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颜 > 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1页     莫颜
  蔺苍悠失笑,他本是想哄她答应,见她生闷气,反倒想讨好她,说话的语气不自觉多了些宠溺。

  “你仔细想想,就知道我说的话不假,我不逼你,不过为了你好,也为了你的谷民好,你得尽快做决定。”她垂下眼帘不说话,幸好蔺苍悠为了表现君子风度,大概也是为了讨好她,所以没再逼她,让她松了口气。

  既然这事谈不成,她便来谈第二件事。

  “你不放了我,但总该让我活动吧?我现在像个木偶一样不能动,很不高兴。”蔺苍悠点点头。“这个当然行。”他拿出一罐瓶子,放在她鼻下让她闻,不一会儿,她便能动了。

  她立刻从蔺苍悠的腿上站起来,走到离他四、五步远的地方,捏捏自己的手腕,活动一下筋骨。

  唉,四肢不能活动,像个木偶般任人宰割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蔺苍悠见她一恢复自由,便立刻迫不及待地离开他,还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着实令他好气又好笑,也很不是滋味。

  在他怀里感觉就这么不好吗?瞧她一副嫌弃样,他就不信凭自己的条件还不能让她动心,不过这事不急,急了反而没意思,他相信只要她在自己手上,迟早会答应的。

  待蔺苍悠走了之后,巫依雪开始在屋内踱步思考。

  她没回去客栈,四大护法肯定急坏了,不过擅长追踪的巫姜一定会找到她,她只要想办法给巫姜一点消息就行了。

  幸好这事情不难,蔺苍悠既然想讨好她,自不会为难她。他待她如上宾,吃穿用度都给她最好的,还吩咐府中所有人不可刁难她,要好好服侍她。只是她在府中可以任意走动,却不能走出蔺府。

  她想到蔺苍悠试探过她的功力,知道她现在功力大失,对她放松了戒心,她刚好可以利用这一点。

  她观察过,所有关于她的事,全都必须由服侍她的四位婢女经手,绝不假手他人,这一定也是蔺苍悠的命令。

  “这东湖城里,哪里的荷花糕最有名?”她问向四名负责服侍她的婢女。

  “巫姑娘想吃荷花糕?”回答她的婢女叫诗儿。

  “是啊,可买得到?”她问。

  另一名婢女词儿说道:“姑娘问对了,此时正是东湖城荷花盛开的季节,这荷花糕可是东湖城的名产,其中最有名的就数城西的罗大娘糕饼铺了。”巫依雪目光大亮,一脸心动地催促。“那去帮我买两个回来吃吃看吧。”

  “好的,奴婢这就去帮姑娘买回来。”诗儿说道。

  “好,你快去,我现在就想吃。”能让姑娘开心,她们自然乐于去做,公子交代了,只要她们侍候姑娘开心,就有重赏,诗儿立刻动身出门。

  诗儿才刚踏出院子,正好遇上前来的蔺苍悠,她见到公子,立即上前福身拜见。

  “公子。”

  “去哪?”

  “巫姑娘想吃荷花糕,奴婢去帮她买回来。”

  “喔?既如此,去吧。”

  “是,公子。”蔺苍悠原本要进屋,临时想起什么,又叫住诗儿。

  “慢着。”

  “公子有何吩咐?”诗儿又忙折回来请示。

  “她除了说要吃荷花糕,还有没有说别的?”

  诗儿明白公子的意思,立刻回禀。“巫姑娘说想吃荷花糕,词儿听了便建议她尝尝城西罗大娘糕饼铺的荷花糕,姑娘这才遣奴婢去买。”话里的意思很明白,巫姑娘只说要吃荷花糕,而地点是词儿建议的,若是巫姑娘自己提出买荷花糕的地点,那就有得怀疑了。

  蔺苍悠行事缜密,容不得出一点差错,每日都要四名婢女将巫依雪的一言一行向他禀报,听诗儿这话,似乎没什么疑点,便点头让她去了。

  第9章(2)

  他进了屋,三名婢女见到他,忙上前福身见礼。

  蔺苍悠手一挥,三名婢女便识趣的退下,他来到巫依雪身边,见她正在案前作画。

  自从把她软禁在府里,她不哭不闹,有吃就吃、有喝就喝,睡也睡得好,平日不是看书就是画画。

  她作画也逗趣,不是画在纸上,而是喜欢画在别的地方,前天她画在手帕上,昨日画在葫芦上,今日则在扇面上作画。

  “喜欢画画?”他问。

  “打发时间喽。”她说得漫不经心,目光却专注在作画上,一笔一勾勒,画得极其专注。

  蔺苍悠也不急,在一旁等着。

  这是一幅花鸟图,画好后,她满意地欣赏自己的画工,为了让墨汁快点干,还轻轻吹了吹,接着放到一旁晾干,而后站起身,改坐到另一边的软榻上,拿起一本书来看。

  蔺苍悠也跟着她坐到榻旁,低头问道:“已经过了五日,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必须和谷中长老们商谈。”她还是那句话,没看他,目光放在书上。

  “我不能放你出去。”他也还是那句话。

  “那我也无法回答你。”她正要翻开下一页,握着书册的手却被一只大掌按住,惹得她转头看他,秀眉微拧,想把手抽出来,却被他握得更紧。

  他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的柔荑,把脸移近,在她耳旁低声道:“嫁给我,我不但能护着你,也能护你的谷民,你又何必这么固执呢?”她不言语,只是倔强地看着他,他也看着她,两人就这么对望着。

  很少有女人禁得起他的凝视,这女子却固执得与他四目对峙,甚至目光冰冷,带着不服输的挑衅。

  瞧见她眼中的冷淡,蔺苍悠也收起了笑,眸光转深,如同猎人盯着猎物一般的锐利,他把脸移近,就快碰上她的唇。

  这距离太危险,巫依雪立刻投降,低下头,逃开他那炽人的逼视。

  “你说过不会勉强我,会等我愿意的时候。”她的语气带着委屈。

  蔺苍悠停住,两人的气息止于方寸之间,只稍再往前,便能吻上她的唇。他一方面满意于她的服输,一方面又遗憾她若是坚持下去多好,那么他就能尝尝她的味道——如果他想要,她是无法抵抗的,可是他的骄傲不允许他用威逼的方式得到她。

  他安慰自己,有点难度才能增添情趣,更何况他什么姑娘没见过,巫依雪在他眼中,是个有点小固执,却对男女情事很生嫩的女子,他会慢慢地收服她。

  亲不到佳人,亲亲手也好,他把柔荑放在唇边,印上一吻,然后在她耳畔低哑道:“狡猾的小东西,这次饶了你,下次别故意激我。”巫依雪继续装弱,心想好女不跟男斗,赢了没赏金,输了没清白,这种事女人都是吃亏的,她没事给自己找碴做啥?

  这时候有手下在门外说有要事禀报,蔺苍悠便放过她,在走出屋子前,他瞧了案桌那扇子一眼,便随手拾起,对她道:“这把扇子画得好,就当送我了。”巫依雪立刻转头瞪他,一脸的不情愿,他见了一笑,拿了扇子就走。

  待他走后,巫依雪却一改神色,扬起一抹得逞的笑,用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低骂道:“笨蛋,我还怕你不拿走呢。”他拿走正好遂了她的意,她故意不画在纸上,而是画在手绢上、荷包上、扇面上,只因那些东西都是可以让人带出府的,只要四大护法看到她画的图,便会认出那暗藏在其中的记号,因为那记号只有四大护法才认得出来。

  她把手绢给了出去买荷花糕的诗儿、把荷包给了词儿,现在又把扇子给了蔺苍悠,现在只祈求四大护法能看到她画的记号,循线找来,把她救出去。

  蔺苍悠不得不离开巫依雪的屋子,停止与佳人打情骂俏的机会,只因为蔺家长老急急派人来通知他,七弟在外头又惹事了,且这次麻烦大了,因为七弟惹上的是京城来的崔少爷,据说两人一言不合,七弟把对方的腿打断,事情闹大后才知道对方来头不小,人家的老爹可是朝廷二品大官。

  蔺苍悠沉着脸,心里把这个七弟骂了好几遍,老是给他生事,事关东湖蔺家的名声,谁人不好惹,偏偏惹上了官家子弟,得由他出面来摆平。

  虽说他在朝廷也有人脉,但不是给这个败家子来擦屁股用的,他下定决心,这次若摆平了,绝不能只打几下板子或跪祠堂就了事,无论如何也要说动蔺家长老们同意把七弟送去漠北军营磨练不可。

  他匆匆坐马车赶到出事的酒楼,酒楼门前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百姓,蔺苍悠再次咒骂七弟,可等到下了马车,他立时收起阴冷的神情,换上了迷人的微笑,举手投足无不风流潇洒,风度翩翩的往酒楼走去。

  围观百姓一见到他,立刻主动让开一条路,姑娘家更是惊呼连连,毕竟名列当今江湖三大美男子的蔺苍悠,也不是时时能见到的。

  蔺苍悠见到众人,一路不疾不徐地向各位父老乡亲微笑打招呼,丝毫没有一点架子,难怪江湖上公认三大美男中就数他蔺苍悠最亲民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