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心机男の小茉莉(下)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页     千寻
  是啊,好想家,她好想念地球彼端那个热带小岛,想念满院子的果树和茉莉花香,想念爱捉弄她的表哥们。

  她双手颤抖著接过电话,迫不及待地拨出背过千百次的手机号码,然後,在听见那声熟悉的「喂」时,累积在胸口、早已泛滥成灾的泪水霍地倾泄而下。

  小今用力捣住嘴巴,死命咬紧下唇。

  「贺钧颃,哪位?」

  她说不出话,因为她把所有力量拿来对抗倾巢而出的哀恸。

  「喂,你是哪位?」钧颃的口气有一丝不耐。

  她应该说句话,不然表哥铁定会把她当成那些无聊的爱慕者了。

  小今没猜错,她果然听见钧颃在叹气。

  「再不说话,我要挂了。」他下最後通牒。

  不要挂!顾不得哽咽在喉问,她轻喊一声,「哥……」

  然後,伤心,溃不成军。

  「小今?你在哪里?!」钧颃听出她的声音,急急问。

  她压抑放声大哭的欲望,哽咽。

  「说话啊,你不是和你爸爸见面?情况很糟吗?」

  能用糟形容这趟美国行吗?不知道,她把自己弄得太狼狈了。

  「蒋烲呢?他不在你身边?」

  蒋烲?她的守护天使……不知道啊,她头晕眼花,串串刷下的泪水模糊视线。

  金发男子见她哭成那样,连忙抢过电话,叽哩咕噜和电话那头的钧颃说著小今听不懂的外星话。

  她越哭头越痛,摇头、点头,乱七八糟晃动著脑袋瓜,可是怎么会摇啊摇,都摇不去蒋擎伤人的话?

  不要了,她要耍赖、她要胡闹,她要、她要……要离开这里,回到让她安全的家乡。

  过了一会儿,金发男子把手机交给她,她接过来,听见钧颃表哥的声音。

  「小今别怕,你乖乖在医院睡一觉,睡久一点,十六个钟头以後再睁开眼睛,我就会出现在你身边。哥带你回家好不好?你安心睡,我会安排……」

  接在「回家」之後,大表哥说什么,小今都听不见了。

  回家,她的思念穿梭了表哥口中的十六个钟头,越过蓝蓝的海洋,回到家乡。

  她几乎闻到夏季空气里那股浓得散不开的茉莉花香,感受到暖暖的、湿湿的热气贴在皮肤上。

  芒果丰收的季节啊,金黄色的太阳啊,还有清晨盛开的清莲、池塘里冒出头吐气的鱼群……

  家,在向她招手。

  会啊,她会乖乖的、乖乖睡上十六个钟头,醒来……一切无恙。

  *

  第11章(2)

  蒋擎焦头烂额的开著车子找过无数条街道。

  他报警请求协寻,他公器私用,调出几十个员工在街头散发寻人传单,他像无头苍蝇般到处乱绕。

  蒋烲到机场去拦截小今,姊姊和姊夫在住家附近一家一户拜访,看看有没有人看见半夜私逃的小女生,全家动员起来,都想要尽快找到言语不通的贺惜今。

  恨恨地,他猛力捶喇叭,尖锐的声音吓到了路人,他也不管,只介意那个笨小今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哭泣。

  他怎会忘记她有多听话?她答应离开,就会迫不及待整理行囊,她答应永远不再让他看见,就算只有躲到老鼠洞才能避开他,她都会努力把自己塞进泥洞里。

  她一直努力当好女孩啊!

  「她要我们别为难你,她说不喜欢美国,想回台湾重建家园,她说一大堆自己办不到的话,就是不让我们认为问题出在你身上。」蒋烲语重心长的告诉他。

  所以到了最後她还在维护他?

  他是个害她父母亲不能团圆的罪魁祸首啊,她应该恨他,不应该听他的话。

  「小今不恨我、不恨乔宣,还要我别说抱歉。我为她做过什么?没有啊,我什么都还没做,她就说我为她做得已经够多。

  「她说她外公外婆喜欢你,说你们是好朋友。你强拉她出门,她隐瞒委屈、笑著对我们说,再见到老朋友让她很快乐。阿擎,你来说说,这样的小女生,到底会

  对我、对你产生什么威胁?」姊姊捣住脸,汩汩泪水从她指缝间流出。

  问得好,能产生什么威胁?不能啊,小今威胁不了别人,她无害、善良温顺,她是人人好的乖女生。

  他明知道掠夺不是她的性格,明知道她宁愿吃亏不爱占便宜,却还是让主观蒙蔽,相信她是会带来大破坏的瘟神。

  该死,他是个彻底该死的男人!

  「知道吗?大地震那天,她佝偻著背,徒手挖开石头,一块砖、一片瓦,根本累到说不出话了,还是坚持著要挖出她妈妈。整整十二个小时,谁都看得出那种埋法,根本不可能出现生还者,我告诉她事实,她不反驳我的话,却打死不停手,渴了抬头喝雨水,饿了咬咬嘴唇吞口水,她的手被铁钉刺穿,仍然不肯停止动作,我气得抓住她,问她到底要挖什么?她说,她要挖出答案。

  「她是个货真价实的笨蛋,凡事都非要找到答案不可,白痴,就算刨土刨心,刨出答案又如何?」蒋烲说得怒气冲冲。

  可是他懂。

  小今一直在寻找答案,她不懂爱情为什么可以让人义无反顾,她不知道妈妈的等待是坚持还是愚昧,她有很多的选择题与是非题,很想找到解题人。

  「我知道她在生病,知道吞退烧药对她半点帮助都没有,也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坏到一个程度,再不休息,早晚会倒下去,但她寻找答案的意志这么坚定,我不能不把她带到姊夫面前。」说这话时,蒋烲的表情既心疼又无可奈何。

  他打垮她的意志了吗?或者,她找到答案,已然心满意足?

  她还在发烧吗?她一定不会记得去换药,她以为自己真的是猴子,用舌头舔一舔,伤口就会自动痊愈。

  手机响,蒋擎猛地煞车,连忙接起。

  「喂,我是钧颃,阿擎,我需要你帮我。」

  他失落的叹气。他自己都迫切需要人帮助了,哪还有余力来帮助谁?尽管钧颃是他最好的朋友兼死党。

  他没回话,钧颃自顾自的往下说:「我有一个表妹在纽约,我不晓得她发生什么事,可是她人在XX医院,你可不可以先过去帮我看一看?我会搭最近一班的飞机到美国。她叫做贺惜今,今年二十三岁……」

  什么?有没有听错?!

  「钧颃,把话再说一次,你说你的表妹叫什么名字?」这次,蒋擎的口气比好友更急切。

  「她叫做贺惜今,她的英文很破,我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被送进医院,那里没有人懂中文,她一个人在医院吓得大哭……」钧颃焦躁不已。

  偏偏就有这么巧的事,钧颃的表妹居然是小今!这是巧合还是特意安排?

  原来牵系他和小今之间的,不只有一条线,他费尽心力切断两人的连结,哪知道他们身上还缠缠绕绕著许多情丝,难道他们注定要牵扯?

  「她的身体不好吗?医生怎么说?」他也跟著焦虑起来。

  「应该还可以吧,我有跟她对话,她的精神还不错,不过详细情况我不太清楚,总之,我刚刚在医院里面替她留了资料和你的手机号码,你先帮我跑一趟好吗?」

  精神不错吗?深吸一口气,蒋擎恢复惯常的沉稳冷静。「没问题,我会在半个小时内到。」

  「谢谢你,一切拜托。」

  钧颃找到救兵,大大松口气,可是等他知道事情经过之後,还会想对他说谢谢吗?蒋擎没有这么乐观。

  挂掉手机,双臂抓住方向盘,一个用力扭转,他调转方向。转到……有她的方向。

  蒋擎有掩不去的快意,只有一个晚上,事情便出现重大变化。

  他喜欢和小今之间的注定,喜欢和她牵扯,喜欢那些缠缠绕绕,解也解不开的缘份。太好了,他们之间不会就此断线。

  手机又响,他接起来。

  「阿擎,小今不在机场,我查过登机名单,没有小今。」蒋烲语带焦虑。

  「我知道,她不在机场。」一丝不自觉的快乐从蒋擎嘴角流露出来。

  「你知道?哦,你找到她了!」蒋烲从他的话里听出端倪。

  「对。」

  「她在哪里?」

  「在医院。」

  呼……太好了,找到小今,他就不会被她那群高大的表哥们围殴。

  揉揉一夜没阖上的眼睛,蒋烲的嘴巴却控制不住地唠唠叨叨说不停。「我就知

  道她的身体撑不下去,她还好吗?情况严重吗?是不是又发烧了,那个家伙,一定是突然晕倒,被路人送到医院……」

  「我马上要到医院搞清状况,但是……」蒋擎突地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屁?有话快说行不行!」睡眠不足的人,脾气大得很。

  「我必须先弄清楚另一个状况。」

  「问啊。」

  「你和小今是男女朋友吗?」

  这种时候问这种问题?看来,小今的状况还不错。缓下口气,蒋烲回复痞子笑脸。「这对你来讲很重要?」

  「对。」

  「让我从头到尾来分析一下。你不是为了姊姊,专门飞到台湾对付小今和她妈妈?而且不管是不是你出的力,贺巧眉已经如你所愿,再不会出现破坏姊姊和姊夫的婚姻,既然如此,小今当不成你的绊脚石了,你那么关心她的交友状况做什么?」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