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21页     千寻
  “勤王,他也想要皇位?”宫晴讶异。

  “谁不想呢,只不过五年前,萧镇和王爷都没有足够的实力与萧栤抗衡,倘若先皇晚死个几年,就不会是如今这番局面。”他的父亲孟继更不会下场凄凉,这笔血债,他迟早要讨回来。

  “王爷打算借朝廷的力量来对付勤王?”

  “没错。”

  “懂了,有我可以帮忙的,尽管对我说。”

  “我代王爷谢过你。”

  慕容郬看着眉宇间带着英气的宫晴,她是个聪慧无比的女子,不过短短几句交谈,便能一点就通,将事情看透澈,这样的人身为女子太可惜。

  不过果果说的,他们那个年代的女子本来就与这个时代大不相同,她们要在社会上与男人争霸,从小便得培养起各种能力,那个男女平等的世界呵,他真的很好奇。

  “不必谢我,我是为果果做的。”宫晴不居功。

  慕容郬微哂,他不是多话男人,但看着宫晴,他忍不住想要多话。“我对你的办案手法很感兴趣,你怎么能懂那么多东西?”

  “每个人都有其长处,就如同武功我不及你,而断案你不及我。”宫晴避重就轻,她把笔墨收好,抬眼望向慕容郬。

  他比自己小……她指的是前辈子的年龄,但他心思成熟,眉间隐约刻划着风霜,她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肯定是刻骨铭心的回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顶天立地,才会给人安全感。

  心,怦然悸动着,那是她曾经有过的感受,在学长身上,在初恋期间。

  但……她不再蠢了,同样的错误,她不允许自己再犯,比起爱情,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不管是为眼前环境、为果果,或者为苹果。

  心动,只能在谈笑间略过。

  “我明白。”

  慕容郬从怀中掏出一柄匕首,放到桌上后推到她面前,黧黑的脸庞泛起可疑的红晕,视线接触到宫晴时竟带着些许羞赧。

  “这个是……”她没有接下东西,只看着他古怪的表情。

  “是礼物。”

  送她匕首?还真有创意。宫晴蹙眉,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的行为。“为什么要送我礼物?”

  “邑县淹水那天,果果的马车被拦在半路上,贼人听说他是你的家眷,竟想对他下手,替林立报仇。我认为,你需要一柄匕首防身。”

  这个借口很糟,他知道,京城离邑县很远,而那群匪人已全数为他所拘捕,可是……他真的不知道该送女人什么。

  他半辈子在少林寺度过,这几年又在萧瑛身边,成天不是打杀谋画,就是打探防卫,他从没学习过如何与女子相处,自然不懂该怎样讨好女人。

  宫晴知道这是他的好意,只不过她就是拿把刀将已经死到不能再死的鸡切断脖子,可能都得花上半天工夫,何况是对付活生生的贼人。

  与其给她刀,不如给她一把掌心雷还比较可靠,当然,如果萧瑛舍得把慕容郬留给她当护卫,那就最好。

  第八章  惠平郡主的嫁妆(2)

  见她迟迟不将匕首收下,他抓了抓后颈的头发,那动作,让他显得有几分稚气。他迟疑的问:“你……不喜欢吗?”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怎么用。”

  慕容郬点头。“我明白,也许你该学点防身的功夫。最近我比较有空,不如我每天腾一点时间,教你拳脚功夫。”

  这话就是胡扯了,果果最近常埋怨,说师父经常忙得不见人影,只能让别人来指导他武艺,现在他……居然说最近比较有空?

  弯了弯嘴角,弯出一抹笑,她长在未来世纪,不管是因为读过心理学或者是接触到的歌词电影,男人对女人的心思,她一眼就能看得分明。

  她不碰爱情,但她很开心,他愿意对自己释放善意。

  “如果慕容公子有空的话。”这话,算是应承下来了。

  宫晴的回答,让他脸上又出现一阵潮红,他眯了眉眼,隐约透露出心喜。

  这时,一名衙役来报。

  “知府大人,武陵侯府发现一名侍妾死在池塘边,侯爷派人来请大人过府查案。”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宫晴耸肩叹气,真是受盛名所累,自从她进京城,尚未上任,就有人想用案件测试她的断案能力,现在更好了,大家都明白她的规矩——不得破坏现场。

  因此武陵侯府一来报,她就得飞快过府,不光因为侯爷惹不起,更因为不能让尸体在阳光下曝晒太久。

  她离开座位,却发觉手被人一把扯住,回首,发现慕容郬拉着自己,一手拿起匕首。

  她点点头,收下匕首、纳入怀中,他才露出笑容。

  “我陪你一起去。”

  “没关系吗?让人知道我和王爷过从甚密……”王爷身边不是一直都埋着皇帝的眼线?

  “不怕,是皇上要王爷找你讨论治水方案的,只不过王爷‘怠惰’,派下人过来,待我回去,将武陵侯府的案子告诉王爷,他又有法宝可以拿到皇帝眼前现。何况,花了五年时间盯梢,盯出相同的答案,你以为皇帝不会腻?”

  进京后,暗处的眼线少了许多,当然也许和留在府里的全是忠心、知根底的仆人有关,外人很难渗透进来。

  他都不怕了,她何必多担心,于是宫晴点头。

  半个时辰后,宫晴和慕容郬双双来到武陵侯府。

  分明是命案,整个武陵侯府却弥漫着一股热闹气氛,总管亲自等在门口,领了他们到后花园的池塘。

  宫晴到的时候,黄布条已经围了起来,一张酸木枝太师椅摆在黄布条外头,武陵侯端正坐着,旁边还放了茶几,茶几上面有茶、果、点心,他身后站着两个婢女,一人打扇、一人打伞,旁边还有一群人在围观。

  还当真是在看戏啊,宫晴叹气,向前和武陵侯见礼。

  武陵侯方头大耳的,同皇帝一样,都是四十几岁的中年人,可他体格高大健壮,身形笔挺,脸庞刚毅,两道剑眉带着锐气,一双眼睛凌厉逼人,隐含熠熠锋芒,与皇帝的萎靡不振全然不同。

  “宫大人,听说你是断案神手,就麻烦你看看,本侯的侍妾怎么会没事跑到池塘边,又怎会一头往水池里栽?”

  言下之意是这名侍妾是失足落水?

  宫晴应了声,走到水池边细细观察。

  死者的脸朝下,半个头泡在水里,身子趴在池塘边,脚后跟处有一截断掉的木头,她从头到尾仔细的看过后,让人将尸体捞起、翻身仰躺,视线逐一扫过死者的颈部、额头、膝盖、前肢,再翻开她的掌心,观察两手指间。

  接着宫晴起身,围绕着水塘边缓慢走着,低头像在找寻什么似的,然后她微微一笑,抬眼看向不远处的屋子。

  她没发话,快步往那屋子走去,慕容郬瞧见她的举动,连忙追上前,跟在她身后。

  她奇怪的举止引发侯爷怀疑,然而当总管机灵的过来请示,他却摆了摆手说:“随他去。”

  不久,两人一前一后回到池塘边时,她走到武陵侯面前,躬身说道:“启禀侯爷,此名女子并非意外落水,而是被杀。”

  “什么?被杀!”武陵侯一跃而起,怒视宫晴。“宫大人有什么证据?”

  “倘若是意外,那么就是她踩到木头、往前摔,因为头部撞到池塘边的石块,导致昏迷淹死。”

  “这么显而易见的事儿,还需要宫大人解释?”武陵侯冷哼一声。

  他心底非常不满意宫节的推论,他治家严谨,每个进府的下人,身世背景都清清楚楚,谁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犯下杀人大罪?这岂非是挑战他的威严。

  “可若真的是意外,那么死者的膝盖、前肢与额头必定受伤,但尸体上并没有伤痕。且她的颈部有勒痕,足以证明是被人勒毙,因不能呼吸而亡。”

  “颈部有勒痕?”

  “没错,方才下官绕池塘一圈,发现池边近西处的泥地上隐约有拖痕,因此追着痕迹到方才进入的那间屋子,发现那屋里桌椅翻倒、花瓶碎了一地,由此可知,那里才是命案发生之处。”

  宫晴说到这里,武陵侯的眉毛已经拉成一条线,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一声斥喝。

  “来人,这两日有谁到过月秀阁?”

  不久,一个丫头战战兢兢走到侯爷面前,跪地伏面。“禀侯爷,昨儿个五公子要奴婢把月秀阁整理出来……”

  他没待丫头禀报完毕,怒声一吼,“去把那个孽子给我带来!”

  看着武陵侯怒不可遏的模样,慕容郬脸色微变,他不会把满腔怒气趁势发泄在宫晴身上吧?下意识地,他往宫晴身边靠过去,她微侧头,看着他那个母鸡护小鸡的动作,心一暖。

  很快地,五公子被两个侍卫抓到侯爷面前,一个中年妇女哭哭啼啼地追在他身后,甫到武陵侯面前,立刻放声大喊,“侯爷,您千万别随便听信谣言,就相信岳儿会做出杀人害命的恶事啊,您也知道,岳儿个性软弱,绝不是那等心狠手辣之辈,况且咱们母子在这个家一向不受待见……”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