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3页     千寻
  因论功行赏,几年前能带兵的将领助了萧栤登上帝位后,一一封侯拜相,优养几年之后,心宽体胖,早耐不了苦,因此带兵人选,一时间还真难以决定。

  更坏的是勤王和成王联姻一事定下,武官纷纷倒向,近日里,萧镇频频与武官私底下接触,眉来暗去的,谈些什么不言可喻。

  萧瑛本想慢,勤王却让他慢不得,非逼出他的快动作,因此最近他加快脚步,一方面与尚未入朝的陈院知等人商谈未来的治国大策,并让他们一一教给萧霁,另一方面,提出若干疑点,让猜忌心重的萧栤主动派人去查,让他查出萧镇谋国篡位的野心,让他削一削成王的兵权。

  所以其他的那些武官……能拉拢的有谁呢?

  他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一串名单——靖平王、宁康侯、武陵侯……

  正深思时,下人来报,周闵华回来了。

  周闵华走进厅里,将与汪老板新打的契约及之前贺心秧与人立下的契约放到萧瑛面前。之前的契约,注明付银一百五十两,若卖超过一百本,则每本需再付一两银子。后来这纸契约,条件优厚得多,一开始贺心秧就可以得五百两银,不管卖几本,每本都得付二两银子。

  他从怀中掏出九百三十五两的银票,放到桌上,这是上一本的第二回结算及稿子送出的五百两,由此可见,贺心秧的书卖得相当好。

  “那个老板是个怎样的人?”萧瑛问。

  “汪老板倒也还算老实,并且脑筋动得快,手脚更是麻利,短短时间内就能卖掉近千册,可知他的能力。前一本的条件,夫人是吃了点亏,不过初试啼声,有这样的成绩已是相当不错。有之前的经验,我想汪老板之后卖书肯定要涨价,便是与属下订这样的契约,还是相当有赚头的。”

  “没想到卖艳本,竟有这般利润。”萧瑛食指轻刮下巴,笑开,苹果倒是选了个好行业。

  “难道王爷想……也不是不可以。”周闵华闻弦歌而知雅意,反正夫人已经将卖书之事全权交给他处理,不管是和谁合作,想必夫人都不会有意见。

  “这件事你留点心,倘若能找到人手经营,就办吧。”

  “是。”

  “苹果不是和你一起出门?她怎么可能让你把东西先拿到我这里来过眼。”那个小钱鬼,哪舍得把银子留在别人的口袋中。

  “夫人引我见过汪老板后,就带着丫头去逛街。”

  萧瑛失笑,那丫头成天口口声声钱,却又在契约钱项上不用心,这样的人想以钱追钱太难,只能一辈子靠脑销、劳力赚钱。不过,她已是相当不错了,一个女人能凭着写艳本赚取一家子的生活开销,也算有本事。

  “是该逛逛,她到京城后,还没有四处走走呢,我想,是不是该在她身边加派几个武功高强的侍卫……”

  他说这话的同时,守在屋前的风喻突然头皮一阵麻凉,眼皮亦狠狠跳上两下,他抬天望向蔚蓝天空,忧郁地看着远方云雀,不知道有什么祸事将从天而降。

  周闵华轻松一笑,又补了句,“夫人要我瞒着王爷她写艳本一事。”

  “知道,就当你瞒了。”他想也不想,随口便答。

  周闵华上前,收好要交给贺心秧的契约书和银票,正想禀报大账房李琨已经回京的消息时,贺心秧忽然风风火火地闯了进来。

  没有下人禀报,她如入无人之境,畅通无阻地闯进厅里,定定地站在萧瑛面前,她的头发微乱、两颗眼珠子闪啊闪,那表情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惊吓,她盯着他、目不转睛,好像非从他脸上看出两只大象方肯罢休。

  萧瑛眼光一射,本想指责随后进屋的风喻,若不是周闵华早一刻把契约收好,事情岂不穿帮了?

  锐眼瞪过,风喻缩脖子挤鼻,又不干他的事,分明是慕容公子用眼神示意他放人,他早就知道,碰到这位宫夫人,准没好事。

  萧瑛没有立即“处理”风喻,不是因为他度量好,而是因为突然间,贺心秧抓住他的手,整个人猛地向前靠。

  他从萧霁那边听到太多关于未来女人的特质,知道她们思想独立、行动自主,碰上喜欢的男人,不会畏畏缩缩、欲迎还拒,而会主动上前争取,但苹果从没有过这样的表现,今天,是头一回……

  他不知道这种感觉可以形容成触电,但他知道掌心里的那只手煨得他的心暖透了,看着她明媚灵活的大眼睛里藏着说不出的激动,他的心也跟着激动起来。

  二十二岁的他彷佛变成十七、八岁的少年,见到女子会心慌意乱,会红了脸。

  她是一路跑过来的吗?傻瓜,派个人来传话,他就会走到她面前。他从怀中掏出汗巾,轻轻拭去她额间的汗湿,那么热,热坏了他的小苹果,怎么办才好?

  “都下去吧。”

  萧瑛眼光定在贺心秧身上,却对门口聚集的那群人发话,慕容郬、风喻、小四、周闵华和几个下人迅速离开,出去时没忘记把门带上。

  慕容郬走得飞快,他还得去告诉宫晴,人已平安送到。

  萧瑛舍不得多动一下那只被她抓住的手,用另一手顺顺她紊乱的长发。“怎么了?有人欺负你吗?告诉我,我去整回来。”

  贺心秧用力摇头,还在喘着,心也在乱着,她不明白自己的反应干什么这么大,但一知道他没娶惠平郡主,她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运动细胞,喧嚣着、吵嚷着,要她狂奔到他跟前。

  她对自己撒谎,撒下弥天大谎。

  她说:她不爱他,因为他是只爱整人的坏狐狸。她不爱他,因为未来人类爱上老祖先是一盘死棋。她不爱他,因为爱情不过是一场游戏,而她不和别人的男人玩游戏。

  可是心在痛着,不管她如何忽略,它就是在胸口挣扎怒吼。

  那是很糟糕的吼叫声,它叫着:她喜欢他、她爱他,他对她而言不只是精虫提供者……她阻止不了它响喊,只好不停对自己说谎。

  可谎越撒越凶,她却越来越不相信自己。

  于是,他说当朋友,她就当朋友了;他说朋友应该天天见面,她就与他日日相见;他说好东西要和好朋友分享,她就大唱:与你分享的快乐,胜过独自拥有,至今我仍深深感动,好友如同一扇窗,能让视野不同【注解:〈分享〉/伍思凯,作词:姚谦。】……

  她把这里当成二十一世纪,假装男人女人在一起可以不谈感情、纯聊友谊,假装他和她可以像张菲和他的前妻,互相关心、彼此照顾,共同拥有孩子,却没有夫妻关系。

  她也假装这样的距离是男人与女人最好的分际,他们没有分手问题、没有失恋困扰,并且他们之间的感情可以像眼前这样,一辈子的永续经营。

  可是今日的嫁妆队伍,推翻了她的谎言,推翻了她想要和他进行的一辈子朋友感情,她的心澎湃汹涌,逼着她非得跑到这里来证实某些事情。

  “我看到惠平郡主的嫁妆队伍了。”终于,胸口的气顺下来,她能够开口说话。

  “然后呢?”萧瑛拉着她,走到桌前,为她倒一杯温茶水,心底忧着,孕妇可以这样过量运动吗?待会儿得让大夫过来替她看看。

  “那些东西不是要抬到蜀王府。”她把话说完才仰头,把茶咕噜咕噜吞进肚子里。

  “她要嫁的人是勤王,为什么要把嫁妆抬到蜀王府?”他笑了,终于明白让她慌张的原因。

  再倒一杯水,把她这只小牛犊给灌饱,才将她收进怀里。

  她应该挣扎反抗的,这样不合规矩,这里不是亲亲抱抱可以用一句国际礼仪交代过去的时代,问题是……她半点都不想要把他推开,因此,她纵容自己在他怀里说话。

  “你不难过吗?你不是要上京城求皇帝替你和惠平郡主赐婚的吗?”

  “谁在胡说?我割了他的舌头。”

  他阴了萧霁一回合,即使他是自己的亲弟弟。

  “所以你从来没打算娶她?”贺心秧又惊又疑,急急追问。

  “她有什么好,骄纵任性、脾气暴躁,如果我真娶她,府里有一大半的下人都要求去。”

  这是他的原定计划,没想到皇帝一如多年前那般忌恨他,不允许他成亲、不允许他得到幸福。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反正娶江婉君,目的不过是为了成王手中的兵权,没想到此次入京,竟得到一个连密探都探不得的消息——皇帝要对武官下手。

  萧栤的动作比他所预料的快上好几倍,虽然这不符合萧瑛急事缓办的原则,虽然小小地打乱了他的计划,但如此一来,勤王这桩亲事是白结了。

  而比计划中顺利的是,他不但入了御书房,在皇帝问他哪些旧文臣可用时,他焉能不明白皇帝的心思,于是提了十来个过去和自己走得近却无才之人。

  皇帝当然会尽数否决,然后提出萧瑛真正的口袋名单,接下来,他只要继续表现得庸碌痴愚,继续让皇帝以为他只会在女人裙子底下钻营就行了。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