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妙手生花(上)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6页     千寻
  这话小姜氏哪肯信?昨儿个李氏花圃的老板娘才说起这几盆菊花,今儿个花就没了,唬人呐。

  她冷哼一声,「既然你不识抬举,就别怪我不客气……」

  小姜氏以眼神示意,几名家丁立马抓起铲子、圆锹、棒子,眼看就要把暖房给砸得稀巴烂,恰恰碰到孙晓蓝进来。

  她冲到众人面前,扬拳抬脚,连声咆哮,「住手!咱们孙家种花、卖花那么多年,还没见过这样蛮横的,买卖不成竟想毁人营生,难道敬国公府眼里没有王法吗?」

  孙晓蓝恨不得把人一个个丢出去,她还以为这贵夫人就算再尖酸刻薄,总是高门大户出身,顶多嘴皮子上恶毒,不至于动手动脚,没想到她大错特错。

  她不应该离开奶奶身边的,本想让奶奶拖住对方,自己跑去叫小槿偷偷把花搬走,找不到花,对方自然偃旗息鼓,谁知道上等人竟会做出流氓事,她后悔死了。

  目光微凛,卫珩阔步上前,目光清冷地看着小姜氏,「婶娘好大脾气,买不成花就砸人家当,不晓得爷爷知道会怎么想?」

  看见卫珩那一刻,小姜氏就被定住了,她暗自气恼今儿个出门没看黄历,竟碰上这个煞星。

  过去她没拿卫珩当回事儿,不过就是个男的,她的肚皮争气生下的儿子还少了?更别说老太爷长年把他丢在处头,谁晓得哪天会不会一个噩耗传回府,大房直接断了根,没想到他不但回京考上科举成了探花郎,又得先帝重用,官一阶阶往上升,引得老太爷看重。

  这几年,婆婆想尽法子要把卫珩给办了,没想到人没办成,倒是她们婆媳一回回被办。

  上回瑜儿、立邦和彩贝那件事,到现在还没完呢,瑜儿被老太爷重打三十大板,伤口反反覆覆的始终不见好,被楚足在家哪儿都去不了,或天或夜闹个不停,她都快烦死了。

  彩贝被送进家庙,立邦被父亲打断两条腿,一双子女被祸害,大嫂恨她入骨,上次回娘家,大嫂气得唾她一脸口水,要不是婆婆出面,恐怕往后她就没有娘家可回了。

  因此现在看到卫珩,她只有绕道走的分,哪还敢同他正面对决?

  「珩儿,你、你怎会来这里?」小姜氏一脸心虚。

  卫珩冷笑道:「和婶娘一样,想给诚王妃寻几盆菊花做贺礼,是爷爷下的令。」

  老太爷让他来寻菊花,难道是想撮合卫珩和连芯玫?

  那怎么可以!和卫珩相比,钰儿会被狠狠甩出十条街,有他在,诚王肯定看不上自己的儿子。

  「这里没有菊花!」她急忙道。

  「何止没菊花,所有花全让婶娘给坏了,这事恐怕得让爷爷来作个主。」

  卫珩心中冷笑不已,这人还真是打不怕、吓不怕,到底哪来的韧性和毅力?看来卫瑜的伤得再多烂几个月才成。

  「这点小事,何必惊动老太爷。」小姜氏呐呐道。

  査四欺压良民,以势谋利,怎会是小事,难道婶娘从不把敬囯公府的名声放在眼里?」

  闻言,小姜氏微凛,他要给这群乡下人撑腰?为什么?

  这下子怎么办?买不到花,又得罪了老太爷,倘若事情闹大……眼看情况不对,她急忙换上一张笑脸。

  小姜氏弯下腰,亲自将孙婆婆扶起,婉声道:「老人家,都怪我脾气太冲,做事不周全,实在是你的花太好,远近驰名、一盆难求。要不您算算,损失多少,让人报到敬国公府里,我让帐房立马把银子给您,行不?」

  报到敬国公府?楚槿皱眉,到时卫珩不在,她若不认帐,孙婆婆还能怎样?

  楚槿想得到,卫珩自然也想到了,他冷冷问:「婶娘出门买花没带银子?」

  小姜氏暗自咬牙,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我这不是担心身上银子不够吗?」

  孙晓蓝不给面子,轻哼一声,「钱带不够还敢砸人屋子,这是笃定做坏事不必赔,官府全站在您这边是呗?原来敬国公府都是如此行事。」

  诛心之言啊,有卫珩这个传声筒在,这话肯定会传到老太爷耳里,要是让老太爷知道她到处破坏国公府名誉,还能有好日子过?

  小姜氏苦着脸望向卫珩,盼他高抬贵手。

  卫珩摇头,居然连这点银子都想赖,「孙婆婆年纪大了,婶娘体谅体谅,别让她往京城跑了。孙晓进,把损失算算,若婶娘身上银子不够,我先垫上,婶娘写张借据即可。」

  这借据不如说是证据,这下她哪还有胆子让银子不够?小姜氏愁眉苦脸,对孙婆婆说:「不如您老人家算算坏了多少东西,报个价儿吧。」

  卫珩递眼色给孙晓蓝,孙晓蓝没看懂,楚槿却明白了,拉过孙晓蓝,在她耳边低声道:「往高里算。」

  孙晓蓝大眼圆瞠,楚槿轻点头,两人相视而笑,这是让他们把竹杠往狠里敲啊。

  孙晓蓝立马换上一张笑脸,口气轻快道:「夫人这边请。」

  卫珩头往外走,小姜氏和家丁随后,孙晓蓝、孙晓进扶着孙婆婆跟上。

  第六章  冒险入山寻兰花(1)

  楚槿没离开,她心疼地看着地残花,弯下身子,柔声道:「辛苦你们了。」

  她把朱槿独进新盆里,覆上泥土,埋入肥料,再将折断的花枝一一剪除,边做边问:「告诉我,我还能帮你什么?」

  「我要多一些水。」朱槿软声软语道。

  「明白,等等我。」她快步走到缸边,抓起水瓢装满水,缓缓倒入盆里。

  朱槿满足地喝一口水,低声说:「谢谢你。」

  「不客气」楚槿说完,转身收拾另一棵软枝黄蝉。

  她的动作俐落迅速,和在现代看过的急诊室医生一样,从重伤的先救,其余损坏得不太严重的可以缓缓。

  「我马上给你换盆。」她对软枝黄蝉说道。

  「谢谢。」

  「别担心哦,打起精神来,我保证你们都会好好的……」她一面动手,一面动口,一句句说着安慰的话。

  她并不知道卫珩正站在暖房门口,看着她的每个动作。

  他发觉楚槿没有跟过来,对孙晓进交代几句后便转身返回暖房,却怎么都没想到会看见这一幕,他听得很仔细,那迸不是楚槿在自言自语,而是在和花草对话。

  卫珩莞尔,对这种事并不感到害怕或惊讶,因为他也能听见风和雨企图传递的讯息。

  这个能力始于他童稚时期,那次他差点死在大姜氏手里,在阎王殿转一圈,阎王没将他收去,从床上清醒后,他就发现自己竟然能够得懂风雨的话。

  起初,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能力狠狠吓到,以为自己发疯了,夜半时数度从恶梦中惊醒,渐渐地他习惯了,学会控制能力、利用能力,学会与自己的能力相处,也从当中懂得大自然的奥妙。

  她也是因为死而复生才拥有这个能力的吗?如果是的话……卫珩眼底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光芒。

  楚槿站起身,终于把所有的花草通通抢回来,松一口气,她满足地看着架子上的新盆花,温柔道:「这段时间要更努力哦,努力成长茁壮、努力活得绿意盎然,不要被一点小挫折打败。记住,天底下没有什么能够打败自己,失败的原因只有一个——放弃。你们不能放弃,我也不会放弃,我们要一起努力……」

  听着她的精神训话,卫珩嘴角笑意扩大。她是在鼓励花草,还是在鼓励自己?又或者是两者有?

  家逢巨变,她这一路走过来肯定相当委屈辛苦,她无法在弟弟们面前抱怨,只能在花草跟前说话,他没听漏她话里的寂寞。

  再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寂寞了,父亡母殁,祖父打小把他送到师父身边,师父本事高强,却是个性再清冷不过的,一天说不到三句话,连个小小的眼神都不给,小小孩童尚未明白何谓寂寞,先尝尽寂寞。

  也不晓得他是心疼楚槿,抑或是心疼小时候的自己,卫珩脸上笑容隐去,眼底浮上几分怜惜。

  楚槿说完一串加油的话之后转身,意外地看见卫珩,他脸上的表情很难描述,她厘不清楚,却晓得无害,她朝他走去,认为自己欠他一句感谢。

  只是人未到,卫珩的手抢快一步朝她伸来。「先回去吧,卫忠在家里等你。」

  爹回来了?想起他憨憨的笑意,楚槿心情飞扬。

  她的笑靥化解了他的郁闷,卫珩问:「那么开心?」

  「什么?」她没听懂他的意思。

  「听见卫忠回来,你很高兴?」

  楚槿点头,回答:「他是我见过最会巴结子女的父亲。」

  连小棠那样清冷的孩子,心都被他给焐热了,这样的爹,没有人会嫌弃。

  「他敢不巴结?五十大板在后头等着。」卫珩又不爽了,丢下话就转身离开。

  她喜欢孙晓进,想要涌泉以报,她对卫忠好,听到他回来就心情愉悦,独独对他没有思念、没有盼望、没有期待,如果今天他不出现,是不是再过一段时间,她就会将他给彻底遗忘?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