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3页     千寻
  明明是春寒料峭的天气,她们却跑得满身大薄汗,眼睛亮晶晶、脸颊红扑扑,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怎么啦,是撞上财神爷还是如意郎君,高兴成这样?”

  贺心秧一问,紫屏倏地从头顶红到脖子根。

  不会吧,她不过随口一问就猜中,她该改行去算命了。

  “胡说什么呀,是王爷、王爷啦!”紫屏手指着外头,急道。

  平时是口齿伶俐的丫头,这要紧当头竟是连话都说不清楚。

  寡言的苓秋笑了,替她把话补充完全。“我们在外头遇见小四,他说王爷平安归来,现在正在勤政殿里见皇上。”

  他回来了?他武功学成、从山谷底下回来了!

  勤政殿吗……好地方,她最喜欢勤政殿……贺心秧笑了,嘴角从脸颊两侧咧到后脑勺,她要改,她人生最疯狂的事不是爱上老祖宗,而是老祖宗照着金庸定律,变成武林盟主回来了!

  她想也不想便往外跑,脚步像安了风火轮似的,一下子便跑入雨中。

  她没拿伞,任由细雨迎着头、全数打在身上,她不觉得寒冷,甚至感到微微的温暖,厉害吧,武林盟主的功力就是比人家强,隔空运气,她已经被他的内力弄得身暖心喜。

  是啊,雨天加上温暖,是她与他的特殊记忆——

  在邑县的王府别院,他拿着伞带着她走入一条平坦小路,树上的桃花被雨水打落,粉色花瓣坠满路面,她的脚踩着粉红步道,萧瑛为护她不受雨侵,将她纳入胸膛。风阵阵吹来,夹带着雨丝,她第一次在他身上……感觉温暖,心,前所未有的平静。

  回来了,她等了那么那么久,终于等到心心念念的男人,等到他承诺的八人大轿,等到他抱着自己,再听他说一句,“我的小苹果。”

  她幻想过千万个再次见面的场景,却没想过,她恋上他,在雨天;她与他重逢,也在雨天。

  她要飞奔到他面前,她要笑着对他说:“请你不要光是注意我身上的雨滴,请你看着我脸上永恒不变的笑意。”

  永恒,是的是的,就是永恒,他这次回来,她与他之间,除了永恒,再不会出现别的可能。

  分手、踹开,距离、消灭,她与他只有一个选项,那个选项叫做天长地久,叫做永世不变。

  她要对他说:“从现在开始,一个转身是我们之间最大、最远的距离,你必须随时随地让我看见你,即便是冒险,我也要在你身旁,请把我当成风筝,牢牢地握住牵系的线。”

  然后她会握住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肚子上,让他知道,再也不会有个孩子阻挡她与他一起冒险。

  也许她可以把手压在胸口对他说:“我这里,装了满满的珍珠。”

  然后他会问:“为什么?”

  接下来她要说:“蚌母被沙子不断刺痛着,于是酝酿出温润的珍珠,我这里日日夜夜被思念刺痛着,于是孕育起无数颗名为爱情的珍珠。”

  她飞快跑着,不顾身后宫晴的呼唤,她笑着转过身、圈起嘴,对宫晴大喊,“你不必追来,我要自己去见他。”

  见贺心秧那样兴奋,宫晴笑着止下脚步。是啊,这种时刻,便是淋了满身雨水又如何,反正,会有男人为她心疼。

  不怕风、不畏雨,因为那个带给她安全与幸福的男人,在她等了又等、伤了又伤后,终于回到她身边。

  他回来了,她终于等到他的承诺——他要安全健康地站在她面前。

  贺心秧跑过静雨亭、经过御花园,穿过永仪殿,行过宁慈宫,她飞快地跑着。

  雨水模糊了她的视线,但没关系,因为她的心清亮透明。冷风寒了她的躯体?无所谓,因为勤政殿里的那个男人会温暖她的身体。

  她知道在这个时代里,女子该矜持、该乖乖地等着他到来,可是对不起,她早已迫不及待……

  终于,经过一片默林,勤政殿就在眼前,她停下脚步,想要整整衣服,可是……算了,无所谓吧,反正她连矜持都不要了,便是把迫不及待晾在他眼前也没关系,说不定他也迫不及待等着他的红苹果。

  手压在胸口处,她不停喘着、不停咽下口水,不是近乡情怯,可这会儿,她竟然有了想哭的感觉。

  那样那样思念的男人啊,即将出现,那样那样热爱的男人啊,将要与她一起印证永恒,那样那样无法割舍的他啊,有了他,她的灵魂再度完整……爱他……她好爱他……

  直起身子,她一步步走近勤政殿,风喻没有拦她,因为他明白,她有多么心切,一年的等待,会让人等出多少心焦。

  走进勤政殿里,满堂的官员,贺心秧谁也看不见,她只看得到日思夜想的男人,她忍不住笑意,忍不住用夸张上扬的嘴角透露出自己的幸福感觉。

  她要叫他了,叫出她日夜复习千百遍的名字,他将立刻回身,把她紧紧、牢牢地锁在胸前。她看不见满堂大臣,他肯定和她一样看不见。

  然而,萧瑛的速度比她更快,他说:“臣想求皇上为臣赐婚。”

  贺心秧笑得更灿烂了,他和她一样迫不及待,没先跑到她面前递上一束鲜花、一颗钻戒,竟先转到果果面前,求他赐婚……

  笨,急什么,她说要嫁,果果敢说不吗?除非那个死小孩不怕被打爆脑袋。

  萧霁凝声问:“你想赐婚的女子是……”

  “关倩。”

  第十六章  赐婚(2)

  她向前迈了半步的脚停在半空中。

  关倩?怎么会是关倩?他是不是搞错了,他应该回答贺心秧或苹果才对啊,早就约定好的事,怎么会突然间改变?

  他弄错了,绝对是弄错了!贺心秧飞快向前奔过几步,走到他身后,扯扯他的衣带,轻声唤,“萧瑛。”

  他回过头,乍然看见她的时候,他的眉头高高皱起。

  为什么皱眉?不乐意看见她?那是什么表情啊?分别一年多的有情男女,见了面,应该要亲亲抱抱,如果没有人就赶紧到床上滚来滚去,如果有人就你笑我、我笑你,笑得幸福洋溢啊……怎么会是眉头皱得那么丑?

  贺心秧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要把他看仔细,也要他把自己看仔细。

  她指指自已,告诉萧瑛,是她啊,他儿子、女儿的娘。

  不管谁问过几百次,她都只有一个回答——我要当蜀王妃。怎么可以他出了门,就忘记在家替他生小孩的女人?

  可是他并没有其他反应,冷漠的眼睛、冷漠的脸,冷得让人怀疑,他又在她面前将面具挂回去。不真心的笑脸、不真心的温柔,他回到当初那个让人退避三舍的假萧瑛……

  不对、不对,肯定是哪里弄错了。

  照理说,他应该大笑、应该抱起她,然后说:“瞧,我没说错吧,等你生完孩子,又是京城第一美人。”

  再不然,他至少该问问她,“是儿子还是千金?”

  她早就准备好要骄傲的大声对他说:“恭喜王爷、贺喜王爷,你一举得男又得女,男的像诸葛亮、女的像穆桂英。”

  可他没有,只是眼睛眨也不眨地望着她,好像她是从深山里跑出来的怪兽。

  “王爷,她是谁啊?同倩儿好像呢。”

  一只手勾住他的手肘,萧瑛翻手,将她的手握在掌中,那是保护者的姿态。

  贺心秧先是盯住那双交握的手,足足盯满三十秒,然后像是脖子生锈似的,卡卡卡,卡过九十度,把视线调到另外一个女人面前,眼光调整,焦距调整,然后,重度惊吓……

  犹如照镜,她看见另一个自己……全身的血液在瞬间被封冻,说不出口的冷在周身蔓延。

  倩儿、关倩……一个和自己有八成相似的女人……

  “秧秧姑娘,可不可以告诉我,你和关倩是什么关系?”

  “关倩?我没听过关倩,我……倒是和关云长比较熟。”

  模模糊糊的句子从脑海中跃了出来……

  她看看萧瑛、看看关倩,再看看他们十指紧扣的手,胸口瞬间被人掏出血洞,心被挖了出来,狠狠地、狠狠地砸烂。

  她仰起头,问了很没营养的句子,“你是萧瑛吗?”

  他点点头。

  她的视线转到关倩脸上。“你是关倩?”

  她也点头,用夫唱妇随的那种点头法。

  “你们认识多久?”

  “八、九年。”关倩回答。

  “你爱她、她爱你吗?”这句问话,两人毫不犹豫地同时点头,然后,贺心秧傻傻地跟着点头。“所以你们打算要成亲?”

  “对。”关倩飞快回答。

  “他要用八人大轿把你抬回家当蜀王妃?”

  “对,只要皇上肯赐婚。”

  一个问句一根针,每根针都深深地、牢牢地插上她的心脏,痛得她连泪水都无法流下。

  懂……了了……她是写小说的,这么显而易见的剧情,她怎会闹不明白?

  萧瑛爱关倩、关倩爱萧瑛,不过是某种原因,造成他们的分离,所以花满楼那个夜晚,他一眼看见她便留下她、要了她。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