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页     千寻
  猛地倒抽口气,她回来了,而且没死?重新对上卫珩的视线,他不是那个寂寞的GAD,而是……那个带人到相府查案的男人?

  望着卫珩,她摇摇头,从小力摇到大力,摇到头都晕了。

  不要啊!她不要回来,这里已经没有她的家、她的亲人,这里除了仇恨,什么都没有留下,她宁可在二十一世纪继续当鬼,宁可留在让她安心的卫珩身边……泪水淌落,眼底透出深沉的哀恸,她弓起身子,把头埋进膝间。

  看她极力压抑啜泣,一抽一抽、抖动不停的双肩,卫珩轻叹,没有打扰她的悲伤,只是静静地站在她身旁。

  就这样,两人一坐一立,谁都没有移动身子。

  太阳全数西沉,黑暗中,唯有升起的月亮透出淡淡微光。

  终于,楚槿停下哀泣,仰起头,在微弱的光线间望着卫珩,楚楚可怜、语带哽咽地问:「楚家灭门血案是多久以前发生的事?」

  「昨天晚上。」他面无表情地回答。

  令人心寒的是,这样骇人听闻的重大惨案,大理寺竟只让他这个四品官出头,三个仵作能在一天之内把两百多具屍体验完,这样厉害的功夫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闻言,楚槿猛然倒抽口气。

  昨晚?只隔了一日?那么,她的弟弟们还活着!

  她明白了,明白自己为什么重新回到这里。

  拉住卫珩的手臂,她急道:「求你,救救我的弟弟。」

  「你的弟弟?」楚家还有人幸存?莫非是消失的那两名男童?

  「嗯,他们……」

  「嘘。」他瞄一眼外头,蹲下身子,在她耳畔低声道:「我会救他们,轻声告诉我他们在哪里?」

  「在临风院主……」她话说一半,又吞回去。

  听见话声戛然终止,卫珩退开身子,细细审视,她这是在怀疑他、不信任他?

  「怕我出卖你?」

  对,她害怕!但不信任的话,她还有其他人可以求助吗?目前他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只是、只是……紧咬下唇,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见她像只惊惶的小兔子般紧紧摀住自己的嘴,分明茫然无助,背脊却非要挺得笔直,如此倔强、固执,才十二岁的小丫头,需要事事都硬撑?

  「若我想让楚家死绝,现在一刀将你结束不就成了,何必劳心费力套你的话?至于你的弟弟,说不说重要吗?我不出手相救,他们早晚会死,不是吗?」

  楚槿颓然松开手,对啊,这么简单的事居然想不透,她笨得太厉害了。

  「我弟弟藏在临风院的主屋内,爹娘房间的大床底下有个密室,但那张床被砍成两半,压住密室的出口,弟弟年纪小,推不开暗门。」她轻声说道。

  「嗯,我会去救他们。」他看看左右,思忖半晌,问:「你一个人待在这里,会不会害怕?」

  她先点头,紧接着又飞快摇头,把背挺得更直,「我不怕。」他必须先去救小棠、小枫,无暇顾及自己对吧?

  楚槿猜错了,卫珩不带走她,是因为清楚暗处里有人在盯着,某人很担心他把案子给破了,命人仔细看着呢。

  「既然不怕,你先躺回去,子时左右会有人来救你,行不?」

  听着他的话,楚槿脑袋飞快运转,倘若灭了楚家的是匪,有个目击证人没死,他应该大张旗鼓把她迎出去才对,为什么非要等到子时,让人来救?

  换言之,凶手不是匪,而是……目光一凛,她心中隐约浮出答案。

  「外头有人守着吗?」

  卫珩笑开,真是个聪明丫头。「对。」

  「你的人怎么找到我?我又怎么晓得那是你的人?」

  他想想,回答,「我的人会先发出夜枭鸣叫,你听到声音之后就开始号哭,哭得越凄厉越好。」

  楚槿明白,这是要让她装神弄鬼。可以的,她会尽量把场子弄大,让满京城百姓都晓得楚家有冤。

  「你安心跟着他走,安置妥当后,我会送令弟过去与你会合。」

  「我懂,可是我弟弟……密室里没水没粮,他们撑不了太久。」

  「放心,今晚就会去救他们,只是有不少双眼睛盯着,行事不能明目张胆。」

  「我懂。」

  轻浅微笑,他说:「休息一会儿吧。」

  点点头,她准备躺回草蓆上头,却想起一件事,「恩公,贵姓大名?」

  卫珩浓眉微挑,有趣地看着楚槿,眼下连安全都谈不上便想还恩?是天性恩怨分明,还是不愿亏欠?

  行啊,他还真想知道她打算如何报恩。

  「卫珩。」他说。

  什么?!楚槿觉得自己被雷轰上,她愣愣地看着他,半晌开不了口。

  他解读不出她这表情的背后意义,索性不想了,还有人等着他去救呢,不能耽搁太久。

  「快躺下,时辰不早了。」

  楚槿点点头,重新躺下,任凭心头波涛汹涌,她反覆琢磨着,这是巧合还是上苍刻意安排?

  卫珩将手负在身后,走出停屍棚。

  走出棚子,天上月光越发明亮,沉重的心思在此刻有几分轻松,脚步也跟着轻快起来,他的影子在身后拉出长长的一道。

  紧握手中明黄绢布,将上头的字一读再读,卫珩深深吸口气,再用力吐出。

  再确定不过了,楚家灭门惨案果然是某人的杰作!

  这份遗诏是在楚家的密室里,连同两个稚儿一起找出来的,除此之外,还有一册楚玉亲自写下的名单。

  这算是善有善报吗?倘若他不出手救下楚棠、楚枫,这东西将永不见天日,那么大锦王朝……这是不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爷。」管事马文轻敲两下房门。

  卫珩将绢布收进匣内锁好。「进来。」

  马文进屋,将帖子放在桌上,卫珩没接手,只淡淡看马文一眼。

  会意,马文说道:「老夫人命钟管事送帖子,七日后老太爷作寿,想让爷回国公府帮忙待客。」

  让他回府?卫珩将帖子拿到眼前,细细看着上头的字迹,似笑非笑地勾起嘴角,这次,又是为着什么?

  卫家世居京城,五代均有人在朝为官,听起来似乎很厉害,但在权贵满街跑的京城,卫家不过尔尔。

  直到卫珩的祖父卫楮弃文从武,十六岁起在战场上挣军功,四十岁时得到敬国公爵位,卫家才算真正在京城权贵中排上名号。

  卫楮是个庶子,他姨娘不得宠,在他七、八岁上下就殁了,府里儿子七、八个,一个小小庶子谁会高看他一眼,因此他在家族中没有地位,更没有发言权。

  卫楮十四岁时,父亲殁,嫡母立刻着手张罗着分家,要把五个庶子分出去单过。

  出府的时候,卫楮冷眼瞧着几亩薄田的地契,冷笑道:「我还不差这点东西,既然母亲迫不及待想逐我出家门,不如做得更彻底一点,直接把我从宗祠中除名。」

  卫楮嫡母一听可不高兴了,指着他的鼻子怒道:「你以为我不敢?」

  「打杀婢妾,从不把人命放在眼里的您,这区区小事岂会不敢?」他这是光明正大把姨娘的死给摆在台面上。

  话说到这分上,让嫡母失却面子,哪还会给他留里子,当即就道:「既然不想当卫家子孙,那我也不留你了,免得留来留去留成仇。」说完,她立刻把卫楮从卫家族谱中勾除。

  卫楮脾气硬,骨头更硬,阔步从卫家大门走出,直接从军,也是他有志气、有造化,才能在战场上一战成名。

  二十岁时,他与当时还是太子的先帝联手,打了个大胜仗,先帝龙心大悦,封他为三品大将。

  班师回朝那天,卫家族人的口水差点儿把嫡母给淹了。

  不少卫家人上门来认亲,卫楮就说了,除非嫡母把他姨娘升为平妻,自己由庶转嫡,才肯重返卫家大门。

  卫楮的嫡母哪里肯,此事让卫家族人对她颇有非议,因此在那之后,少了族人的偏帮与支持,再加上能力不足,一代不如一代,卫楮父亲这一脉渐渐在卫氏家族中式微。

  第一章  楚家灭门有隐情(2)

  卫楮膝下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元配所出的卫瀚,一个是继室姜氏所出的卫德。

  元配身子本就娇弱,而当时卫楮身在战场,又无长辈照看,因此生产时伤了身子,之后一直缠绵病榻,由于卫楮不在家,她的亲妹子长住府里,帮着照顾姊姊和侄子,元配死后,他便顺理成章娶了小姨子为继室。

  在没有生儿子之前,姜氏待卫瀚还算有几分心思,直到亲生儿子呱呱坠地,加上丈夫的官越做越大、越来越有能耐,然后,一个世袭的爵位凭空出现。

  到了这时候,再有良心的女人也会忍不住想为自己的亲生儿子做打算。

  只是还没等到姜氏动手,卫瀚就因为和他的娘亲同样短寿,二十出头就撒手人寰,留下一对孤儿寡母。

  而二房的卫德旁的本事没有,下崽子的能力却很强,就是他的孩子们也不遑多让,正妻、小妾接连生,比长房热闹了不知多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