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0页     千寻
  话说完,他转头凝睇她。

  意思是要她帮忙找?他怎会认为她找得到?

  楚槿皱皱眉头,问:「所以……」

  「帮我找到。」

  这是在开玩笑吗?找谁?什么的人?几人?他半句话都不说也不让部下帮忙,却要她一个不明就理的人来找,未免太奇怪了吧。

  「我没办法。」她直接拒绝。

  「你有办法的。」他笃定回答。

  「我哪来的办法,我既没有武功,更没有千里眼和顺风耳,我只是一个弱女……」她急急说着,话没说完,就在他了然的视线中猜出某些讯息。

  天!他知道?!

  卫珩脸上笑容更加灿烂,他不知道小丫头恍然大悟的表情可以这么有趣,太可爱、太美丽、太让人移不开眼睛。

  卫珩冲着她点点头:是的,我知道。

  楚槿回他一个用力摇头:不可能,你不会知道。

  他又点头,再次确定她接收到的讯息无误。

  她又摇头,用眼底的惊疑不定否认他。

  卫珩笑得更耀眼,他勾勾眉、点点头,笑得欢乐无比,一双桃花目紧盯她不放。

  然后楚槿想起来了,那次她在救治花儿时,他就站在孙婆婆暖房前,所以……他看见了、听见了?

  猛地倒抽口气,她连忙解释,「我不会跟花草沟通,真的不会,那天你看到的只是我的喃喃自语,我经常……」

  她越讲越小声,因为发现自己这种行为叫做越描越黑、此地无银三百两,他半句都没说,她却亲自把跟花草沟通的事儿告诉他。

  垂下头,叹了口气,楚槿问:「你要我怎么做?」

  他有说要把她千刀万剐、活活烤死吗,干么这副表情?而且明明是放弃挣扎、要死不活的无助脸,却引得他大笑不止。

  卫珩发现,仿佛有她在身边,他就会想笑。

  「你问问它们这附近有没有受了伤的人?都是男人,若没猜错的话,应该还有五个幸存者。」

  上官沐尚未上山,通知有人进山的哨声已经传进寨子,他领着忠孝仁爱过来,无意间救下被人追杀的上官沐,更令他意外的是,上官谦竟用这么大的阵仗来迎接上官沐。

  上官沐是先帝遗诏中提到的八皇子,也是先帝真正属意的皇位继承人,只不过他年纪太小,心性未定,而身边虎视眈眈的人又太多,就算把帝位传给他也坐不稳,经过再三斟酌,为求得朝堂的暂时稳定,只好退而求其次,让上官谦登基。

  先帝从来都不看好上官谦,他个性刻薄暴戾,行事张扬自私,这祥的人当皇帝将会是国家灾难,所以先帝肯蠢着上官谦承诺,五年后将帝位禅让给上官沐,而上官谦应该也答应了,否则他拿不到传国玉玺。

  但先帝熟知上官谦的性情,为求保障,他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把五千精兵交给虎贲卫,一方面将遗诏交给楚玉,里头便提到禅让一事。

  楚玉不负先帝所托,在上官沐身边安排不少治国能臣,也在朝堂上联络百官,待日后举事,上官沐将会有足够的人支持他上位。

  楚家灭门后,卫珩接下楚王的工作,暗中积极为上官沐布局,耐心等待大锦王朝迎来新帝,也等着为楚家翻案。

  但上官沐毕竟太年轻,阅历不足,被人稍微撩拨便心急火燎的回京,他此行打乱了卫珩的布局,也打乱了先帝的计划,日后麻烦只会多不会少。

  在卫珩思考的期间,楚槿弯下腰,低声问:「你们有没有看见受伤的人?」

  「有啊。」

  「他们往哪儿走?」

  「好像往老樟树那个方走。」

  「老樟树在哪儿?」

  小草伸伸叶缘朝她左手边指去,在正常人眼里,肯定不会发觉这是一个动作,但梦槿看在眼里,清楚明白。

  「谢谢。」她起身,转头对卫珩说:「往这边走。」

  令着卫珩快步往前走去,片刻后,他们在路旁看见一具尸体,楚槿又弯身问问路边的野姜花,紧接着继卖往前,这回他们走了两刻钟,才在樟树底下找到卫珩想找的人。

  此时已经筋疲力竭的上官沐看见远方又有人过来,他不顾伤口疼痛,抓起地上的剑指向卫珩,身边侍卫也摇摇晃晃跟着主子站起身。

  「不要过来。」上官沐怒目望着卫珩,恨不得用目光就可以击退敌人。

  他没想到自己一条性命竟要结束在这里,只差一点点他就可以进京,只要再撑一口气就可看见皇兄,为什么他就是走不到?

  楚槿慢悠悠地跟着卫珩走到上官沐面前,一双明亮清丽的大眼睛望着他,眼底带着审视。

  卫珩找他是为了赶尽杀绝?不,卫珩并非心狠之人,应该是另有目的。

  上官沐愣了愣,明明卫珩的气势比较强,是他需要防备的人物,明明在他眼前的只是个小丫头,但他的视线就是离不开她。

  他不是好色之人,却因为她的美丽恍惚了心神,她有双饱藏智慧的眼睛,虽然没说话,却在她眼里看见千言万语。

  只是一双眼睛、一个表情,他便喜欢上她了,很奇怪吧,在这种生死交关的危险时刻,脑袋里想的却是他喜欢上了初见面的小姑娘。

  上官沐嘲讽的笑了,他肯定是快死了,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既陌生又奇怪的感觉。

  发现上官沐的眼神,卫珩上前一步挡住楚槿,「不知沐王为何要离开封地?」

  视线与卫珩对上,上官沐不语。

  「沐王不说适,卫珩如何帮?」

  上官沐身上有着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卫大人是想帮我一把,还是诓我一把?」

  上官沐的话激怒了楚槿,她走出卫珩身后,不满地说:「你们都已经这个样子,卫珩若要害你们,刀起刀落、直接杀了便是,何必浪费精神诓骗你们,这年头大家都忙得很。」

  这丫头在替自己说话?卫珩瞬间心情飞扬。

  因为心情不错,他愿意宽宏一些对待这个年幼无知、被人设计了还不晓得的上官沐。

  他拱手对上官沐说:「没猜错的话,沐王手中应该有块翡翠虎令吧?虎贲卫首领卫珩,参见新主。」

  这话让上官沐吓到,楚槿吓得更凶。

  他这么好看斯文的男人,竟是虎贲卫首领,那个会止小儿夜啼、令百官胆颤心惊的邪恶组织?!

  第七章  沐王返京求真相(2)

  阳光自窗外斜射入屋,照射着窗边那盆不知名的兰花,那是卫珩特地寻来的。

  这里是卫珩在寨子里的居处,靠墙璧的大床上头躺着上官沐,大夫刚为他治好伤,正在外头熬药,药味传进屋里,让人眉心微蹙。

  卫珩坐在床边,静静观察看,他对上官沐不熟,多数的看法均来自先帝。

  「王爷回京,所图为何?」

  「我要父皇驾崩的真相。」上官沐严肃回答。

  他是父皇最宠爱的儿子,从小被父皇带在身边养大,有人说父皇不打算赋子他重任,只想拿他当孙子呵护,他不在乎这些流言,也根本没想过要登上那个位置,比起皇位,他更在乎亲情。

  「先帝年迈,身子支持不住了。」

  「不,父皇是被三皇兄害死的,三皇兄野心大,下毒害死父皇,我必须告诉大皇兄,让他替父皇讨回公道。」

  卫珩目光微凛,凝声问:「此话是谁告诉王爷的?」

  先帝有八个儿子,至今仍然存活的有老大、老三、老四、老五和老八。

  老大上官谦的母妃出身不高,多年前已经过世,在上官谦登基之后被追封为太后,如今坐镇慈晖宫的元禧太后是先帝皇后,育有二皇子与四皇子,其中二皇子不幸早夭。

  老三上官荣是个诸事不管的闲散王爷,生母虽身分显荣,他却因才能平庸,行事糊涂,不受先帝待见。

  老四上官靖从小就能力出众,才智品行皆属上乘,颇受先帝重视,孰料上官谦买通龙安寨的头头,在他出皇差返京的路上拦劫围困,重伤了他的脊梁骨,从此瘫痪在床,只能靠轮椅代步,幸而上官靖天性开朗坚强,伤残并没有毁了他的心志,虽然蛰伏起来,却不曾放纵自己。

  老五上官健跟上官谦一样母妃不显,能力也与上官谦不分上下,在上官靖退出皇位争夺战后,他渐成气候,有不少官员愿意支持他。

  老八上官沐是先帝最小的儿子,也最得圣宠,他与几个哥哥年纪相差甚远,先帝驾崩时才十二岁。

  他从小便展露出令人赞叹的天赋资质,倘若先帝再多活几年,即便上官靖未瘫痪,龙椅或许也轮不到他。可惜没有如果,上官靖就是瘫痪,先帝就是病得太重,尚未有任何后盾的上官沐根本不是上官谦、上官健的对手。

  先帝为保全上官沐,赐予他沐王封号,让他早早带着母妃淑太妃到封地,临行前还下旨命他未满十六之前不得回京,此举是要他在有自保能力之前远离危险,没想到他却擅作主张返京。

  先帝早看岀上官谦是个心胸狭窄、性情苛刻、毫无远见之人,把国家交到他手上,不出几年必会民怨四起,若上官谦不肯遵守禅位的承诺,届时上官沐便能高举起义的大旗,一举将上官谦赶下王座。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