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7页     千寻
  只不过……便是如此,事情也不会善了,果果若已经被人怀疑,之后必会追出真相。他沉吟思索着。

  “王爷将会以养伤为由,拒绝出手?”宫晴探问。

  “更正确地说,我会以伤为由,连见都不见宫大人一面。”

  “如此这般,此事将会传至皇帝耳里,王爷怀疑幕后主使者是皇帝?”

  “我不确定,我想借此测测萧栤的反应,倘若他没有参与其中,事情会比较容易解决。”

  假使萧镇看不起自己,以为一根指头就能把他捏死,假使他对果果的身分只是猜测,没有任何证据,那么他自然不会惊动萧栤,大局尚不至于松动。

  如果萧镇打的如意算盘是,不管他有没有把果果救回来,都将果果像极先皇之事抖出来,那么,就算果果不是萧霁,猜忌心重的萧栤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他不知道萧镇打算怎么做,但狗急跳墙,假设果果是他最后一根稻草,萧镇绝对不会轻易放过。

  他不能用果果的命来赌萧镇是不是疯狂,所以萧镇不能再留,而不管果果是不是够大、布局是不是够成熟,计划都得提早进行,否则朝堂内将掀起一场夺位战争,他绝不希望事情走到这步。

  “郬,你去挑选人手,不要多、要精,我们就照信上指示,十日后去会一会这个幕后主使。”

  “我明白。”

  “小四。”

  “去画图。”

  “是。”

  小四接下命令,心猛然一震,要画图了吗?表示事情已经走到最后一步,王爷要豁出一切?可是时机尚未成熟啊……

  所谓画图,其实只是个简单的图案,小四手下有几十个人,专事画图联络,他们会在自己负责的人家门前画图,在外人看起来不过是简单的小儿涂鸦,却是密令所有人执行最后一道计划的暗号。

  萧瑛一一派令,贺心秧虽不明白他的安排布置,却也晓得在短时间内,他已做出应对之策。

  待所有人下去,屋里只剩下贺心秧和萧瑛,她希望自己能助他一二,但事实上,现在对他最大的帮助,就是照顾好自己。

  握住他的手,贺心秧前所未有过的认真。“你放手去做,我不会成为你的负担,但你要记住自己的承诺。”

  他点头。“我会平安地站到你面前。”

  “我等你回来。”她也点头,想说的话很多,先存着积着,等他回来,再一句句慢慢告诉他。

  “照顾好自己和孩子。”

  萧瑛说得沉稳,但心底并不如表面这般镇定,他没有退路了,萧镇已决心逼出他,他不认为自己能够侥幸逃过,何况连日来探子得到消息,萧镇联络上的那些江湖人士,可不是二、三流的泛泛之辈,朝廷上有武官、暗地里有江湖人……是他太轻敌。

  这个晚上,李同光家里灯火通明,萧瑛和众人在此研议朝局应对,小四、慕容郬彻夜奔忙,马不停蹄。

  这个晚上,宫晴心情不定,她坐在桌案前,拿着笔在指间转来转去,然后写下一条条谋策。

  这个晚上,贺心秧换了住处,不知道是否认床,一夜辗转难眠,然后她唤来风喻,告诉他,“这里的人够多,团团包围已是滴水不漏,我保证绝不踏出此屋半步,你去保护萧瑛。”

  她知道,风喻一直是他的贴身保镳。

  风喻低着头,愁眉不展的说:“主子不会同意的。”

  贺心秧心态奸恶,她回答,“你不会恐吓他吗?好吧,他是你主子,你不敢,我来出头。你就告诉萧瑛,如果他不带你去进行冒险任务,我会想尽办法告诉萧镇,我是他的小野花,肚子里还有萧瑛的小杂种。”

  有人这样形容自己和小孩的吗?风喻苦笑,不过还是把话原版呈现,然后,很快乐的,他得到随行标章一枚。

  然后天亮,王府照常运作,乱成一团的只有“宫大人”宅第。

  第一天,宫节递帖登门求助,蜀王以伤为由不见,宫节求助无门,只好转而向勤王求助。

  勤王倒是见了宫节,问过来龙去脉,更细细追问蜀王态度。

  宫节神色异常紧张,满口胡言乱语,勤王见一个小小的六品官竟连蜀王都敢批评,之后释出善意,派五十名军官给他,陪着他满城找小孩,并且指点,不管吃多少次闭门羹,都得为了孩子的安全好好央求蜀王。

  宫晴成功地让萧镇对萧霁的身分半信半疑。

  有八成的一、二品文武官员在自己屋前发现讯号,方磊也看见了,于是在皇帝的药里多加一味药。

  皇帝用药之后,精神比之前更好上几分,他赞方磊医术高明,赏银二百两,夜里召唤嫔妃次数更频繁。

  第二天,萧栤召蜀王进宫,问过来龙去脉,萧瑛为自己的行为有所解释。

  他说:“丢了孩子,该上哪个衙门就上哪个衙门告官,找我算什么,难不成往后京城里谁家丢了孩子,臣弟都得管上一管?”

  说话间,没少表达对人人赞誉的宫青天的妒嫉与不屑,萧栤对此不过莞尔笑开,心想这也没什么,萧瑛对宫节自开始就没好脸色。于是续问他几件朝中小事,将话题错开。

  夜里数名密探进府,带来几个消息,一:萧霁在萧镇手里。二:皇帝尚且不知萧霁的事。三:萧镇的幕僚极力提议,将萧霁送到皇帝面前,并提及宫节与慕容郬的交情,让皇帝对萧瑛疑心,亲手除去。

  萧镇反对,他说:“我不过想除去萧瑛,却没打算让皇帝发现我的野心。近日皇帝依萧瑛所见,做了不少让百姓称颂的好事情,皇上那人最是沽名钓誉,眼下萧瑛已然成为他的股肱。

  “皇帝疑心重,倘若我对萧瑛下手,信不信他下一步定然是找探子监视我,到时咱们的行动将大大受阻,更何况,那个宫华是不是萧霁,本王还没把握呢,万一事情真捅到皇帝面前,说不定还会被萧瑛反咬一口。”

  幕僚问:“倘若萧瑛不肯出手,咱们不是白忙一场?”

  萧镇笑道:“会帮的,本王自然会想办法让他帮。”

  幕僚又问:“倘若萧瑛有惊无险过了这关……”

  萧镇听至此,笑得猖狂。“那我就有意无意间把宫华长相说与皇上知道,皇上那人眼底揉不下一颗沙子,何况是一颗与先皇那么像的沙子,届时宫节与皇帝反目,我还真想招揽他这号人物呢。”

  密探将萧镇与幕僚的对话一一禀明,于是萧瑛明白,自己并没估错方向。

  第三天,宫节还在找孩子——一天往蜀王府跑两次。

  之后京里迅速传出谣言:宫青天失子无助,蜀王见死不救。

  说书人口里把宫节痛失爱子、魂不守舍、百姓有苦无处申的苦处描述得绘声绘影,一时间,京中百姓发动起人肉搜索,想替宫大人把儿子找出来。

  第五天,萧瑛挑选一名身形与萧霁相似的少年,易容进入萧镇府中地牢,把萧霁给换出来,将他送到王博鸿家中藏匿。

  接连几日,朝中大臣分批前往王博鸿家中见萧霁。

  第七天,各地兵营、水师皆得蜀王密令,稳住边防,不得开拔至京城,若上首下令,予以暗杀,于是人人皆知,几年准备,为的就是今朝。

  第八天,皇帝终于忍不住,把萧瑛和宫节叫到宫里。

  宫节直接把绑匪的信呈交给皇上,口气略带薄怨道:“微臣不明白,绑匪为何要指名蜀王前往,莫非匪徒的目的是蜀王,小犬不过是受到波及?”

  萧瑛自然而然把话接下去。“本王从未得罪过任何人,之前虽放纵声色,却不曾惹来是非,近日里更是奉皇上圣命,所呈之折子、条陈,均是为民为国,无半分私心,百姓知道唯有感激,绝不会成怨。”

  萧栤微微一笑,心底想:或许萧瑛便是他的“为国为民”给做错了。

  萧镇那帮人,等着的不就是皇帝名声恶臭,好顺理成章将自己给取代?真正被波及的恐怕是萧瑛而非宫华,那人呐,知道萧瑛心怀仁慈,而自己又顾虑名声。

  于是他说:“六皇弟,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你就帮宫卿一次,领百名御林军将宫华给救出来吧。”

  此次事件,人人心底都有盘算,但事情终是照着技高一筹的萧瑛所想发展下去。

  至此,萧瑛出手,名正言顺。

  在紧锣密鼓中,众人迎来第十日,不管今晚事情如何发展,接下来的日子都将有重大改变。

  临行前,萧瑛到了陈院知家中,走进贺心秧房里。

  她不大说话,从头到尾只是笑着,她笑着把自己缝好的荷包紧系在他的衣带上,荷包里什么都没有,只装下一颗他送的、用红宝石刻成的苹果。

  他轻压着荷包,笑说:“真好,我一直希望冒险的时候,身边有你。”

  同生共死,听起来多么伟大,只不过人生哪有那么容易,除了爱情,还有责任与义务,终是要诸多考虑。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