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颜 > 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6页     莫颜
  “呢?银子?”

  “适才见到蔺大侠,本来还不好意思提,不过既然蔺大侠有心找来,那么小弟我就直说了。去年元宵蔺大侠的七弟向我借了一百两,说好年底还的,可是这年都过很久了,令弟却老是避不见面,让我着实苦恼,蔺大侠,你可否代他还我银子,小弟有急用呐。”巫依雪这一席话说得溜,完全不用打草稿,她敢打赌,这个蔺苍悠只是觉得她眼熟,并未认出她,所以她不能先自乱阵脚,刚好她知道蔺家的事,便急中生智编了个借口。

  蔺苍悠虽是有名的美男子,但是并非每个家族生出来的孩子都是这么优秀的,这蔺家的老七刚好就是个不学无术之徒,而且好赌。

  蔺家在东湖可是响叮当的名门望族,又出了一个优秀的江湖人物蔺苍悠,向来最重声誉,老七好赌这件事对家族名声有亏,蔺家通常都会把丑事压下来,光是私下帮那个不肖老七擦屁股,就不知有多少件了。

  果然,她一开口说老七欠钱,蔺苍悠脸上便不自在了。

  “舍弟向兄台借钱?”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巫依雪记招式不行,但是记江湖上的小道消息却特别厉害,这全要归功于平日专门包打听的鹰护法巫姜。

  巫姜最擅长的就是打探消息和追踪,自幼就和一群孩子们一起受训,专门跑江湖去搜集情报,越能打探到别人所探不到的内幕,分数就越高。

  平时谁家偷养外室、哪位大侠其实有不为人知的怪癖,或是发生了什么丢脸的丑事,巫姜全都会告诉她,就为了逗她开心。

  这蔺家老七的事,她就是这么知道的,只要八卦消息听多了,便能明白江湖上有很多事大多是以讹传讹,与事实不符,很多名声都是被美化的。

  别人见到蔺大侠的优雅风范,肯定是专挑好的夸奖,但巫依雪就专挑他家的丑事来与他说。

  “去年因为……所以令弟……然后令弟又……如此这般,最后跟我借了一百两,就是这么回事。”巫依雪说得条理分明,连外人不知道的细节都能说得巨细靡遗,果然把蔺苍悠骗过去了。

  只见他拱手愧然道:“给兄台添麻烦了,在下替七弟跟兄台道歉。”她也立刻拱手回礼。“好说好说,其实要解决这麻烦也很简单,只要把银子还给我,这事就结了,是吧?”她说得如此直白,若是换了其他人,这面子上肯定很难看,但蔺苍悠是什么人?他可是号称东湖最美的风景、姑娘心中的翩翩美公子,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要保持风度,不但要风度翩翩地笑着,还要风度翩翩地从钱袋里拿银票出来,再风度翩翩地递给她,最后风度翩翩地说着漂亮话。

  “兄台说得是,借钱还钱,天经地义,还请兄台看在下薄面,莫予计较。”巫依雪接过银票瞧了瞧,呵,他给的是一百五十两,硬是多了五十两,还是青湖城最大钱庄的票子呢!

  她满意地收起来,笑着对蔺苍悠说:“蔺大侠果然是行侠仗义之士,见不得咱们小老百姓吃亏,说一不二,难怪有侠义的美名。”

  “好说好说,兄台谬赞了。”蔺苍悠谦逊道,接着把语气放轻。“关于七弟欠债的事,还请兄台别放在心上,多宽容一二。”巫依雪听他语气,立即会意,也跟着压低声音。

  “放心吧,小弟我虽是市井小民,却不是碎嘴之人。小弟向来仰慕蔺大侠,蔺大侠是咱们东湖百姓的骄傲,可不能传出去让北漠人和南原人笑话。再说,小弟知道这事不关蔺大侠的事,实在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唉!”说到最后还叹了口气,摇摇头,语重心长的劝道:“蔺大侠回去后多劝劝子敞,叫他别再赌了,十赌九输呀。”子敞是蔺家老七的字,只有很熟的朋友才会晓得,所以巫姜能当上鹰护法,实至名归。

  蔺苍悠感激地拱手作揖。“多谢兄台关心,在下回去后必当好好教导七弟,让他莫再犯。”

  “那么小弟就不打扰了。”

  “请。”两人又互相拱手作揖,说了些客套话后才分道扬镳。

  蔺苍悠离开后,立即铁青了脸色。那个该死的败家子,他要立刻去找他,把他全身每一根骨头都拆下一遍再接起来!

  巫依雪确定蔺苍悠走远后,嘴角立刻浮起一抹狡黠顽皮的笑。

  师父说得对,所谓行行出状元,闯江湖有很多法子,不一定什么都要靠功夫,练武其实是个体力活,练多了手会粗,还会长肌肉,况且这天下不缺练武的奇才,她不要去蹚浑水,多往自己擅长的地方钻研才是正经。

  她看着手中的一百五十两银票,禁不住掩嘴偷笑。

  有了银票,吃穿住都不用愁了,她先去祭祭五脏庙,把肚子喂饱后,又去买了新衣,接着找间客栈,叫店小二送水来,把自己从头到脚洗了个干净,然后躺在床榻上闭目养神,耐心等待。

  第7章(2)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她听到鸟叫声,这鸟叫声听似平常,其实叫声里藏了暗语,只有她和四大护法彼此知道而已。

  她立刻发出鸟叫声回应,不一会儿,有人敲门,她上前开门,一人闪了进来,是鹰护法巫姜。

  “谷主!”巫姜正要单膝跪地拜见,巫依雪已经冲上去抱住了她。

  “阿姜阿姜阿姜!”巫依雪见到她,如同见到亲人,情深意重,尽显其中。

  巫姜向来清冷沉稳,此时也不免激动地回抱谷主。谷主与他们四人自小一块长大,吃在一起、睡在一起、玩在一起,练武也在一起,那情谊自是亲如兄弟姊妹。

  “谷主再不出现,咱们可要杀回万花谷了。”

  “我答应过你们在青湖城相见,就一定会做到。瞧,我这不就来了吗?阿姜瘦了呢。”

  “还不是因为担心你,叫我好生烦忧。”

  “我也想念阿姜呀,日想夜想,作梦也想。”阿姜明知她嘴甜,却依然听得心花怒放,她最吃谷主妹妹这一套了。

  “对了,其他人呢?”巫依雪问。

  “我是先来打探的,预防被人算计,其他三人在等着我的暗号,我这就叫他们进来。”巫姜牵着巫依雪的手来到窗口,拿起颈上的笛子,朝窗外吹了一声,不一会儿,三位护法便赶过来了。

  巫依雪见到巫澈、巫岚和巫离,欣喜之情溢满心田。历经生死后的相逢,那份喜悦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她瞬间热泪盈眶,像只蝶儿似的扑向他们。

  久别重逢,他们有太多话要说,狐护法巫离在四周布好阵法后,五人便把门一关,围桌倒酒,诉说两个月来的思念和彼此的遭遇。

  巫依雪只有跟他们提自己受内伤的事,毕竟她有守护谷主秘密的职责,不到最后关头,便不打算将自己变成女娃儿的事告诉他们。

  四位护法也各自说起逃走后的际遇,这一聊就聊到了月上山头,直到街上更夫都打三更了,四位护法也依然毫无睡意,反倒是巫依雪因为见到他们四人,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疲倦袭来,呼呼大睡去了,而且还睡得很沉,摇都摇不醒。

  “看来她是累坏了,不过眨眼的工夫,就睡得不醒人事。”鹰护法巫姜怜惜地为谷主轻掖被子。

  “她嘴上说得轻松,却迟了整整一个月才赶来,肯定吃了不少苦,还故意瞒着咱们,专拣不重要的事说。”蛇护法巫岚低声道,阴邪的他眼中难得多了抹心疼。

  “她不说是怕咱们愧疚,那咱们就装作不知道吧,总之以后多护着她。”狐护法巫离向来妩媚的娇颜上也难得露出了慈爱之情,手上轻轻为巫依雪按摩穴位,好让她睡得更甜。

  豹护法巫澈盘腿坐在一旁,沉默良久之后,突然吐出一句话。

  “俺心疼得想哭。”四人当中,外表最刚冷威猛的巫澈其实是最感性的,也最爱哭,他一想到谷主身上的功力剩不到一成,肯定是经历了许多苦难才走到青湖城的,可谷主明明吃了不少苦头,却又假装不在意,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鼻酸。

  他可是憋了很久,好不容易等到谷主睡着,终于可以不必再装下去,眼眶立即湿润。

  一旁的巫岚拍拍他的肩,一副“我懂你”的神情,也知道这家伙外表看似冷硬,其实骨子里情感最丰富,养的小狗死了也可以哭三天,真他娘的令人好笑。

  巫离拿出手绢帮他抹泪。“哭吧哭吧,把泪哭完了,等谷主醒了继续装。”

  巫姜眼含杀气,沉声道:“有机会我定让邢覆雨也尝尝武功被废的滋味。”

  他们四人虽然知道巫依雪的九成功力是被邢覆雨吸去的,却不知道她其实可以藉由吸取别人的功力来恢复武功,只因巫依雪早料到他们四人肯定会牺牲自己来成全她,她不愿意,才决定把这事瞒到底。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