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7页     千寻
  萧瑛逼得萧镇伸向武官的触手缩了回去,他很乐意逼他,最好是一逼二逼,一路把他逼入绝境。

  贺心秧又数一遍了,从萧瑛上门拜访、她想起某件事后,便拿出那迭银票,但当视线与银票上的数字接触那刻,她整个人就陷进去了。

  张扬、得意、自满、骄傲、贪婪……所有与女子温良恭俭扯不上关系的表情,一一浮上她的脸。

  可偏偏啊,他看在眼底,惬心惬意。

  再无须更多的言语来证明,自己对她有多么喜欢,他的眼神早已偷偷泄露心意。

  “你到底要数几遍才够?”被漠视太久的男人终于出声。

  彷佛才刚发现他在屋子里似的,贺心秧看着他,先是张口惊讶二十秒,然后挤眉弄眼、右手巴上自己的额头。

  笨哦,怎会忘记啦,她没事突然数起银票就是有原因的嘛。

  还不是因为看到债权人出现,才惊觉自己尚未还清倩务,金钱这种事呢,早还早没事,万一拖太久,他给她算五分利,衰的还是自己,所以她才会从“爱的小金箱”里拿出银票,没想到看到银票那刻,她便被迷花了眼,立刻坠往金银窟,翻来滚去好不畅意,完全忘记债权人还在一旁。

  她的眉眼纠结,萧瑛全看在眼里,看一次,可爱,看一百次,仍然觉得可爱,为什么有人的脸上可以出现这么多号不同表情?

  她重重叹气,拿起银票,抽出一张,数,“一。”抽出两张,数,“二。”连续重复这动作,再拿出一只十两元宝,镇重地压在银票上头,像是跟情人说再见,依依不舍。

  她深吸气,把银票推到他面前,再把那口很夸张的气体叹出来,然后迅速低下头。“还给你。”

  壮士断腕,大概就是这样了。

  “还我什么?”

  “晴说,依现在的律法,五百两买身银,是我该还给你的,至于十两,是上次想还却没还的,所以现在银货两讫,我不欠你了。”

  她每个字都讲得咬牙切齿,好像如果他再靠近五公分,她就会变身成大狼狗、扑上前去恨恨地把他身上的肉通通咬下来。

  她那么心疼、那么伤感,那么的……揪心,没想到,他的回答竟然是——

  一连串笑声?!

  哎呀呀呀……他居然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太没良心、没道德、没正义感了。

  不要怪她生气,这感觉就像在电影院里面看催泪悲剧,有人却哈哈大笑,当然会有有股想冲上前去狠狠揍他一拳的欲望,更何况,那出悲剧还是由贺心秧领衔担纲主演,她怎能不气?

  你笑屁啊!贺心秧本来想破口大骂的。

  后来想想,这句话太现代,应该说:公子笑臀?不对,公子笑气?不合本意精神,公子腹胀难泄……不对、不对……

  她还在想用什么比较文言文的话来表达心中不满时,萧瑛已先一步开口。

  “不必还,我早把你的卖身契给撕了。”

  “什么?可那时你明明……”

  “此一时、彼一时,那时你的态度表明,把银钱还清后便与我一笔勾销,再不往来,可如今,不管你乐不乐意,都与我勾销不了。”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瞄一眼她隆起的腹部。

  那个时候,他便不愿意与她一笔勾销?

  那么她可不可以多高估自己一点,其实,在很早以前,他就对她一、见、钟、情?

  原因呢?因为她长得很美?因为她很聪明?因为她的床上功夫很厉害,把其他女人通通比下去?

  贺心秧笑了,像数银票时的那种贼笑法,笑得让他看在眼里,畅意在心头。

  她笑得娇俏,他笑得有如春风吹拂,拂开心中一朵一朵红玫瑰。

  “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那时她是真的想过一笔勾销的,可是每回想起便每回心痛。

  “你是把心事挂在脸上的人。”

  “你却是把心事压在心底的人。”

  “我最大的心事是你,你不只在我心底,在我眼前、在我身边,还在我回眸处,我很高兴,我们的距离这样近。”

  这是萧霁教给慕容郬的话,他说:“依师父的法子,肯定追不上我姑姑。”

  果果不看好郬,却别扭得不肯看好他和苹果,他甚至跑到自己面前撂下话——

  “是我先喜欢苹果的,兄长不可以夺弟所好。”

  萧瑛才不理会小孩子的傻气,他用最简单的做法,打发了萧霁——加强他的课业压力,让他没时间在自己和苹果之间搅和。

  贺心秧乍听见几句类似偶像剧情话的话,倏地,那句“蓦然回首,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跃上心底,她傻了傻、愣了愣,再看一眼他的脸,很想脱口再问一回:你是不是穿越人?

  萧瑛没想到这么感性的未来式用语,竟会让她傻了眼,他捏捏她的脸,神秘兮兮笑说:“把银子收好吧,千两银子可是一大笔财富呢,真没见过像你这么会赚钱的女子,可不可以透露几分,你靠什么营生?”

  哈哈,她头上三杠黑线。

  这种事哪能说,真讲出去,说不准她会被拖出去,身前挂一块写着淫妇木牌、身后块荡女,绑在十字架上,演出一出耶稣受难记,然后下面还有一群情绪激动的男男女女,对她丢菜丢蛋丢石头,果菜齐飞中间再杂夹两把刀子。

  她笑得有点尴尬,可换个角度想……天大地大、赚钱最大,于是又扬起眉头,饱含骄傲。

  贺心秧瞬息万变的表情,再度娱乐了萧瑛。

  她眉笑眼笑,比出一根食指说:“嘘,佛曰:不可说。”

  “是佛曰不可说,还是说了会出大事?”

  他的口气意有所指、态度暧暧昧昧,看得贺心秧一阵心惊,不禁皱起眉头,满腹怀疑,周闵华才答应帮她隐瞒,不会一转头看见萧瑛就把什么事全吐实了吧?

  看着她的表情,萧瑛知道她想到什么,却也不捅破,就让她猜着吧。

  “你……是什么意思?”

  她再不像以前那么笨,人家随便几句话一套,明明周闵华没泄露半点,自己却全招了。

  “能有什么意思,不过是好心提醒你一句,虽说富贵险中求,可这险还是别冒得太大,按部就班比一步登天来得安全。”

  “安全?我又不偷不抢,不凌弱、不犯强,我做的营生自然是安全得很。”

  只要周闵华别出卖她,那个钉十字架的事儿就轮不到她,只是偶尔想起,还是觉得不公平,怎地艳本让男人写了没事,女人写了就是淫秽?

  “好,安全便好。”他笑着揭过这话题。“说,现在有那么多银子,你想用来做什么?”

  “银子嘛……”

  转了转眼珠子,她想半天,还真想不出要用来做什么。

  当初呢,她想攒足了钱进京买个窝儿、买几个下人,当一回茶来张口、饭来伸手的贵妇。

  可前脚才进京,他就全安排好了,有吃有住有下人的日子,金钱还真无用武之地。

  不过,脑容量大增的未来人类最常做什么事?没错,就是讲废话,而且因为练习次数很足,经验自然丰富,于是她回答,“拿来买安全。”

  “买安全?你觉得危险吗?是不是府里有什么动静?要不要我给府里多派几名侍卫?”萧瑛一迭声的问,误会贺心秧觉得住在此处不安心。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钱虽非万能,但无钱却万万不能。”

  “解释解释这句话来听听。”

  他明知道这句话接下去,她又要大放厥词了,可他就是喜欢听她说些五四三,不管是不是有益身心。

  “钱买不到感情、买不到幸福,更买不到一个人的忠心与真意,但如果没有钱,感情深厚的夫妻,会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爱情一点一滴慢慢消弭。

  “没有钱,人会变得自私而贪婪,这样的人得不到别人的真心;没有钱,想吃的没有、想喝的不成,别说梦想,便是想做的事也无一可成,倘若碰到意外,更是再无翻身之地。

  “所以钱会带给人类安全,钱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赚钱有理、存钱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说完,她情绪激动、高举双手,感激老天爷,让她找到一个发财机会。

  把皇帝跟前的万岁拿来这样用,若是被有心人听去还得了,不过不担心……这里,他防得密不透风,没有人能踏进一步危害她。

  这篇似是而非的话,加上她笃定的口气、自信满满的表情,让萧瑛听了几乎着迷,这颗苹果有这么强的说服力,倘若是把她安排在萧栤身边,他要做的事还能不事半功倍?

  可即便明知事半功倍,他也绝对不把她送出去,因为,成就父皇的遗愿,他有千百种方法,但这样让人喜欢的小苹果只有一颗。

  忍不住地,他把她拉到自己膝间坐下,环住她软软的身子,揉揉她柔顺的头发,笑问:“要不,明儿个我让李琨送几万两银票来给你?”

  他以为她会客气推拒,或是欲迎还拒地说几声“不好啦”也行。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