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9页     千寻
  「我才不娇滴滴呢,再远的路我都走到。」

  再过几天,贺老板就会过来收购花卉,中秋节是花卉的热销期,中秋过后不久,花卉市场就会结束,直到年底。

  过年期间,为了热闹讨喜,大家喜欢在家里摆些水仙、迎春花之类的喜庆花卉,但楚槿没种,且她也不打算卖掉暖房里的菊花,那几盆菊花是用来育种用的,因此接下来几个月,她将把所有的心思放在花圃上,以及……如果今天有收获的话。

  「你们知道怎么走吗?」

  「让风带你去。」大树诚心建议。

  「好的,谢谢。」

  她深吸一口气,仰起头、闭上眼睛,正准备接听风的讯息时,脚底却踩上石子,一个重心不稳朝路旁倒去。

  「唉唷、唉唷……」一连串的尖叫声响起,暴怒的低吼声出现,「你做什么,小心点儿,我们可是珍贵的百年人参,可别把我们给压坏了!」

  闻言,楚槿眼睛发亮,低头看身子底下那一大片绿叶。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起来。」

  楚槿飞快起身,弯身从竹筐里拿出小铲子,开始挖起人参。

  「喂,你做啥?」

  「小心点,别挖断我们的根。」

  「没见过像你这么粗鲁!」

  「你是采参人吗?」

  吵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却意外地没听到喊救命的声音,歇下手,她问:「我可采走你们吗?」

  一个低哑声音传来,「可以,要不我们越长越多、越来越挤,也很麻烦,但你不能全部采走。」

  楚槿大乐。「是,你们告诉我那株可以采、该怎么采,我全听你们的。」

  于是,花上大半个时辰,楚槿在人参爷爷的指导下采走老株,留下健壮新株,让他们继续繁衍。

  她没有采得太多,只采十株左右,但年分久远,足够让她发一笔横财。

  楚槿连声道谢,接着随着风的引导,慢慢地走入深山。

  她走了很久,一路上看见不少宝贝,每个宝贝都让她心痒手更痒,但她很清楚今天的目的,只好强忍心中欲望,跟着风往幽兰谷走去。

  走了将近一个时辰,她终于来到那片山谷。

  山谷并不深,但往下爬还是花费她大把力气,好不容易手脚并用气喘吁吁地爬到谷底,视线接触到那一片珍贵稀少的兰花时,她想要尖叫!

  鸢尾兰、大花蕙兰、寒兰、墨兰……全是卫忠从京城给她带来的书册里介绍过的珍贵品种。

  她狠狠吸上几口气,带着膜拜的心情,小心翼翼、细细观赏大自然的杰作。

  屏气凝神,她用最柔和的嗓音问:「你们有谁愿意离开这里,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第七章  沐王返京求真相(1)

  楚槿谨慎地挖出兰花,把根须细细包裹之后,轻放进竹篓子里。

  她一面挖掘、一面安抚,保证会好好照顾们,会让它们的美丽在世人眼前尽情展现。她总共带走十株健壮的兰花,背起竹蒌,爬上山谷,她朝着家的方向走,没忘记和背后兰花对话。

  对于新世界,它们有很多的好奇与想法,楚槿耐心地一一回答。

  「小心,有血腥味。」墨兰出声提醒。

  墨兰的话才说完没有多久,一阵风迎面吹来,也在她耳畔轻声低语,「快找棵大树躲起来。」

  楚槿想也不想,立刻找到一棵大树,小心的把竹蒌放下,身子蜷缩成球,匍匐在大树根部。「麻烦你们了。」

  语落,旁边的野草歪歪身子,将楚槿和竹篓掩在身后。

  不多久,刀剑交击的铿锵声越来越近,她屏气凝神,一心盼望着他们可以越打越远,远到自己不会被危险波及。

  但她失望了,他们就停在大树前对打,没有离开的意思。

  那是两拨黑衣人,他们快闪、快打、出拳、使剑,第一招每一式都欲置对方于死地,外人看不出谁和谁同队,但他们自有本事分得清楚。

  双方越打招式使得越急,其中一边有十几个人,另一方只有五人,原本在人数悬殊的状态下,肯定是多数胜少数,毫无悬念。

  可不知怎么回事,那十几个人分明也是身手俐落、武功高强,但五人小组冲进他们之中后,却像切萝卜般有多少剁多少,没多久功夫,大部分萝卜下了锅。

  眼看己方人数越来越少,领头的那个扯起嗓子太喊,「杀!杀一个赚一个,黄泉路上有人相伴,美事一桩!」

  还美事一桩咧……楚槿忍不住在心里腹诽,要人相伴也得人家乐意才行啊,哪有拿刀子强迫的。

  不管如何,这一声确实起了相当程度的鼓舞作用,身边的同伴被他喊红了眼、举刀不惜奋力一搏,这种没有章法、不要命的打法,让对手在短时间内没机会靠近。

  只不过对方的身手太逆天,他们气势再强实力还是相差悬殊,如此奋力一拼的结果也不过是多活一刻、少活一刻而已。

  果然,要不了多久,萝卜收割完成。

  得胜的那方并没有大意,他们弯下身一一检查,确定对手全数死透之后,领头人才开囗道:「先分头找到人后,再回来把尸体埋了。」

  听见这个声音,楚槿倏地全身塞毛竖起,身子止不住地颤抖,冷汗拼命往下滴,她用力捂住嘴巴,死命憋着。

  「是。」众人领命,开始做事。

  呼呼,一阵风迎面吹来,卫珩侧耳倾听,笑意浮上眼底。

  天意呐,他本想等她长大一点,心理承受力强一些再将她拉进来,没想到被她撞上这幕,唉……别怪他不爱护小姑娘,是老天爷作的主。

  扯下脸上黑布,他没有半点犹豫地走到楚槿躲藏的大树后头,俯看她小小的、抖得有些厉害的小屁股。

  听见脚步声越靠越近,楚槿吓得差点晕过去,她整个身子贴紧地面,恨不得够再缩小一点,却惊觉脚步声好像在她身后停住。

  她……被发现了

  楚槿偷偷地让额头离地两寸,再微微转动脖子,直到眼角余光能够瞧见后方为止。

  她先是见到一双黑色布靴,视线往上调整一点点,是一件黑色长裤,再往上拉一咪咪,是一件黑色棉衫,再往上一分……心一惊,楚槿整个人吓得翻过去,趴姿变成仰躺,视线就这样对上了卫珩的笑靥,帅到会让人心跳暂停的那种笑。

  请告诉她,这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好?微笑?打招呼?挥手?

  没人告诉她,所以她只能继续以这种滑稽的姿势和他对视。

  叹口满含无奈、郁卒、烦闷的气,她不是电视里说的谐星,个性还有点小沉闷,为什么每次站到他面前,她就会变搞笑艺人?

  「你打算在地上躺多久?」卫珩问。

  她低声回答,「如果你愿意离开的话:我可以马上起来。」

  「我站在这里妨碍你起身了?」

  认真想想后摇头,她实话实说,「不妨碍。」

  「既然不妨碍……」

  她等着他讲出刻薄话,可卫珩竟然没有,反而伸出手来,她愣愣地握着他的手,借力起身。

  听到声响的忠孝仁爱回过头,见到大树后面竟有个小丫头都吓了一大跳,他们居然没发现?

  楚槿看看四人,畏畏缩缩地走到卫忠跟前,娇娇软软地喊了一声,「爹。」

  「你娘不是跟你说过,千万不可进到这座山里?要是让你娘知道,肯定会念上大半天。」卫忠一脸无奈。

  「爹,求求你别跟娘说,我挖到人参和稀有兰花了。」她勾住卫忠的手臂,试着用撒娇蒙混过关。

  看着两人的互动,孝仁爱的眼珠子差点儿掉下来,她就是爷护得死紧的小丫头?卫忠接下这任务时不是满肚子不乐意吗?怎么,现在真把人家当亲生女儿啦?

  卫仁忍不住插话,「野猪早被弟兄们吃光了。」

  「那也不行,这里太危险,以后不准再来,懂不?」卫忠逼着楚槿点头。

  她噘起嘴,摇摇头。不行啊,不能言而无信,她还要来好多趟,她答应过其他人参和兰花,要再来带走它们。

  卫爱笑歪了嘴巴,乐道:「不是亲生的,干么听你的话?」

  「别嫉妒,她就是我女儿,我就是她爹。」卫忠当爹当上瘾了,谁都不准和他抢。

  眼看着就要抬杠起来,卫珩走到楚槿身边,冷声问:「很闲吗?没事干?」

  主子发话了,众人立刻正起神色,笔直站好。

  「我们立刻分头寻人!」

  「不必。」卫珩拉起楚槿,「你们把尸体处理好后,回寨子里等我。」

  「人不找了吗?」

  「这事儿交给我。」

  交给爷?这座山多大啊,光靠爷一人要找到什么时候?大家都有此疑问,却没人敢多话,一声应和,忠孝仁爱分头行事。

  「走。」卫珩对槿说。

  「去哪里?」

  他没回答,接过竹蒌,拉着她离开。

  走了将近一刻钟,卫珩停下脚步,指指路边那块明显被摧残过的草地,说:「从这里开始,我再也查探不到踪迹。」

  风来来去去,能够提供的消息不多,他已经问过好几阵风,都得不到答案。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