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8页     千寻
  没想到她竟说:“好啊好啊,有银子可数是天地间最美妙的事情。不过……银子不是自己亲手赚的,毕竟不踏实,不如你写张借据给我,那几万两就当我存在你那里的,哪天我要用了,你再提出来给我。”

  他失笑,真是厚颜无耻的女人呵,偏偏啊,他就是喜欢到不能自己。

  他同意,身边有银子会教人心底踏实些,不过身边有她,他的心除了踏实,还有着数算不尽的幸福。

  低下头,他寻着她的唇瓣,轻轻吸吮,燃起点点情欲。

  喜欢她,越来越多、越来越盛,越来越……情难自禁……

  第十一章  正面交锋(1)

  秋天走到尾巴尖,林子里的枫叶早已红透,御花园里的菊花金黄灿烂,开得热闹缤纷。

  承干殿里,萧栤大半个身子歪在软榻间,现在,没有方磊的丹药,他是半分精神都提不起了。

  软榻边的高几上摆着钧窑彩绘瓶,瓶里插着几竿修竹,旁边有四扇苏绣屏风,屏风上绣着梅兰竹菊,绣工精致,形样栩栩如生,是来自江南的徐贵妃亲手绣的。

  萧栤眼睑微微垂着,昨夜与徐贵妃一夜欢好,今儿个有些精神不济,可即便如此,他仍然凝神听着勤王萧镇的禀报。

  勤王的五官与皇帝相似,方方的国字脸上也有着几分武者的霸气,不过他一双眼睛闪着虎狼戻气,薄薄的嘴唇带着昔毒。

  “……如今齐齐努声势大涨,在草原上收服许多部族,前年兵犯,他只能集结青壮男子五千名,去年便已增兵一万两千人,今夏,齐齐努已夺草原之鹰利哈尔性命,收服其麾下万名勇士,那么他手上掌握的兵力至少有三万之数,倘若再予他几年时间,待他羽翼渐丰,届时,想收服他必得使上今日三倍或数倍之力……”萧镇侃侃而谈。

  “依皇弟所见,朕该怎么做?”萧栤待萧镇停下话,略略坐正身子,双目灼灼,与他对视。

  “臣弟认为,皇上当年率军北征,威震北方部族,使得鞑子闻风丧胆,近十年不敢有所妄动,倘若皇上能够再次御驾亲征,想必齐齐努再有野心,也无法使手下部族与他齐心。”

  萧镇说完,萧栤不回话,一时间,殿里寂静无声,一股压抑的沉闷,压在众人胸口。

  萧栤咧唇一哂,目光定在那四扇屏风上头。

  率军北征、威震北方部族……他不蠢啊,如今自己的身子连上马下马都有困难,岂能率军北征?当真重披战袍,此番征战还能平安归来?他们一个个打什么主意,他岂能浑然不知?

  最可恶的是,同样的话,徐贵妃才在枕头边吹过,勤王立刻来提?怎地,几时起勤王和他的徐贵妃这般有志一同?

  “禀皇上,若皇上愿意御驾亲征,臣愿毛遂自荐……”站在萧镇身后的成王江寇钦出声道。

  话没说完,像被谁掐住喉头似的,他惊恐的望向萧栤。

  在皇上身边多年,江寇钦怎会不认得这样的肃杀目光?缩起双肩,他微微低下头,再不言语。

  其实官降三品,他早就没有资格站在承干殿里说话,只是萧镇非要他来,他不得不硬起头皮,把自己当成萧镇的随身侍卫,唉……他何尝不明白,萧镇想利用的不过是皇上心底那点同袍之情,可他真是失算了,倘若皇上还顾念那点情分,怎会频频对武官动手?

  萧栤视线扫过,从渊王、敬宁侯、平襄伯……他们一个个都是当年战友,是他们扶持他为帝,他方有了今日之尊,可他也没苛待过他们,如若不是他们贪得无厌,惹得民怨四起,他这张龙椅怎会坐不安稳,如今他不过想整顿朝堂,这群人便齐心投向勤王?

  勤王啊,他一母同胞的兄弟呐……为了帝位,他毫不犹豫地将所有皇弟杀光弑尽,他处处防备萧瑛、处处限制,对萧镇却从未想过动他分毫,他授权授勋,该有的荣耀定有萧镇一份,没想到,如今想反自己的不是小心翼翼、重情分的萧瑛,而是他。

  几年前后宫便有人传言:大皇子非皇家骨血,皇后若要拥立,定当拥立三皇子萧镇。

  所以,那话不是谣言?

  想起书案上那份密折,萧栤叹息,民怨四起,竟是这个好弟弟一手推波助澜?

  读书人的恨、灾民的恨、边关百姓的恨……萧镇想用民怨把自己给挤下龙椅。

  还以为开了科考,拔擢文臣,平衡朝野,便能平息民怨,没想到他竟趁机拉拢武官,明知他风邪痹症没消停过,竟要他上战场,还一个个急不可耐,怎地,他也想学习当年的自己,为帝为尊?

  他的满目惊怒转为失望懊悔,同袍、手足、宠妃……这世间还有谁可以信任?萧栤噙起一抹冷笑,想翻手覆天?萧镇还早得呢。

  萧栤目光落在萧瑛身上,问:“六弟,此事你怎么看?”

  萧瑛看看左右,再看一眼萧镇,蹙起眉头,一脸的没担当。

  “禀皇上,臣不懂军事,只知道君子不立危墙,尽管皇上当年文韬武略、叱咤战场,然而,如今皇上已经不再是领兵大将,而是万民景仰的九五至尊,倘若不顾天下苍生,以身犯险……臣弟以为不智。”

  好得很,谁知今日会替他着想的竟是萧瑛,只可惜这人有脑无胆,担当不了大事,只能动动嘴皮子,否则,这个齐齐努倒可以用来磨练磨练他。

  “朕明白了,都下去吧。”

  萧栤目露疲态地挥了挥手,一群人纷纷拜退。

  朝臣们走出承干殿三五步,萧镇加快速度向前,他拦下萧瑛,怒目问道:“人人都说蜀王只爱风月、不思立业,几时起,对朝堂事也感兴趣了?”

  “皇兄不也看见了,若非皇上询问,我是不会开口的。”

  “是啊,蜀王的嘴是矜贵得很,可怎地一张嘴,就是与众不同。”

  “我也不想与众不同,只不过御驾亲征断不可行,皇帝龙体矜贵,怎能以身犯险,况皇子们年龄尚稚,未能独当一面,倘若战场上有个万一,身为臣民,不能不担心。”萧瑛语重心长道。

  “看来,蜀王还真是忠心事主啊。”萧镇冷笑,他才不信,皇太后害了他的母亲、皇帝借他的手除去萧霁,他会不恼不恨,前尘不究的一心事主?

  “食君之禄,是臣等应做之事。”

  语毕,萧瑛扫了萧镇身后的武官们一眼,心道:只剩下寥寥几人,也敢请奏御驾亲征,萧镇果真是被逼急了吗?

  “你以为这番做作,皇上便会信了你?哈!便是亲如昔日同袍,曾经同进退、共患难的兵将,还不是狡兔死、走狗烹,连我这个同母胞弟,都不能幸免于他的猜忌之下,何况是你?!”

  几句话,他又让身后那群武官同仇敌忾起来。

  目光一闪,发现一抹太监服色的身影悄悄离去,萧瑛垂下眼睫,若非脸皮已练出刀枪不入的本事,他早就笑出声来。

  见萧瑛垂下眼,萧镇笑道:“六皇弟,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盘算什么,你是真心为皇上着想,还是……在等待什么时机?”

  萧瑛猛然定住,目光瞬间凝结在萧镇身上,语声淡定无波,“我不明白皇兄在说些什么。”

  “六皇弟这么聪明,怎会不明白,不过是装胡涂罢了。偏偏皇上想不清楚,要我呢,绝不相信一个悲天悯人的六弟,会为了自己活命,动手杀害十六弟,这事,会不会有蹊跷呢?”萧镇笑得满脸张狂。

  萧瑛继续蹙眉冷笑,彷佛对他所说的话丝毫不以为意。

  看不出萧瑛的心思,萧镇痞痞地转开话题,略带几分嘲笑问:“六皇弟,你心里还想着小喜吗?如果想的话,要不要皇兄将她的下落告诉你?”

  心思一转,萧瑛夸大动作,他猛然转头,吃惊的表情表演得唯妙唯肖,一把抓起萧镇的手,仓皇道:“她在哪里?”

  “如果皇弟有本事说服皇上御驾亲征,我定将小喜送到你面前。”

  话抛下,萧镇望向怔忡不已的萧瑛,萧瑛笑容哀切恍惚、眼底浮起深深悲凉,萧镇扬眉,心底道了声:再聪明又如何,看不破情感,就注定要落败。

  没出息的男人!

  他旋即转身,领了一票武官走出宫廷。

  见他走远,萧瑛恢复正常表情,嘴角挑起冰凉的笑意。萧镇并不晓得他很早就知晓小喜的真实身分,想再一次利用小喜?他缓缓摇了摇头。

  望向远方,他的神色宁和淡定,萧瑛突然发觉,不知几时起,关倩再也影响不了自己的心绪。

  “王爷,皇上有请。”张和忽地躬身过来。

  萧瑛刻意做出一脸惊讶,张和见着,有意示好,低声在他耳畔轻语,“方才已有小太监将王爷与勤王的对话传了上去。”

  “多谢公公提醒。”

  萧瑛从荷包里掏出一块晶亮翠绿的暖玉递给他,张和笑着受了,补上几句,“王爷别担心,听过小太监的回话,皇上对王爷很满意似的,现在还请王爷同奴才一起进去。”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