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颜 > 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3页     莫颜
  她在舱房中从小窗往外瞧,江面广阔,偶有飞鸟掠过,那双翅膀实是让人羡煞。

  这几日她想通了,铁矿由朝廷接收是最好的,如此才能免去一场腥风血雨的争夺,又能保住万花谷的谷民。

  皇上免了她的罪,向江湖昭告,藉此施恩于她,她进宫谢恩,等于归顺朝廷,若她一人可以换来万花谷众人的平安,亦是一劳永逸之法,至少,这也算尽了谷主之责。

  想清楚后,她反倒静下心来,烦恼尽抛,接受自己的命运,心情变得坦然。

  白日她安分地在舱房里凝神打坐,避免与人碰面,只有在清晨没什么人时,她便会来到甲板上,站在船尾静静望着无边的江河出神,身后依然有两名女侍卫跟着。

  她以为这半个月行船的日子就会这么度过,谁知到了第二日夜里,她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人在抚摸她的脸。

  她猛然惊醒,双拳打出,朝那暗影攻去,可对方  比她更快,截住她的手劲,将她揽入怀中。

  “是我。”一道再熟悉不过的低哑嗓音传入她耳中。

  巫依雪先是惊愕,随即冷下声音。

  “放开!”她想挣脱,却被邢覆雨钳制得更紧。

  “休想!”他愠怒的语气带着豁出去的狠戾。

  巫依雪突然觉得讽刺又可笑,她既然落在他手里,挣扎有何用?只是徒劳罢了。

  “你到底想怎样?”她挫败的语气里有着深深的疲累。

  “我想怎样?”他气笑了,冷漠的语气中含着嘲讽。“我想要你,你不知道吗?”巫依雪听了只觉得心头一片悲凉。“你若碰我,难道不怕皇上降罪?”邢覆雨听了一怔,剑眉深拧。“什么意思?”

  “皇上若发现我非完璧之身,你不怕被砍头?”他终于听懂她的意思了,原来她以为他想玷污她?邢覆雨这次真的生气了。

  “巫依雪,你当我邢覆雨是什么人?我虽然喜欢你,却还不至于强迫你,何况我说了不会把你交给皇上就是不会,你为何不信?”他每一字都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打她的屁股,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把她宠过头了?

  巫依雪在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从他愤怒的话中听出了疑点。

  “你真的不会把我交给皇上?”

  “当然!”

  “那你如何领功升官?”邢覆雨也听出了不对劲,不过他还在气头上,所以口气依然很横。

  “我已经拿到皇上特赦你的口谕,免了你的罪,江湖各大门派将不敢再动你,皇上虽然召你入宫,但是只要你消失了,那又另当别论。”咦?她终于疑惑地抬起脸,在黑暗中能看到一双锐目正灼灼地盯着她。

  “如何消失?”她好奇地问。

  “消失的办法很多。”他语气阴沉。

  这话听起来像在咒她,但是巫依雪终于听出了眉目来。

  “你……真的不打算拿我去邀功?”

  “巫依雪,这话要我说几次?是不是要我割几滴血,对你发血誓,你才会相信?”虽然他的语气饱含威胁,浑身的戾气很慑人,但是巫依雪空洞的心却开始注入暖流,有了精神。

  “你瞒着我把铁矿献给朝廷,我以为你打算出卖我呢。”邢覆雨听了又想骂人,但随即发现不对。

  “你是因为这样才逃走的?”

  “我以为你骗了我。”两人俱是一怔,皆因对方的话而呆住,搞了半天,竟是一场误会。

  邢覆雨简直哭笑不得,自从她弃他而去,他便心情抑郁,这股气把他闷得里外不是人,她倒好,也不来问他,自己伤心离去。倘若他今日不找来,她是不是就永远不再见他了?不,肯定是,这丫头有多任性,他太明白了。

  “你怎么不早说呢?害我难过极了,铁矿的事为何瞒我?你若不瞒着我,我也不会误会你啊。”巫依雪委屈地控诉。

  很好,她倒先怪起他来了,邢覆雨再度被气笑了。

  “我不告诉你?应该说,我正打算告诉你全盘计划的那一夜,你就对我使美人计,然后拍拍屁股先跑了。”巫依雪一呆,等等,这话有问题。

  “你没昏迷?”他忿忿地哼了一声。“你那三脚猫的迷药,要迷倒我还早。”巫依雪呆了,随即一惊,那不表示自己偷偷吸取他功力时,他是知道的?哎呀!这下惨了!

  邢覆雨咬牙切齿地质问道:“还有,你这狠心的女人,竟敢趁我——唔——”他的唇被主动送上的芳唇堵住,这是她头一回亲他。

  又是美人计!虽然是拙劣的诡计,却很有效,因为他完全吃她这一套,连日来积压的欲望终于得到释放。

  邢覆雨立刻反被动为主动,大掌压着她的后脑,让两人的唇舌纠缠更深,无尽的思念如袭卷而来的潮水将她淹没,饥渴如狂。

  巫依雪知道自己错了,而最快的安抚办法就是吻他。她知道只要自己向他撒娇,他什么都会依她,往昔是这般,现在亦如此,只因为他爱她、宠她,所以才能放任她的任性。

  除了师父,他果然是这世间最疼爱她的人。她一扫阴霾,郁闷的心境终于拨云见日。对他,她何尝不也是思念至极?因为动了情,所以她也热烈地回应他。

  当两人吻到浑然忘我时,邢覆雨突然停了下来,但是搂她的力道却加重了,仿佛正在压抑着什么。

  巫依雪的心跳得厉害,羞喜交加,师父教过她男女之事,所以她能猜到他怎么了,不过她不敢动,就怕太刺激他,在今夜把自己给赔进去。

  邢覆雨闭上眼,抱了她一会儿,调整自己的气息,直到平复了,才稍微松开她。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必须找话说。

  他告诉她,他派去的两名手下左贺和宋超一直暗中跟着她,当星月派追击她时,两人暗中阻挠,同时将消息传回来,他立刻连夜赶来。

  他一直注意着江湖上的动静,知道她的事瞒不久,便想尽办法替她与朝廷之间周旋。

  他还说,与其让少数人知晓万花谷藏有铁矿的秘密,不如昭告天下,所以他以她之名将铁矿献给皇上,总算得到皇上的赦免令。而她既然归顺朝廷,各大门派就不能再动她,她不必再躲藏逃亡。

  江湖再大,也不能在明面上跟朝廷对上,大家都不想背负叛乱的名声,这样那些觊觎她的人就无法再对她下暗手,蔺苍悠和丹寒烈也必须放弃了。

  巫依雪心头是既愧疚又甜蜜,原来这便是邢覆雨因何带着大批人马从丹寒烈身上大张旗鼓地将她带走,说要送她至京城见皇上的原因,他一直在暗中为她出谋划策,她真是错怪他了。

  偎在他怀里,听着他娓娓道来,她心中的空虚已被填满,突然,她想到他说过会让她消失,不禁好奇。

  “你要如何让我消失?”邢覆雨炽热的气息来到她耳畔,以极低的声音对她说了两个字——“诈死。”

  第15章(1)

  他要她诈死?

  巫依雪呆呆地看着他,他说诈死是唯一的办法,而他已经安排好了。

  “到时候四大护法会来接应你。”他说。

  直到这时她才恍悟,原来他不只安排好了一切,还跟四大护法合作。没想到在她不知道时,他运筹帷幄,已经布局得这么完善。

  更令她惊讶的是,这世上第一个要她诈死的是师父,而现在出现了第二人,就是他。

  “怎么个诈死法?”她可不想再跳崖了。

  “生病。”刑覆雨低声告诉她大概的计划,先让她在前往京城途中假装染上疫病,依照朝廷律例,不管皇亲贵胄,只要得了时疫,死后都必须当场火化,以防疫情扩散。而他已经为她准备好一具女尸,易容成她的模样,在众人面前火化。

  如此一来,皇上也无法怪罪,她亦能成功脱身。

  巫依雪仔细听着,觉得这个办法的确高明,这么多人看着她死去,皇上绝不会怀疑,也无法怪罪,确是一劳永逸。

  “嗯,我明白了。”黑暗中,她娇软的声音带着完全的依赖和信任。

  他为她做的一切证明了他的心,如今他甘冒欺君之罪,也要想办法护她全身而退,怎能不令她感动?况且这么做他也会受牵连,因为皇上想要的人在他手中死去,虽不能降罪,却能责罚他。

  “这回让你受委屈了。”她话语中充满了担忧和不舍。

  邢覆雨低头看她,眸中满溢柔情,弯唇一笑。“天塌下来,我不为你顶着,谁来替你顶?”她怔住,为这句话而失神。自师父仙逝后,她一肩扛起重担,虽有谷中长老和四大护法护持,但是在他们面前,她是谷主,不能展现怯弱的一面,也不敢怯弱,因为这是她的责任。

  唯独他,像师父一样挡在她前头,轻松说着有他顶着天,她只需躲在他的羽翼下,仿佛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了。她望着他,鼻头一酸,心中千头万绪,无法用言语形容,唯有送上一吻,尽诉她此刻的感动。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