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3页     千寻
  不是她自抬身价,能迎她入门,是蜀王府求之不得的荣耀。

  “哼,两个下人也敢拦我?”她轻蔑地瞥了一眼风喻。

  “属下不敢,只是实话实说。”

  “我不管实话还是谎话,总之我现在就要见到王爷,半刻钟也不等。要嘛,你们马上进去禀告,不然滚开!本郡主自己进去寻人。”

  小四低着头翻了翻白眼,这是哪里来的郡主啊,别说知书达礼了,比寻常百姓家的姑娘还没家教,真不知道主子和慕容公子心底是怎么想的。

  他吞下火气,低声道:“请郡主见谅,王爷今日真有要务在忙,不如让属下进去禀告,待王爷忙完手边之事,再遣人到王府去接郡主过来说话。”

  “说来说去就是不让我见王爷?这瑛哥哥也该整顿整顿府里的下人了,实在不该让一个个奴才爬到主子头上。崔嬷嬷,替我教训教训这两个小子。”

  教训?连王爷都没教训过他们呢,怎么一个还没进门的主子,就有权利在这里发话了?风喻抬眼,两道视线瞪住崔嬷嬷,凌厉的目光吓得她连退几步。

  崔嬷嬷虽是成王府里的老人,平日里狗仗人势、作威作福,可这里毕竟是蜀王府,她为难地看了郡主一眼,本待劝上两句,没想到江婉君见崔嬷嬷不听自己的命令,扬手就往她的老脸打去。

  !狠狠的一巴掌,打得崔嬷嬷脸上红肿不堪。

  “连本郡主的话都不听了,真有本事,你忘记自己是吃哪一家的粮吗?这条老狗……”

  江婉君怒言斥骂,眼看着一巴掌又要往崔嬷嬷脸上挥去,几个下人连忙上前相劝。

  小四、风喻悄悄地退开两步,相视一眼,莞尔一笑。

  这个泼妇似的郡主,当真进了王府,他们第一件事就是要自愿外派工作,宁可风吹雨淋、餐风宿露,也不肯待在这里观赏泼妇骂街。

  吵吵嚷嚷间,门打开了,萧瑛从里面走出来,脸上已经不见方才的怒颜,他淡淡地笑,笑得温柔,那层面具又牢牢地挂上脸庞。

  看见他,江婉君立刻换上一副表情,弯了眉毛、笑开嘴角,彷佛刚才那幕不过是幻觉,从未真正发生过。

  小四忍不住又翻白眼,风喻则是背过身抿着嘴笑,而成王府的家仆一个个退后几步,按序站定,动作一致,堪比军营练兵。可不是嘛,跟了这样的主子,就像跟了魔鬼将军,若不警醒些,是嫌命太长?

  江婉君走到萧瑛身边,笑得满面春风,仰头望着他那张帅脸,心醉神迷不已……唉,自从见过第一面,她再忘不了他,总是日里想着、夜里梦着,一颗心全飞到他身上。

  她见过的豪门贵胄多如过江之鲫,可是从没人可以像他那样教人恋恋不忘呵。

  “郡主找我有事?”萧瑛的口气温和,目光如和煦春风,谁看得出没多久前,他还怒气冲天,满目狰狞?

  “嗯,人家想问……”她看一眼周遭的下人,轻巧上前,离得他更近。“我们进屋谈,好不?”

  他微点头,领她进屋。

  尚未坐定,动作俐落的小四都还没奉上茶水,她已迫不及待拉着萧瑛的衣袖问:“瑛哥哥,你打算什么时候进宫面圣,请求赐婚?”

  “前几日递了请安折子,皇上一直未召见,我想或许还得再等个几日,郡主放心,只要皇上一召见,本王立刻请皇上赐婚。”

  “可我从父王那里听得消息,勤王萧镇也有意向皇上请求赐婚,前儿个已请人到王府来同我父王提起此事。”

  萧镇也有动作?萧瑛缓吐气,深思。

  看来他欲向成王求亲的消息已经传出去,他精心布置上那样一场,好处竟要让人劈手夺去?

  他不怀疑萧镇的背后目的,他肯定和自己一样,想要那个强而有力的后盾,江家手握的兵权占了祁凤皇朝近半,他又是那样野心勃勃之人……

  “成王同意了吗?”

  “父王本来不同意,但他与勤王派来的人关起门来,密谈近两个时辰,回头竟松口了,这让我担心极了,今儿个便急急赶来。”

  “勤王已有正妃,成王怎舍得将你嫁与勤王为侧妃?”

  “这你就不知道了,上月勤王妃病薨,坟上的土尚未干呢,他便上我家提亲。”说至此,她忿忿不平,天底下哪有这般薄情寡义之人。

  勤王妃病薨?这消息还真隐密呵,他略略思量,心底已有计较,他对江婉君说道:“不必心急,我立刻再上折子,请求皇上召见。”

  “好。我先回去,如若有任何消息,瑛哥哥一定要通知我,我母妃那里应该还可以挡上一阵。”

  萧瑛微笑,拉起她的手,柔声道:“我明白君妹妹待我的情意,我定然不会辜负。”

  几句暖呼呼的话,软了江婉君的心,她害羞低头,全然不复方才的夜叉模样,几句软语温存后,萧瑛送她走出王府,离开时,她对这桩婚事信心满满。

  第二章  进京(1)

  两辆不起眼的马车,在近午时分自城外驶入城内,进入东门,不过一刻钟,便见慕容郬迎在前方。

  车夫轻啸一声,马车停下,宫晴、宫华下车,与慕容郬互相拱手作揖。

  “王爷已经为大人备好宅子,请宫大人随我同来。”不多废话,直接进入主题,这里是京城,耳目太多。

  宫晴犹豫地望了慕容郬一眼,有人备下宅子自是方便,否则人生地不熟的,还得先找客栈暂居,问题是这样一来,苹果与王爷岂非又得经常碰面?

  马车里头,贺心秧半躺着闭目休息,听见慕容郬的话,以及接下来的沉默,她理解果果他姑在犹豫些什么。

  她早就想明白,此次进京想与萧瑛保持距离是不可能的。

  果果一心仕途,想在朝堂上有所表现,而他们不过是平民百姓,想靠科举这条路子谋到好前程机率太渺茫,就算真当上官,背后若无人支持,几时让人暗算了去,也无法可想。

  如今有萧瑛、慕容郬的赏识,对于果果未来前程大有帮助,她岂能为一己之私加以阻拦?

  “难道宫大人已有备下住所?”慕容郬直言催问。

  “慕容公子请代我多谢王爷好意,我会与夫人先住进客栈,再商讨日后居所。”

  宫晴这样一说,宫华蹙紧眉目,转头望向姑姑。为什么要拒绝?难道姑姑听信流言,担心王爷与皇上的关系会妨碍他们日后前程?

  “在下不明白宫大人为何多心,可我实话说了,倘若大人要在京城落脚,王爷备下之处是最好的选择,一则起居出入方便,二则离王爷暂居的宅子也近,三则为怕引人注目,日前帮华哥儿讲学先生陈院知、李同光、王博鸿……等当朝大儒,王爷已经安排他们入住宫大人住所附近,倘若宫大人只是客气,没有其他原因,还请宫大人随我同行。”

  贺心秧在马车里把话听得透澈,萧瑛对果果的确是用尽心思,不管他的背后目的是爱惜人才或想与晴搭上关系,在举目无亲的京师,能有人可以依傍终是好的。

  反正该来的逃不过,避着躲着,总还会碰上头,不如大大方方晾出身分,日后朋友相交、不再逾越。

  “老爷。”贺心秧在马车里轻唤,宫晴随即靠近马车窗边,她压低了声音道:“果果他姑,既是王爷的好意,就住进去吧。”

  “可……”她仍然犹豫。

  “有免费的房子不住,才是傻瓜呢,何况人家连免费的家教都附赠上,光是为了果果,这番好意都得收下。”

  “你确定?”

  “自然确定。”

  怕啥,始作俑者都不怕,要娶郡主的人是他、播种不垦地的也是他,他都不怕了,她有什么好担心的?

  先上车后补票已经落伍,先上车不补票,霸王车一路坐到底的人脸皮才够厚,恰恰好,别的不说,脸皮厚,是她最得意的先天优势。

  宫晴微叹,定下主意,转身走到慕容郬面前,笑道:“既然如此,就请慕容公子带路。”

  听宫晴松口,宫华忍不住露出喜悦笑容,悄悄向慕容郬投去一瞥,孺慕之情一览无疑。

  慕容郬微哂,拍两下他肩膀,低声问:“功夫没落下吧?”

  “没有,天天都练着呢。”

  “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上车吧。”他赞许点头,看着宫晴、宫华进了马车,这才翻身上马。

  马车里头,宫华和贺心秧、宫晴挤在一块儿,马车不大,是他们临时租的,紫屏、苓秋坐在后边一辆,虽然只有两个人也挤得很,因为那里有他们全部家当,贺心秧吝啬,连一席被子也舍不得落下。

  宫华说:“千里迢迢载这么几床被褥,会不会太浪费人力?”

  贺心秧似笑非笑的应了他,“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你知道一个七品县太爷月俸才十二两银子,东花一点、西花一点,转眼就连渣儿都不剩。这几床被褥虽没什么价值,可不带进京里就得买新的,五床新被,就算用最普通的棉布来做,也得花上一、二两银子,再加上京城里事事样样都贵,说不定还得翻上几倍,你说,咱们要把吃进嘴里的米粮浪费在买新被子上头吗?”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