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心机男の小茉莉(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1页     千寻
  他走了,留下问题让他思考。

  *

  办公室里,蒋擎修长身体倚著落地窗,光可监人的花岗石地板拉出一道黑影。

  假期结束了,新的一年、新的业绩、新的工作都在等著他进行,可是他却提不劲,没了等他回去的女人,赚钱变得不再那么有趣。

  他遵守承诺,把和芬蒂家族的合作契约交给下面的人去办,自己只负责幕後指导,往後,他和芬蒂单独见面的机会等於零。

  这样子,小今该满意了吧。可是她还是不吃饭、不说话、不睡觉,她还是让自己持续消瘦,她到底在抗争什么?

  所有的事全照她的意愿进行了啊!她的任性让人无法理解,难道那场地震真的彻底改变她的性情?

  他不能任由她继续下去,她必须走出狭隘,必须恢复从前,而这个善妒、自私

  的贺惜今必须受到惩罚。

  对,他在惩罚她。

  不见面、不理人、不闻不问,他等著她向自己投降,然後他会说服她,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经理,有一位Pheebe小姐想见你。」卓秘书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来。

  Pheebe?找他做什么?他按下对讲机。「请她进来。」

  「是。」

  没多久,门打开,Pheebe直直走到他身前。

  她在生气,至於为什么,他猜,是为了小今。

  「你和小今之间发生什么事?」她一开口,口气坏得不得了。

  全天下人都来质问他这件事了,姊姊、姊夫、阿烲、蒋昊……好啦,现在连大学同学也来参一脚。

  他不说话,觉得没有义务回答。

  「我不知道问题是不是出在夏芬蒂,如果是的话,我倒是可以提供一点点资讯。」

  「你知道什么?」她的资讯都是小今传达的吧?蒋擎苦笑。

  「有一次我调课,抱著书本走到小今房前时,发现门没关紧,里面传来芬蒂的声音。我很好奇,所以没有直接闯进去,只是待在门外偷听,不听还好,一听火气就上来了。」

  「她们说些什么?」

  「不是她们,是她!夏芬蒂,从头到尾都是她的声音,小今只有挨打的份。」

  挨打?蒋擎皱起眉头。

  Pheebe瞪他一眼,继续往下说:「她告诉小今,你和她在欧洲过著幸福浪漫的恋爱生活,要不是时间太赶、工作太多,你们不想回来。她说你送给她九百九十九朵玫瑰向她道歉,因为小今刚刚死去亲人,你不能残忍的向她宣布心底真正爱的女人是谁。

  「夏芬蒂讲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小今始终没回答,我听不下去,冲进门,她看见我时很慌张,连忙乾笑两声离开房间。我问小今为什么不反驳?她只是苦笑说:『我不能说话,一开口,晚上阿擎回来就会惩罚我。』」

  Pheebe用力吐气,不客气地用食指戳上他的胸口。「惩罚小今?她做错什么?

  如果你不爱小今,就对她实话实说啊,不要口口声声说爱,却一面指责小今嫉妒、偏狭,一面搞地下情。我每次只要想到小今一面假笑,一面问我,『阿擎不会这样做,芬蒂说谎话想离间我们,对不对?她要我和阿擎吵架,她才有机可乘对不对?』我就很想砍人!」

  早上,她看见小今,活脱脱像生了场大病,开口闭口只会说我很好,没有问题,鬼咧!问题大得很。

  芬蒂对小今说这些做什么,她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这些话,不是你杜撰的吧?」

  「我杜撰?」Pheebe尖叫,指著他的鼻子大吼,「你没救了!你被鬼迷了心窍!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夏芬蒂的心机有多重,别说你不知道她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都要拿到手。

  「想当年,吃过她暗亏的同学有多少啊,不信的话,去问问那些当年和你走得比较近的女同学,她们都有切身之痛。」Pheebe一口气说完,她瞪他两眼,转身就要跑掉。

  「你去哪里?」蒋擎追问。

  「去你家里,帮那个暗亏吃尽的贺小今拼拼图!」她的口气很共产党。

  倏地,蒋烲的话跳进他脑海。

  是什么破坏了你对小今的信任,又是什么事情让你执意认定,完美的芬蒂会让小今变成魔鬼?

  难道,是他错怪小今?

  「我跟你去。」他被说动了,抓起外套和公事包,追著Pheebe往外跑。

  他们回到家,听见芬蒂来看小今,两人互视一眼,匆忙往楼上奔去。

  快接近小今房间时,Pheebe阻止蒋擎开门,她把耳朵贴在门板上,示意他照做。

  「……你用什么手段逼阿擎不见我?说话!不准装死!你以为这样就能成功把阿擎抢走吗?哼!想得美,告诉你,我肚子里面已经有一个小阿擎,你不是不知道阿擎是多么负责任的男人……」

  Pheebe抬起眼瞪身边的男人。这下子,再说她杜撰吧!

  蒋擎浓眉深锁。他没办法把这些话和芬蒂串在一起,他想不透,芬蒂在解除婚

  约时没有任何刁难,还热心指导他爱情该怎么谈,她……怎么会人前人後两个样?

  「对不起,我错了,如果阿擎幸福,我愿意放手……」小今说。

  还需要更多证明吗?不必,她们的对话已经清楚摆明,那段时间里,他对小今的指控才是子虚乌有。

  小今……笨,笨得不会替自己澄清,而他,更笨,笨得自己主观还骂别人偏激。

  「话说得多动听啊,嘴巴说放手,背地却使诡计叫阿擎疏远我,你是我见过最不要脸、最下贱的女人!」芬蒂越骂越激昂,口气像泼妇,半点都找不到高贵大方。

  「使诡计的人从来不是我。」小今幽幽反驳。

  「你说什么?」她怒声反问。

  「我没有在咖啡里面加胡椒、没有推你下楼、没有拿解除婚约的事讽刺你,更没有把你的大师级琉璃摔成三段。」她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些计策,她从来都不是足智多谋。

  「哼,想平反吗?拿出证据啊,没有人会相信你的。」

  听到这里,蒋擎忍不住要闯进去,但Pheebe又拉住他,不让他冲动。

  「你真的没有自知之明?你看不出来自己配不上阿擎?学历、智力、经历、能力,不管是哪一种,你都远远落後。也许今天你们真的在一起了,但五年十年之後呢,他会嫌你言语乏味,会看不起你脑袋空空。你不能帮助他的事业,不能分享他的成就,只能在家里坐享其成,当个肤浅无知的贵妇人,你真的想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他的痛苦上?」

  「我的快乐……他的痛苦……」小今垂下头,不说话。

  「把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绑在一起,怎么不痛苦?」

  接著,芬蒂劈哩咱啦说了许多话,小今连半句都没有应答,芬蒂越说越火,然後,他们听见一个清脆的巴掌声!

  蒋擎怒不可遏,用力打开门冲进去。

  「阿、阿擎……」

  芬蒂顿时呆住。这个时间他应该在办公室里,她是确定过了才行动的呀……

  蒋擎看也不看她一眼,跑到小今身边,勾起她的脸细细审视,一个红红的掌印贴在她脸上。

  「你为什么不回手、不躲?」

  小今没答,Pheebe代替她说风凉话。

  「能回手、能躲吗?一个搞不好,晚上又要被惩罚了。」说话的时候,她对著芬蒂冷笑。

  「阿擎,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只是防御,你不知道小今刚刚突然情绪失控……」芬蒂的眼神闪烁。

  Pheebe看著蒋擎和小今。现在他没有心思处理芬蒂,眼里心底只有小今瘦巴巴的小脸和上面的红印,所以……她只好越俎代庖喽。

  「不必再演戏了,我们在外面已经听了很多,嗯……大概是从你进门的第三秒开始听的吧,你的口才真的很不错耶,有潜力。」有潜力去地下电台卖非法药品。

  「你们联手设计我!」芬蒂怒指Pheebe。

  「设计?我哪有这种能力,设计别人你比较在行吧?」

  「你!」

  「自我介绍,我叫做Pheebe,如果我是你,东窗事发後,跑都来不及,哪有脸在这边自圆其说。」

  芬蒂转头看著他们,只见蒋擎脸上满是对小今的爱怜和心疼。

  就这样认输?她花那么多的心力,她几乎要成功了……她不甘心!

  「阿擎……」她略过Pheebe,走向他。

  他没看她,冷冷地抛下话,「请你出去,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至於合作案,请贵公司另派专人负责,否则,我不介意终止合作关系。」

  至於以後,他不是善男信女,有仇不报也不是他的习性,所以,走著瞧吧。

  他抱起小今走向床边,心疼地看著她。

  被打傻了啊,怎么半句话都不说?还有,她把头发剪得那么丑,也不会来找他帮忙,他有满肚子话要对她说,最重要的是那句对不起。

  Pheebe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有限制级画面,不过帮忙帮到这里就行了,後面的解释、道歉,都不需要外人添话。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