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4页     千寻
  “唉,人心隔肚皮呐,亏咱们对人家掏心掏肺,没想到换来的竟是满篇谎言。”贺心秧眼睛一瞄一勾、一挑一横,搞得萧霁心绪大乱。

  “你别伤心了,他连亲姑姑都能够骗,还有什么人不能欺?”宫晴拍拍贺心秧的肩膀,安慰得很假仙。

  “我是伤心自己教育失败,亏我修了那么久的幼儿教育,还科科考一百,谁知道这样的天才老师,竟然教出来的孩子是个屁。”

  简直是屁极了、屁透了,如果他不是皇子,如果拧他耳朵不会被那个狐狸王爷几瓶毒药活活弄死,她会手下留情吗?

  “那我呢,我还与他有血缘关系呢,多冤呐,你说,我该不该去放血?”宫晴又冷笑两声,那表情和“还珠格格”里的坏皇后一摸一样。

  “哦哦,不对哦,你们的血缘关系是上辈子的事,人家这辈子可是高高在上的小皇子,尊贵的血缘和你大相径庭,怎么会有关系?”

  贺心秧的好意提醒听在萧霁耳里成了五雷轰顶。她们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告诉她们的?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难不成真的是……匪谍就在你身边?

  “对厚,我怎么忘记这件事了?太好了,他和我没有关系耶。”宫晴拍起手,兴奋的模样像个孩子似的。

  “既然没有血缘关系,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偶尔出卖一下下……应该没关系吧。”贺心秧笑得和那个恶毒王爷有得拼。

  萧霁听着两人的对话,手脚开始发抖,紧抿的唇几乎要发出哭声。

  “什么‘应该’没关系,是‘本来’就没有关系,苹果,你有没有听过,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在这个落后又缺乏文明的时代里生存下去,牺牲一、两个人本来就无可厚非。”

  “晴,你说得真好,无可厚非耶,我现在就去报官,说尊贵伟大的十六皇子就住在我们家里面,只要我们大义灭亲,皇帝肯定会饶过我们,说不定我们还会成为民族英雄,被人塑像,放在庙里供奉耶。”

  萧霁那张脸苦得像吞了十斤黄连。什么民族英雄?吴凤吗?民族英雄不是用来让人家砍头的吗?

  “问题是谁能证明他是萧霁?”

  “我们不能证明,不过萧瑛肯定可以,让皇帝派人到蜀王府去抄家,绝对可以找到证明档。”

  “没错,虽然滴血认亲很不科学,但被逼急了也可以试试。”

  “哼哼……就这么决定吧。”她们一人伸出一手,啪!Givemefive。

  萧霁再也忍耐不住,口里发出一声哀求,“姑姑,苹果……”

  在他被逼到绝处,不知如何是好时,笑声从门口传来,刹那间,三人表情翻转。

  萧霁松口气,救兵来了。

  而正得意万分、觉得快要逼出答案的宫晴和贺心秧却冷下脸孔,深吸口气,他们来干什么?

  第六章  站到同一阵在线(1)

  站在门外,萧瑛和慕容郬听着两个女人对萧霁的咄咄逼人,忍不住摇头苦笑。

  萧瑛低声道:“招惹到几百年后的女人,还真是可怕。”

  “所以呢?你不打算招惹了吗?”慕容郬反问。

  虽然萧瑛并没有透露太多,但在回府途中,听见萧瑛提到不能照计划迎娶江婉君时,他那个松口气的表情,明显到让人想要不注意都难,尤其在知道宫晴是女子,萧霁说贺姑娘在青楼被欺负、怀了孩子的同时,他眼中的得意更是掩藏不住,他对贺心秧……已放入心?

  两个未来世界的女人,独立自主、不想靠谁依傍谁,她们不受制于任何人,喜怒全凭真心,这样的女子,真让人动心……

  慕容郬低下头,微哂。

  来的路上,萧瑛问他,“你觉得霁儿会不会告诉宫晴,我们已经知道她们的秘密?”

  慕容郬想了想,回答,“你嘱咐过他,想必他不会随意透露。”

  萧瑛说:“他的确不会轻易透露,不过宫晴何等聪明,在如意斋的对话,我不认为她联想不出结论。”

  慕容郬缓慢摇头,“她才来这个朝代多久,也许她根本不会知道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小皇子,既然不知道,便无从联想。”

  萧瑛笑笑,不同他争辩,只淡淡问了句,“要不要打赌?”

  慕容郬同意,于是他们双双通过暗门,施展轻功,在满宅下人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来到贺心秧的书房前窃听。

  结论是慕容郬输了,两个女人一搭一唱,把萧霁狠狠地逼到无路可逃,如果他们再不出面,萧霁肯定就会把所有的事全招了——包括他们知道她们来自未来这回事。

  萧瑛刻意笑出声音,在屋里顿时安静下来之后,他们推开门,不经邀请,自行走进屋内。

  看见萧瑛,贺心秧倒抽口气。她知道,两人终究会再见面,可是没想到那么快。

  臭了脸,她对死小孩发命令,“果果,去找一把铲子给我。”

  “做什么?挖地道吗?”萧瑛笑问。

  不想见他吗?没办法,他都到门口了,才挖地道太慢,人呐,未雨绸缪为上、临渴掘井为下,都兵临城下才到处找武器,怎么能打胜仗呢?

  他的小苹果变笨了,是因为怀孕的关系吗?想到她肚子里有了自己的孩子,萧瑛忍不住笑得春风得意。

  如果不是刻意不看他,贺心秧此际肯定又会口水流满地,张扬着笑意的帅脸无人能抵抗,不想因为脱水致死的女人,最好离他五百公尺远。

  “不是。”贺心秧应得咬牙切齿。

  “不是,不然咧,挖黄金吗?”萧霁很白目的补上一句,靠山出现,他讲话突然变大声。

  “我想挖挖这里有没有藏了什么脏东西,怎么尽招惹些不干不净的人。”

  这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慕容郬苦笑,什么时候,他成了“不干不净”的人?横算竖算,他都是宫家的小恩人吧。

  “放心,让你们搬进来之前,我已经找人看过风水,这里是吉祥宝地。”

  萧瑛笑得眉眼眯眯,又可以同她拌嘴,他的心情倏地大好。

  “要比风水,哪儿比得上皇陵,王爷怎不上那儿溜达溜达?”她横眉竖目,终于转头望向他。

  噗地,一个不小心,冰人慕容郬笑出声,心底暗赞:这丫头,够大胆。

  宫晴憋住气,别开脸,不好意思看王爷吃瘪。

  可萧瑛哪里是肯吃瘪的人,他亲切笑开,回了句,“不就是不让看嘛,只好退而求其次,上姑娘这里来逛逛。”

  宫晴死咬住下唇,这时候大笑实在与气氛不合,于是做足表面工夫,起身向萧瑛和慕容郬拱手行礼,让了位子给两人坐下,接着她回头,对苹果轻摇了一下头,阻止她继续损人。

  于是,法官就定位、陪审团就定位,东边坐两个、西边坐两个,萧霁还是只能乖乖站在中间当犯人。

  “这件事,让我来解释吧。”萧瑛开口。

  宫晴点点头,萧瑛开始细说当年。

  当他知道小喜是萧栤在自己身边埋下的棋子之后,萧瑛演了一出戏。

  他抱着小喜,告诉她,自己只想活下去,无负担、自由自在地活着,那是母妃一心一意要他做的事情,然后喃喃地说着自己的计划,还说这个计划让他痛不欲生,但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进行。

  小喜知他心软,那个晚上,亲手把毒药端到萧霁面前,逼迫五岁稚龄的他,把整碗药一滴不剩地吞下肚子。

  没多久,萧霁口吐鲜血,骤然暴毙,萧瑛良心不安,紧抱萧霁不放,倏地,他发狂似的奔跑,不顾小喜叫唤、不理宫中侍卫阻挠,疯狂地跑到宫外。

  他倚在临姜桥畔放声大哭,哭得悲痛欲绝。

  他告诉萧霁,自己有多抱歉,说今生所愧歉的、来生定当还报,这件事不仅仅小喜亲眼目睹,许多经过的百姓也看到、听到,因此才会有后来“心无风骨、为保性命、狠戻弑弟”被传得甚嚣尘上的传言。

  他将萧霁往桥下一抛,江水无情地将萧霁小小的身子卷走,小喜无言,握住他的手,将他带回皇宫,一转身,她将整个暗杀过程回报给萧栤,因此萧瑛在那份屠戮名单中被删除。

  因为萧栤虽然看不起贪生怕死的萧瑛,却也需要他来维护自己人爱兄弟的形象,当然也是因为贤妃临死前对萧栤的苦苦哀求。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萧瑛在桥下安排了几个黑衣人,趁着天色黑暗,张起鱼网,将萧霁救起。

  待小喜回宫禀报此事时,萧瑛已将吞下毒药的萧霁给救活,两天后深夜,他将萧霁送往宫家,亲手交给宫展,以宫华的身分活了下来。

  那时真正的宫华已经死去近月,宫家秘不发丧,左邻右舍都以为孩子在病中,并无发现不对劲,等“宫华”身子渐渐康复,已是半年后的事,孩子一天一变,何况宫华本来就不常出门,因此也没人发现情况有异。

  那晚,慕容郬被派往宫中潜伏,窃换先皇遗诏,因此在萧栤焚烧遗诏时,并不晓得遗诏已被动过手脚。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