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5页     千寻
  姜氏眼看自己虽是续弦,地位却再无人可动摇,这种情况下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把卫瀚媳妇活活折磨死算什么?逼得卫珩离家又算什么?造谣生事、抹黑卫珩又算什么?

  幸而卫楮还是个明白人,虽管不了后宅,但见卫珩年幼,无爹可依恃,而自己长年驻守边关,不能亲自教养,深怕毁了好秧苗,便想方设法送他上山习艺,护得密密实实,否则长房一脉早已断绝。

  照理说,卫楮有儿有孙,连曾孙都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再加上前几年从边关退下来,今年初把兵权交还朝廷,他早就该立下世子、退隐朝堂,好好含饴弄孙的,但他对爵位的继承人始终不肯松口。

  不能怪卫楮为难,毕竟二房子孙虽然众多,但要从里头挑一个能耐的主持国公府,着实困难。

  过去卫楮长年不在家,没有「卫府」这块大招牌,他无法从书香门第中挑选妻子,姜氏姊妹出身商户,大字认不得几个,儿子的教养自然疏忽。

  儿子没本事,卫楮只能摸摸鼻子认下,但孙子还有机会,因此他作主长子的婚事。大儿媳妇是同袍的女儿,读过几年书,写得一手好字,尤其是那温婉和顺的性子,颇得卫楮、卫瀚看重。

  而老二的婚事是姜氏坚持作主,她挑媳妇不选贤、不挑德,而是让自家侄女来联姻,这一娶,高下立见。

  卫珩从小资质聪颖,又有娘亲带着,两岁就会认字、背诗,之后上山学艺,有疼爱他的师父、师兄带领,学什么都比旁人快,卫珩十一岁考上秀才时,卫楮那个得意劲儿啊,满朝文武都知道他有多骄傲。

  卫楮不偏颇,也想从二房当中挑选几个孩子送上山,可架不住人家祖母和娘亲反对,一个个哭得要死要活,好像他不是送他们学艺,而是送他们去死。

  慈母多败儿,二房那群孙子……唉,不提也罢。

  有了这番比较,就算姜氏枕头风吹得呼呼响,卫楮也不肯轻易定下世子之位。

  姜氏吵也吵过、闹也闹过,甚至愤怒地说就算不传给孙子,世子之位也该落到卫德头上,但卫楮咬紧牙,打死不表态。

  姜氏后悔莫及,想着当年就该趁丈夫不在,早点让卫瀚下去陪伴他亲娘,免得日后生出个妖孽,虎视眈眈地盯着属于二房的肥肉。

  卫楮的妻子是姜氏,二房老爷卫德的妻子也是姜氏,大小姜氏联手,卫珩岂有平静日子可过?

  每次卫珩回府,总有大事小事接连发生,若非他有一身武功,脑袋又够清楚,早就不知道被算计几回了。

  十五岁,卫珩高中探花郎,进入翰林院,明面上他是正七品翰林院编修,但他在翰林院不到半年就被召进御书房,成为虎贲卫的一员。

  虎贲卫是先帝亲手组织起来的谍报机关,除先帝之外,没有人可以指挥,主要从事侦查、逮捕、审问、暗杀等活动,核心人物共有十七名,名单在先帝手中,其他人只晓得虎贲卫有多大的本事、做过多少事,却不晓得由谁主持、带领。

  而不管是核心人物或二、三阶的领导,虎贲卫的重要组成分子平均分布在朝堂上,官都不大,四、五、六品不等,但他们手下的探子无数。

  去年初,先帝知道自己的身子不行了,暗中加进一支五千人的军队,那并不是普通军队,而是精锐部队,原本卫珩并不晓得先帝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安排,但现在他明白了。

  卫珩足智多谋,短短数年,先帝不断破格提拔,如今在朝堂上,他是正四品的大理寺少卿,暗地里却是虎贲卫的头头。

  新帝登基,始终没有拿出虎贲卫的玉牌召唤自己,卫珩心下猜疑,想着会不会是先帝来不及将名单交给新帝,又或者新帝有意思解散虎贲卫?

  他猜不出答案,只能暂且按兵不动,直到先帝的遗诏从相府里找出来,他方才明白,原来先帝的棋尚未下完。

  话题扯得太远,拉回来。

  他进翰林院的当天,卫楮便将卫珩唤进书房,祖孙俩闭门深谈。

  卫楮打心底明白,孙子的脾气和自己太相像,这让他一则以喜,一则以忧。

  当年他可以弃先祖不要地自立门户,造成父亲一脉式微,如今卫珩若发了狠,也可能这样做,毕竟他亲生母亲的性命是交代在大姜氏手里的。

  卫楮做过的事却不乐意孙子跟进,他不希望辛苦创立的家业到最后变成一场空,因此他提出条件,挟恩求报,逼得卫珩承诺不报复二房手足之后,才让他接手母亲嫁妆,并将大房的财产分给他。

  后宅虽是大姜氏掌理,但她为人蠢笨,卫楮哪敢将所有家当交给她,因此大部分产业仍握在卫楮手中,而且给予财产一事并未告知大姜氏,否则知道卫珩拿走一半家产,大姜氏能不寻死觅活,闹个鸡犬不宁?

  卫珩虽没正式搬出敬国公府,但他早在外头置办屋宅,每月留在国公府里的时间也不过三、五天。

  他没有成天在卫楮跟前讨好巴结让大小姜氏松口气,认定他离爵位更远,不足为患。

  就这样子,几年下来,两房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眼看着卫珩的官越做越大,品级越升越高,相较二房那群只会吃喝玩乐、生孩子的堂弟们,大小姜氏感受到威胁感日渐加深,于是这段日子以来动作频频。

  他没空、不想接招,并不代表畏惧他们。

  「爷,这帖子……」

  「派人过去知会一声,祖父生辰,我会提早回去。」有什么招数他接着!

  弯眉勾唇,分明是温煦笑意,却让马文头皮一阵发麻,身上浮起鸡皮疙瘩无数,他晓得,二房惨了。

  「是。」

  马文退出去后不久,门板再度敲响,这回进来的是卫仁。

  「爷,楚家两位小公子到。」

  进入虎贲卫之后,除接收先帝给的人外,卫珩也开始培养自己的部下,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八个,是师父亲自挑选调教过的,用起来得心应手。

  「他们身子好些了吗?」

  「大夫说已经不碍事。」

  从密室救出来那几日,楚棠、楚枫吓得夜不成眠,两兄弟经常紧抱着彼此不松手,他们不敢哭、不敢说话,仓皇恐惧的表情令人心疼,吃了好几帖安神药才慢慢缓过来。

  「他们有没有开口问过家里人?」

  「没有,两位小公子常背着人偷偷掉泪,我想应该多少猜出几分,只不过两人半句话都没问,乖巧听话,让他们做什么就做什么。」卫仁回答。

  故作坚强?卫珩扯扯嘴角,姊弟三人性子倒是挺像的。

  卫孝说,楚槿搬到百花村后,遵照要求,除了隔三差五到孙婆婆家里取用粮食柴禾,真正做到了足不出户。

  偌大的宅子一个人独居,分明心里害怕,她却咬紧牙关,半句都不透露,十二岁的丫头比二十岁的少妇更沉稳,是因为家逢巨变,还是天性使然?

  楚家灭门惨案在百姓间传得沸沸扬扬,有些对朝局敏感的,几句话就猜出几分意思,都说新帝秋后算帐。

  楚玉为人刚毅耿直,一心对皇帝效忠,从不掺和进皇子夺嫡争权,而新帝上官谦恰恰是个器量狭小的,当年他寻求楚玉的支持,楚玉却相应不理,这仇早早在他心中记下。

  新官上任都要烧上三把火,何况多年隐忍、一朝夺位的上官谦。

  原本卫珩也是这样想的,直到从楚棠身上拿到遗诏,他才晓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这些天,谣言越传越盛,上官谦震怒,命大理寺十天内结案。

  不懂门道的以为新帝对楚家上心,急着替楚家上下两百多口人讨公道,可知道内情的哪还能不晓得,新帝这是逼大理寺随便找个代罪羔羊呢。

  卫珩不反对上官谦的做法,反正目前灭门凶手碰不得,总得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于是他花两天功夫挑挑拣拣,择定京郊附近的龙安寨。

  那是个一千五百多人聚集的山寨,专门打劫路过的客商。

  两年前,他们收下大笔银子,半途劫杀四皇子上官靖,让原本在夺嫡之争中最有希望的上官靖提前退下战场。

  卫珩将结果呈报御前,再鼓吹几句「灭掉龙安寨不但是为楚家报仇、为百姓解困,更可为皇上立威」之类冠冕堂皇的话。

  上官谦眉头一皱,犹豫片刻后,允了,派兵五千,一夜之间将龙安寨剿灭。

  龙安寨剿灭那日,卫珩进了靖王府,与过去的四皇子、如今的靖王共饮一杯状元红,他们总算是逼着那个人自断臂膀,报一箭之仇。

  楚家灭门惨案结案后,在背后盯梢的人撤去,卫珩行动自由,接下来该筹备、该做的事不少。

  卫珩扬起一抹清浅笑意,道:「把人带上,去百花村。」

  「是。」卫仁立到一旁,等着主子先行。

  第二章  坚强面对新生活(1)

  嘶,楚槿猛挥着灼热的手指,又烫着了,她舀来清水,把手指伸进去泡着,静静等待疼痛过去。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