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莫颜 > 江湖谣言之双面娇姑娘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5页     莫颜
  “脚怎么了?”他问。

  “没事。”她将脸转开,冷淡回应。

  他不再开口,却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把她吓了一跳。

  “你做什么?”她气得用手打他。

  邢覆雨将她抱坐在石头上,低头检查她的脚,果然发现左边脚踝有些红肿。

  “扭伤了脚怎么不说?”他的眉头拧得吓人,语气里多了苛责。

  “说了有用吗?”她负气道,把脸转向一边不看他。

  她这模样简直跟小孩子使性子一样,不知怎么着,邢覆雨竟然有股想笑的冲是他疏忽了,才害得她扭伤脚,因为这一路上他只顾着想事情——雪丫头就是巫依雪,这件事太震撼,却也困扰了他,他不知道该如何处置她,倘若他对她无情,他可以毫不在意地将她送至京城,交给皇上,但他不愿。

  是的,他不愿,所以他很困扰,他需要想一想,这女人简直丢了个大麻烦给他。

  他脱去她的鞋袜,为她揉脚,少女的裸足肤白似雪,娇若婴儿,触摸起来柔滑如玉。

  他抬眼,见她双目紧闭,贝齿咬唇,正忍着疼,虽然身着布衣,依然容色照人,些微苍白的脸色瞧来楚楚可怜。

  邢覆雨盯着她,与雪丫头相处的种种过往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她实际上是什么注子,他其实再清楚不过了。

  她救了被人口贩子抓走的孩子们,和孩子们天真无邪地玩在一块,她会在他怀中撒娇使性子,也会独自一人望着远处的白云,无声流着眼泪说她想家。

  其实她也只是个十六岁的姑娘,武功平平,为了生存,偶尔耍点小心机,江湖经验不足,还会怕疼。

  今日幸好是遇见他,若是落到其他人手上,他无法想象别人会如何对付她。

  帮她把鞋子套好后,他背转过身蹲下,命令。“上来,我背你。”巫依雪转过头,惊讶地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要背她?

  他回头看她,催促道:“还不快上来,难道你想自己走?”她犹豫了下,心想既然你想背,我何乐而不为,于是她也不客气,直接跳到也的背上。

  邢覆雨背着她继续前行,而她知道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只要现在把他打昏,她就可以逃走了。

  盯着他的后颈,她告诉自己就是现在,却发现自己居然陷入了天人交战中,迟迟下不了手。

  其实面对他,她何尝不也是犹豫不决?她先前偷袭他,其实并未尽全力,过往与他相处的种种,已深深烙印在她脑海中。,他对她的好,她是知道的,而他在知道她的真实身分后,除了一开始的愤怒,最后还不是也对她心软了,否则现在也不会要背她。

  伏在他背上,她心头感到温暖,却也觉得凄凉,他身上背负着皇上的旨意,而她肩上担着万花谷的重责,两人注定是敌人。或许这一刻他念着旧情,对她硬不起心肠,但难保他不会改变心意,将她抓回京城去交差。

  两人一路上皆无语,他背着她,不急着赶路,她也静静的趴在他肩上,安分得一如往昔,仿佛她还是那个顽皮的雪丫头,因为走累了,所以被他背回家。

  邢覆雨既然敢背她,又怎会怕她偷袭,他背后就像是长了眼睛,她意欲为何,他都知道。见她打消了袭击他的念头,他居然感到无比欣慰,唇角不自觉弯起了笑。

  由于他是走水路而来,回去时,自然也是搭船比较快。

  他们来到了渡船口,岸上已经有一群百姓正等着搭船,邢覆雨将她放下,低声道:“在这里等我。”她点点头,看起来乖巧,似乎是已经认命的样子,不过邢覆雨也不怕她逃,她就算逃了,他也能立刻把她抓回来。

  他转身朝船夫走去,而巫依雪则趁他在缴船资时,刻意盯着不远处的一群汉子们,那群汉子发现她美丽的容颜,顿时惊为天人。

  其实巫依雪一到渡船口就注意到这些人了,她知道这些人是漕帮,他们的武功或许比不上邢覆雨,但胜在人多,如果她要逃,只能利用这一次的机会。

  趁邢覆雨不注意,她跑向那群汉子,红着眼眸向他们求助——“大哥们,请救救我,我被人劫持,那人想把我卖到青楼……”她长得如此娇美,又显得那么柔弱无助,一双水眸沾了泪珠,恁地动人,这些男人看到她,已被她的美貌迷惑,又听她这么一说,立时激出英雄救美之心。

  这儿是漕帮的地盘,前几日发生水贼劫船之事,引得漕帮震怒,故而派了许多弟兄来,现在又听到有人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位姑娘,想把她卖到青楼去,皆是义愤填膺,立刻拍胸脯保证有他们在,没人敢动她。

  邢覆雨缴完船资,一转身,立即察觉到气氛不对——他被包围了,而且对方人数众多,人人手握腰间刀柄,全不怀好意地盯住他。

  邢覆雨目光一扫,瞧见了躲在那些男人背后的巫依雪,见她心虚得撇开眼不看他,他锐目微眯,稍一思考便明白这些人恐怕是受了她的挑拨,才会将矛头指向他。

  当所有人攻向他时,他立即拔剑应战,还要小心不能置人于死地,毕竟这些人只是漕帮帮众,他不能滥杀无辜。

  在他忙着对付这些人时,眼角余光看见她缩着脖子乘机逃了,他简直气笑了,这个狡猾的丫头,他还真是低估了她,打不过他,便借力使力让人把他困住,而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逃之夭夭。

  第7章(1)

  巫依雪虽然成功逃走,但却身无分文,因为她的盘缠全都在包袱里,不过她可不敢跑回去拿,这一回是运气好才能顺利从邢覆雨手上逃脱,下回不见得有这个运气了。

  虽然没银子,但她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她正处在恢复原样的喜悦当中,虽然还有些虚弱,但是不影响她的好心情。

  瞧瞧这世界,景物的高度都不同了,以往只能仰头看物事,现在视线变高,看什么都方便。

  “还是长大好啊……”巫依雪叹息。

  她现在正坐在河边烤一只刚打来的野兔,等到吃饱了才有力气上路,她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不能再耽搁,得尽快赶往青湖城才是,接着她又想到,自己现在功力不高,不宜以真面目示人,以免节外生枝,误了她的行程。

  吃饱后,她在途中找了户农家,偷偷从院子的竹竿上摸了几件男子的衣衫和长裤,她一边乔装打扮,一边叹气,若被天上的师父知道谷主当成她这副德行,恐怕会骂她不成材。

  她扮成村夫,把脸涂黑,到了下一个渡船口,混上一艘客船,继续行水路向东。这艘客船上都是来自各地的百姓,她混在其中,不容易被注意。

  十天后,客船终于到达青湖城的河港。

  青湖城是东方湖泊之乡的一座大城,位于青湖旁,河水支流贯穿城中,与她所住的西山是完全不同的风光,西方多山,东方多湖,湖岸景色将青湖城点缀得如诗如画。

  入城需要路引,她没有路引,便混入其中一个商队里,藏身于车上,顺利跟着车队进入城门,接着就悄悄离开车队,混入百姓中,尽量让自己看来不起眼。

  青湖城中繁华,大道两旁街坊林立,她在城中人来人往的地方留下自己和四大护法才看得懂的记号,便又转去他处逛逛,适巧行经一家茶楼门口,被莽撞的路人给撞了一下,她一时脚步不稳,连累撞到身旁之人。

  “失礼了。”她赶忙道歉,可一抬头瞧见对方时,又立刻低头走人。

  她表面看似冷静,心头却在打鼓,因为她刚才不小心撞到的人是蔺苍悠,简直是冤家路窄!

  不过她现在扮成男子,蔺苍悠应该看不出来吧?才这么想着,她稍稍往后瞥了一眼,竟发现蔺苍悠也往她这方向走来,她赶忙转回头,猜测应该只是凑巧,他只是刚好与自己同个方向罢了。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还是加快脚步,待转进一条巷子里之后,立即施展轻功,跃上屋瓦,飞檐走壁,过了几条街才跳下地面,又混入人来人往的百姓中。

  她朝四周看了看,没见到蔺苍悠的身影,总算松了口气。

  当初在阎罗崖,这蔺苍悠也是破阵的那些人之一,面对武林高手,她可得小心一些,不能被他发现。

  才这么想着,一转身,她便呆住了,那蔺苍悠居然就站在她前头挡着她的路。

  “这位兄台好面熟,咱们是否在哪里见过?”巫依雪左看看右看看,一脸纳闷地指着自己。“你说我吗?”蔺苍悠含笑道:“可不是。”巫依雪也笑了。“当然见过,真高兴蔺大侠还记得在下。”如果说没见过,肯定会被怀疑,她就偏要反过来说,而且还要摆出很高兴的神情。

  蔺苍悠漂亮的眉毛扬了下,有礼地拱手问道:“不知兄台是……”她伸出手。“还我银子来。”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