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6页     千寻
  是谁说的?男子的天职是开拓与征战,女子的天职是庇佑和守护。这样的话听来辉煌伟大,却不知当中藏了多少血泪。

  “我父母恩爱情深,父亲虽是一品大将,身边却没有小妾或通房丫头,父亲曾经对我说,男人娶一群自己不爱的女子,目的不是用来展示权势便是宣泄欲望,那对女子是极其不公允的。

  “男人希望深爱的女子待在身边,同样的,女子也希望与深爱的男人比翼双飞,既然达不到对方的想望,何苦将人囚禁身旁?

  “他说娘心甘情愿被他囚禁、为他守候在冷落的家门前,是因为他们恩爱逾恒,因为彼此的心里,对方都是人世间第一重要的人,所以因他欢而欢、乐而乐、悲而悲、苦而苦。”

  “听来,你父亲亦是性情中人,你父母亲现下何处?”

  “死了,当年东宫太子之争,爹忠心事主,而先皇欲扶持萧霁为太子,没想到萧栤为登上帝位,不顾天地良心、道德伦理,他手段用罄,毒害父亲、狠戻弑弟,先皇共有十六子,如今除了萧栤,只余勤王和蜀王存活,勤王和萧栤均为皇后所出,而蜀王能保命,就是因为那出闹得京城内外人人皆知的戏码。

  “我父亲没有蜀王那等好心计,萧栤登基后,秋后算账,我父亲是第一个被推出午门斩首的一品大员。萧栤心狠、斩草除根,孟家七十八口无一幸免,唯有不在族谱上的我逃过一劫。”

  宫晴垂下眼睫,国仇家恨啊,难怪他会投身萧瑛旗下。拍拍他的手背,宫晴予他些许安慰。

  “你父母亲是怎样的人?”他突如其来的问。

  宫晴错愕,她根本不知道宫展是怎样的人,呐呐地,她依着萧霁曾经告诉过自己的话道,,“我父亲宫展,是吏部……”

  “我不是问他的官位、名声,我问的是私底下,他是个怎样的人,与你母亲感情如何?”

  认真说,他想知道的是“应采莘”的父亲,而不是宫晴的父亲。

  “我父亲是个和蔼的人,小时候他常把我负在背上,来来回回走着,一面走、一面唱歌,直到我迷迷糊糊入睡,他的背很宽、他的肩膀很安全,他总会在我入睡之前说上这样一句——小丫头,你是爸爸前辈子的情人。我父亲非常疼我。”

  小时候父亲常幻想,牵着她的手走过铺满玫瑰花瓣的红地毯,如果不是爸爸死得太早,说不定她会愿意为他,随便选一个男人嫁掉,满足父亲想了几十年的愿望。

  “你母亲呢?”

  “我母亲是个小女人,不管父亲说什么,她都点头、满脸温柔的笑,说:‘好,我们一起努力吧。’

  “于是我爹地说:‘我们生一个哥哥,好好教养他,把他教成可以保护妹妹的好哥哥。’我妈咪回答:‘好,我们一起努力吧。’然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并且把他养得很好。

  “几年后爹地又讲了同样的话,只不过哥哥变成妹妹,然后有了我。

  “爹地常说,妈咪是全世界最配合的女人。妈咪依赖爹地,依赖得很严重,一天看不见他就会心慌意乱、无所适从,因此不管爹地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她。

  “所以爹地去世后,妈咪伤心过度,很快跟着爹地离开人世,他们都是用生命成全爱情的人。”

  陷入回忆中,宫晴没有发觉自己的话越说越现代,只是遥想当年,泪光闪闪。

  看见她的泪,那是她不轻易在别人面前显现的脆弱,下意识地,慕容郬伸手为她拭去。

  当指尖的温度传来,宫晴一惊,连忙缩身往后,看着他的目光,心微震。

  她在做什么啊,她是宫晴不是应采莘,那不是宫晴应该有的回忆。

  心一惊回神,有些无措。

  慕容郬明白她在担心些什么,一个带着宠溺的笑意浅浅地拉到眼角,他刻意转移她的注意力,说:“你想不想知道武陵侯的五公子怎么了?”

  “你知道?”

  “我知道。”

  “怎么知道的?”

  那地方她只去过一次,却见处处守卫严密,想探听秘密恐怕不容易,况且家丑不可外扬,武陵侯更不像个大嘴巴的男人,应该不会到处宣传。

  她五个字就问到重点,慕容郬那张严肃、让人打心底冒汗的脸笑出得意,忍不住骄傲,他要的女人就是比别人家的聪明。

  “五公子那句‘皇上下令撤平西侯的兵权,您大怒皇帝不顾旧情’,分明是想保全自己、不惜拖你下水,虽然你回了句多行不义必自毙,我还是担心武陵侯对你下手,便派几个人夜夜上侯府去探消息。”

  噗哧一声,宫晴忍不住笑,什么探消息,根本就是窃听、听壁角,在未来,做这种行业的人好听点的叫特务007,一般人通常会叫狗仔或抓猴者。

  看宫晴放松的笑容,慕容郬心疼,在他们这里生活不容易吧?成天战战兢兢,不知何时危险将至,他总是见她绷着眉头、心事重重,便是笑,也是为了敷衍。

  他但愿自己能护着她,护得她不必日夜胆颤心惊,能够时时展眉。

  “说吧,探出什么消息?”

  “那位五公子并不是武陵侯的儿子,而是姨娘与下人私通所生,为了颜面,也因为并无实证,于是武陵侯将信将疑、暂不追究,直到孩子长大,那容貌隐也隐不住,武陵侯悄悄地杀了那名下人,可终究是在心底落下疙瘩,于是动辄打骂五公子,将他养出一副明里狗仗人势、暗地偷鸡摸狗的性子。

  “此事发生后,他打断了五公子一双腿却不给医,毒哑了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四处嚼舌根,然后把他赶出府,至于那名姨娘则被贬为府中的三等仆役。

  “如果我没猜错,不久武陵侯会上府衙向你道谢,你顺理成章替他除去一个不入眼的儿子,还替他赢得治家严谨的好名。”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宫晴一叹。

  “那姨娘做错事,不思己过反而处处纵容儿子,如今之事,也不能说无过。”

  “因果,孰是孰非都难说。”

  “真要说来,武陵侯也难辞其咎,倘若不是真心,何必把人给娶回府,说到底,还是我爹那番话真确,弱水三千,只饮一瓢,不该归属自己的,又何必强求?”

  “你也是弱水三千,只饮一瓢者?”她问他,只是玩笑,并没有想得太多,没想到竟然引出他一番郑重的回答。

  他说:“我是,于男女情爱,我从来不是贪求非分之人。晴,如果你愿意与我同悲同喜、同苦同乐,请待大业成,与我共效于飞。”

  凝睇着他认真的双目,一时间,她无法开口。

  一张、两张、三张……贺心秧一遍遍数着手中的银票。

  人生最快乐的事是什么,是数钱数到手软、睡觉睡到腿软、吃饭吃到全身软,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就像吞了吗啡,云里雾里,舒畅无比。

  看着贺心秧一脸满足的表情,萧瑛坐在她对面,笑得眉眼眯眯。

  这是崭新的经验,他从来没有因为某人的笑而心生快乐,便是关倩也没有。

  在他知道小喜的真实身分之前,她总是想尽办法让他快乐,为他唱歌、为他弹琴,

  为他揉开眉眼间的忧郁,她时刻讨好他,让他觉得身边因为有她,变得自在舒适。

  但这颗红苹果从来不曾,便是他诓骗她中毒,她也未曾因此对他百般讨好,甚至时常与他唱反调,刻意将他惹毛。

  但怪异地,他竟为这样一个“不舒心”的女子而开心快意。

  这段日子,他的确很开心,不只他,连皇帝也开心得无法言喻。

  第十章  证心(2)

  萧栤喜欢听人奉承,他便让臣子安排微服出游,让萧栤亲耳听见百姓因他推展大臣所提的治国政策所引发的评论,一句句全是歌功颂德。

  萧栤龙心大悦,更积极地想当个好皇帝,反正不过是动动嘴皮,那群极力想在他面前表现的文臣,自然会去拼命。

  这点,是苹果教会他的。

  她说:“你希望皇帝照你说的去做吗?很简单,那就夸奖他,只要他做对了一点点,就大力夸奖、无所不用其极的夸奖,然后他就会越做越好。这跟驯兽和教孩子的道理是一样的。”

  他做了,于是皇帝高兴异常,时不时拉着他的手说:“六弟,你真是朕的福星,你一到朕身边,朕做什么事儿都顺。”

  他惶恐道:“臣弟什么事都没做啊。”

  萧栤听完,哈哈大笑,捧着肥肚子说:“正是什么都没做,才更好。”

  他在皇帝眼中是没出息的笨蛋,萧瑛知道。

  武官那方面也进行顺利,他联合了几名武官,然后让他们去挖成王的墙角。

  为成为明君,当成王贪污赈灾粮米、欺凌百姓的证据被摊在案前时,萧栤震怒,大笔一挥,官降三品,夺世袭爵位,这样一来,风势助长、推波助澜,那些原本攀附在成王门下的武官松动。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