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5页     千寻
  因计划繁复,萧瑛担心慕容郬失风被捕,更怕他受不住刑求,透露萧霁未死的消息,因此这件事是瞒着慕容郬进行的。

  之后萧瑛把几个黑衣人送走,虽然萧瑛能够确定他们的忠心,但为了萧霁的性命,他不肯冒一分一毫的危险,这件事就这样被瞒了下来。

  “宫家为什么肯替王爷做这件事?”宫晴问。那可是满门抄斩、株连九族的祸事。

  “宫家不是替我做,而是替先皇做。先皇会找上宫展,是因为他家世背景不彰、从来不参与皇子之争,更因为他有个先天不足的孙子,以及他忠君爱国、耿直厚道的性子。”

  “既然如此,果果的身分何等隐密,为什么王爷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来?”

  宫晴每个问题都问到点子,萧瑛不得不佩服她的观察力。

  可他绝对不会承认今天的话纯粹是个控制不住的意外,更不会承认因为苹果嫁给“宫节”,自己早已气恨多日。于是他说:“今日上朝,你觉得皇帝的气色如何?”

  “形容枯槁、气血双亏,不像个四十岁的中年人。”

  “没错,太医的谏言他屡劝不听,再加上早年的戎马生涯,落下不少病根,如今所用皆为狼虎之药,那样的身子的确撑不了太久。”

  “所以你在等皇帝死掉,把果果推上王位?!”

  贺心秧话问得直白,便是慕容郬这般冷静内敛的人,听了也忍不住颤了两下眉毛。

  萧瑛瞄一眼萧霁,原来他的小名叫果果,还不错嘛!随后他笑道:“那也得皇帝肯配合。”

  “那有何难?你身上东一瓶、西一瓶毒药,随便在皇帝饭里面洒两滴,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贺心秧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那是她的切身经历。

  萧瑛溺爱的目光落在贺心秧身上。事情哪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光是培养一个方磊就花了他不少时间精力,再把他送到皇帝身边、取得皇帝信赖,种种的天时、地利,得是花去多少人力配合,才能造成今日的局面。

  何况那毒不能下得太猛、让人怀疑皇帝的死因,也不能下得太慢、浪费太多时间,还得一面下、一面让皇帝知道这是不可为而为之……唉,那份心力计较,哪是这颗小苹果脑袋可以想象的。

  “你以为皇帝身边的侍卫太监全是死的?”萧瑛淡然一笑。

  “他们是活的,不过活得越鲜明的会死得越惨,就如同对你越好的人,不见得就是你的好朋友,王爷你说是吗?”宫晴冷不防丢出这样一句。

  短短一个早上的相处,本就觉得此人深不可测,再加上他在皇帝与自己面前判若两人的样子,她敢保证,这个男人绝对比想象中更危险。

  噗!慕容郬忍不住又笑出声。

  真是好眼力,没错,与萧瑛这种人当朋友是幸运,当敌人便是自找死路,他会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不定死前还会傻乎乎地把他当成知心好友,把所有身家财产全托付给他。

  高兴个屁!贺心秧瞪了两个眼角含笑的男人。

  出声的还是宫晴,她问:“接下来,王爷打算怎么做?”

  “能怎么做,自然是如苹果所言,等皇帝驾崩让果果取而代之。”萧瑛顺着贺心秧的话说。

  “皇帝没有儿子吗?他会把帝位传给已经死了好几年的死小孩?你又说皇帝身边的人不是死的,凭什么果果可以顺利爬到那个位置?”贺心秧一句句问得不留余地,直指核心。

  “这就得靠本事与手段了。”

  好不容易花五年的时间,让萧栤相信他胸无大志、毫无野心,让萧栤彻底看不起自己,如今他已顺利取得萧栤的信赖,进入御书房,向前迈进了一大步,接下来的事情可就轻松而且有趣得多了。虽然勤王的确堵了他的快捷方式,给他找了大麻烦,但此路不通,换个方向就是了。

  可以信任他吗?贺心秧和宫晴互视一眼,这种事,一个没搞好她们就要被杀得满江红……

  “王爷希望我们做什么?”宫晴冷静地问。

  “什么也不必做,照常过你们的生活,其余的,我来安排即可。”

  “不会危险?不会砍头?”贺心秧问。

  她很看重自己的头,那颗黄金脑袋是用来写艳本、换银子的,可不是用来给刽子手磨刀用。

  萧瑛很高兴,贺心秧看重自己的小命甚于一切,他正了正神色,回答,“我保证,在我活着的时候,谁都伤不了你们半根头发。”

  夸张,明天她就拔几根头发送到他面前给他瞧瞧。

  “如果你死了呢?”贺心秧顺口反问。

  这一问,萧霁瞬间头皮发麻,哪有人这样问话的啦,打死他算了,他不要继续站在这里,看苹果耍白痴。

  “放心。”萧瑛起身,走到贺心秧身前,略略弯下腰,额头顶在她额头上方,宠溺一笑。“我不会那么容易死的,至少在把果果推到帝位之前都不会。”

  这是哪门子保证?!她转开头,拉起屁股下方的椅子,往宫晴方向挪动。她向宫晴投去一眼,两人心意相通。

  “果果,你过来。”宫晴摆出姑姑威严。

  萧瑛是他哥哥、宫晴是他姑姑,怎么比,辈分都大上一轮。

  萧霁习惯性应声,站到贺心秧和宫晴面前。

  “我问你,你真想当那个皇帝?”

  宫晴问完,贺心秧觉得不够又补上一句,“还是你受人胁迫,不得不配合?”

  萧霁苦笑,干嘛补那句话啊,想挑拨他和六皇兄吗?她那点小心思,皇兄怎么会看不出来。

  “姑姑、苹果,我想当皇帝。”他认真回话。

  “为什么?”

  “因为我从小就是被教育着长大之后要成为皇帝的,我身上流着皇家的血统,当皇帝的观念早在我骨头里生根。”这些话冠冕堂皇,听来不切实际,但萧霁说来,就是让人感觉真诚得理所当然。

  “果果,你想清楚,高处不胜寒这道理,为什么人人都道皇帝是孤家寡人?成就一番经天纬地大事业的方法很多,不是非得当皇帝才行。”宫晴试着劝说。

  第六章  站到同一阵在线(2)

  贺心秧哪有宫晴那么客气,她恨不得一巴掌打上他的后脑,两手叉腰,她气势汹汹的道:“你以当皇帝容易吗?他的工作多到会让人过劳死,整顿吏治、杜绝贪贿、推行廉政、善用贤人,重本务农、兴修水利、挖井垦荒、营田收税、行兵布阵……天,我光说都累,人生不过图着三碗饭,需要这么削尖了脑袋拼命抢那张龙椅吗?

  “方才你没听清楚吗?皇帝形容枯槁、气血双亏,不像个四十岁的中年人。请问你要当五、六十岁还能唱唱跳跳、生小孩的刘德华,还是要当四十岁未老早衰、一天到晚有人想暗算的鬼皇帝?

  “人只有一辈子,要珍惜啊!与其将十二个时辰拿去拼命做事、让天下人开心,不如将十二个时辰投资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惬意,何况就算做到死,你以为百姓就会对你感恩戴德?

  “哈哈!雍正一辈子做了多少事,好让他儿子当甩手皇帝,可他得到的评语是什么?谋父篡位、逼兄屠弟、诛忠好谀;朱元璋也是个勤奋的好皇帝啊,评语呢?刻薄多疑、残暴苛刻……果果,你别耍笨了,人要自私一点,替自己的快乐谋福利。”

  其实她最想说的是,你神经有问题啊,好好的人类不当,干嘛去当禽兽?

  什么,听不懂?皇帝是龙、皇后是凤,一兽一禽,生下来的孩子不就是禽兽?果果好不容易逍遥几年、当起正常的人类,何必急巴巴回去,怕人不知道他的血统很“野性”吗?

  萧瑛目光灼灼地望向贺心秧,她真是了不起啊,怎么有人可以把“没出息”讲得这么长篇大论、头头是道、理直气壮?若非立场不同,他几乎要对她鼓掌喝彩了。

  “那是父皇的遗命。”

  “即便是皇帝,也有考虑不周的时候啊,我不知道你父皇心里是怎么想的,怎会把这么重大的责任交到一个五岁孩童的身上?

  “因为他钟爱你的母妃?如果是的话,那就是私心了。因为他讨厌你其他兄长?那么就是偏见。因为他预知你可以当个好皇帝?哼,那就纯粹是胡言乱语。

  “你怎么能够因为一个将死之人的私心、偏见和胡言乱语,而赌上自己的一辈子?”

  宫晴说完,慕容郬开始怀疑,扶持萧霁为帝,这件事是不是错误决定?

  未来时代的女性,果真了不起,难怪她们可以选皇帝、可以当上司,可以死死地把男人踩在脚底下。

  “姑姑,可是我真的想当皇帝,过去几年,六皇兄为我苦心谋画,所吃的苦头不在话下,我没办法无视。况且,如今在萧栤的治理下,百姓活得困苦,水患连年,朝廷却无法重用能臣来解决,无官不贪、无吏不恶,我想用自己的力量来改变这一切。”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