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9页     千寻
  贺心秧在心底顺口回答,可她嘴巴上说的却是,“没办法,我天资好、识人高明,随便几眼,就能把人看得透澈。”

  萧瑛瞄她一眼,有人可以骄傲得这么可爱吗?忍不住,他又想笑。

  “脸是笑的,心是苦的,这些年,我都过着这样的日子。

  “开心大笑,是为了给那些棋子看;玩乐嬉闹,是为了让他们把消息传回京城,让萧栤确定我就是个只图安乐享受,不愿承担责任、心无大志的纨裤子弟。

  “可是你,一个在青楼出现的小女子,敢在我面前玩手段,敢放言议论朝事,敢笑敢怒,敢无视于我这个王爷的威权,出口讥讽……

  “我不晓得该佩服你还是嘲笑你的不知天高地厚,但那天你吃亏了,明明是伤心难过的,却不停用各种方式鼓励自己勇敢。

  “你说:‘了不起当做是被狗咬一口,难不成要为此去跳楼?真有人需要为昨夜的事去死,也该是那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狗。’”

  讲到这里,萧瑛忍不住又笑开怀,因为有人把堂堂的王爷当成狗,而他竟然还不是太介意。

  听着他的话,贺心秧急急替自己分辩。

  “我没说你是狗哦。”

  话讲完,她“呃”了一声,挤眉弄眼、握拳跺脚,哦……她很想死,这、这不是欲盖弥彰吗?

  为解除贺心秧的尴尬,萧瑛握住她的手,继续往下说:“你还说:‘困难不会永远停驻,它终会烟消云散,光阴走过,再尖锐的痛苦都会被打磨得钝重,即便永恒,却已黯淡,只有生命始终颜色鲜明。’

  “你说:‘能禁得起千锤百炼,才堪称英雄,一次挫折怎能折了心志?’你还说自己是鸿鹄非燕雀,吃得苦中苦,咽下涩中涩,绝对会成功……苹果,你是我见过最坚强、最不畏挫折、最乐观而了不起的女子。”

  头一次被人家这样夸奖,贺心秧脸红,像晒足了太阳那样,以至于她忘记自己正在和他赌气,忘记他是狐狸族族长,忘记应该和他保持距离。

  她抓抓头发,苦笑,“你干嘛把我的话记得那么清楚?”

  “因为那些话不但激励了你,也激励了我。”

  有吗?她有那么厉害的话,就不会写艳本,而是写励志小说了。

  “如果人可以用最简单的一个字来形容,那么形容我的那个字是‘假’,而代表你的那个字是‘真’。

  “当‘假’碰到‘真’,他讶异世上竟有人可以活得这样自在而惬意?

  “他无法理解,喜怒溢于言表不是很危险的事吗?为什么她可以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还理直气壮。难道她都不害怕、都无所畏惧吗?

  “‘假’羡慕‘真’的快乐,每次碰头,他就会感染了‘真’的快乐,一次一次,他想逗她、耍弄她,想看她把喜怒哀乐毫无保留地表现在脸上,然后时时放在心底,每回想起便乐了眉目。”

  萧瑛深深吸口气,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眼对眼、眉对眉,他的笑容温柔得像一池春水。

  “苹果,以后我们好好相处好吗?让我有机会在你身上感受‘真’的喜悦,让我在喘不过气的压迫里,保留一点点自由呼吸的空间。”

  好好相处吗?她皱皱眉、咬咬唇,歪着头想半天。

  她前辈子是白雪公主加灰姑娘,这两个女的有什么共同特性啊?没错,就是善良。

  她们受尽苦难,却不怨天尤人,被逗、被整、被欺负,只要人家讲一篇大道里、洒两滴可怜泪,善良的天性就会冒出来,给人家惜惜加安慰。

  于是贺心秧点头了,她扁着嘴,尴尬说:“干嘛这么问啊,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啊。”然后,再越描越黑地补上一句,“如果不是朋友,怎么会跑到你家住。”

  “假”笑了,狐狸眉毛一挑、狐狸嘴角往上勾,狐狸心思想着:这颗小苹果真好骗。

  然后狐狸爪子拉起苹果白嫩的小手,打开门,对屋外的人示意,让他们一起走进来。

  “今天我带来的这几个不是普通仆役,这两位姑娘擅长弹琴唱曲和跳舞,是贴心人,如果你心闷,可以让她们为你解忧。”

  贺心秧没接话,皱着眉头看她们。

  这是做什么,他想把星光大道还是超级偶像搬到她家里哦,不必啦,她很忙的,没时间听靡靡之音。

  萧瑛指着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继续往下说:“他是翁厨子,刚刚小四已经介绍过了,是如意斋的厨子,他会在这里做菜一个月,再回如意斋换别的厨子过来,轮流吃不同口味的菜,才不会腻味。”

  贺心秧瞄他一眼,想得还真仔细,人家这么的好意,不收……好像说不过去。

  “他是李达,写了一手好字,如果你有什么档想誊抄,交给他准没错。”

  哦,她的眼睛猛然瞠大,他怎么知道自己需要这号人,她的毛笔字破烂到自己都觉得丢脸,紫屏还嘲笑她的辛勤工作是鬼画符。

  贺心秧笑容扬起,厨子好、誊抄手更棒。

  “他是周闵华,是个商人,平日不会待在府里,但有事尽可以到王府那边找他过来,谈契约、立字据、做账册、行商事,全都难不倒他。”

  哇,他、他、他……她更需要了,以后和汪老板谈合约就找他出头,反正再过几个月,她肚子会大到不方便出门。

  她已经失去了把人推开的欲望,因为他送的人,一个个送到她心坎里。

  “你不必担心俸银的事情,他们本来就是领王府的俸给,绝对不会给你带来压力。”

  “所以他们是Free?”

  萧瑛点头如捣蒜,虽然不懂Free是什么意思。

  “那好吧,我把人留下来。”

  她忘记自己刚刚才说过,天底下没有平白无故的好……他在这里投资多少,他日定要拿回数倍……这番话。

  她才想分派众人工作,就见小四扛着一篓子芒果进来,紫屏笑盈盈地跟在后头进门,见到贺心秧,迫不及待的说:“夫人,你那个怪勾子真好用,才一会儿工夫,就割了这么一大篓,是怎么想出来的啊?真聪明耶。”

  “不就是画符咒时,一不小心给想出来的嘛。”

  贺心秧看一眼小四,他不时偷眼瞧他们家紫屏,这人,不会想把她家丫头给拐走吧?

  “小肚鸡肠,人家不过说了声夫人懒就记恨。”

  紫屏对她努努嘴,娇俏可爱的模样更让小四移不开眼。

  “行,你去帮苓秋腌一大缸芒果,腌得好吃,我就不记恨。”

  “知道了,谁不晓得夫人除了爱睡觉就是爱吃,吃吃睡睡,也只有咱们家大人会喜欢。”

  说着,她转身跑开,小四巴巴地扛着蒌子跟上去。

  见他们那样,贺心秧冲着萧瑛一笑,“你这五个可换不到我一个贴身丫头。”

  “还换不到?我那五个,个个学有专精,你这个除了批评主子懒惰、爱吃,好像也没别的长处?”

  “不就是你说的吗,图她一个真字。”她现学现卖,勾得他眉眼弯弯。

  爱情,在这个夏季、在芒果树下抽芽,但愿年年结实累累。

  第八章  惠平郡主的嫁妆(1)

  周闵华被唤来已经小半个时辰,只见贺心秧走来走去,每回走到他面前,想说什么话似的,话却又卡在喉咙里半天不出声,然后转过身,继续来回走动。

  最后是周闵华熬不住,出声问:“宫夫人,你有什么事情想吩咐在下?”

  “不是吩咐,是请托,没错,是请托。”她看着周闵华,一句话卡了好半晌才勉强挤了出来。

  周闵华还很年轻,二十岁上下,方方正正的脸,看起来有几分老成,但态度诚恳,容易让人产生信赖感。

  “那么,夫人有什么需要请托在下?”

  她深吸气,咬嘴唇、转眼珠子,然后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拉开椅子坐下。“周大哥,你也坐。”

  周大哥?他后颈处冒出几颗鸡皮疙瘩,他不过是下人啊……

  看着贺心秧倒来一杯水、放置桌前,他告诉自己,没关系,她都唤总管何叔了,被叫一声周大哥,应该无妨……吧,只要不被王爷听到。

  他入座,眼睛直直盯着贺心秧瞧。

  “周大哥,是这样的,我明白你的主子是王爷,不过王爷说了,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您,我可以请你帮帮忙。”

  见她说得既谨慎又郑重,周闵华突然间觉得全身神经紧绷。“是,王爷吩咐过。”

  “那接下来,我要请你帮的这个小忙,是不是可以请你守口如瓶,别告诉王爷?”

  “既然是夫人的吩咐,在下自然谨遵钧命。”

  “不要客气,真的不是吩咐,是帮忙。事情是这样的……”

  接下来,她一篇话说得虚虚实实、避重就轻,若不是周闵华早在王爷那里通过气,知道这位夫人大胆的行径,他还真听不明白她要做什么。

  等她断断续续的话告一段落之后,周闵华才把她所说的事整理一遍,重复说:“夫人有‘朋友’在写艳本,之前那册,已陆续收到四百多两银子进帐,现下又有新的艳本完成,要在下帮忙和书铺老板谈价钱、打新契约?这件事,夫人希望我不要对王爷提起?”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