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3页     千寻
  “百两银?一个女人要怎么赚?”萧瑛没理会后头那些,挑出重点问。

  萧霁抬头挺胸,骄傲地抛出震撼弹。“她写艳本,很好赚的。”

  萧霁离开,门关起,几道黑线飞上两人的额际。艳本?堂堂知府大人的妻子竟然写艳本维生,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萧瑛看慕容郬、慕容郬看萧瑛,忍不住两人纵声大笑。

  “你要注意一下萧霁的品性,他竟然认为写艳本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慕容郬想起萧霁骄傲的态度,又笑了。

  “比起为十二两银子抛头露面,翻尸体、抓凶手,躲在家里写艳本就能进帐百两,的确值得骄傲。”他损了宫晴两句,惹来慕容郬一个大白眼。

  萧瑛轻哼,在如意斋里,两人眉来眼去,真把他当傻子啦,他会看不出端倪?不,再推得更早些,在邑县时不知道是谁借着自己名义,给人家送帮手?如果不是太了解他,萧瑛当真会相信慕容郬好男风。

  “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你这种皇兄,萧霁的品性想端正都难。”慕容郬不爽萧瑛批评宫晴。

  “是呐,像你这么正的梁柱,也会觊觎宫大人的男儿身……”

  两人一句句来去,彷佛回到那年少林,无忧无虑的年少光阴。

  宫晴从如意斋回来,匆匆进主屋,紫屏、苓秋立刻迎上来,想伺候她洗脸更衣,她挥挥手,让两人下去。

  她在屋里绕过一圈,没找到贺心秧,直接往书房走去,然后,看见把钱当命看的贺心秧正在与银子拼命。

  看见宫晴进屋,她抬起笑脸说:“再两章就写完了,这两天,你得帮我找人回邑县,约汪老板到京城一见。”

  想到银钱又要入袋,她的心情开朗舒怀。

  进京城之前,她又走一趟书铺子,汪老板除了给她近三百两的版税之外,还偷偷塞了二十两银子,当是给她的中介费。

  由于银钱入袋,这一趟进京的路上,虽然为了怕遭贼人觊觎,发生宫晴、宫华赴邑县时的惨剧,租下两辆看起来很不称头的寒酸马车,但吃喝住店她可是没在省的。

  汪老板说,书卖得比预期中好,他打算进京城盘下一间铺子,希望她的“公子爷”能努力、拼命、尽情的写。

  这正是她想要的,自然忙不迭的满口应承下来。

  想到很快就可以赎回自己的卖身契,可以和萧瑛再无瓜葛,她心情就好到不行……

  可……不明所以地,心情好到不行的人,却总在想起债权人时郁闷不已。

  甩甩头,甩掉那个帅到让人口水直流的男人,贺心秧放下纸笔,走到宫晴面前,歪着头,笑弯两道眉毛说:“果果他姑,怎样?皇帝长得好看吗?凶不凶?有没有额外赏赐什么给我们?”

  下回,说不定可以把皇帝给搬进书里当主角呢。

  “这待会儿再谈,苹果,你先帮我想想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好,你说,我听听看。”

  “想来公事、家事定会让宫大人忙得不可开交、分身乏术,既然如此,就把萧霁交还给本王亲自管教吧。”

  她本想轻轻揭过,不把萧瑛的话当一回事,可回来的路上,不知怎地,眼皮直跳、心里越想越毛,好像有什么阴谋笼罩似的。

  贺心秧望瞭望宫晴,她的表情凝肃。“这是谁说的?”

  “萧瑛。”

  贺心秧点头,缓道:“前面几句没什么难解的,升官娶妻,你本来就会比以前忙,重点是后面那句——就把萧霁交还给本王亲自管教。就把萧霁交还给本王亲自管教……就把萧霁交还给本王亲自管教……”

  贺心秧在口中念念有词,很显然地,萧霁是一个人,一个大家都不认识的人,可萧瑛吃饱没事跟晴要一个没人认识的人做什么?

  “萧霁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吗?”贺心秧发问。

  “我是穿越人,所有和我有关系的人全都留在二十一世纪,萧瑛干嘛跟我要一个我不认识的人,除非他疯了。”

  没错,她们都想到同一个重点上头。

  “他那个人哪会发疯,他只会把人给逼疯。”贺心秧咬咬唇,继续认真思索。“萧霁、萧霁……这名字好熟,我在哪里听过啊?”

  “既然姓萧,定然和皇家有关。”

  “没错,如果与皇家无关,他干嘛想要亲自管教?只是宫家和皇家……”

  想着想着,两人齐齐坐到案前,下意识拿起毛笔,各自在指间转转绕绕。

  “我想起来了!”突然,贺心秧把毛笔一丢,兴奋地看着宫晴。

  “想起什么?”

  “我在花满楼时,婢女蔷薇讲过皇家秘辛给我听。她说老皇帝有许多儿子,其中最适合当皇帝的有三人……”贺心秧将当时听到的话尽量忠实呈现,说完后,静静望向宫晴。

  “你的意思是,东宫太子之争时,最小的十六皇子萧霁只是三岁小儿,两年后老皇帝死,萧栤挟兵权登基,萧瑛为自保而杀了萧霁?”

  “没错,既然萧霁已经死了,他干嘛向你讨,除非萧霁就在你身边,你却不自知?”。

  “你以为萧霁是老鼠还是蚂蚁?一个活生生的人在我身边,我会不知道?”宫晴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好吧,从头来过,既然没办法从我们这边推理,就由萧瑛身上开始,有没有可能,其实萧瑛杀萧霁只是烟幕弹,事实上他早已经把萧霁交给宫节,所以宫节知道萧霁是谁、知道自己把萧霁藏在哪里,而假扮宫节的你却不知道?”

  “有可能,按时间计算,萧栤已经当了五年的皇帝,换言之,假设萧瑛把五岁的萧霁交给宫节,那么萧霁现在已经是十岁的少年……”

  当十岁这个数字同时出现在贺心秧和宫晴心里时,她们诧异地对望一眼,不会吧……她们犹豫的张嘴,异口同声。

  “果果!”

  “天,居然是果果……”

  推敲出这个答案,贺心秧慌了,她跳下椅子,忘记自己是个孕妇,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快步走着,嘴里碎碎念不停。

  “完蛋,穿越人最怕沾染那些吓死人的皇家事,下场都很糟的,你怎么会没事跑去收留一个十六皇子?”

  宫晴无奈,人又不是她收留的,她顶多是……借尸还魂啊,以前的帐算在她头上哪里公平。

  “我还以为,萧瑛是我们能碰到的最高等级,没想到竟然会招来一个没当成皇帝的小皇子,疯了吗?我们不是说要低调低调再低调的,现在家里头居然窝藏了一个当今皇帝极力要消灭的人物……”

  还说什么归隐山林,屁啦,那家伙根本不是求取功名,他绝对是要闹革命,绝对是要把现任皇帝给踢下宝座、取而代之,最可恨的是,萧瑛绝绝对对在这件事情里头有参一咖。

  越想越跳脚,贺心秧激动的指手画脚,那个狐狸男根本就是早设好圈套,等着二十一世纪的笨蛋往下跳,她们还傻傻的配合、傻傻的被他拉到同一阵线,天呐、天呐……造反是杀头的大罪啊!

  想到这里,她心疼地捧自己可爱的小头颅,怎么才刚重生,就要再死一遍,呜……上帝耶稣加佛祖,为什么她的命坏到这么透顶?

  “我还以为果果是天生骄傲,没想到是因为他的出身不同凡响,我还以为他资质优异是因为染色体基因的问题,没想到他是在宫廷中用教导皇帝的方式养大的。”重重叹气,宫晴也想和苹果一样跳脚,可惜她老成惯了,做不出这么幼稚的举动,只不过一枝笔在手里越转越快。

  “什么意外相助、什么认慕容郬为师,我看从头到尾,通通都是萧瑛刻意操作的,他故意对我们示好,给房给人给官位,让我们在无所防备的时候,把我们拉下水。”贺心秧越讲越火。

  “别想这个,先让人把果果找回来,确认了事实之后再说。”

  “好,他最好不要是什么鬼萧霁、最好不要跟皇家沾上半点关系,不然这个死小孩会完蛋到不行。”

  贺心秧撂下狠话的同时,心里已经在想着整治人的满清十大酷刑。

  但是,何竞派出去的人没找到果果,因为这时候,他正在萧瑛的杏芳斋里,讲解穿越,以及那个让人难以想象的二十一世纪。

  她们等很久,连如意斋送来的高级晚膳都没吃,两个人板着脸孔,一心一意等待死小孩回家。

  可怜的死小孩,好不容易脱离萧瑛的逼迫,一回到家,又有两个虎视眈眈的女人在等着。

  于是一个很了不起的皇子乖乖站在桌前,两个没有品级、没有身分的女人,安坐在桌后,一张无辜童颜对上两张愤怒臭脸。

  “我有没有讲过华盛顿的故事?诚实为上策,是什么意思,你懂吗?”贺心秧冷冷说道。

  萧霁低头,紧闭双唇,脸色些微苍白。

  “他不知道,你的课白上了,他觉得樱桃树那种事,能装死就装死呗。”宫晴也没在软的,冷言冷语,冷进他的骨头里去。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