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在家从妻(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9页     千寻
  他的态度还是和那日上门时一样坚持,别当她自杀上吊,就可以改变他的想法,她要死是她的事,他不会为此让良心来谴责自己。

  她不相信他对自己半点怜香惜玉之情都没有。“礼哥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你太伤人了。”她忍不住掩面低泣。

  “丑话说在前面,总比丑事做在后头得好。今儿个,我特地来同你说清楚,如果你肯主动向长辈提及退亲一事,我承你的情,日后有任何需要,我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有这么严重?礼哥哥宁可赴汤蹈火,也不愿意娶我?礼哥哥可以告诉霓儿,我做错什么事了吗,怎会遭礼哥哥如此鄙视?”

  “不关你的事,我就是不愿意与叶府联姻。”

  “那是长辈的意思,当晚辈只能顺从。”哪一家、哪一个人不是这样,父母言,大过天,婚姻大事,只能由父母作主。

  “你不知道我是个混的吗?当年我不想与汪家联姻,转身就跑,难道你也想试试新郎逃婚这回事?”萧易礼勾起冷笑睨着她,他不信她半点自尊心都不要。

  “就算礼哥哥逃婚,我也会乖乖嫁进萧府,等礼哥哥回府,这是叶家女子的教养,出嫁从夫。”

  “你非要与我杠上?!”

  “不是我要与礼哥哥杠上,而是萧叶两家已经订亲,不管礼哥哥愿不愿意、霓儿甘不甘心,我们终要成就这桩亲事,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迟。”

  “不迟,你尚未入门,一切都来得及。”

  “礼哥哥可以不顾虑名声,霓儿不行,霓儿是个女子,名节贞德比什么重要,不管礼哥哥心里怎么想,早在订亲那天起,霓儿就已经是萧家人,即便死了,也是萧家的鬼。”叶霓死咬住礼法,半点不退。

  她的话让萧易礼火冒三丈,没见过这么死心眼的女人,她为什么非嫁他,不过就是贪图萧家的钱嘛。

  他凝起眉目,青筋在额头一跳一跳,声音像从阴间传上来般阴冷,“你的意思是,无论如何你都要嫁给我?你真的这么喜欢我?喜欢到死也没关系?”

  “是,霓儿出身书香门第,从小得父母悉心教导。我不是那种低三下四的寒门女子,可以与男人谈情说爱、互许终生,长辈作主,让我嫁谁我便嫁谁。”

  她这话是在暗指萧易礼心里的女人,如果不是出生寒门,萧家人为什么不允许她进萧府大门,为什么要和萧易礼拗着,不让她当正室夫人?摆明了身分端在那里,萧府满门,没有人看得上眼。

  萧易礼何尝听不出来她话中的暗讽,他冷冷的回道:“即使你被丈夫厌弃也没关系?”

  “果真如此,也只能怪霓儿命不好。”低下头,叶霓满心委屈。

  “很好,那你知道萧家家业将来是要传给大哥、二哥,我不能分半分家产吗?你知道一旦成亲,我就要离家远赴云南大理,以农耕为生?你知道跟着我将会一文不名,你会的琴棋书画再派不上用场?因为我结识的都是乡野鄙夫,他们不懂你的才华,比起琴棋书画,他们更看重你会不会烧菜洗衣、下田耕作?”

  他的话像根铁棒子,一下一下撞着她的心,粉碎她的富贵梦。

  叶霓硬撑着气,告诉自己,不可能的、不会的,萧夫人、萧老夫人都那么宠他,绝对会分家产给他,绝对不可能让他离开京城,去那等荒城僻壤,他只是想吓退她,只是在威吓她,她没那么笨,她不会上当!

  她挺起胸膛,仰视着他。“如果这是礼哥哥的决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礼哥哥想当农夫,霓儿也只能随着你,认分当个农妇。”

  她的回话让萧易礼感到生气,更无法理解,明知道他对她无心,她这么固执有什么意田心?

  “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后悔,礼哥哥,我听说了,你心里有人,你放心,从小我熟读《女诫》、《妇德》,知道生为女子最要不得的是嫉妒,所以等我们成亲后,你把人带回来吧,我会对她宽宏大量,会与她好好相处,绝不教礼哥哥为难。”

  她试着说软话,试着在他心目中扭转形象,她也不想与他硬碰硬,不想让那个女人赢自己太多。

  “她不需要你的宽容大肚,因为除了她,我不会娶别的女人。”萧易礼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

  叶雪不需要她的施舍,他更不需要,反正无论如何,这门亲事,他绝对不会认。

  “她就这么重要?比萧夫人、萧老夫人,比萧府上上下下十几口亲人都重要?为她,礼哥哥宁可舍弃一切,与她比翼双飞?”叶霓定定地与她对视,半分不让。

  “没错。”他用力点头,他必须让她清楚自己不能更动的坚定。

  “礼哥哥这么想,那她是不是也这么想呢?她不要萧家的财富、不想当萧家三少奶奶,一心与礼哥哥当对乡野鄙夫鄙妇?”

  “她与你不同。如果她真有想要的,她会靠自己的双手挣得,再不,她有我,夫妻齐心,我们不在乎能不能从萧家获得一分一毫。”

  他的阿雪从没想过要依仗谁,连亲人都不愿意依靠的她,怎么会算计夫家的财富?想到阿雪,他的骄傲感油然而升,那是他的阿雪!

  与她不同?他这话是在眨低谁?哪家女子会抛头露面,靠自己的双手赚取财富,那是下贱女子做的活儿,拿她和一个无耻女人相比,是对她的重大污辱,何况……靠他?

  呵呵,天大地大的笑话,满京城谁不晓得萧家三少是个纨裤,仗着妇人的宠溺,成天游手好闲,与家里一言不合便离家出走,活到二十一岁,还没有人家想与他结亲。

  萧老夫人对他们说——

  阿礼成天在外奔波,忙着打理事业。

  再往下问仔细,他做何营生?萧老夫人却又答不上来。

  这是在蒙人呐,萧三少爷能做什么事业?如果斗鸡是事业、流连风月场所是事业,好吧,那么他确实挺忙的。

  鄙夷从她眼底一闪而过,萧易礼捕捉到了,她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既然如此,为什么还非嫁他不可,当真是因为名誉?

  “如果你现在愿意退亲,可以把所有的过错全推在我身上,不管你怎么说,萧家都会受着,绝不反骇,你大可以像过去那样,继续保有好名声。”他压下怒气,试着好好和她沟通。

  叶霓根本听不进去,她已经一再退让,他却仍旧坚持要退婚,他究竟把她当成什么了?!

  突地,她恨上他心头那个女人,也只有淫贱下流的狐狸精,才会把男人迷惑得不知天南地北。

  此时此刻,她下定决心,只要那女人踏进萧家一步,她就要她的命!

  她抬眉,轻声道:“礼哥哥,我不与你计较,这桩婚事改变不了。如果你非要逼我退婚,那就是逼我去死,但即便我死去,我的尸身还是要葬入萧家祖坟,我的灵位依旧要送进萧家大门,你心上的女人再有能耐,也只能是个继室,她得年年在我的牌位前磕头。如果这是礼哥哥要的,尽量把事情闹大吧,我无所谓的。”

  她嘴上说无所谓,但凌厉阴毒的表情已无平日的憨甜娇羞,没有出口的诅咒,在心底不断泛着沸腾泥泡。

  她恨那个狐狸精,要是对方落入自己手里,定会教她活得不像人,想当鬼?也得等她心气平顺。

  “好!你最好记住今天你讲的每一句话,希望你将来不会后悔。”萧易礼已经找不出更狠的话来警告她,当女人一意孤行,谁也撼动不了,没关系,既然如此,他会找出其它解决办法的。

  第十天,阿礼终于回来了,照临行前的约定,他果然带回一票泥水匠,因此叶家开始盖起新房。

  接下来的日子,一家人忙得很充实,也很快乐。

  当然,大家都没说、却是理直气壮的快乐,因为阿礼,家人重新兜在一起,怎么能不开心?如果能够找回小霜,他们一家人就凑齐了。

  阿礼告诉他们,说是已经找到姑姑、姑丈一家人,但他们的家太小,无法收留自己。

  恰恰好,叶家刚买下一块很大的地,恰恰好,叶雪设计的新宅院里,有专属阿礼的书房和练功房,恰恰好,他的房间在她隔壁,隔着一扇窗,不出门也能谈得尽兴。

  所以,没关系的,既然想当一家人,就应该在一起。

  阿礼回来,最开心的除叶家人之外,还有私塾里的学生,看见阿礼,他们知道又能够练功夫了。

  第十章  女人的执糊不容小觑(2)

  时间一天天过去,叶风的医术以等比级数的速度进步着,他用药越来越精准,把脉越来越熟练,他不再抱怨穿越的同时,没有把自己的医药箱一起穿越过来,而叶雪为他打造的手术用具,虽然不够精致,他已能上手。

  学期没有结束,学堂的名号渐渐打开,新学生一个一个来,现在私塾里已经将近八十个学生。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