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6页     千寻
  搬进百花村半个多月,她安静地等着卫珩把弟弟们送过来,心里虽然仍旧惶恐不安,但脸上半分不露,只是耐心适应新生活。

  过去身为楚家壬金,她十指不沾阳春水,如今别说阳春水了,再脏、再苦的活儿都得做,但没人在身边指导,她只能独自摸索,刚来的那几天,日子过得是既狼狈又精彩。

  抹个地让屋子淹大水,做个饭差点儿烧掉厨房,倒个恭桶,结果屋子整整三天泡在屎尿味里,至于炒出来的菜……在暗中盯着的卫孝几度怀疑有人对她下毒。

  楚槿从不晓得,过个日子可以让人这般挫折,但她没哭,咬牙强忍,如果连区区家事都惨输,以后怎能赢得人生?不是人人能拥有重新来过的机会,她既然得到了,便要翻转命运、重启生机。

  她向隔壁邻居孙婆婆取经,从错误中学习,慢慢地越做越好,现在的她,拧过的抹布不再滴水,做岀来的饭菜勉强能入口,细细的臂膀变得结实有力,水桶抛井口,拉上来的不再仅仅是两杯清水,她不喊苦,也不心存怨怼,满肚子乐意着,想着等弟弟们到来,他们能少吃几分苦头。

  这百花村村如其名,村子里人人种花,靠养花卖花过日子,每个月京城里的花圃会派人到这里收购花卉,生意好的时候往往供不应求。

  这幢房子里也有个大暖房,但里面的植栽早被搬空,偌大的院子里只余几丛鸡冠花,楚槿刚到的时候,因为没人打理,这鸡冠花蔫蔫的,但现在长势可好啦。

  说起来楚槿懂诗词、会下棋,女红也还算擅长,但莳花弄草可就是门处汉了,过去府里的花花草草有家丁整理,她只要负责赏花就好。

  只是在当鬼的漫漫长日里,她学会闻风辨意、听懂花珸,而这项能力并没有随着她的重生而失去,她依然能和花花草草对话,连她自己都很意外。

  因此她开始盘算,要不要试着和村里人做相同的营生?

  未来的岁月长得很,她要养大两个弟弟,要平反楚家冤屈、重振楚家门庭……不管哪件事,都需要银子在背后支持。

  想到这里,她将手从清水中抽出来,细细审视,还有些刺痛,但不管了,她继续添柴做饭。

  没有多久,一盘品相不怎样,却能入口的青菜上桌,再加上孙婆婆给的酱菜,添一碗略糊的米饭,楚槿坐在桌前慢慢吃着。

  人世间游荡千百年,阅历多,事情想得也深,她很清楚没有谁需要一辈子供养谁,卫珩救下自己和弟弟,已是他们应当涌泉相报的恩人,岂还能事事依赖?就算他钱多乐意供养,她也不允许自己当寄人篱下的米虫。

  在她一人吃、全家饱,弟弟们过来之后,日子不能这般得过且过,所以她必须抛弃过往身分,彻头彻尾改变。在心态上,改变并没有她想像中困难,面实际上的困难,她正一一克服中。

  只是她能变,小棠、小枫却不行,她很清楚家中长辈对小棠和小枫有多么看重,父亲更是常说:「得此佳儿,人生无憾。」

  小棠的睿智,小枫的聪颖让祖父破例将他带在身边亲自教养,这样的孩子,她不舍更不愿因为环境变迁,使得他们或为碌碌无为的庸人,更何况从今往后,楚家的门庭只能靠他们支撑。

  她不介意当村妇,弟弟却不能成为农夫,但凡有一点点的可能,他们都必须继承家业,让楚家重新在朝堂上立起。

  正思索间,大门传来叩叩声。

  这时候会是谁?楚槿放下碗筷,跑到前院打开门,等看清楚站在门外的人,她鼻子忍不住直发酸。

  卫珩依诺带楚棠、楚枫来了。

  她强抑激动,但泪水不受控的淌下,她伸出双手,一路上乖得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楚枫再也忍不住,冲上前用力抱住姊姊,紧紧圈住她的腰。

  「姊姊,我好怕。」

  「姊姊知道,对不起……」

  对不起,没办法早点找到你们;对不起,前世只能眼睁睁看着你们生命流逝;对不起,让你们在黑暗中独自恐惧;对不起,救不了爹娘……楚槿对他们有满肚子的对不起与罪恶感。

  楚棠握住她的手,摇摇头,低声道:「没事,都过去了,以后这个家有我。」他伸长脖子,挺起肩膀,像个小大人似的。

  楚枫揉揉发红的鼻头,接下话,「也有我,我可以保护姊姊。」

  卫珩看着两个急着想当大人的小男孩,不禁莞尔。楚家确实是好家教,才能教养出这样有骨气的子孙。

  「好,以后姊姊靠你们了。」楚槿摸摸小枫的头、拍拍小棠的肩膀,抬眼对卫珩说:「卫大人请里面说话。」

  卫珩点点,跟在楚槿身后进屋。

  厅里,还来不及收拾的饭菜看得卫珩皱眉,难怪才短短几天,她便瘦得不成人形。

  楚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小脸瞬间涨红,有些无地自容,她做的菜确实不忍睹。

  但不过转眼功夫,她收拾起羞愧,恢复镇定,不疾不徐地收拾好碗筷,再不疾不徐地从壶里倒出茶水,往他面前摆去。

  她自以为表现得很好,可卫珩有一副火眼金晴,唬得过旁人的掩饰却唬不过他的观察力,轻嗤后暗骂一声骄傲,他真搞不懂,一个小丫头干么把面子看得这么重?

  「卫仁。」卫珩唤。

  卫仁点头明白主子的意思,转身对楚棠、楚枫说:「小公子,咱们倒到外头逛逛。」

  楚棠却不肯离开,「我是男人,楚家的事自该由我来承担,卫大人有事可以同我说。」

  这话听得楚槿满腹心酸,却也激起卫珩对楚棠的欣赏。对,身为男子就该有这般气概,只不过……还待磨练。

  他扬唇道:「行,等你有本事证明白己是男人后,再来与我讨论『承担』这个问题,现在先退下吧。」

  楚棠站在楚槿跟前,一动不动。

  楚槿拍拍他的肩膀,楚棠转身,看见她眼底的红丝,心中微涩,垂眉。

  「听姊姊一回,先出去逛逛,有事咱们回头再说。」她朝他轻轻点头。

  楚棠皱眉,犹豫片刻后,他拉起楚枫的手,跟着卫仁出门。

  楚槿走回桌边,在卫珩面前坐下。

  看着他,她忍不住想起现代那个很寂寞的卫珩,那个她好清楚、好了解的男人,可眼前这个人毕竟不是他。

  「卫大人支开小棠、小枫,是楚家惨案有眉目了?」明知道没这么容易,她还是迫不及待地问。

  他没回答,从怀里掏出户帖放在桌上,推到她跟前。

  楚槿接过、打开——

  父卫忠,三十岁,京城人士,闻香楼大掌柜。

  母章玉芬,二十八岁,擅女红,泉州人士。

  两人膝下有卫楚槿、卫楚棠、卫楚枫,二子一女。

  很简单的三行字,楚槿却一读再读,半晌,她轻轻将户帖折起,沉默。

  「有意见?」卫珩本是寡言之人,但碰到比自己更不想说话的小姑娘,只好先开金口。

  楚槿慢慢吐气,把胸腹间的气全吐尽了,方才开口,「凶手已经找到了?是招惹不起的人物?」用的是疑问句,但口气笃定无比。

  卫珩弯弯眉头,只不过一张户帖就能看出这么多,她当真只有十二岁?眼底闪过一抹兴味,问:「谁告诉你的?」

  轻摇头,她斟酌着字句,慢条斯理地道:「若非如此,卫大人不会让我们隐姓埋名,若非如此,卫大人不会绝口不提楚家灭门惨案。」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猜对了,这丫头不简单。卫横在心中暗暗赞赏。

  卫珩没回应,她却从他的表情到答案,心头忍不住抽痛,两百多条性命就这样消逝,活着的人不能声讨,不能喊[冤,只能隐姓埋名,求得一世平安吗?

  手在桌子底下握紧,压到烫伤处,一抽一抽地痛得厉害,但楚槿骄傲的不让泪水淌下、不原让委屈现形。

  她恨恨咬牙,哑声道:「楚槿只问大人一句,楚家惨案是永无破案之日,或尚有昭雪之时?」

  这话问得……卫珩对她更感兴趣了,不过一个小小的丫头片子,竟然句句都直指中心。

  垂眉睫,掩去心思,他缓言慢语道:「只要有心人想追出答案,真相早晚会大于世人。」

  「大人是想追出答案的有心人吗?」楚槿灼灼目光紧盯着他不放。

  她知道这是强人所难,卫珩不欠他们的,甚至还是他们姊弟的救命恩人,她这般咄咄逼人太不厚道,但她别无他法,他是她的救命稻草,是她的一线希望,不紧紧攀着他,她就会溺亡。

  呵呵,从来只有他逼迫人,哪有被人逼迫的分,大概是从没碰过这么好玩的小女娃,他竟然点头,稳稳地回答,「我是。」

  只有两个字,却比圣旨更动人心魄,没有道理的,楚槿心头狂喜,她就是知道、就是信任、就是晓得,他只要点头应下,楚家之冤必有大自时刻。

  松了口气,她微笑回答,「我等着。」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