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41页     千寻
  转头,她不再看李琨,问周闵华,“周大哥,你也有事找我吗?”

  他点头,从怀里取出一本账册和几张契约。

  “这段日子,小姐的稿子并没有卖给别人,王爷替小姐开了一间书铺子,这是房契以及账册,账册里记得明明白白,书铺里每月的盈余……”

  后来的话,她再也听不进去,这又是一个他对她的“安排”。

  真是小人呵,他不亲自来安排她、照顾她,以为托哥哥、求叔叔就能敷衍她?过分!恶劣!差劲!萧瑛是她见过最没品的狐狸!

  她抬起下巴,气势高傲的打断他道:“周大哥,食言而肥呐,当初你答应替我保密的,怎么一回头就把我写艳本的事情告诉王爷?”

  这可是天大的冤枉,倒果为因啊,周闵华硬着头皮解释,“我发誓,从没把小姐交代的事情泄露出去。”

  “不然王爷怎么会知道我写艳本,怎么知道要帮我开书铺?”

  “我也不明白,但当初王爷找我过去,就是要我替小姐出面,替你写的艳本谈合同的,王爷说姑娘家抛头露面不大好……”

  她打断他的解释,问:“所以不是你?”

  “绝对不是我。”

  “不是你,那就是……风喻,你给我进来!”

  守在门口的风喻听见贺心秧的怒喊,肩一耸,匆匆对前来寻他的禁卫军队长交代两句,便进屋“聆听教训”。

  他进屋,站得笔直,才要开口,贺心秧就指着他怒骂,“闭嘴,你这个听壁角的,给我乖乖站好,不准动,我要踹你。”

  啥米?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他是哪里招惹了她?

  说着,她冲上前踢他一脚,他想也不想的旋个身,避开了。

  贺心秧两手叉腰做泼妇状,“你敢让我踢不到,我马上叫果果把你调到北海道。”

  北海道是哪里啊?风喻满脸苦瓜,小姐今天的火气怎么那么大,非要削了他这根苦瓜来啃两下?闭上眼睛、站到她面前,好吧,要啃就啃,万望她啃完之后,能够清凉退火。

  以为他一脸的视死如归,她就下不了手吗?作梦!抬起右腿,她给了他结结实实的一腿。

  踢完不够,她还要破口大骂,“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隐私权?你窃听已经很过分,还把我写艳本的事跑去告诉他人,这触犯了刑法第一百三十二条,无故泄露他人隐私者,判三年以下、两年以上有期徒刑,不得易科罚金……”

  她不懂刑罚、不懂律法,纯粹是在胡说,但她不能不飞快说着话,因为只要不行动、不说话,不做一些让自己很丢脸的事情,理智就会跳出来告诉她:萧瑛不回来了,他已经把所有的安排都做完,再不会回来了。

  所以,她连连踹风喻几脚,想把闹心的思绪转开。

  风喻很委屈,可是小姐在气头上,他不敢开口替自己辩解。

  “说!你为什么把我的事告诉王爷?”

  “属下是王爷派来保护小姐的人啊。”

  “他叫你保护,有叫你窃听吗?”

  “是没有。”可是……王爷每次都会问:苹果又说了什么、苹果做了什么?他只要讲得越精彩,王爷就越开怀,无形之中,他被王爷的表情鼓励了,当然会越讲越多,但重点是——

  “小姐写艳本的事,我发誓,绝绝对对没有对王爷透露半分。”

  “不是你?”她对他横了眼睛。

  “不是我。”他高举五指向老天爷发誓。

  “晴是绝对不会说的,那还有谁?难道是……果果!”她猜出元凶,深吸气,怒目指着风喻说:“去把果果给我叫过来。”

  这个死小孩,竟然连她都敢出卖。

  她、她要踹皇上?不要吧,皇上在早朝,重点是,龙体怎么能够随便乱踢?就算是给他把屎把尿过的皇太后都不行啊……

  风喻重重吐气,一脸的愁云惨雾,他壮士断腕的低头道:“如果小姐还没踹够,就继续踹我吧。”

  如果“笨蛋用失败来学习经验,聪明的人看着别人的失败来取得经验”这句话是真理,那么,就不难解释宫晴心底那股沉重。

  苹果和萧瑛,不管是谁顾虑了什么,结论是:他们错失彼此。

  在能够幸福的时候,他们没及时把握,然后徒留遗憾。所以她该不管不顾,为短暂的快乐接受慕容郬吗?

  明知道爱情只是一段风景,不会长久存在,明知道接在爱情后头的部分是伤心,她是否要再冒险一回?

  人人都说她勇敢,可说到底,她才是真正怯懦的那一个。

  深吸气,走进贺心秧屋里,她正躺在床上,左一个哥哥、右一个妹妹,手里拿着托人绘成的画本,表情夸张、口气夸张地说着睡前故事,而两个小孩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盯着贺心秧的脸,都没有人告诉过她,她的表情比绘本更精彩吗?

  傻瓜,像她那种说故事的方式,小孩子睡得着才怪。

  宫晴走到床边,贺心秧冲着她笑笑,用手指比了比五分钟,她点头,靠在床侧,跟着宝宝一起欣赏她的表演。

  孩子已经一岁了,哥哥不爱说话,但确定的是每个字句都听得懂,他脸上常常挂着不符合年龄的深思表情,好像对这个世界心存质疑。

  妹妹像猴子,成天窜上窜下,话说得模模糊糊,偏偏爱讲话得不得了,两人是双胞胎,但个性南辕北辙。

  他们的长相和萧瑛是极其相似的,像苹果的地方很少,需要很努力、很伤眼力才能找得到。

  苹果还为此嚷嚷,说不公平,皇家人霸道,连遗传基因都比别人霸气,亏她怀胎十月、苦头吃尽,两个孩子全身上下竟然找不到哪里像自己。

  果果笑说:“不会啊,妹妹的小短腿很像你,以后一定也是哈比族的一员。”

  果果长得很高,才十一岁,已经比她、比苹果都来得高,他穿起龙袍时,已有了天子威仪,看着他早熟的脸庞,宫晴有点心疼,十一岁的孩子应该在看游戏王、打怪兽,而不是高高地坐在龙椅上,应付着一件又一件的国家大事。

  宫晴看向苹果,她总是笑着、总是说不停,瞧不出半分伤心,好像萧瑛不是失踪,是离开家去做生意。

  她从不垮着脸,她说,她不许自己失去盼头,于是自欺欺人。

  她以为掩饰得很好,却不晓得,亲近的人还是能够分辨出,她的笑并不真诚,她像过去的萧瑛,带着快乐的面具,欺骗所有人。

  接下来的五分钟,贺心秧的故事说得很敷衍,灰姑娘的玻璃鞋才刚被王子捡到,下一秒,王子就神速地找到灰姑娘,然后结婚进行曲奏起,两个人莫名其妙结成夫妻。

  “故事说完了,眼睛闭起来,赶快睡觉。我数到三,没睡着的话,明天就没有故事可听了。”

  宫晴苦笑,不知道她那是爱的教育还是恐吓教育,不过两个孩子很配合,双双闭上眼睛,乖乖装睡。

  贺心秧从床上爬起来,两名奶娘立刻凑上前去,轻拍他们的背。

  贺心秧指指外头,宫晴点头,一起走出去。

  连续几日都在下雪,在这种滴水成冰的天气里,家家户户的屋檐下都结起晶莹剔透的冰棱子,站在屋檐下仰头看,她伸手轻触冰棱……这是第二年了,第二个和雪花一起过的冬天,台湾除了高山其他地方是不下雪的,而她住的地方是盆地。

  贺心秧穿着一件白狐狸毛披风,宫晴穿着莲青富贵吉祥纹斗篷,两人头上都戴着雪帽,密密实实地把耳朵也裹上。

  吸一口清凉寒冽的空气,振起几分精神,贺心秧伸了伸懒腰,转头对宫晴说:“好快哦,又要过年了。”

  “嗯,去年各地水旱灾防治做得很好,因此百姓五谷丰收。”

  瑞雪兆丰年,去年有人这样说,她还不信,以为那不过是文学家笔下的一句形容词,可一整年过去,祈凤皇朝四海升平、万物丰收,不见饥饿百姓,只见畅怀吟诗作对的文人,人人都说这世道好,老天爷开了眼,给咱们送来一个福星皇帝。

  “听说了,倭寇被消灭,朝廷广开通商口,导致赋税增收、国库充盈。”贺心秧说。

  萧瑛的政策雷厉风行地实行下去,各地尸位素餐的贪官处置了一批又一批,原来只要政策是正确的、只要是朝野上下一心,安和乐利、富强康乐的社会并不难建立。

  “果果这个少年皇帝,当得很称职。”宫晴越来越佩服自己的侄子。

  “是萧瑛留给他太多的好帮手。”她动不动就提到萧瑛。

  人人都说他不在了,可是他仍然在贺心秧的心底、身边、言语中、思想里,成为她的生活中心。

  “你还想他吗?”

  点头,挂起笑,她转向宫晴,毫不犹豫地道:“想,很想,非常想。”

  “那么想念……很辛苦吧。”

  转头望向外头,雪密一阵、疏一阵,时而凛冽霸道,时而温柔细腻,覆盖了枝头的新梅,大地银装素裹,将沧桑落埋于片片晶莹剔透中。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