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在家从妻(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页     千寻
  “还有更特别的?”

  “有一年,我搭船出海。”

  那趟行程,原本是康二哥要走的,据说在海的那一端有个豫国,那里的百姓非常喜欢大魏的陶瓷、茶叶和玉石,往往商人走一趟船,就可以赚得钵满盆溢。

  当时金玉满堂刚开张,还不晓得生意会怎么样,但是凌大哥急需用钱,所以想开发这条商路。

  但京城里发生一些事,凌大哥不得不把康二哥留下来,于是他代替二哥走一趟,那趟行程,替他狠狠赚到五万两银子,也是这笔钱,让他开始当老板,在京城里外开设最早的十几家铺子。

  “然后呢?”她急着想知道他的经历,催促道。

  也许在现代,那个把科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她,会觉得他的森林偶遇是唬烂,但亲身经历过穿越,她不再铁齿,她开始相信世间有太多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

  “我在返航时,遇见狂风暴雨,摔进海里。”

  听到这里,叶雪突然紧张起来,明知道他人就在跟前,他说的是过去、是记忆,是不会再造成危害的东两,但她就是忍不住揪心。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一个方方的铁盒子里,我的眼睛看不清楚,但我知道有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姑娘,不断推搡我的手臂,焦急的问:“你还好吗?”,我不好、我很痛,胸口里面被水灌得饱饱的,好像一开口,里头的海水就会冲出来、淹没铁盒子,但是我很想告诉那位姑娘我很好、我没事,想让她别为我担心。”

  “这个道理不通,你说眼睛看不清楚,怎么会知道她是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姑娘?”话讲出口,她才发觉自己的口气里有嫉妒,她马上自嘲一笑,摇摇头,她在想什么啊。

  “我没办法回答你,但我就是知道她很漂亮,非常非常漂亮。”

  萧易礼咬定了这件事,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坚持,但他确定的是,只要想起那次落海,他的心里就会不断冒出满满、满满的温柔,满满、满满的温暖,满满、满满的喜悦,那一人堆满满、满满的,会让他忍不住嘴角往上飞扬。

  所以他不记得铁盒子之后的事,却很确定他喜欢所有和落海有关的事。

  “好吧,她是很美丽、很漂亮、很聪明、很美妙的姑娘,然后呢?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

  叶雪在心底偷偷腹诽,千万别告诉她,那个非常美丽的姑娘,长了一条鱼尾巴,没事带着他龙宫游一趟,知道他非要回到陆地的人类世界,她就变成美丽的泡泡,消失在清晨的阳光中。

  如果他真的这么说,她一定会日夜祈祷,让自己穿越到安徒生身边,她要狠狠揍他一顿。

  “不记得了,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已经被救回船上。”

  “换言之,那个很美丽的姑娘只是作梦?”这次可没有玉拐杖来证明他的经历真实发生过。

  萧易礼毫不犹豫的回道:“我很确定不是作梦。”

  “你凭什么这么确定?”

  “第一,我还记得那个地方叫做香港,我被铁盒子送进一个叫做医院的地方。”

  香港?不会吧!香港已经存在这个世界?不对,不是这样说的,应该说现代的香港在这个时代也叫做香港?或者说,这两个香港根本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地方,只是不小心同名同姓?更不对,铁盒子?他指的会不会是救护车?医院明明是现代的东西……

  叶雪还没从他话里搜寻出合适的解释时,他又说话了——

  “我很确定,我在香港住了一个月,但把我从海里捞起来的下属,却说我落海没多久就被救上来,所以每个人都说我是在作梦,可是我非常确定不是。”

  很好,这就是所谓的罗生门吧。

  就像他们一家子穿越,她也不确定,他们全家人会自动从认识的人的记忆里全数删除,还是像爷爷奶奶他们会在知道这个消息后,确定是妈妈手上的丑玉镯,把他们安全送到另外一个世纪。

  这种找不到答案的事,只能归类于罗生门,就像阿礼的奇遇。

  不过他铁定有特殊体质,才会一次一次碰上特殊事儿,不管是精灵、香港美姑娘,或者他们这一家穿越者,他的人生确实与众不同。

  “好吧,你确定就好,只是有点可惜,如果你能记得那段经历,我想,一定很精彩。”

  “你相信我的话?”

  “当然,难不成你是骗我的?”

  “我没骗你,只是我跟所有人提及此事,大家都认为我被海水泡傻了。”

  “我理解,正常人类对于自己无法合理解释的事,都会用胡扯、瞎说……等等负面评语一语带过,因为,理解太辛苦。”

  她的话惹笑了萧易礼。“对,好像是这样子。”

  之后,他又讲了几段奇遇,但是没有前面两段那么灵异、精彩,对看过无数电视、电影与纪录片的叶雪而言,那些不过是小case.

  这个晚上,他们聊得很愉快。

  她发觉阿礼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有意思,不光是他的经历,她也对他讲故事的能力相当佩服,她还以为他是木讷、不善言辞的男人,没想到……

  也许人类真的应该行万里路,也许多样丰富的经历,会让人不那么枯燥贫乏。

  “阿礼。”叶雪转头唤他一声。

  “嗯。”

  “你很想当大将军吗?”她想起钱天佑的话。

  “并不。”

  事实上他当过,不是大将军,只是小将,是大哥把他安插进去的,在战场上跑了一年,打过许许多多人小战役,他才明白自己有多痛恨杀戮。

  幸好当今皇上是个崇尚和平的,再加上那些战役把诸邻各国给打怕了,大魏朝才能保下未来十数年的和平。

  “既然如此,为什么留着大胡子?”

  “我……因为、因为……”因为想掩盖真面目,京城里认得他的人不少,但总不能老实跟她说吧?

  但叶雪不打算知道他的理由,笑着又问:“把胡子剃了,好吗?我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她想看他的真面目?意思是……她想认识他,她想知道他的真模样?

  心一次、两次、三次狂跳,她和他的关系在短短一天之内,有了大跃进。

  他确定自己找到正确钥匙,打开横在两人当中的那扇门,他知道他们之间将会有所不同,他知道他们的未来将会很美丽,他知道……

  笑容在大胡子底下成形,和想起那个铁盒子里的姑娘时,一样幸福、温柔。

  男人就是这样的,常常会因为一个无解的冲动,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所以萧易礼明知道不该拿掉假胡子,但……他还是拿掉了。

  第九章  重逢,在千年后(1)

  萧易礼直奔奶奶屋里,他很清楚,能够改变这件事的,只有宠溺自己的奶奶。

  “阿礼回来了?快来,奶奶给你备了好东西。”

  一看到孙子,萧老夫人急忙把他领进屋里,献宝似的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匣子,打开来,里面是一块上等翡翠,通透的绿,绿得耀眼,这是稀有珍品,不是普通人可以随意拿到的。

  她这是要让孙子送给妻子当传家宝的。

  当年,意外间看到这块翡翠原石,她用大半的私房钱,咬牙买下,制成三块一模一样的玉佩,分别给三个孙子,剩下的料,镶成三副耳坠子,给三个孙女当嫁妆,大家都很珍惜。

  “那年你不在家,奶奶才替你收着,现在你回来了,奶奶给你戴在身上,日后赠给妻子、传给子孙,好不?”

  他无奈的看向奶奶,今天他就是为这件事回府的。

  “奶奶,你们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萧易礼没伸手接过玉佩,他退开两步,直视奶奶。

  萧老夫人被他看得心虚,低下头,亲自上前把玉佩结在他的腰间,呐呐说道:“哪儿的话呢,奶奶听不懂,从小到大,奶奶什么事没同你商量。”

  “是吗?”他还是目不转睛的盯住奶奶,盯得她越发心虚。

  萧老夫人把玉佩系好,尴尬的笑道:“阿礼,跟奶奶说说,这次出门去了哪里?”

  这回她不担心,他说过,每半个月会回府一趟,他说到做到,这次距离上次回家才十天,可以见得,他待在京城里,没跑远。

  她虽然不知道孙子在忙什么,但她信任他,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就是知道,他们家阿礼心地纯善、行事磊落,出门在外,绝对不会搞那些乌烟瘴气的事儿。

  “奶奶,别演戏了,明明不会说谎,还学人家惺惺作态。”萧易礼叹道。

  “胡扯!什么说谎、作态的,你奶奶光明得很,做了坏事,立刻认错,从不摆架子。好阿礼,快跟奶奶说说,奶奶寿辰那天,你打算送奶奶什么好东西?别说奶奶贪心,是你自己说,这些年在外头闯出一些名头,可以给奶奶办个风光寿辰的。”

  “所以,是订在奶奶寿辰那日?”

  他此话一出,萧老夫人立即涨红老脸,暗叹一声糟糕。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