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7页     千寻
  「耐心点。」

  「我会。」楚槿旁的东西没有,独独不缺耐心,她深深看卫珩一眼,片刻做出决定。

  「大人请稍坐。」没等他回应,起身进屋。

  卫珩并没有等太久,楚槿很快回到厅里,手里拿着一封信,她坐下,当着他的面打开。

  比起那封信,更吸引他注意的是她那双如玉般的小手,白晳的手上满布大大小小的伤口,这让卫珩想起卫孝的回禀,心头微紧。

  她过得很辛苦吗?

  如今,她也将和自己一样,一点一点尝透人世间苦吗?

  想到这,从没疼惜过人的他莫名地有点心疼起她,接过信封,抽出里面写得密密麻麻的纸张。

  楚槿解释道:「这是当今皇上、靖王和沐王的脾气品行、厌恶喜好,大人在朝为官,多少需要揣摩圣意,才不至于为自己招祸。而靖王虽然瘫痪、沐王尚且年幼,但两人都有治国大才,亲近他们对大人有益无害,毕竟朝堂局势诡谲多变,谁晓得会迎来怎样的局面。」

  她不是只晓得索取之人,也懂得知恩图报,只是现在的自己身无分文,能给予的不过是从父亲与伯父们、祖父对话间撷取来的讯息。

  楚槿不清楚自己的话透露岀什么,卫珩却是一凊二楚,他心中震惊,诧异地望向她,莫非楚玉曾经向她透漏什么?

  卫珩的目光让楚槿觉得有解释的必要。「父亲从未将我当成女子对待,议论朝堂事时并未避着我。」

  忖度片刻,他问:「你父亲看好靖王和沐王?」

  那道遗诏原本是锁在匣子里,卫珩找到时也并未开封,家人未必晓得里面写些什么,既然如此,上官谦已经继位,楚瑾的父亲楚观又如何会把「朝堂局势诡谲多变,谁晓得会迎来怎样的局面」的想法告诉女儿?

  「祖父曾说,先帝走得太快,倘若晚个三、五年,当今皇上没有机会坐上宝座。」

  「在那之前,楚家已经决定好要站队了?」

  楚槿摇头。「楚家只会坚定地站在皇帝身边。」

  看来这只是楚玉与子孙辈间的谈论,楚家从未参与争储,想来先帝便是看凊楚玉的忠心耿耿,才会将这么重大的事托给楚家。

  想起那份名册,卫珩面容肃然,楚玉果然不负先帝所托,在上官谦继位的短短一年内,竟能做这么多事。

  只是如此隐密之事怎会外传?卫珩想不通,但他暗暗发誓,必会为楚家讨回公道!卫珩收敛神色,拿起楚槿交给自己的信,说道:「我知道了,章氏过两天会住进来,在这之前,你们尽量别外出。」

  「是。」

  「若有需要就去找孙婆婆,她会帮你们。」

  「我明白。」

  「有事也可以写信托给孙婆婆,她会想办法转交。」

  「多谢卫大人。」

  卫珩不是唠叨的人,却对楚槿再三叮咛,听着他的叨叨絮絮,她也不认为麻烦,反倒觉得长辈不在,还有个人愿意叨念自己是莫大的幸运,因此她听得相当认真,一直点头应承。

  她不确定这是否代表他不打算把自己丢给别人照顾,但她确定他的反覆叮嘱让她很是安心。

  第二章  坚强面对新生活(2)

  送卫珩离开,她关上门,转过身,笑着抚摸墙边那丛竹子,问:「他是个很好的人,对吧?」

  「嗯,是很温柔的人。」竹子回答。

  温柔?倘若卫珩身边的人听到这句评语,大概会笑喷,分明是再冷硬、再严肃不过的男人,竹子意会觉得他温柔。

  中间的老树接话,「还是个再周到不过的男人。」

  「周到?怎么说?」禁槿问。

  「他暗中派人保护姑娘呢。」

  「什么?你怎不早点对我说?」

  「干么说?他又没恶意,何况你知道了岂不是不自在。」老树道。

  「现在就不怕我不自在了?」

  「方才进门前,他吩咐那个人回京了。」

  「哦。」

  楚槿点点头,想起周到、细心、温柔这几个形容词,忍不住轻笑出声。

  现代那个寂寞的卫珩也是这样呢,人人都说他严肃冷漠、不好相处,唯有靠近他的人才晓得他有多么体贴温柔。

  糟糕,分明是不同的两个人,她却越来越觉得是同一个人,这样不好,会影响她的判断力,只是一想起他的唠叨,她嘴角的笑意不禁抵达眼底。

  一条煎糊的鱼,一锅稀得过分的米饭,和一道看起来尚可的青菜,这是楚家的团圆餐。

  说不上好吃或不好吃,饿极了,再糟糕的东西都能吞下肚,更何况这三道菜是三姊弟们合力弄出来的,当然吃得津津有味。

  卫珩离开后,他们做了很多事,原本仆婢环绕的楚棠兄弟第一次为自己打扫房间,第一次晒被、烧水,而从未自己洗过澡的楚枫第一次拧了帕子,那生涩的动作让楚槿笑开,她在他们身上,看到初来乍到时的自己。

  餐桌上,寡言的楚棠破天荒地寻来话题,让气氛热络起来。

  「卫忠叔带我们去见孙婆婆,她暖房里的花开得很好,她的孙女说,孙婆婆靠这门手艺养大了他们兄妹。」

  孙婆婆命不好,二十岁守开瓶,辛苦养大儿子,给儿子娶了媳妇,谁知当泥水匠的儿子出门盖房子,莫名其妙被砖块砸了,一命呜呼。

  儿子去世后,媳妇竟连说都不说一声,夜半丢下一双儿女偷偷跑掉,生计担子重新落在孙婆婆身上,幸好孙婆婆天性乐观,稳稳地把兄妹俩带大,如今孙子十八岁,孙女十五岁,两个都孝顺乖巧、上进懂事。

  几年前,哥哥孙晓进得了个机运,跟对人、考上武举,如今已是正九品的外委把总,官很小,但好歹是个官儿,在百花村里算得上头一份,人人都羡慕着呢。

  妹妹孙晓蓝留在孙婆婆身妾,帮着打理暖房,有孙婆婆那手技艺,再加上孙晓进的人脉,如今孙家非但不缺吃穿,还盖起新宅院,买了两个小厮。

  孙家人口简单,生活殷实,百花村里有不少小姑娘盼着能嫁给孙晓进,每回说到这个,孙婆婆就忍不住满心骄傲。

  既然提到孙婆婆,楚槿停下筷子,对小棠、小枫说:「有件事,我想同你们商量。」

  「什么事?」楚枫咽下嘴里的青菜。

  过去半根青菜都要人哄半天才肯入口,现在不到六岁的他明白人事已非,自己再没有骄纵的本钱。

  目光落在弟弟们身上,她问得认真,「你们还想继续念书吗?」

  楚棠、楚枫互望彼此一眼,眼底都有着渴望,但转头看楚槿时,动作整齐地摇了摇头。

  他们心知肚明,连米粮教要靠人救济,压根无权谈论学问。

  楚棠细细问过卫忠了,他们知道这宅子是卫大人的,孙婆婆也是看在卫大人的脸面上才接济他们菜蔬米粮,所谓救急不救穷,这样接济十天半个月可以,怎能长年累月?

  救下他们姊弟三人已是大恩,断无继续要卫珩养活他们的理儿。

  而姊姊不过十二岁,比起他们,姊姊更少出门,要靠她养活一家子,再供他们念书,这根本是强人所难。

  他们的「有志一同」并未让楚槿失望,只教她心疼,家逢巨变让他们变得敏感、早熟且小心翼翼。

  「我明白你们的顾虑,让你们继续念书确娈是很大的负担,但昰祖父、伯父、爹爹和堂哥堂弟们都不在了,楚家门楣只能靠你们撑起来,若你们放弃仕途,楚家长辈在天之灵如何能安?」

  长辈们的生死是楚棠兄弟俩一直想却不敢碰触的话题,现在却被姊姊戳破,倏地,楚枫眼眶泛红。

  他抬起脸,两颗泪水顺着颊边坠落,哽咽问:「姊姊,爹娘是不是已经死了?」爹娘把他和哥哥塞进密室时那绝的表情,他看得凊凊楚楚。

  娘亲吻着他的头,低声嘱咐,「答应娘,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他年纪虽小却不傻,临风院外的尖叫声、哭喊声、刀剑铿锵声那么大,他怎么会不晓得楚家正在上演着什么事,他硬抱住娘亲的腰,想她和爹爹一起进密室。

  娘不断跟他说抱歉,哭着说:「对不起,娘不能陪你长大。」

  爹目光微凛,逼着哥哥硬把他抱进密室,紧接着密室门关起,一阵黑暗,他再也看不见、听不见外头的情景。

  他问哥哥一百次,「爹娘会不会死掉?」

  哥哥梗着脖子回答,「等坏人离开,爹娘就会把我们接出去。」

  哥哥不晓得自己有多气虚,可他听出来了,他知道哥哥说的是安慰人心的谎话。

  果然,等了许久都没等到爹娘打开密室,他们累又渴,恐惧像张网子,密密实实地将他们笼罩住,他不只一次为自己死了。

  终于,密室打开,他很虚弱,却拼着最后一分力气喊爹、娘,可惜救下他们的不是爹娘,而是卫大人。

  之后,他再也不敢问,怕问了,爹娘就真的回不来了。

  楚槿拭去小枫的泪水,坐到他身边,将他搂进怀里。小枫的眼神告诉她,他早就知道一切,只是不愿意承认、不肯相信,那种感觉她懂。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