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8页     千寻
  就算亲眼看见爹娘被杀,她依旧口口声声告诉自己,那只是一场梦境,企图否认到底,相信只要否认得够用力,等明天清醒,她又会回到自己的闺房里,而窗口那株桂花依旧飘着淡淡的甜香。

  搂紧小枫,她放任泪水狂飙,「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楚棠仰着头,坚持不哭,他用力揉鼻子,把鼻头揉得红通通的,并且一再告诉自己,他是男人、是这个家的梁柱,他必须比谁都更坚强。

  只是,他心底存着一丝丝的希望,如果他和小枫、姊姊能够活下来,其他家人是不是也能幸免于难。

  楚棠吸掉鼻水,清清微哑的喉咙,问:「除了我们,楚家都没人了吗?」

  一句话把楚槿推回那个晩上——她躺在停尸棚里,闻着浓得化不开的血腥气,沉重的京恸敲击着她的心。

  但最让她疼痛的不是这些,而是耳边清楚的对话。

  野花重复着官兵们的话,「楚家主子三十七人,奴仆二百一十三人,无一幸免。」

  小草说:「他们都死不瞑目。」

  风轻轻吹拂而过,在她耳边低语,「既然活着,就好好撑下去,他们没有你的幸运。」

  天晓得,她一点都不想要这样的幸运,若不是因为弟弟,若不是因为心疼与责任,她宁愿自己走过奈何桥,饮尽孟婆汤,忘却前尘往事,也不想承担这样的悲恸。

  「姊姊……」楚枫在她怀里轻唤。

  用力抹去泪水,楚槿坚定地握住楚枫的肩膀,郑重地回答楚棠,「谁说楚家没有人?楚家有你、有我、有小枫,如此便有希望。我们必须好好地活着,活得光彩、活得抬头挺胸,必须让爹娘长辈为我们感到光荣。」

  楚棠黯然神伤,所以真的只剩他们三人了,爹娘、所有长辈、堂兄弟、堂姊妹通通不在了……虽然早就猜到了,可亲耳听见,依旧难以忍受。

  他坐到楚枫另一边,伸长手臂环住姊姊的肩膀,把楚枫圈在两人中间,目光微黯,问道:「姊姊,是谁干的?」

  楚枫仰头插话,「卫忠叔说过,是龙安寨的土匪,皇帝已经派人将他们剿灭。」

  这种话能骗骗年幼无知的楚枫,欺不过楚棠和楚槿。

  「楚家和龙安寨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何要灭我楚氏一门?」楚槿没有一口气否决楚枫的认知,而是提出问题,让他自想清楚。

  「他们穷疯了,想要咱们家的钱。」

  「祖父为官清廉,在世家权贵中,楚家算得上清贫,若龙安寨为钱杀人,京城大户那么多,一个个都富得流油,为什么盯上楚家?就算盯上,也没必要非得灭尽两百多口人,烧房毁舍。」楚棠回答。

  「……所以凶手不是龙安寨的土匪吗?」楚枫一脸似懂非懂。

  楚棠拧眉道:「龙家寨不过是代罪羔羊,是为着杜绝天下姓悠悠众口的牺牲品。」

  「皇上知道吗?大理寺不管吗?」楚枫急问。

  看看楚棠、再看看楚枫,楚槿冷静回答,「三种可能:一是管不了;二是不能管;三是不知道对象是谁,无法管。」

  「姊姊,卫大人知不知道凶手是谁?」楚棠问。

  「连皇上都管不了、不能管、无法管的凶手,就算我们知道是谁又如何,我现在有足够的能力对抗吗?」楚槿反冋。

  楚棠思索片刻,颓然道:「我懂了。」现在他们能做的是存实力、寻找时机,而不是傻傻地跳出来喊打喊杀喊报仇。

  看看姊姊,再看看哥哥,楚枫也懂了,他挺起胸口,扬声道:「姊姊,再辛苦我都要念书,我要出仕,要当大官、当宰相,我要站在很高的地方,拥有很大的能力,好把凶手绳之以法。」

  楚棠点点头,道:「姊姊,我也要念书。」

  他伸手入怀,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姊姊,那是块成色很好的羊脂白玉,三姊弟身上都有,上头刻着他们的名字。他想,拿玉佩换银子,再省吃俭用些,他们便可以念几年书。

  「姊,我想进国子监。」楚棠说道,进国子监是当官最快的途径。

  轻抚玉佩上头的「棠」字,犹豫片刻后摇摇头。「不能进国子监,你们把需要的书目列出来,我托孙婆婆帮忙带回来,这段时日,你们先在家中自己念书,等家里境况好一点,姊姊再托人寻先生回来指导你们。」

  楚枫不知原由,追问:「为什么不能进国子监?堂哥们都进了,去年祖父也说哥哥天资聪颖,先帝有意让哥哥进宫当伴读,是不是我年纪太小,姊想让哥哥在家里陪我?没关系的,我可以自己念。」

  楚槿想了想,试着解释。「小枫,进国子监的条件之是家世,过去你们是相府少爷,年纪一到,进国子监是天经地义的事,何况小棠这般出色,连先帝都特别点名他,小棠进国子监谁能置喙,但如今……」

  「祖父死了、楚家倒了,我们不再是相府少爷了?」楚枫问。

  楚槿索性一次把话说清楚,「谁都改变不了你们是相府少爷的事实,但眼下,这个身分对我们有害无益,灭门真凶至今尚未归案,没人知道凶手与楚家有多大的仇恨,非得让楚家一人不留。

  「为避免意外,卫大人帮我们安排了新的身分,往后我们不姓楚,姓卫,爹是卫忠,在京城当掌柜,到此地置产,安顿从乡下老家来的妻小,娘是章氏,因为长路迢迢生了病,正在京城延医治病,爹担心过了病气,先把我们送来,过几天等娘痊癒,就会搬到村里。」

  听到这里,楚棠心知肚明,楚家惨案非但不能立刻平反,他们还得夹着尾巴、隐姓埋名,寻求生活顺利平安,对此他心中当然不悦。

  握住小枫的手,楚棠道:「现在咱们是平头百姓的子女,无法进国子监,所以我们必须比过去更努力,因为科考是唯一的路。」

  楚枫吞下哽咽,这些天下来,他早已晓得自己再不是人人捧在掌心的相府小少爷,但此时此刻,他更深刻认知到未来即将要面对什么,「我会努力。」

  楚槿很感激弟弟们的懂事,隐去眉间郁色,她扬起笑鼓励弟弟们,也鼓励自己。

  「我打算和孙婆婆学种花,希望能够撑起家计,我不敢保证能够让你们衣食无缺,但一定会竭尽全力,你们也要好好读书,我相信,只要我们齐心合力,日子绝对会越过越好。」

  「好。」楚枫道。

  「对,日子会越过越好。」楚棠用力点头。

  拍拍楚棠的肩、摸摸楚枫的脸,楚槿很抱歉,让他们小小年纪就必须面对这些,然而路已经摆在那里,就算艰难,他们都必须挺直腰杆走下去。

  第三章  极品亲戚频陷害(1)

  楚槿没卖掉羊脂白玉,她选择褪下腕间的玉镯送到孙婆婆那里,求她帮忙卖掉玉镯,买回几本书册和一些必需品。

  隔天,那只玉镯放在卫珩的主案上,卫忠正在回卫珩禀报。

  孙晓进是正九品的外委把总,同时也是虎贲卫的一员,编制在他底下,因这层关系,孙婆婆被选中成为联络主子和楚家姊弟的中间人,而他恰恰被指定当楚家姊弟的父亲。

  这个任务说话……他不是太乐意,但谁让他是「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当中年纪最大的,当人家的爹不容易露馅,至于玉芬则是他们八德的同门师妹。

  一开始,师父打算把玉芬达到卫珩手下,但玉芬不愿意,选择和丈夫快意江湖,没想到丈夫在一场江湖争斗中丧生,遭此打击,她腹中胎儿没能保住,从此一蹶不振。

  他心疼师妹,硬将她拉到身边,和他们一起为爷办事,这次是她主动争取扮演楚家姊弟的娘,许是想一圆当母亲的梦。

  卫忠脑袋在动,嘴上也没停,「……玉镯是楚姑娘的订亲信物,对象是恭王府长房的嫡少爷成绪东,今年十六岁,据说是恭王与楚相定的娃娃亲,为表示对楚姑娘的看重,特地选了这只在王府中传过三代的翡翠镯子作为订亲礼,但长房夫人秦氏并不赞成这门亲,只因成绪东是元配林氏所出,秦氏是续弦,育有一子一女。

  「秦氏出身不高,一来,她担心娶个高门大户的媳妇会压自己一头,二来,她担心成绪东有个背景坚强的岳家,自己的儿子便没了指望,因此曾经想要搅黄这门亲事,只可惜没成功。楚家发生灭门惨案后,秦氏便积极替应绪东寻找新对象,听说已经择定人选,是秦氏的亲侄女秦丽贞,只不过恭王妃始终没松口。」

  松口。」

  懦弱成性?楚玉怎么挑的孙婿?卫珩笑意不达眼底,淡声道:「打听得很清楚嘛,你对你女儿倒是挺尽心的。」

  女儿……卫忠额头浮出三道黑线,他愿意吗?他一个连妻子都没有的粗汉子突然冒出三个子女,往后还要不要说亲?

  清清喉咙,卫忠一本正经地往下说:「属下问过,这只玉镯可以卖到一千两,不知道爷打算把玉镯留下,还是依着楚姑娘心意,拿到铺子里卖掉?」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