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7页     千寻
  “谬赞谬赞。”

  “承让承让。”

  就这样一番闹腾,原本壁垒分明的人,站到同一阵营,宫晴看着斗嘴斗不停的两人,与慕容郬相视一眼,叹口气,明明是那样契合的两个人,却隔了个惠平郡主……

  摇头,她不免笑自己傻气,感情本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啊,总是难以预料、无法掌控……

  第七章  重修旧谊(1)

  好不容易完稿,贺心秧决定休息一天,明天再誊。

  她懒懒地坐在被搬到前院的躺椅,苓秋在旁,有一下没一下的替她打扇,贺心秧笑看着紫屏和苓秋招呼人拿着长竿子打芒果,每次芒果掉下来,就会引发一阵惊呼。

  “这里、这里,有没有看见,在叶子上面。”紫屏指挥着一个小丫头。

  小丫头踩了凳子,两手抓着竹竿,东敲西敲,敲出好几片绿叶,却怎么都打不到芒果。

  “哎呀,差一点点。”小丫头叫。

  “使点劲啊。”紫屏在树下喊着。

  “不行不行,我来,等你把果子打下,都烂了。”一个大婶催着丫头下来。

  贺心秧在一旁时不时笑几声,其实,这样的日子也不坏。她转头,低声对苓秋说几句话,苓秋应了,转身往后头走去。

  紫屏叫得满身汗,走到贺心秧身边,端起桌上的茶水,咕噜咕噜的灌。“苓秋呢?她怎么没在这里陪夫人?”

  “我有你们陪就够了,就由她懒去吧。”贺心秧随口敷衍。

  “苓秋会贪懒才怪,定是夫人派她去做事了。”

  “你就算准她不会贪懒?”

  “是,咱们家最懒的就是夫人了,成日啥事都不做,就趴在那里鬼画符,若能镇妖降魔就罢了,偏偏连只小鬼都抓不到。”

  她最懒?!天啊、地啊,包大人、宫青天啊,真正是冤枉,她每天辛辛苦苦为这一大家子的温饱而努力,竟然被人家说成鬼画符,她不过是字写得丑一点,冤枉啊……

  “夫人,你那是什么表情?”她觑贺心秧一眼。

  “不认识吗?这张脸叫做无语问苍天,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注解:出自老子《道德经》,原意为天地对万物一视同仁,并无特别偏爱。】啊……我好冤哦。”

  紫屏没良心,不但没上前安慰,还笑得花枝乱颤,她笑得张扬热烈,像夏日最艳色的骄阳,看得刚刚从王府领人过来的小四心一动。

  发现有外人,紫屏连忙收起笑容,站到贺心秧身边,低声说了两句,扶起她往厅里走去。

  待贺心秧坐定,何竞领着小四和一票人过来时,苓秋也带着贺心秧要的东西走进厅里。

  贺心秧示意苓秋把东西搁在桌上,东西很多,有针线、棉布、绳子、竹竿、镰刀,还有一个刺绣用的竹制绷子。

  “夫人,王府那边派人过来了。”何竞点了点头,退下。

  小四上前,贺心秧那张脸,他总是下意识想多看几眼,同样的疑惑,在心底浮起一遍又一遍,王爷真的迷上她了吗?或只是看着新人想旧人?

  “王爷有什么事交代吗?”贺心秧一面问,一面低下头,先把镰刀结结实实地绑在竹绷子上头。

  “是,王爷要小的领五个人过来,给夫人帮帮手。”

  帮手?贺心秧傻眼。

  不会吧,又要多养五个?难不成非要她写稿写到手脱臼,何况她还没把钱还给萧瑛,她仍然是无产阶级的穷光蛋耶。

  她板起脸孔说:“何叔,你把他们退回去王府,我们这里不需要这么多人。”

  何竞躬着身,这话他早就说过了,这府里不管是大人、夫人还是小少爷,他们都不是那种饭来张口、茶来伸手,事事要人服侍的主儿。

  除非是打扫做菜,身边能做的事,他们都习惯自己来,连大人从邑县带来的两个大丫头,现在也只能裁衣、做针线,别的活儿一律不必她们忙。

  可王爷硬说:“你们夫人正怀着孩子,宫大人天天当差、小少爷念书,两人都忙得很,总要有几个知心的陪在身边,说说话、聊聊天,才不会心闷。”

  他们家夫人和别人家的就是不一样啊,不爱绫罗绸缎、脂粉金饰,从进京到现在,也不过跟他要了些纸笔,她成天关在书房里,有人吵了她,还会发脾气,她哪需要人陪着说话。

  果然吧,夫人根本嫌这些下人麻烦。

  “夫人,这是王爷的好意,这位翁大叔是如意斋的厨子,做得一手好菜,王爷说夫人在养胎,得多吃好东西,滋养一番。”

  小四上前,替王爷说几句话,说话时,忍不住又看了紫屏一眼,可她现在不笑了,整张脸冷冰冰的,和她们家夫人的表情一样臭。

  提到养胎,贺心秧又想“兔”果果的头了,那个笨蛋居然向萧瑛他们招了,说她在青楼里被欺负,怀上孩子,连宫晴是女的都说了,他那张嘴巴真该用三秒胶给黏起来。

  真不晓得当初自己干嘛给他把屎把尿,辛辛苦苦将他拉拔长大,结果他手肘向外弯,只会帮着外人瞒她们,却把她们的秘密给泄露光。

  这个时候她还不晓得,萧霁连穿越那段都招了,如果知道的话,她肯定会气到把孩子给跳出来。

  贺心秧道:“请你回去替我谢谢王爷。”她继续把棉布缝在竹绷子的边框下头,变成一个带刀的小口袋。“问题是王爷的好意,成了我的重大负担,何叔,你老实说吧,咱们这府里一个月的开销要花多少?”

  她不笨,五星级厨师得花多少钱才聘得到,光看阿基师的通告费就知道,把这种人塞进他们府里,她要不要去卖血来养人家啊?!

  “至少要五十两。”

  何竞尽量讲得客气,这是王爷下的令,这府里的一应开支全由他那边负担,既然如此,就别让夫人知道实情。

  “是喽,我们家宫大人一个月才赚十几、二十两银子,你想我去街头当乞丐来养这一大家子人吗?”

  贺心秧抬头,瞄一眼那两个低头敛眉、我见犹怜的小美女,她又不开花满楼,收那么多婢女做什么,真要往他们这里塞人,不如给她几个会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她还可以领着他们到大街上卖艺赚银子。

  “夫人,这点您不必担心,府里的开支由王府那边支应。”小四插嘴。

  她抬眼,看了看两人。“何叔、这位公子,来,一起坐。”

  她指了指椅子招呼他们坐下,两人犹豫了半天不知该坐不该坐,那个……王爷还在后头啊……

  “你们不坐,我仰着脖子讲话怪难受的。”

  才怪,她明明低头在忙乱七八糟的事儿,可这话小四没说,他转头向后瞧去,在那排新奴仆后头,萧瑛对他们点了点头,他们只好勉为其难坐到椅子上。

  贺心秧先是做作地叹口长气,然后把竹竿递给苓秋,要她抓牢了,再将带刀的袋子绑上去。

  她一面做事儿一面说:“何叔,我知道您背后的主子是王爷,可您知道吗?天底下没有平白无故的好,人嘛,会善待别人肯定是想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今天他在这里投资了多少,他日定要拿回数倍,所以这种好处,我还是少收为妙。

  “况且我这人没什么心机,不想和你那位主子斗心眼,我也没什么让人贪图的,所以如果能够的话,可不可以请何叔和小公子帮个忙,帮忙传话给你们王爷,如果他时间太多,可以去做些有用的事儿,别把眼光尽往我们这里瞧。”

  何竞耳里听着她的话,额头不停冒汗。这话、这话……让他怎么传啊?!

  小四也没好到哪里去,汗水一颗颗往下坠,这位贺姑娘哪儿像关倩啊,人家就算心如蛇蝎,好歹表现出来的是温柔似水,哪像她,不避不讳,话里字字句句带了刃,他不由得摇头,不像,半点都不像。

  “夫人,王爷是一片好心。”何竞再言。

  “我明白,善心人士嘛,可满京城肯定有些孤儿寡妇、贫户鳏夫比宫家值得王爷付出爱心。”

  完成了!贺心秧拿起长得不怎样的“成品”挥几下,笑说:“用这个试试,把芒果套在里头,顺势一挥,就能把芒果给割下来,别都打烂了。”

  “嗯,我去试试。”紫屏拿着新道具,喜孜孜地往外跑去。

  看着这对主仆,小四很无言,这一家子都没规矩,主人同客人说话还忙着做其他事,下人也不理会客人,拿了东西就往外跑,这种没家教、没礼数的女人,如果不是那张脸,王爷肯定连看都不看的吧。

  “夫人,您这不是为难我吗?”何竞抓抓脑袋,不知道怎么应话。

  “怕为难,就把外面那几个人给打发回去,如意斋的厨子也好,贴心的婢女也罢,我通通不需要。”

  这回,她总算认真同人说话了。

  何竞看看外头,再看看贺心秧,委实难以启口时,萧瑛总算出头。

  他从那群人后头走出来,进屋对何竞和小四点头,两人赶紧退下去,把几个新人留在原地。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