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6页     千寻
  “我知道,你的手没离开过心口。”

  “接下来,我要讲的话,每一句也都是真的。”他抓过她的手,一起贴在他胸口处。

  “好。”她没缩回手,轻轻压着,掌心底下传来他的心跳,一下一下沉稳的跳着。

  “苹果,我喜欢你,非常喜欢。”他覆在她手背上的掌心加了力气。

  她深吸气,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苹果,那些画像画的就是贺心秧,不必有任何怀疑,画时,我脑子里想着你、心里惦着你,五根指头才能把你的喜怒哀乐描绘得那么清楚,或许天底下有相像的两个人,但绝对没有人会像你有这么精彩丰富的表情。”

  他继续带着她的掌心、压住胸口。

  她拉大嘴角弧线,是啊,这点她好同意。

  就跟晴说过嘛,他喜欢她的聪明、喜欢她的与众不同,不管穿越有没有高人一等,他喜欢她,绝对不是因为她自我感觉良好。

  “苹果,逗你会让我很开心,却忘记你是不是快乐,针对这点,我满怀歉意,不过请你相信,这辈子除了你,我没逗过其他女人。”

  她点头,好吧,就因为他没逗过别的女人,就因为她是他的唯一,她信了,相信他真的很喜欢自己。

  “现在你可以上床、陪我躺一躺吗?”

  贺心秧点头,除去鞋子,她在床边躺下,他伸过无伤的手臂,揽她入怀。

  “可不可以答应我,以后再不要做让我担心的事?”她在他怀里低语。

  “我会,如果要演戏,我一定预先通知你。”

  “明知道你聪明、明知道你演戏,可这里……”她压上自己心口。“还是破了个大洞。”

  “真那么担心我吗?”虽然舍不得她难过,但知道有人为自己担心,那感觉是说不出的幸福甜蜜。

  “因为喜欢,所以担心;因为爱你,所以在意;如果你真像自己说的那样喜欢我,就请别再让我为你担心。”

  “我明白。”

  “你可以去做任何想做的事,冒任何想冒的险,前提是:你必须平安、健康地回到我身边。”

  “我承诺、我发誓,不管怎样,我都会平安、健康地站在你面前。”

  她不停点头,点得像招财猫的手。

  贺心秧笑道:“如果你再受伤一次,我就要走了,走得很彻底,让你永远找不到。”

  她用离开来恐吓伤员很过分,但她心底明白,如果他对自己够在乎,那么她的恐吓将会达到重大效用。

  果然,萧瑛被吓到了。

  很远?她要回到那个车子可以在天上飞的世纪?她要到那个男人非常尊重女性、一夫只配一妻的时代里?

  心抽得紧,他拥得她更用力。

  “不会,我绝对不会,我发誓,不管情况再恶劣,都会为你珍惜自己……”他不断说着情话。

  许多有点烂的情话,是郬逼着果果教的,他不介意窃取别人的情话集,他比较介意她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于是他一句一句不停说,直到她笑容再度重现,直到香喷喷的气体冲进贺心秧鼻息之间。

  李琨敲门,端了一篮炸鸡进门,看见它们,贺心秧眼睛闪亮亮的,飞快跳下床,把身后的病号抛到九霄云外。

  她拿起鸡块,咬一口、吮指,然后唱了句:麦当劳都是为你……

  看着她满足的笑脸,萧瑛好开心,这道菜已经试过几十次了,果果每天试菜,试到满脸苦,厨子终于做出“麦当劳”口味,满足小苹果的味蕾。

  只不过……在她心底,是萧瑛排第一,还是麦当劳叔叔排第一?

  第十四章  果果被绑(1)

  距离上次萧瑛被刺伤不到两个月,又出事了。

  一屋子的人围坐着,宫晴、慕容郬、李琨、何竞……所有人脸上都凝起一层严厉。

  贺心秧的手严重发抖,下唇被她咬出一片惨白,萧瑛不避嫌的走近她,手覆在她的手背上头。

  贺心秧抬眸,眼底的不安对上他的笃定,深吸气,努力保持稳定。

  认真想想,好像一直以来,总是他在对她说:不要担心,凡事有我。于是她理直气壮,一有事就赖到他身上,只要他说没问题,只要他点头,只要他随便一个笑脸,她便觉得天塌下来也砸不到自己头上。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依赖他,依赖习惯。

  就像生孩子的人不是他,可他轻轻淡淡说了句,“放心,有我在,你绝对不会出事情。”然后,她就相信了那些没有念过七年医学院的老太太,能顺利助她把孩子从肚子里刨出来。

  就像越变越圆、越变越丑的人是她不是他,可他一样笑着说声,“放心,等你生完小孩,一定会变回京城第一大美人。”然后,她还没生下孩子,她已经觉得自己是京城第一大美女。

  她比萧栤还糟糕,至少萧栤是在全然被欺骗的状态下,相信他、信任他,并照着他“无心”的指示去做,而她分明知道他是修行千年的老狐狸,还是一心一意地相信他。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人都说,信任是爱情里最重要的因素,所以她爱他,于是信任他。

  于是在接到恐吓信的第一分钟,她没想找何叔或晴,却挺着九个月的大肚子,一路飞奔到王府里。

  萧瑛是她的定心丸,他在,她的心不摇摆。

  他不避讳,她也没什么好怕,反转手心,交握上他的手,澄净透亮的目光对上他的。

  “是谁绑走果果?”知道消息后,带着宫晴随后进屋的慕容郬问。

  问得好,谁都想问这样一句,自上次的事情之后,萧霁很少往外跑,除自暗门通往几个师父、先生的宅子上课,也就是往来于王府之间了,想对他动手,机会少得可以,谁会这样大费周章的时刻盯牢他,然后一举成擒?

  “动机。”宫晴习惯性思考。

  “什么意思?”李琨问。

  “人做一件事,必然有其动机。谁有动机抓走果果?抓走果果对那人有什么好处?或者为了让谁有‘坏处’而去抓果果?”她目光灼灼地望向萧瑛。

  “会不会是那些因你破案而被捕入狱的凶手亲属?”贺心秧联想起邑县水灾时,萧霁被拦在半路上的事。

  “在邑县有可能,那时果果帮我处理过衙门里的事,被传为神童、声名大噪,人人都晓得他是县太爷的儿子,但入京后,没几个人认识果果,知道他和我关系的人更是少得可以一一细数。”宫晴否决贺心秧的推测。

  “会不会是匪徒临时起意,他们缺钱花用,刚好看到小少爷从我们家大门走出去,以为是贵公子就抓了去?”何竞推测。

  “不可能,如果是缺钱花用、需要抓贵公子换银子,京城里的富户太多,咱们宅子并不特别显眼,更何况匪徒让人送来的信里,根本没有提到银子的事。”贺心秧反驳。

  “信里不提钱、抬头名字写的又是宫节,表示对方不为求财,并且没有绑错人,最重要的是,为什么绑了宫家孩子,却要王爷去救人?为什么他们认为宫家与王府有交情?难不成,对方知道果果的真实身分?”宫晴做出大胆假设。

  萧瑛皱出眉心三道柔软竖纹,再次想起承干殿外的对话,难道萧镇真的知道些什么?或者萧镇只是在试探,试探他会不会为果果出头?

  假设他真的出头,等在那里的,除了萧镇的人之外,会不会也有萧栤派去的兵马?

  拳头紧捏,他眉目拧出几道凶狠,如此一来,不但之前的布置将前功尽弃,便是贺心秧和宫晴也会受牵连,陷入危险。

  不行,他不给危机任何可行机会,看一眼宫晴和贺心秧,不光是为了对果果的承诺,要护她们周全,更因为她们也是他们真心想护的人。萧瑛与慕容郬相视一眼,两人心意相通。

  “何竞,你送贺姑娘到陈院知家里,并将苓秋、紫屏和几个为生产预备下的仆妇一并送过去。”

  “是。”何竞应声。

  “风喻。”

  萧瑛一喊,风喻飞快从屋外进来。

  这是宫晴和苹果第一次见到风喻,她们都知道风喻是暗中保护她们的人,如今萧瑛让他化暗为明,是因为情况危急?他想到什么,或者他已经知道谁是幕后主使者了?连续几个疑问,让贺心秧抑郁起来。

  “属下在。”风喻拱手躬身,尽收起平日里的不羁。

  “你领百名王府侍卫,给我牢牢守着陈院知家,务必守得滴水不漏。”

  “属下遵命。”

  “李琨,王府交给你了,这段日子王府所有作息行止一切照常进行,不可教外人看出任何异样,并私下暗探府里有没有萧镇的人。”

  “是,主子。”

  “宫晴,你向衙门请假几天,大张旗鼓、带着府中下人到处寻找果果,最好闹到连皇帝都知道,别忘记,送拜帖到王府里来。”

  他偏不让萧镇估料,想借由他的出手、让他的布置摊在阳光下?想一举破坏萧栤对他的信任、揭穿真相?不,信不信他有本事让皇帝派自己出这个头?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