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在家从妻(下) >  
返回  下一页

第1页     千寻
  第八章  如梦似真的奇遇(1)

  夜黑,人未静,叶雪和叶风还在前厅和父母开家庭会议。

  叶风的医名传了出去,现在有许多病人是冲着他的名号去保安堂看病,有人游说他干脆出去自行开业,也有不少药铺东家想上叶家挖角。

  父母的意思是,只要保安堂的老板肯自动给叶风调薪,倒是可以再商议合作,父母是老一辈的人,总是把安稳摆在第一位。

  叶雪则是希望大哥可以自立门户,就算保安堂替他加薪,了不起五两、八两,几个月前,她觉得那些钱很了不起,但把书卖出去之后,她的心变大了。

  父母开设学堂虽然能够赚钱,但要赚到脱贫,从穷端到富端,恐怕还有得拚,教育事业嘛,怎么样也没有科技业、医院好赚。

  她从小就崇拜大哥,认定他是天才型男人,只要存心想做什么,都会成功的,况且自行开业,他可以加入现代医学观念,不必像现在,想帮病人开个刀,别说东家不提供手术用具,开刀前还得签下切结书,倘若病人在开刀期间发生意外,他得自己承担风险,保安堂不给予任何庇护。

  反正风险都要自己承担,有钱为什么要分给别人赚?

  叶风却认为自己对古代医术的了解还不够,保安堂里面几个老大夫经验丰富,可以教导他不少事,考虑再三后,还是决定继续待在保安堂,但条件是要谈的,月银之外,他希望每个月能挣取八天休假,并且每天能够在未时之前回家。

  就在叶家人开家庭会议时,萧易礼悄悄潜进叶雪的房里。

  这不是他第一次潜进她的闺房,但他翻遍每个角落,都翻不到左传中的藏宝图。他怀疑过,也许舞灵当初撞她那一下子只是障眼法,事实上,她并没有把东西塞到她身上,但如果没有,舞灵究竟把东西藏到哪儿去了?

  他敢确定,东西绝对不在舞灵身上。

  突地,黑漆漆的屋子传出一声娇笑声。

  萧易礼闻声,急急抬头望向屋梁,透过微弱的月光,他看见舞灵坐在屋梁上,穿着葱绿色长裤的两条腿,在上面晃个不停。

  “还是找不到吗?师兄,你已经在叶家待了不少时日,怎么会连一张藏宝图也找不到?”说着,她又咯咯笑了两声,颊边的酒窝忽隐忽现,圆圆的大眼睛眨呀眨的,浪漫而天真。

  他撇撇嘴,不回答。

  “师兄生气了啊,好吧,别气、别气,我来告诉师兄几件事,师兄听完就不气了,好不好?”

  她从屋梁上飞下来,轻灵的身影就像是个仙子,她站定在他身边,仰头,笑盈盈的望着他。

  “哼!”萧易礼背过身不想理她。

  他受不了她装可爱的模样,明明是蛇蝎女,却要扮清纯。

  “还气啊?对不起嘛,我知道错了。”舞灵噘着嘴,扯扯他的衣袖,他不理人就是不理人,她没辙了,只好踮起脚尖,在他耳畔低声道:“师兄,我确实把藏宝图塞到叶雪身上,所以东西绝对在叶家,无庸置疑。再者,那个藏宝图很怪,和咱们想象的不一样,是一块龙形玉佩,我前前后后看过好几遍,着实看不出藏宝图刻在哪里,所以你别老翻叶雪的书册了,东西不在里面。还有啊,不只师兄,我也里里外外、把叶府翻过十数遍,一样没找着,这个叶雪太会藏东西了。”

  萧易礼板起脸孔,她找不到,他便找不到?!那可不一定!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只要师兄生气,她就觉得心好烦,好像被迫吞了颗生鸡蛋,腥臭的感觉卡在喉间,不上不下的,真难受,师兄怎么就不对她笑一笑?

  舞灵绕到他身前,勾起娇甜笑意,一双灵活的大眼瞅着他,既可爱又讨喜,许多人都为她这个表情着迷呢,可惜……师兄不为所动。

  他怎么可能动心?和舞灵生活数年,他太清楚这丫头的心思和外貌完全不一样,一个不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真的这么生气?好吧,我承认自己调皮了,发誓!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坏师兄的事。”

  萧易礼翻了个大白眼,还是不理她。

  舞灵看他那副模样,看来真是把他给惹毛了,不过无妨,师兄就是这副性子,对天底下的女人都没有好脸色。

  “师兄,师父要我到苗疆一趟,最快也得三个月才赶得回来,到时候如果师兄还找不到藏宝图,我发誓,一定会把这件事给解决掉。”

  “解决掉?你能怎么解决?”他寒声问。

  她闯的祸事,哪一次是自己解决的?哪次不是师父、师姑出面收拾善后?师门不幸,收到这种徒弟早该灭掉,以免祸害人间。

  听见他终于有所响应,舞灵乐呆了,兴奋的道:“还不简单,把叶雪抓起来,一点附蛆粉、一颗蚀骨丸,就能逼她把东西给交出来!”

  什么,她居然要拿附蛆粉、蚀骨丸对付阿雪?!想到阿雪脸色苍白、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模样,瞬间,他全身汗毛倒竖,心像刚洗净的衣服,被人狠狠拧扭,非要榨出最后一滴水似的……不行!不可以!

  萧易礼猛地抓住舞灵的手腕,怒道:“你要是敢动她一根汗毛,信不信,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舞灵被他凶恶的反应吓到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句话,不断在她耳边盘旋。而且他抓着她的力道好强,她觉得手腕几乎要被折断了。

  有这么严重吗?不过是个女人,还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女人,看起来也没什么过人之处,为什么师兄在乎她?难道师兄对她……难道近水楼台……

  不会不会不会的,师兄对女人没有感觉,在很久以前,师弟曾经私底下问过师兄,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当时师兄毫不犹豫地回答“比男人更了不起的女人”,当时她听见这话,还笑了老半天。

  天底下哪有比男人更了不起的女人,何况师兄就是天底下最了不起的人啦,哪还有谁能赢得过他,所以啊,才没有这种事呢!

  何况叶雪有哪里好,又骄傲、又自负、又难相处,师兄使了劲儿,和叶家上下都处得很好,让大伙儿对他放下戒心,独独叶雪,对师兄还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

  这种女人,怎么看、怎么讨厌,师兄根本不可能喜欢上她的嘛!

  松口气,忍着手腕的痛,拉回笑意,舞灵向他靠近,柔声问:“师兄是不是担心我对叶雪使坏招、伤害她,师父真会废了我的武功、把我赶出师门?不会的啦,师父只是嘴巴说说,一个会真的这么做,师姊比我坏上十倍呢,师父到现在也没把她赶出师门啊,师父是刀子嘴、豆腐心,师兄别担心啦!”

  谁担心她?萧易礼甩开她的手,冷哼道:“总之,我的事,你别再插手。”

  “知道了,不插手就不插手,要不咱们来约定,只要师兄往后对我说话别气嘟嘟的,我一定不同师兄作对。”

  但如果师兄喜欢叶雪……另当别论。

  舞灵的眼底闪过一抹狠戾,她的阿礼师兄只能喜欢她,怎能喜欢别人呢?所以那个叶雪……想来想去,她还是去死比较好,没错,死了好,别活着碍心、碍眼,碍得人讨厌!

  “你要是再同我作对,就算师姑不逐你出师门,我也不会拿你当师妹看。”他恐吓道。

  他不知道,女人心,蝎尾针,他越是恐吓,舞灵心中越是警觉,但是她笑得春意盎然,笑得天真浪漫,笑得眉眼微眯,小小的虎牙露出来,这种可爱会让所有男人爱到不行。

  “知道了啦,要不要我发誓啊?以后绝对绝对不再坏师兄的事儿,行不行?”她举起一手发誓,却在手放下时,轻轻一个弹指,无色无味的粉尘从她指尖弹向叶雪的枕头。

  萧易礼定眼望着她,许久之后才吁出一口长气。

  师姑为人挺好,可教出来的徒弟却一个比一个坏,也不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啊,怎么会这舞灵刚进师门的时候不是这个样子的,她天真可爱活泼,老是跟在他身边,师兄师兄一声声喊,每次被她几个师姊欺负了,只会哭着跑到他身边求助,没想到越长越歪,和她的师姊们一个样儿,是因为被欺负得太厉害,于是跟着学坏,以暴制暴吗?

  见他不生气了,舞灵笑道:“师兄,你多久没回萧家啦?”

  “做什么?”

  “我今天走了一趟萧府。不小心听到一个消息,要不要师妹告诉你啊?”她头歪歪的笑着,模样天真得紧。

  旁人会被她这副模样给骗着,但萧易礼可不会,他没忽略那一瞬间,她浑身迸射出的杀气,他带着警戒,沉声问:“你听到什么消息?”

  “师兄的爹娘已经给师兄订下亲事了,说不定下次回府,师兄就要被迫当新郎喽。”

  “什么?!”他难以置信的瞪大眼,上回不是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