箸夹起茹珊送过来的菜肴,放进嘴中轻嚼,下一刻,他将菜吐出来。里面掺了春药。

  这年头,药很便宜吗?茹珊身上下了药、饭菜里头也下药,就这么不计成本,非把他给害死不可?他微哂。自从清醒后,他的味觉与嗅觉变得非常敏感,即便一点点的不对劲,他也能立刻察觉。

  大夫人对茹珊、茹绫已经下毒多年,导致她们身上的毒药味越来越浓,她们早已生不出孩子,只能在与男子交欢时,将体内的毒引到男子身上。他若是吞下春药一个把持不住,引毒上身,日后他病亡,谁都不会联想到那位。

  是好手段吧,把他身边的女人一个个清除,让他有需要时,只能找两个已被下药多年的通房丫头发泄,只可惜,他看重性命甚于看重情欲。

  他虽然不记得过去的事,但五年的光阴足够让他探听到许多事。

  他的亲生母亲在生下他不久后便撒手人世,嫡母林氏本想接他到身边和自己儿子一起照料,只不过太夫人心怜他无母,便将他带在身边抚养。

  林氏宠他溺他,他要什么都毫不犹豫就允下——人人都夸奖林氏贤德宽厚、善待庶子,因此小时候,没有分毫心机的他经常赖在林氏身边,真心将她当成亲娘。

  但董亦桥就没有这等运气,他从小便被严格管教,三岁背诗、四岁读史、五岁已经写得一笔好字。

  听说那时董亦桥随时随地拿着一本书,当他在屋外跟父亲的侍卫学拳脚功夫,在骑马玩耍时,董亦桥稚嫩的声音,一句句背着子曰。在他领着小厮天天出门逛大街时,董亦桥在临字帖。

  如此这般,小时候还不觉得差别,可当他们两个越大,便越看出不同。董亦桥十一岁便通过院试,有了秀才资格,恭谨孝顺、温良贤德,而他董亦勋却成了不折不扣的纨裤子弟,成天只会逛青楼狎妓、花钱惹事。

  慢慢地,他们在老将军眼里就有了高低落差。

  太夫人埋怨嫡母太宠他,嫡母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拿着帕子抹泪,旁人看在眼里,还有什么不懂的?

  孩子不是从自己肚皮里爬出来的,难教啊。管教严格,别人会嫌她刻薄,管教松点,又被人批评不上心,说到底,这就是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儿。

  他天天往外跑,她便四下替他张罗亲事,而她寻到的不管是妻或妾,每个都出身不高。自然,这怨不得林氏,他董亦勋风流名声在外,又是庶子身分,怎匹配得上名门贵女?

  反观董亦桥,虽然庄氏手段厉害了些,可人家是堂堂尚书府的嫡女千金,怎样都较他来得体面。

  若是照这情况发展下去,这个家定是要交给董亦桥当头了。

  谁料到,一场坠马事件会让他这庶子的性子天翻地覆大改变,他本来就身强体健,有一身好功夫,现在从了军,又屡屡立下功劳,得到了皇上赏赐。事情发展至此,那位大夫人能不胆颤心惊?她耗费二十几年的心血,可不是要把辛苦经营起来的将军府交给别人的儿子。

  这几日,王丞相夫人接连递帖拜访两次,言里语外都是暗示,暗示相府有位三小姐,人品相貌样样好,对孩子极有耐心,想必更让林氏着急。

  如今朝堂上,他已经强压过文官出生的董亦桥,倘使再让相府小姐入门,以后这个家可要换人来掌了。

  即便他董亦勋是庶非嫡,但一来他是长子,二来他出生武官,更符合了“将军府”三个字,三来……有传言,皇上要为此次的胜利对他厚封重赏,至于会封赏到什么程度,人人都在张望着呢。

  至此林氏怎可能耐得住,除让茹绫、茹珊动作外,她还刻意到庙里替两个儿子祈福,并让得道高僧算了算两人的八字。而这一算,居然算出他命中带煞、克子克妻,加上长年领兵、杀戮太多,阴德尽损,怕是将要孤老终世。

  听到这个传言时,他笑了,林氏这是病急乱投医了。他为国家朝廷,妻死妾丧都不曾回家,已经让皇上心生歉意,如今再有这个传言,皇上定会想尽办法替他赐婚。

  她是阻了相府千金进门,可万一皇上让他尚公主或迎娶亲王女,成为真正的皇家亲戚,她要将自己置于何地?

  赐婚……念头自脑中窜过。也许他可以找个好时机,同皇上谈谈赐婚的事情。想至此,他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笑意。他起身往园子里走去。今儿个亦桥会在那里吧?应该,每每心不顺遂,他就会在那里待到深夜。

  五月,夜风微凉,董亦勋负着双手往前慢行。董叁、董肆还守在书房外头,方才的事让他们明白,从今天起,书房成了重地,不可以任人随意进出。董壹、董贰则离了十来步距离,跟在他身后。

  将军府是先帝赐下的,当年先帝赐下三座类似的宅子给三个有功将军,董奇关、何项、郁定国。匆匆数十载过去,何家灭了、郁家没落,只剩下他们董家还苦苦支撑。但愿父亲能够洞烛机先,不要临老做出那等糊涂事情,免得祖先苦苦建立的荣耀毁于一旦。

  将军府占地广阔,春夏花开遍地、绿树成荫,园子里有个人工开凿的湖,是从府外引进的活水,湖的两端架起一座拱桥,拱桥中间有座琉璃瓦小亭,桥梁上每隔两、三根柱子就燃着一盏灯,把湖面照得金光灿灿。

  远远地,董亦勋看见了亭子里那个落寞的背影,他顺着灯光向前走近。

  两人对视片刻,董亦勋清浅一笑,客气地说道:“夜深了,二弟怎么还在这里?”

  “大哥不也在这里?”口气里带着两分挑衅,董亦桥与他对视,久久没别开眼睛。

  董亦桥不喜欢这个哥哥,非常不喜欢。

  从小他就被教导,董亦勋不是哥哥而是对手,如果自己不够强,属于他的一切将会被鲸吞蚕食,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在心底,他既羡慕董亦勋自由自在不受拘束的性情,却又鄙夷他不成材的人生,另一方面,更嫉妒母亲对董亦勋做的表面功夫……那是种很难解释得清楚的感觉。

  那次他几乎死了,他心中有股说不出口的轻松。因为从此,他再不必天天想着如何表现,好远远将董亦勋甩在身后,不必勉强自己恨一个实际上性情温和、良善,任何人都很难恨上的手足。

  可是,他奇迹似的活了下来,还变得像另外一个人,成了有责任感、有能力、愿意为家族名誉而拼命的男人。他既佩服这样的董亦勋却也嫉妒他,而随着他的朝堂地位节节提升,母亲的嫉恨也越来越深。

  董亦勋的母亲不过是个下贱的通房丫头,却夺走父亲所有爱怜,父亲给了母亲地位、荣耀、尊重,却没给她一丝一毫的爱,这让母亲情何以堪?

  因此,他对这位哥哥的感情益加复杂,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兄长,但为了可怜的母亲,他必须讨厌他,把他当成敌人。

  “睡不着,四处走走。”

  董亦勋并不厌恨这个弟弟,也不嫉妒,他很清楚自己是庶出,很清楚这个家的一切都将归到弟弟手中,他没有过争产的念头,他想要的任何东西,会靠自己的双手去挣得。当人心无欲,便不会衍生出憎恶,于他而言,董亦桥就是个弟弟,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自己。

  “为什么睡不着?因为兵权交出去,心疼了?”董亦桥口气讥讽。

  父亲手中有十五万大军,这回出征,皇上又将二十万大军交到董亦勋手里,董家有了这三十五万大军,就等于拥有大梁一半以上的兵力,这样的兵权在手里,董家的地位再无人可撼动。

  没想到,董亦勋居然如此愚蠢,班师回朝后第一件事竟是将虎符交还给皇上,此事传出,父亲气得摔杯甩盘,口口声声骂他蠢蛋。

  若非这几日那些不明就里,一心想攀关系、拉好处的朝官日日递帖拜访,父亲不得不勉强打起精神应付,他哪可能有今日这样的闲情逸致逛园子?

  “二弟也觉得我不该将兵符交回去?”董亦勋问。

  “为了你自己,自然是交比不交好,如此皇上便能看见你的一片赤忱忠心,日后会对你托付更大的重任,只是,这对家族没有半点好处。”

  族里多少堂兄弟、侄表亲戚正想借着他的功勋在军队里谋得职位,而已经在职军中的,可叨族兄的光荣升上个几等,没想到他轻易地将权力双手奉回,怎能不教父亲为之气结。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