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颜 > 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8页     莫颜
  “有蝎子!”巫依雪吓得躲进他怀里,把脸埋进他颈间,完全不敢看。

  邢覆雨往地上看去,果然见到一只蝎子在地上爬,他一手安抚地搂着她,另一手朝地下一打,击出的劲气当场将蝎子击毙。

  “没事了。”他低头哄着她,直到怀中那娇美的脸蛋抬起,他瞬间屏住了呼吸。

  只见她以绫布裹身,玉颈及香肩裸露在外,被包覆的胸部隆起,胸沟随着呼吸起伏若隐若现。因为才刚受到惊吓,玉颜我见犹怜,这般柔弱姿态令人心旌摇曳,让邢覆雨盯得两眼发直,喉头干渴。

  在他炽热的目光下,她颊染羞色,红润的唇瓣微启,散发着诱人采撷的无辜,轻易斩断他紧绷的最后一根弦,弃械投降。

  如鹰隼啄鸟,他吻住她的小嘴,火舌直攻贝齿间,卷起千层火浪。

  她的娇吟尽没入这一吻中,挣扎了下,却又不是很卖力,似嗔似羞中有犹豫,更加鼓舞他大胆的放肆。

  佳人在怀,他情不自禁,何况她微张的红唇,总像是在散发着诱人的邀请。

  她呼吸紊乱,证明她与他一般亦是情难自禁,她轻轻挣扎的动作仿佛欲拒还迎,令他无法停止。

  缠吻如绵,大掌隔着绫布罩上她胸前柔软,她的身子轻颤了下,却没有拒绝他的放肆,惹得他更加肆无忌惮地吻着她。

  他内心狂喜,她这么做是表示愿意成为他的女人了?

  “依雪……”他的吻来到她细致的玉颈,点点吻痕烙在雪白的肌肤上,如同印下属于他的印记。她好香,似一抹最迷人的毒药,让人心甘情愿上瘾,就算万劫不复也情愿成为她的俘虏。

  她身上的绫布松落,娇美的体态尽现眼前,让他看得有些入魔,却仍保有一丝清醒,怕自己冲动失去理智,也怕她不愿。

  巫依雪害羞地用双手遮胸,垂着眉眼,低低地道:“你轻点,我……怕疼呢。”这无疑是天底下最致命也最诱人的一句邀请,邢覆雨不再犹豫,抱起她走向床榻,在把她放下时,人也压了上去。

  他疯狂地吻着她,全身血脉贲张,像是吃人的野兽一般,要把她吞吃入腹。

  巫依雪躺在床上,身上被他吻过之处都留下了红痕,低低的娇吟婉转悦耳,也迷惑心神。

  不一会儿,邢覆雨停下动作,趴在她胸前,没有动静。

  巫依雪轻轻摇他。“邢覆雨。”他没回应,也没任何动作。

  她原本迷离的美眸转为清明,看着上头的床帐,等了一会儿才缓缓起身,将他轻轻推到一边。

  邢覆雨滚到床的另一侧,依然毫无动静,双目如熟睡般闭着,呼吸匀称。

  巫依雪望着他,轻轻叹了口气,总算成功将他迷昏了。

  适才她在屏风前擦拭身子时,其实是在身上抹媚香,谁教邢覆雨太厉害,若不利用美色,恐怕无法让他转移注意力,放松警戒。

  媚香盖住了她身上的迷药,在他吮吻她的肌肤时,也将迷药吃了下去。

  巫依雪脸上仍残留着动情的绯红,眼中却含着伤心的情绪。阿鸿跟她说的事着实伤了她的心,她亦想到肩膀上的重责大任该胜过男女情爱带来的悸动,她喜欢他,但是现在她决定收回这份喜欢,从此将他遗忘。

  可她知道邢覆雨不会放她走,只有将他迷昏,她才有机会离开。她心中不禁自嘲,以美色诱他上当,还真有几分妖女的行径呢。

  她转身下了床榻,把衣裳一件一件穿上,又将长发梳了个简单俐落的髻,接着回到床边,上了床,盘腿而坐,将一掌放在刑覆雨胸前,准备偷取他的功力。

  抱歉了。她在心中说道。她需要他的功力,一来可以助长自己的内功,二来邢覆雨失去几成功力,想追捕她便会困难许多。

  趁他迷昏时偷取他的功力,她这行径更像妖女了,她自嘲着,无妨,就让他常自己是妖女吧。

  第12章(2)

  她闭目运功,气提丹田,内息暗涌,正要吸取他的功力时,却发现有一股强大的力道挡着,似一道墙,阻止她的进入。

  她拧眉,决定再试一次,可不管自己如何运功,都无法冲破这一股强大的气。

  据说有些高手的武功修为到达一个程度,即使昏迷,亦有内功护体的本领,巫依雪额上泌出了汗,试过好几次都没用,最后不得不作罢。

  她拿出香巾擦汗,把包袱背在肩上。她知道每当邢覆雨到她这里来,外头留守的侍卫们都会退下,免得扰了大人的兴致,这刚好对她有利。

  她回头看了邢覆雨一眼,眼神中满是复杂的情绪,最后头也不回地离去。

  在她离开后,床上的人立刻睁眼,迅速坐起,脸上哪有昏迷之色。

  她对他做了什么事,邢覆雨自始至终都晓得,他神色阴沉,没想到直到现在,她依然还存着离去的心思。

  为了离开他,她不惜使出美人计,以美色为诱饵试图迷昏他,临走时还想从他身上吸取功力,他只好暗自运功抵挡她的侵夺。

  邢覆雨下了床,提气一跃,跟着出了屋外,同时朝暗处命令。

  “左贺、宋超。”不一会儿,黑暗中出现两道黑影。

  “大人。”

  “暗中跟着她,随时回报。”

  “是。”两道黑影消失后,邢覆雨看着天上一轮孤月,手中还残留她暖肤玉肌的触感,是那么动人心弦,迷乱心神。

  强扭的瓜不甜,心不在他身上,就算留下了人,也只是一具空壳罢了。只有让她自己心甘情愿了,才会主动回到他的怀抱。

  “大人,京城来人了,还带着皇上的口信。”一名心腹上前,在邢覆雨耳边低声禀报。

  邢覆雨眯起锐目,峻容冷肃,立刻转身回屋。

  巫依雪离开后没回东湖城,蔺苍悠是个难缠可怕的人物,她不敢贸然回城,遂以飞鸽传书联络四大护法。

  等了一日,四大护法纷纷赶来,见到失联多日的谷主,总算松了口气。

  鹰护法巫姜说他们四人夜探蔺府,得知她已被人劫走,当场急得跳脚,又赶紧分头去找。

  巫姜循线追踪,知道她已出了东湖城,四人正要出城追赶,刚巧收到她的消息,便连夜赶来。

  他们讨论了许久,决定分头行事。巫姜已经得到长老们的消息,便和巫澈一起去接应长老们,至于巫岚和巫离则护着巫依雪往南原走。

  三人皆易了容,避开官道,选择水路,搭船南下,谁知在南方的梅花镇上岸后,似是走漏了风声,竟遇到有人埋伏。

  巫岚负责抵挡,巫离则护着巫依雪先逃,可这次人数太多,情况十分凶险,最后三人都被冲散了。

  巫依雪寡不敌众,只能拚命施展轻功逃命。她混入人群中,穿街过巷,当她跑进一条巷子里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前方,挡住了她的去路。

  巫依雪一见到对方,脸色骤变,好死不死竟然在这里遇上了丹寒烈!

  前有强敌,后有追兵,丹寒烈负手站在那里,仿佛早就候她多时。她头皮发麻,面上却仍然冷静,看来为今之计只有硬着头皮和对方硬拚了。

  她正准备摆出应战的架式时,丹寒烈却突然指了指一旁的门对她说:“躲进去。”巫依雪楞住,怔怔地看着他,只见他神态沉静,稳如泰山的站在那儿,也没有另作解释,就只有简单的那三个字。

  她思绪飞快地转着,最后决定依照他的指示,闪身入内,将门关上。

  丹寒烈平静的眼中闪过一抹意外,原以为还要再多说几句才能说服她,却没想到她连问也不问,便相信了他。

  他望着阖上的门沉吟了会儿,倏地感到空气中的波动,他看向正前方,知道那些人追来了。

  没多久,七位星月派门人追赶而至,一见到丹寒烈,立刻认出他来。

  南原星月派的七星阵享誉江湖,这次星月派派了七名高徒下山,就是想用七星阵来围剿巫依雪。

  “诸位女侠。”丹寒烈率先拱手问候。

  七位星月派门人也立刻拱手回礼。丹寒烈与她们出自同乡,总是多了一分亲切感,何况丹寒烈的侠义作为,在江湖上可是有目共睹的。

  “丹大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来追捕西山妖女的,你们呢?”

  “咱们正是追着妖女而来的。丹大侠没看见妖女?”丹寒烈摇头。“我在此地布下了眼线,却没有妖女的行踪。”七人中的三师姊气得恨道:“该死,又被那妖女逃了!”四师姊说:“咱们好不容易设下埋伏,本想一击必成,却还是被她逃了。”

  “那妖女真是命大,跌下悬崖没死,这回又被她跑了,咱们埋伏了那么多人都抓不住她,真是气人!”五师妹气道。

  七师妹在一旁冷哼:“这就叫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好了,没抓到人是咱们的疏忽,没的让丹大侠笑话。”经大师姊提醒,其余姊妹望了下微笑以对的丹寒烈,脸上略显羞涩,全都住了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