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5页     千寻
  不过她没来得及问出口,他已经开始施展轻功,为保命,她只得两手牢牢抱住他的颈项,至于那些被啃被吞的念头,早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风在耳边呼呼响着,贺心秧从一开始的害怕到觉得好奇有趣,把头探出他怀中,不过短短几秒钟,她已经适应。还好嘛,比“自由落体”的刺激感差得多了,如果不是座位不太安稳,她就当搭高铁。

  看着“窗外”的风景,这宅子像江南园林,有假山、有奇石,有美得让人说不出话的怒放花海,这人……不是普通有钱。

  见她看得目瞪口呆,正在狂奔的人停下脚步,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小苹果,笑问:“喜不喜欢这里?”

  问什么鬼话啊,谁不喜欢,这里每个角落都美得让人目不暇给,如果他肯开放参观,光是门票费,一年的进帐就可以给国家买装甲武器了。

  “喜欢。”

  “喜欢这里还是你住的那里?”

  这话问得更屁了,请问您喜欢总统套房还是四人房?白问嘛。

  “这里。”她答得直接。

  “很好,那就搬过来这里住。”

  “啥米!你要我红杏出墙?!”她瞠大眼睛,不敢置信的问。

  看着她圆瞠的眼睛,萧瑛失笑,怎么办,和她在一起这么开心,如果哪天见不到面,会不会真的像隔了三个秋季?

  他放她下来,轻轻点了点她的额,亲昵道:“说什么话,你这棵红杏本来就是我种的,出什么墙?何况不管种在哪里,都是我家的墙。”

  是啦,他没说错,不管这里还是那里,都是登记在他这个田侨仔的名下产业。可是……叉起腰,她振振有词道:“谁说我是你种的?我是我爸妈种的。”

  “好吧,你只能算我移植的,不过你肚子里的这个,是我种的没错吧?”

  几句话,他问得她满脸羞红,就算是开放的现代少女,这种话还是教人害羞啊。

  她皱眉扭身,随便,他爱认便认,可她给不给认,再说。

  萧瑛明白,逼人可以,但太甚会反弹,所以停止这个话题,扳过她的肩膀转个方向,再拉起她的手——书房到了。

  他带她进屋,她还没看清楚屋里摆设,他就带她到桌案前,从一个匣子里拿出许多画稿。

  只消一眼,贺心秧便心软了……那是她,爱笑的苹果、发脾气的苹果、微嗔的苹果、装死的苹果,每一张、每一个表情,唯妙唯肖。

  “你刚刚问我,喜不喜欢你,这个就是答案。”

  嗯,她懂了。

  如果不是喜欢,不会把一个人的每个操作表情记入心底,如果不是经常想起,不会把人入了画,如果不是落笔时心底有满满的幸福,那纸上的女子,不会每个表情都带着微微笑意。

  难怪他说,喜欢这种事不必说出口,原来他是含蓄的古代人,只会闷着声做,不把我爱你四处宣扬。

  是的,他喜欢她……不是普通喜欢,是喜欢到无法自己……她看着他,笑了,笑得有两分暧昧、三分淫荡、四分黄……

  “在想什么?”萧瑛苦笑,又是个令人无法招架的目光。

  “我这里,有股冲动。”她指指自己的脑子。

  “什么冲动?”

  想把自己剥开洗净,直接做成狐狸套餐送到他嘴边,然后大声响喊:吃我、吃我、吃我!

  她耸起肩膀,像绷着什么东西似的,待松开肩、松开脸部表情时,她大大地吸一口气,彷佛要把所有空气全吸进自己肺里,待吸饱气,她拉出一道满足笑意,没把冲动说出口,而是甜甜地笑说:“你不娶惠平郡主,真好。”

  他一笑再笑,笑得他自己都忘记,笑容是用来掩饰自己,而非用来表达真心。

  动手,真的真的很不合礼仪,但他还是决定把宫家的红杏揽进怀里。

  她是他的!

  就像慕容郬,不知道经过多少挣扎,才说出一句——“我要宫晴。”

  而他,也一样在经历过无数挣扎后下定决心,他,喜欢苹果。

  俯下身,他吻上她柔嫩的香唇,轻轻吻、缓缓勾画,画出两人一圈一圈的情难自禁,萧瑛捧起她的脸,他想一辈子把她留在身边、留在心底,而心中那块多年阴影……早被她这颗阳光照得无所遁形。

  他喜欢她,非常非常。

  这天晚上,他让风喻过去宫府,暗中保护贺心秧。

  于是风喻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无预警地一阵头皮发麻,为什么天空那么蓝,他却觉得大难将至,因为啊……只要沾上“贺姑娘”,他就没好日子过。

  第十章  证心(1)

  宫晴细抚着手中匕首,那是一把锐器,刀体发着幽蓝暗芒,鞘上刻有云纹,柄上刻有“镇国将军孟继”字样。

  孟继是谁?她不知道,只知道送礼物的那个,是个有故事的男人。

  严格来讲,他并不帅,真正帅到会让人头晕目眩的,是他背后那个王爷,所以视觉系的苹果被迷得七荤八素,理所当然。

  他并不帅,他的五官像是被人用刀斧刻出来似的,硬邦邦的线条,让人下意识想躲得远远的,怕是一不小心招惹上就会惨遭修理。

  讲白话一点,他看起来有点凶。

  这样的男人,没女人敢喜欢他的吧?应该是,在古代,二十五岁高龄未婚,已经可以用剩男来称呼,可她偏偏第一眼就瞧上人家,瞧上他带给她的安全感。

  那日,他送她匕首时满脸通红,害羞的模样像个小男孩,可爱极了。

  她自然明白,那叫做喜欢,他喜欢自己,却拙于表达,而她……心底虽然高兴,却不晓得该不该接受?

  她是个事业有成的女强人,不管是现在或以前,她从不认为女人需要依靠男人才能够生存,而那段让人刻骨铭心的初恋,更教她对爱情退避三舍。

  如果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好,何必要找个男人替自己添麻烦。她是这样想的。

  可那天,苹果两眼发亮地跑到自己跟前,像是宣布什么重大事件似的对她说:“晴,萧瑛喜欢我。”

  她没说自己喜欢萧瑛,却说萧瑛喜欢她,那是因为确定,确定自己的心早已落在萧瑛身上。

  见苹果那样开心,她不忍浇她冷水,不忍心说:倘若有一天,你有机会回到现代,这里却有了挂心的男人,怎么办?

  她想,就让苹果多高兴几天吧,这段日子,她吃的苦头太多,有权利尝一些甜。

  她的个性过度悲观?也许。

  她的亲人们离开得早,而她的工作又是在生死中打转,她实在无法养出像苹果那样一副自信乐观的脾气。

  可当对象是慕容郬时,她迟疑了,她可以不管不顾、什么都不想的乐观一次吗?

  “在想什么?”

  一个问句拉回她的注意力,宫晴抬眸,来的人是慕容郬。

  他一袭月白宽袍,腰系琥珀腰带,足蹬青缎凉里皂靴,整个人看起来极其清爽,与他平日的打扮不一样。

  宫晴双眉微拧,后院那个暗门真不知道是方便了谁,让他和萧瑛把这里当成自家后院,时不时过来转几圈,她该不该抗议没有隐私权?可如果抗议,这回肯定轮到苹果来拍拍她的肩,语重心长道:“他有权利的,这屋子是王爷花钱买的。”

  第一次,她觉得能够财大气粗是件相当美的事儿。

  “怎么了?”慕容郬向前一步,发现桌上的匕首。

  她转开心思,指指匕首上的名字,问:“孟继是谁?”

  “我的父亲。”他丝毫没想过对她隐瞒。

  父亲?可他复姓慕容啊。

  似乎看出她的疑惑,他将自己的故事从母亲迷信、送子至少林的经过简单提了,“这把匕首是父亲亲自上少林寺探望我时送的礼物。”

  “你怨过你母亲吗?”年纪那么小就将他推离身旁,那应该是享受父母宠爱的年龄啊。

  这事如果让苹果知道,她肯定要横眉竖眼说:道德沦丧、品格不彰,都是因为家庭教育的失败,不要把所有责任通通推到学校。于是那时苹果才会替她这个忙碌的姑姑,接手了果果的亲职教育。

  亲职教育呵,萧瑛没有,他也没得到,古代男人真命苦。

  “虽然没把我带在身边养,但他们还是很疼爱我的。我记得有一回,母亲到奶娘家时,看着我同奶娘玩得很快乐,她站在门外,眼泪滚了下来。多年之后猛然想起,那竟是我对母亲最深刻的印象。”

  “迷信害人不浅。”

  慕容郬坐下,宫晴为他倒一杯水后,他续道:“迷信,是因为害怕的事太多,却没有能力改变现况环境。”

  “你母亲害怕什么?”

  “我父亲是一名将军,成天马背上下、杀敌报国,往往数年不在家,战场上,书信往返困难,每每父亲领兵出征,娘在家里便翘首盼望,日日等的,是他一封平安书信,倘若信逾期,她便忧思忡忡,抑郁难止,这谁都帮不了她,唯有神佛可给她一丝希望。

  “镇国将军四个字,是一刀一枪,用性命去挣来的。”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