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千寻
  楚槿把推车丢在孙家,等孙家祖孙狮子太开口,咬掉小姜氏身上一块肉之后,孙晓进就会把她要的菊花送到卫家。

  楚槿和卫珩走出孙家大门,一阵风迎面吹来,两人下意识停下脚步,楚槿闭眼,卫珩仰头——

  「要工雨了。」楚槿张眼。

  「要下雨了。」卫珩异口同声。

  「嗯?」卫珩的话让她惊讶,他也听得见?

  楚槿想起楚家被灭门隔天,他进楚家大宅查案,她在他耳边求救时的情景,现在仔细想想,那时确实有阵风吹过,所以他并不是听到她说的话,而是——对,是凤!肯定是风帮的忙,他才会下令掘地三尺。

  「你能听见风说话,对不对?」楚槿兴奋地问。

  卫珩挑挑眉,楚槿果然也能听得见,只是他没承认,刻意问道:「风怎么会说话,你病了吗?」

  说着,他把手心贴上她那小小的、滑嫩的额头,一贴上,他就不想让掌心离开了,想要一直一直贴着。

  楚槿拉下他的手,认真问:「不然,你怎么晓得要下雨?」

  卫珩指指前方低飞的蜻蜓,深吸口气。「没感觉吗?蜻蜒低飞,空气变得潮湿。」

  她误会他了?楚槿垂肩,还以为世间有人和自己一样,原来并不是这样……她摇摇头,脸上带着掩也掩不住的失落。

  卫珩轻叹。太嫩了,几句话、两个表情就泄漏秘密,若是碰上有心人利用,多危险?

  「你能听得见风说话?」卫珩反问。

  她抬头,表情微愣,一时间无法回答。

  卫珩浅笑道:「倘若有人能听得懂风说话,大概会被当成魔鬼,一把火烧了。」

  楚槿正起神色,对啊,她怎能在他面前卸下心防?就是小棠、小枫和爹娘,她都没让他们晓得自己的特殊能力。

  她赶紧撇清关系,「哪会有这种人,我只是随口问问。」

  话一出口,她脸颊红透、耳垂红透、脖子红透……只差没在脸上刻字,昭告天下本人正在说谎中。

  卫珩还是摇头,不行,得加强训练,否则三两下就被人探去心思。

  楚槿愣愣望着他,摇头代表什么意思?

  她两手交握、轻抠手指,紧张全落入卫珩眼里,再度诱发他的怜惜。

  倏地,天边一记惊雷敲响,楚槿急道:「快走,马上要下雨了!」

  卫珩拉起她的手,快步往卫家跑去,可是跑没几步,雨水便滴滴答答落下,卫珩想跑得更快些,但楚槿哪有他的一身本事,手一扯,她整个人踉跄地往前扑,幸好卫珩反应够快,旋身将她一把抱进怀里。

  他没把人放下,施展轻功迅速往卫家奔去。

  感觉身边的景物飞快往后,楚槿仰头,看见他干净的下巴上有一点一点的青髭,她的耳朵贴着他的胸口,让她想起现代的那个卫珩。

  她经常趁他睡着或看电视时,偷偷贴在他身上,仿佛他的心跳声可以安慰她什么。

  在没有男女大防的现代,就算不是夫妻也可以彼此拥抱,给予安慰,她贪恋这样的安全感,于是常做逾矩的事。

  但眼前的人是敬国公府的大少爷,不是那个很寂寞、没有亲人往来的上班族,何况时代也不对,这是有男女大防的时代,就算是夫妻,也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出这种逾矩行为,可她实在贪恋这样的安全感,只好允许自己逾矩。

  因比,她乖乖地贴在他胸前,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好像自己还是那个不会带给人任何感觉的鬼魂。

  雨在瞬间下大,两人很快淋成落汤鸡。

  卫珩尴尬地停在大树下,他以为只要速度够快,就能及时回到卫家,不过事实证明,没有人可以战胜大自然。

  待在树下的两人还是不时被滴落的雨水点上头顶,再顺着两人的头发、额头、眉毛、眼睛、脸颊往下滑,滑出一道道痕迹,双眼几乎要张不开,模样超级滑稽也超级狼狈。

  楚槿看着他,威风凛凛的卫大人却被雨水打得张不开眼皮,那模样用现代的话讲——真萌,让她忍不住笑出声。

  笑容会传染,见她笑个不停,渐渐地,卫珩也弯起嘴角,噗哧一声,笑了。

  他一笑,她笑得更欢,两人就这样看着彼此,从微笑到大笑,笑声久久不停歇。

  连月来,压在楚槿心头的沉重消除了。

  数年来,紧紧跟随卫珩的寂寞也消除了。

  沉重、负担、哀愁……两人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消失无踪,在她眼里,只有一个狼狈到让人很安心的卫珩,在他眼底,只有一个狼狈到让人心疼的楚槿。

  这样狼狈的两个人,意外地创造出了短暂的幸福。

  等笑到脸颊酸了、肚子痛了、胸口喘不过气了,他才问:「要在这边等雨停,还是要一口气冲回去?」

  下意识地,楚槿仰起头问雨的意见,看得卫珩又想摇头了,连半点掩都不会,这可怎么办才好?算了,总之他护着她便是。

  她张开眼,对他说:「这雨恐怕一、两个时辰内都不会停。」

  「所以你决定……」在这里等雨停?

  「反正快也湿透、慢也湿透,那便慢慢走回去吧。」

  「好。」意料之外的答案让卫珩失笑,他拉起她,慢慢地往回走。

  这一幕让楚槿想起电视萤幕里的片段。

  一个妈妈、一个小男孩,两人穿着雨鞋,撑着大伞小伞,不介意雨水湿了衣摆,手牵手,寻着地上的水洼用力踏下,水溅上那一刻,笑声远播。

  那是现代的卫珩对母亲最深刻的记忆,由他的父亲录下,后来他的母亲死去,再没有人和他手牵手,他的父亲再娶后,又少了一双会拿V8拍摄家人点滴的大掌心,于是他一路走得好寂寞,心里承载着淡淡哀愁,那份抑郁,再成功的事业都无法消弥。

  这个卫珩也一样呢,爹娘早逝,小小年纪就被送出家门,那位婶娘……楚槿见识过了,她肯定不会给他任何亲情,所以他也是一路走得好寂寞,也是心里承载着淡淡哀愁,也是再成功的事业都无法消除孤独吧?

  那一点点舍不得,让楚槿下意识地握住他的手。

  她不知道自己真正想握的,是这个卫珩还是那个卫珩,只要有一点点的能力,她都愿意为他们赶走寂寞。

  卫珩感受到了,他没转身、没有丢给她一个奇怪的眼神,只是在她看不见的角度里,悄悄地扬起嘴唇。

  大雨中,两人慢慢走着,雨水催促不了他们,也阻止不了他们。

  这样的天微凉,但卫珩掌心不断传来暖意,把塞气驱逐出境,楚槿轻咬唇,带着些许羞涩,想着要是这条路能够走不到底,多好。

  吃过午饭,雨依旧下个不停。

  卫忠、章玉芬在屋里议事,楚棠、楚枫在午睡,楚槿搬来两把椅子放在檐下,和卫珩各占据一张。

  她调皮地伸手接雨水,待雨水在掌心聚满,双手分开,哗地雨水落下,她重复玩着,乐此不疲。

  卫珩温润的声音传来,问:「为什么要买孙家的菊花?」

  「我想试试能不能养出新品种,如果能养得出来,价格很昂贵的。」已经说过,她不能小康,她必须大富,必须当弟弟们最坚强的助力。

  「兰花。」他突然说出两个字。

  「什么?」

  「当今太后喜欢兰花,京城每年四月都会举办兰花大赛。」不少种花人光靠几株品种稀有的兰花就致富。

  这是在指点她?楚槿眨眨眼。

  「太后喜欢兰花,那皇后呢?」她打算一路问,考考他对皇室人物有多少了解。

  「不重要。」

  「为什么不重要?」她转身望着他。

  卫珩笑得诡异,在心中回道:因为那张凤椅,张氏坐不了太久。

  楚槿看着他莫测高深的神情,发现他连这种奇怪的表情看起来都帅到令人怦然心动,真真是罪恶啊。

  他不答,她便不追问,合起掌心,又玩起雨水汇聚的游戏。

  第六章  冒险入山寻兰花(2)

  两人沉默片刻,卫珩问:「想知道成绪东的事吗?」

  楚槿微愣,笑容僵在嘴角,片刻,她泰然自若地问:「成公子还好吗?」

  是成公子而不是绪东哥哥吗?卫珩很满意她的态度。

  「与秦家的婚事全是秦氏的个人意愿,她和秦家四处放假消息,搞得京城上下都以为成绪东和秦丽贞的婚事必或,只差没交换庚帖了。」他将事情说得钜细靡遗。

  「恭王爷和王妃定不会同意。」楚槿接话。

  他们本就不满秦氏的教养,觉得秦家教出来的女儿不过尔尔,错一回就够了,可不能一错再错。

  「没错,恭王爷那关没过,成绪东自己也不积极。」他点点头。

  楚槿理解,成绪东虽然性格软弱,却也晓得继母不会真心待自己好,她选的媳妇自然不能抱太大期望。

  「这让秦氏伤透脑舫,遂请了女先生回家说书,想转换一下心情。女先生旁的故事没说,专挑了个对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男女因机缘巧合,女子终得夙愿,与男子永结同心的故事。半个月后,这位不着调的夫人便把话本内容变成了事实。」说着,他又露出神秘的微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