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心机男の小茉莉(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千寻
  「他只是没有碰到对的人,等哪天碰到了,就会知道,机器人也需要爱情滋养。」就像他现在一样。

  「我同意,以前你也说自己不需要爱情。」抓过他的大手,小今在上面找纹路,感情线,简单清晰;智慧线,长长的连到掌边:生命线,哇……他会变成八百岁的彭祖!

  他任她把玩自己的手,很宠溺的说:「嗯,说话不能说得太绝对。」

  「对啊,话不能说死,不然一定会搞出笑话,就像我们村里的阿力伯。」

  「阿力伯怎么啦?」

  「他们全家都是拥绿的,他有一个优秀绝顶的儿子,在一间很大的电子公司里面上班,红得咧,村里的婶婶阿姨都想替他儿子作媒。阿力伯向众位媒人发布条件,说女孩子呢,不用太漂亮、不用会赚钱,只要她们家里也和他家里一样,通通拥绿就可以,否则如果对方是蓝天,就算女生再美再有钱,他们家都不娶。」

  「真的假的,这么政治狂热?」

  「可不是,选举期间,我远远看见阿力伯就赶快躲起来,不然被他抓到,他一定要洗脑洗到我表态挺绿为止。」小今吐了吐舌。

  「後来呢?」他笑。

  「後来他儿子被公司外派到大陆,认识了一个大陆女孩,听说那个女生家里有钱得不得了,不但承诺要在北京买豪宅给两个小夫妻住,还要付高薪聘阿力伯的儿子去当总经理。」

  「阿力伯有没有很开心?」他喜欢听她讲故事,喜欢看她讲故事时的眉飞色舞,她的苍白不见了,又是满脸的精神奕奕。

  「连国民党都不准进家门了,更何况一口气爱上共产党,情何以堪啊。」小今捣住嘴,笑得嘻嘻哈哈。

  他忍不住捏了下她的脸,觉得她可爱得快爆炸。「後来呢?」

  「还有什么後来?儿子就是爱人家女生啊,非卿不娶、非君莫嫁,老一辈能怎么样?要哭,也只能躲在棉被里面偷哭。」

  「爱情万岁,超越省籍、党派、宗教,超越民族国家。」蒋擎搞笑的抓起她的手,大喊万岁。

  「对啊,谁都不能小看爱情的力量,所以钧颃哥,哼哼,走著瞧!」

  「到时候,我们再来嘲笑他。」

  她大笑。「好。」

  「钧飏和钧楷也很疼你。」

  「他们疼人的方式会让人气死!」翻翻白眼,小今下一秒又笑了出来。

  「怎么说?」

  「小时候,我是文静乖巧的小女生——」

  听不下去,小猴子会文静乖巧,那真是有鬼了。蒋擎没说话,但一脸大便,看得小今很不悦。

  「喂,不要用那种不以为然的表情看我哦。」说著,她左右开弓,捏住他的脸颊肉往外扯。

  「我没有,我只是在想像。」他高举五指发誓。

  「想像什么?」

  「想像你文静乖巧的模样。」

  「很难吗?」她用斜眼瞄他。

  「呃……还……不是太难。」接收到讯息,蒋擎连忙换上兴高采烈的表情。「後来呢?你怎么会变得活泼……呃,热情?」

  「就是钧楷、钧飏嘛!他们老是抢我的零食,爬到树上享用,为了维护我的权益,我不得不学会爬树,那是我四岁时发生的事情。」

  他满脸崇拜。强!别人家小孩四岁时连走路都还不是太稳,她就会爬树?果然有灵长类的强势基因。「然後呢?」

  「记不记得我们家的莲花池?」

  「记得。」

  小今嘟嘴告状,「他们把我抓起来丢进池塘里面,要不是池塘的水很浅,哼哈,我早就变成倩女幽魂。」

  「你没有因此学会游泳?」

  「有啊,五岁,无师自通。」她比比五根手指头,骄傲的咧。

  唉,很典型的、求生存的悲惨剧码。

  「可是他们真的很不想你留在这里,要是可以把你打晕装进行李箱带回去,他们真的会这么做。」这几天,他被警告的次数多到不胜枚举。

  「因为我是归他们管的,只有他们可以欺负我,别人不行。」

  「说得这么可怜。」

  「当然可怜,我小时候觉得,世界上最可恨的动物叫做哥哥。」

  蒋擎听了笑到弯腰。看来钧飏钧楷才是需要接受威胁的人。

  「下次,我寄两颗炸弹给他们。」他和她同仇敌忾。

  「好,要会连续引爆的那种。」

  「可以,等我和盖达组织联络过了以後。」

  「说到做到。」她伸出小指。

  「一言为定。」他照做,打勾勾,他们有了新约定。

  话题在这里断掉,他以为她睡著了,墙壁上的指针悄悄地指著两点三十分。

  「你和芬蒂还好吗?」小今突然发出声音。

  这句话,她憋在心底很久了,想问,怕会侵犯他的隐私权,男女之间,有很多界线,她不知道哪一条可以踩,哪一条不能犯界。

  毕竟,对於爱情,她是生手上路。

  「没什么不好。」想起芬蒂的理性,蒋擎就觉得当初选择她是正确决定。

  「结婚前夕突然喊停,大部份女生都很难接受吧。」小今却很忧心。她不想伤害人,可是爱情的世界太自私。

  「她和一般的女人不同。」

  「哪里不同?」

  「她独立坚强,不是那种会把爱情当成人生唯一重点的女人。」

  小今叹气。真羡慕这样的人,相较之下,她不够独立坚强,她把爱情看得太重要,这样……会比较吃亏吧。

  在很多事情上面,一分耕耘通常能得到一分收获,唯有爱情,付出与回收往往不成比例。因为努力只是个人的事情,而收获却是捏在另一个人、另一只手里,那颗心决定了自己可以得到多少回馈或者……全军覆没。

  爱情需要很多运气,碰对人、碰错人,时间对、时间错,永远不知道这段爱情是正确或错误决定,总是要走到最後一分钟才能见真章。

  「以後见了面会不会尴尬?我听说你们之间还有合作契约。」

  他们还会常常见面吧?心卡卡的,但她知道自己的心态不对,爱情,必须给予对方充份信任。

  「没问题的,公事公办。」即便是尚未结束婚约时,他和芬蒂之间大多时候也都是公事公办,至於约会、感情,说实话,他并没有太多感觉。

  「真的可以吗?」

  「为什么不可以?以後我们还是朋友,在事业上面合作、分享战果。」

  勾起手,小今枕在蒋擎的手臂上,他抓起她的头发,细细看尾端的分岔。差一点点,他和小今就要「分岔」了,先是一点点,然後越裂越多,直到一体两分。

  这样的过程很痛,但总会捱过去,到最後,伤口结痂,到最後,慢慢学会遗忘,到最後,尽管无趣,终究是活了下来。

  姊夫和贺巧眉就是这样的过程。

  姊夫活下来了,他为小今伪装快乐,却骗不来自己,一次两次,他都看见姊夫在画室里面独自垂泪。

  「小今,快睡好不好?」

  「为什么?」

  「明天,我要送你礼物。」

  「我收的礼物够多了,你可以停止巴结我。」她笑眯了眼。

  衣服、包包、鞋子,一大堆她穿不完的东西,不知害她在出门前多伤脑筋,宁愿回到以前,打开柜子,衣服衬衫两三件,根本不必考虑要穿哪一件,反正,几天以後,就会再轮到同一套。

  但是爸爸说,那是欣姨的心意,她要学会珍惜。嗯,珍惜,珍惜过去未来,珍惜身边周遭。妈妈说过:惜今,就是珍惜今朝,不要让过去的光阴充满遗憾。

  「明天那个礼物,我保证你一定会喜欢。」蒋擎神秘兮兮的保证。

  「真的吗?不喜欢可不可以退货?」

  「可以,还会给你精神赔偿。」

  「好吧,睡了。」她乖乖闭上眼睛,把头靠在他的肩窝。

  睡了,乖宝宝一觉天亮……蒋擎张开嘴,哼著曲子,五音不全,可是听在小今耳里,却充满甜蜜。

  第14章(1)

  昨夜小今熟睡後,蒋擎本来要回自己房间的,但小今作恶梦,哭花了脸,不停叫喊妈妈,於是他又留下来,拥她入怀,轻轻拍轻轻哄,哄得她的泪水收敛,他才放下心。

  他知道小今把那天的经历深深埋进心底,不说,是因为怕人担心,却没想过压抑帮不了自己,不管怎样,他都不会逼迫她,他会耐心地等她主动提起。

  所以他睡在小今的床上,小今睡在他怀里,漫漫长夜,两个人都温暖、舒坦。

  「阿擎……」半梦半醒间,小今在他胸口磨蹭。

  「什么事?」他收收手臂,把她拥紧。

  「我的礼物……」小小的脸,甜甜笑开。

  那么期待啊,他用食指划过她的下巴,轻轻碰触,柔嫩细滑的触感,让他想一碰再碰。「再睡一下子,礼物还没到。」他笑笑,在她额头印上轻吻,再把她的头压进胸口。

  「嗯……」她在他怀里扭了几下又睡了。

  蒋擎喜欢抱著她,喜欢她对自己的信任,像个婴儿般,全心依赖。

  前天下午,她捧著他的脸说:「你有什么心事都可以告诉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