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颜 > 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莫颜
  巫依雪心想这样下去不行,她得教教这孩子,于是她趁着晚上屠家兄弟忙着生火张罗吃食时,悄悄去找阿鸿。

  “如果你受伤太重,就无法逃走,就算逃走了,也逃不远,很快就会被抓回来,所以你如果想逃,就放聪明点,知道吗?”原本她以为要费一番口舌去劝这小子,谁知这小子听完,就对她点头。

  “我知道了。”咦?这么好讲话?

  她疑惑的看着他。“你真的明白?”

  “下次他们打我,我求饶就是了。”她根本不费吹灰之力就让这小子同意了,看来他也没像其他孩子说的那么固执嘛。

  一交代完,她满意地离去了。

  不过她哪里知道,阿鸿之所以好说话,全是因为她。她出现在他最失意的时候,手上还拿着香喷喷的肉,当时他整个眼睛都亮了。

  之后他看着她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屠家六兄弟身边,这儿摸走一块饼,那儿摸走一块肉,让他看得不禁佩服,同时生出了希望。

  因为她,他心中涌起了强大的求生意志。

  十岁的他怎么能连一个六岁的她都不如呢?而且当她压低声音,靠在他耳边细声说话时,那气息也轻轻吹拂他的耳,小女娃软糯甜美的声音,化去小少年眼中的戾气,一颗心也莫名地软了下来。

  这几日,在巫依雪偷偷的喂食下,这群孩子因为吃得多,变得有精神了,幸好他们脸上还是脏兮兮的,只要平常故意表现出一副没力气的样子,就不会被人发现异样。

  这一日,屠老五一脸若有所思的来到屠老六身边,低声咬耳朵。

  “这附近有猴子。”屠老六听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咱们的干粮变少了。”屠老五是负责看守粮食的,他今早看还有二十个大饼,怎么到了中午就少了两个。

  不过他们绝对想不到是有人混在车队里,只认为食物变少只有一个原因,就是被猴子偷走了。因为人只会偷值钱的东西,怎么会偷食物?会偷食物的肯定是猴子,况且这几天屠老五就在附近的树上看到不少猴子。

  “看紧点,小心被大哥知道了扒你的皮!”

  “哼,要是被我逮到那只猴子,非扒了它的皮烤来吃不可!”屠老五恨得牙痒痒的,他不敢告诉大哥食物变少了,只能把这事压着。

  待两人离开后,地上的木箱悄悄抬起,伸出的手又摸走了一个大饼,然后躲回木箱里,静悄悄的溜走。

  巫依雪思忖着,看来是不能再偷食物了,得另外想办法才行,但又不能老是吃果实和野菜,这些东西只能充饥,不容易饱。

  好在喂了几天,孩子们已经有精神多了,不如就在这两天找机会带他们逃走吧。

  巫依雪将这个决定告诉孩子们,大家知道了都很兴奋,各个摩拳擦掌,只等待巫依雪一声令下,他们就义无反顾地跟她走。

  在外头露宿了那么久,到了傍晚,屠家兄弟的车队进入某个山谷,立刻有人出来迎接。原来这山谷里藏了一个村寨,看这情况,这个村寨恐怕是这群亡命之徒的大本营。

  巫依雪躲在车底下,悄悄观察敌情,心中暗叫不好,原本只有屠家六兄弟,现在到了村寨,这人数足有百人之多,早知如此昨夜就提前溜了,哪里会拖到现在?

  如今多了那么多眼线,带着孩子们恐怕没那么好脱身了。

  既然车队回到村寨,就表示今夜不会露宿野外,在阿鸿和其他孩子们被关到一间屋子里之前,巫依雪已经偷偷先下了马车,找个地方躲起来,一直等到了三更半夜时,她才悄悄行动。

  第3章(2)

  这一夜屠家兄弟和村人们喝酒笑闹,看守正是最松懈的时候,巫依雪溜到屋子前,果然不出所料,木门只是上了门闩,连个看守的人都没有,大概是回到自己的地盘,所以放松警戒,正好让她有了可乘之机。

  她偷偷打开门闩,溜进屋子里,把事先偷来的鍮匙拿出来,解开阿鸿脖子上的铁链,又把其他孩子们的脚铐也打开,正要带大家悄悄逃走时,外头突然传来喊杀声,震慑了整个村寨,也震住了他们。

  窗外的火光及外头的声响把孩子们都吓呆了,大家抱在一起慌得六神无主。巫依雪拧眉,听这喊杀声,应该是有人来攻打这个村子,可会是谁?

  若是官兵还好,万一是其他盗匪可就不妙了啊,盗匪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到时候救:小了孩子,连她自己的小命也不保。

  “快走!”她对孩子们命令,自己率先冲出去,正好碰上跑过来的屠老五,屠老五一见到她,整个人一楞,接着恍然大悟,一脸愤怒。

  “原来真有贼,不是猴子,而是个女娃儿!”他边骂边拿着大刀朝她冲过来。

  巫依雪正要抽出腰间软剑时,身后的阿鸿突然冲上前,把屠老五撞倒的同时,也在他小腿上狠狠划过一刀。

  屠老五痛得大叫,小腿上被划开的口子喷出鲜血,而阿鸿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匕首。

  巫依雪朝腰间摸去,发现匕首不见了,原来阿鸿这小子一见到屠老五拿刀冲过来,就立刻抽走她的匕首冲上前,划开屠老五的脚筋。

  巫依雪暗暗赞赏,阿鸿这小子反应快,临危不乱,心细胆大,是块练武的料。

  接着阿鸿立刻冲回来,牵了她的手就往外跑,其他孩子也跟上,趁着混乱逃走。

  “给本官全抓了,一个都别放过!”一道丹田沉厚的喝令传来,即使在刀剑交鸣之际,这声音也分外清晰。

  巫依雪惊讶地回头,在火光中,她见到一名男子站在高处,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那身影、那张脸,即使距离很远,她也能一眼认出他——邢覆雨!

  火光将他冷硬分明的五官照得立体深邃,他冷漠地站在那头俯视一切,仿佛伸手就能主宰任何人的生死。

  巫依雪心头才升起不好的预感,就突然见他转头看过来。大概是阎罗崖上的记忆太过鲜明,也或许是逃生的本能,她拉着阿鸿转身就跑。

  邢覆雨微眯起眼,在明暗不一的火光之中,隐约瞧见两个影子乘机想逃,他立刻朝一旁的手下伸出手。

  “把弓箭给我。”手下忙奉上一把黑色的长弓,刑覆雨拉弓上弦,对准那逃跑的身影,咻的一声,射向目标。

  巫依雪猛然被扑倒,在地上滚了一圈后停住,原来是阿鸿突然抱住了她,而在他们躺的草地一旁,那一箭斜插入地,箭尾的羽毛还微微顗动着。

  巫依雪看向紧紧将她护在怀里的阿鸿,因为被他抱着,所以跌在地上也不觉得疼。

  她不禁心中感动,这小子有情有义,不枉自己当初冒着危险救他。

  阿鸿拉起她又要逃,她立刻阻止。“跑了,会死;不跑,能活!”刚才是她冲动了,忘记自己现在只是个小女娃儿,邢覆雨根本不会认出她,更何况他适才下的命令是抓,不是杀,如果任意逃跑,才会逼得对方出手,刚才这一箭就是警告。

  阿鸿对她有着十足的信任,因此她一开口,他便毫不犹豫地相信她。

  由于实力悬殊,对方更是训练有素的朝廷官兵,这场厮杀很快就落幕了,官兵们将这群乌合之众擒获,巫依雪和孩子们也一块被抓回来。

  孩子们害怕地聚在一起,其中阿鸿是最冷静的,巫依雪看了他一眼,心里十分满意,暗赞这小子有出息。

  冷静下来后,她开始分析利弊,知道孩子们对大人没威胁,邢覆雨不会对孩子们不利,这表示她无性命之忧。

  只是她很好奇,这群人口贩子何德何能,能让他邢大人亲自出马来对付?

  官兵们拿着刀剑,朝所有被捕的男人们喝令跪好,而邢覆雨则带着其他手下朝他们这群俘虏走来。

  一名手下上前向他禀报死伤和活捉的人数,邢覆雨听完后,视线从这些人脸上扫过,一个一个打量。

  当他走到孩子们面前,视线在每人脸上一一扫过,瞥到她,很快就掠过,没多做停留。

  巫依雪不禁得意,她就站在他面前,他却不认识她,这不正是老天给她的机会吗?他吸走了她的功力,她就想办法从他那儿把功力偷回来。

  “谁是屠老大?”邢覆雨清冷威严的质问声传来。

  无人回答,也没人敢承认,邢覆雨的手下立刻拿刀指着一名俘虏,喝令道:“回答大人的话,谁是屠老大?”那位被刀指着脖子的汉子急忙道:“大人饶命!屠老大已经被砍死了,就在那群死尸中。”巫依雪挑了挑眉,心想这群莽夫还是有头脑的,知道死人问不出答案,直接推给死人,既能给个交代,也不用出卖自己人。

  官兵连续问了几个人,口径都一致,指称屠老大已死。

  巫依雪正在一旁看戏,邢覆雨突然转过头来,视线落在她身上,令她不由得一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