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4页     千寻
  众美议论纷纷,楚槿走得慢,听到几句,一脸的无语问苍天,这关她什么事啊?

  卫珩也听见了,挑挑眉,他有恋童癖吗?应该没有,但有的话……他看看楚槿,笑了,也没关系啊。

  「莲香。」卫珩坐下后,喊道。

  一个十七、八岁的丫头进屋,她长相普通,皮肤略黑,但一双眼睛透着精明,让楚槿确定她不是通房丫头那一挂。

  「奴婢在。」

  「你带槿姑娘下去休息。」

  莲香还没应声,楚槿先紧张了。「今天要住在敬国公府?」

  「对。」

  「可是珩哥哥在外头不是有宅子,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她怕半夜被那群女人烹了。

  「谁告诉你我在外头有宅子的?」卫珩好笑问。

  「爹说过……」话说到一半,她反应过来。「你不可以罚爹,也不可以骂他。」

  这丫头越发没规矩了,但卫珩不生气,他认为这是楚槿把他当成自己人的证明,而他非常喜欢当她的自己人。

  「这次回来,有一些事需要处理。」他承诺过祖父不会弄死二房的人,不过弄垮的话……应该还好。

  「哦。」楚槿点点头,乖乖跟着莲香往外走。

  临走前,她抱起窗边那盆花,她需要「警卫」,在关键时刻提醒自己危机将至,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躲。

  卫珩笑摇头,不懂她在怕什么,他岂能让她在敬国公府里遭遇危险?

  第八童  跟着卫珩办案去(2)

  楚槿离开后,卫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爷。」

  卫珩问:「卫德卖掉的铺子……」

  「卫孝已经买回来了,二老爷最近还放出风声,说想卖掉卧佛山的庄子。」

  卫德总算要卖掉那里了?卫珩眼睛一亮,他等老半天等的就是这个。

  卧佛山的庄子有个温泉眼,是所有庄子里最有价值的一个,若非先帝赏赐,依祖父这样的出身哪买得起,而卧佛山则是连回庄子一起赏下来的。

  当年先帝把那处庄子赏给祖父,是因为祖父大战归来后脚伤难愈,御医说得要经常泡温泉,脚伤才能好得快。

  先帝为嘉奖祖父,便想赏下一座温泉庄子,可京城附近的温泉庄子都被占了,就是先帝手上也只有一处,当时还是皇后的元禧太后每年都要服侍那时的太后娘娘到庄子上住两、三个月,若是赏给祖父,岂非不孝?

  幸好,有人指出卧佛山上有处温泉眼,离京城有段路,京城权贵没几个人肯走一趟远路、花大把功夫跑到那里泡温泉,于是先帝命人买下卧佛山、盖上庄子,赐给祖父。

  过去,卫珩并没有把那处庄子看在眼里,但先帝驾崩前给了他一支五千人的军队,军队必须隐密安置,他到处找寻合适的地方,最后找到两座山中间那块地,盖房、安家、垦田,一年下来,初具规模。

  士兵们闲来无事,常跑到两座山上挖陷阱、逮猎物,这一挖,竟意外挖出了金矿!

  卫珩想大量开采,问题是温泉庄子那儿有敬国公府的人看守,若有所动作定会被发现,因此过去的大半年里,他曾试图向祖父要这处庄子。

  但祖父说先帝的赏赐不能卖,只能传,倘若他将庄子传给卫珩,那么便是表明态度,要让卫珩袭爵。

  既然祖父不敢松口,他只好让卫德松手。

  这当然得感激大小姜氏的愚蠢手段,让他有足够的筹码来说服祖父,祖父相信了他的话辞官离京,也才有接下来卫德逼迫管事、强收家业一事。

  「卫德放出风声,是等着让人喊价吧?」

  「是,李家、金家和张家都有这个意思,最近频频和二老爷接触。」

  总算还有点脑子,晓得要喊价,价高者得,要不卫德花钱如流水,卖铺子的那点小钱怎么够他花用。

  「爷,要让卫孝去喊价吗?」

  「卫德从小在京城混大,没有本事,但哪家富、哪家贫、哪家有权又有势他倒是一凊二楚,派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去喊价,他定会起疑心。」

  卫德把小聪明全用在这些地方了,文不成武不就,却是人脉广阔、朋友满天下,走到哪里就算没有祖父的面子,人家也愿意赏脸。

  「那要怎∠把卧佛山拿到手?」卫爱问。

  卫珩不答,笑得和煦无比,目光却转为犀利。

  卫爱心头一紧,晓得有人要倒大霉了。

  把事情交代妄,卫珩让卫爱先退下,刚好这时一名女子进了屋。

  「大少爷,二夫人请你过去用晚膳。」紫衣婉声道。她是通房之一,也是大姜氏最得用的眼线。

  卫珩回府参加科考时,紫衣就被开脸,送到他屋里,卫珩的伪装透过她的嘴,成功在大姜氏眼里塑造出温良恭俭的良善形象。

  大小姜氏敢用一堆蠢手段来对仗他,便是因为他的戏演得太好。

  「时辰还早,紫衣先坐下来聊聊。」

  紫衣红了脸庞,羞涩地坐到卫珩身边,她身上有着淡淡的脂粉香,刻意朝卫珩身边靠去,卫珩注意到了,却没有拒绝。

  「一些日子没回来,院子里好像少了不少东西?」

  紫衣闻言,面色一凛,轻咬唇,眼底无限委屈。

  「是三少爷,听说他在外头赌博输掉不少银子,却不敢同老夫人要,只好一次两次往咱们院子里拿东西去卖。大少爷,您要是能够常常回来就好了。」她轻声抱怨。

  三少爷卫玥是二房庶子,向来不得小姜氏喜爱,只因他与小姜氏所出的卫瑜出生不过相差半个时辰,差一点点就要越过卫瑜成为二房长子。

  这些年,卫玥已经帮卫瑜背下不少黑锅,现在连这事儿也要赖在卫玥身上?

  卫珩轻叹,「无妨,三弟也是辛苦人,不追究。」

  紫衣浅浅笑开,大少爷还是一贯的烂好人,哪有变啊?是她们小题大作。

  「这次大少回来会待很久吗?」

  「皇上那里有差事要给我,许要住上几天。」

  「大少爷带回来的那位姑娘是?」

  「是皇上要的人。」

  皇上?紫衣眉眼一转,再说上几句后便借故离开。

  不久,卫爱来报,说紫衣往大姜氏院里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卫珩莞尔,扯出皇上这面挡箭牌,会让她们婆媳消停几天吧。

  为了上官谦吩咐的事,卫珩决定先从被封为荣王的三皇子上官荣开始查起,因此昨日刚递过拜帖,今晨卫珩便带着女扮男装的楚槿进了荣王府。

  照理说,野心勃勃的是上官健,设计让上官沐不管不顾冲进京城的人有极大的可能性是他,但卫珩却不这么认为。

  他早已在上官健后宅埋下几个眼线,如果是上官健所为,他不会没收到半点消息。而之所以会带着楚槿,是因为上官荣喜欢花草树木,王府一年四季花团锦簇,方便楚槿打探消息。

  门房客气地把卫珩迎进府里,满京城上下谁不晓得,因为沐王那事儿让卫珩变成皇上眼中的大红人,人长得俊俏,前途又是一片光明,这会儿许多高门大户想与卫珩结亲,便是自家王爷也想攀上这门亲事。

  机会难得,卫珩亲自上门,谁敢不恭敬客气?

  走进大厅,楚槿四下张望,上官荣果然如处头所言对花草特别喜爱,园子里花团锦簇,都已经过了中秋,满院子的菊花依旧盛开,没猜错的话,荣王府里肯定有自己的暖房。在马车上,卫珩已经知会过楚槿,大厅前方有一棵老茄冬,是府里最高的树

  为啥卫珩要提点这个?当然是因为宅站得高、看得远,王府里若有什么特别的事儿,老茄冬一定最为清楚。

  等了一盏茶功夫,上官荣进了厅。

  上官荣个子不高,身材略微富态,但皮肤白晳,两颊上还带着淡淡的红晕。他五官可用明媚来形容,笑起来的时候,凤眼带上几分勾引意味。

  他穿着一袭浅紫长衫,身上玉佩、手钏、戒指戴了不少,三十几岁的人没有成熟男子的稳重,看起来反倒有几分女相。

  「荣王爷。」

  「卫大人。」

  两人拱手为礼后入座,上官荣客气道:「卫大人今儿个怎么有空上门?」

  「王爷明白的……」话说一半,他扫了眼站在屋里伺候的人,上官荣会意,让屋里头伺候的人全都下去。

  待下人离开后,卫珩对楚槿说:「小槿,你不是喜欢植物?荣王府里旁的没有,花草树木多得很,出去看看呗。」

  楚槿面有难色,犹豫着不肯出去。

  卫珩皱起眉,口气却是异常温和。「错过这个机会,往后可没这等好事了。」

  楚槿看看荣王,再看看卫珩,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大厅。

  上官荣看着两人互动,再多瞄楚槿几眼,心中忖度,此人面白无须、喉间无结,莫非是宫里的太监?

  「卫大人,那位是……」上官荣指指楚槿。

  卫珩没等他把话说完,点点头,默认。

  上官荣心中微凛,脸色瞬间惨白,问:「是皇上让卫大人来的?莫非皇上怀疑本王?冤枉啊,卫大人也知道,本王从不掺和争储那种破事儿,而且这个事件里我还是受害者呢,也不知道谁跟本王有仇,泼本王脏水,竟说本王害死父皇!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本王这是招谁惹谁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