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您的位置: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 > 作家列表 > 千寻 > 官夫人出墙 >  
上一页  返回  下一页

第12页     千寻
  难怪他方表达欣赏宫华的勇气,萧瑛就怂恿自己收人为徒。

  难怪那纸早已无用的遗诏,他会小心收藏。

  难怪他会亲自帮宫华上课,还出面将那些退隐的当世大儒聘来,指导宫华朝堂政事……这一切一切,都是在为萧霁的帝王之途铺路啊。

  萧霁看看萧瑛,再望望慕容郬,苦啊苦,他怎么就变成白眼狼了?!

  他呐呐道:“六皇兄,我从没欺骗过你任何事,除了这件……因为它真的是不好说啊。”

  “既然不好说,就别讲了,勉强人的事我做不来。”萧瑛冷笑两声。

  萧瑛话说完,慕容郬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他做不来勉强人的事,谁做得来?连自以为心计深重、权术高明的皇帝都被他耍得团团转,硬把“不甘不愿”的六皇子召进御书房起复,他还说不会勉强人?

  “六皇兄……”

  萧霁被逼到底线了,退两步、再退两步,不明所以的人都以为他想夺门而逃,偏偏萧瑛就是把人给看得透透澈澈,知道他不是想逃,而是内心万般挣扎,不知该如何解决眼前的困境。

  “回去吧,既然你不能全心信任我,那我也没什么好讲的。”萧瑛起身,就要往门外走去。

  终于,萧霁恨恨一甩头,在萧瑛出门之前,一把抓住他的衣袖。

  萧瑛转过头,冷冷扫他一眼,“决定和盘托出了?”

  “是。”萧霁痛苦万分地低下头。

  萧瑛满意地坐回位子上,向慕容郬投去一记胜利的目光。慕容郬看着两人,嘴巴撇了撇,摇头,早晚都要妥协的嘛,何必演上这一场,萧霁怎么赢得了这只老狐狸。

  “六皇兄、师父,我发誓,接下来的话不是怪力乱神、不是胡言乱语,如果六皇兄和师父肯细细分析,定然能够分析出我所说的不是谎言。”

  还没开始说呢,就担心他们认定他说谎,这是哪门子心思啊。

  不过萧瑛和慕容郬都没多话,两双眼睛直勾勾地落在他身上。

  萧霁拉直了眉头,吞下唾液,迟疑了须臾才开口,“五年前,六皇兄将五岁的我送进宫家,宫家上下对霁儿疼爱有加,霁儿也将他们当成亲人,年初,收到朝廷派令,宫节领着全家赴邑县,没想到会在王家口遇贼人,当亮晃晃的刀子落下,我的身子感到一阵剧痛,便失去知觉,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没想到醒来,竟发现自己变成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那是一个比我们这里晚了千百年、教人无法理解的时代,那里有电视、计算机、汽车……所有我没见识过的文明。

  “我拼命学习、拼命吸收我们这时代没有的知识,我以为自己会在那里重生、长大、年老、死去,没想到五岁那年一场莫名其妙的病,我昏迷了,再次醒来,发觉自己又变回了霁儿,过去的那五年就像场梦,而我竟回到了被贼人砍伤的那天,最不可思议的是伤势竟不药而愈。”

  “这是怎么回事?”

  “在那个时代,将这种灵魂从一个时代空间移到另一个时代空间的现象,称之为穿越。”萧霁解释。

  穿越?好熟悉的字眼,突然间,萧瑛想到贺心秧曾经问过他,“王爷,你也是穿越的吗?”

  那时他搞不懂什么是穿越,现在……他有了机会明白何谓“穿越”。

  他看着萧霁的眼神专注,丝毫没有把他的话当成小孩子的胡扯。

  因为倾听者的态度良好,让萧霁顺顺利利地把自己两度不可思议的穿越经历完整说出。

  好几次,他以为萧瑛要对他冷笑,问:还有更荒谬的故事吗?

  没想到,他没有,萧瑛和慕容郬维持一贯的态度和表情,静静听取他“令人难以置信”的故事。

  这一说,就说了将近两个时辰,讲到萧霁双腿发酸,萧瑛体贴的让他坐下,讲到嗓子发哑,慕容郬细心的递给他一杯茶水,然后,萧霁越说越起劲,他把在二十一世纪的五年生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交代完毕。

  他们听着那个难以想象的未来世界,电视、计算机、飞机、捷运、手机……女人可以同男人一起上学念书,还可以和男人一起竞争选皇帝,露手露腿、不分什么职业的女子都敢大方在男人身前展现性感……那是一个多么让人难以想象的世界。

  慕容郬追问,“就你所言,两辈子的姑姑长相不同,你怎么知道这个宫晴是你前辈子的姑姑应采莘?”

  “就像六皇兄所说的,两辈子的姑姑性情见识大不相同,晴姑姑以女德为戒,处事说话分外小心,绝不会落人口舌。

  “采莘姑姑是检察官,见过的尸体、办过的案子多如过江之鲫,她的性格冷静、稳重,碰到再大的状况也不会轻易惊惶失措。

  “当然,最初我会发现相异处,是因为采莘姑姑在想事情时,会习惯性的拿笔在手中转……”

  “贺心秧也会。”萧瑛横插进一句话。

  “她是学姑姑的,她觉得那样很帅,有一段时间摔坏了好几枝笔,她的继母还曾怀疑是不是她的零用钱不够,把笔拿去转卖给同学。”

  “既然宫晴和贺心秧都是从那个时代来的,为什么在邑县城郊,她认不出你,你却认得她?”

  六皇兄的问法,代表他信了自己?

  萧霁忙不迭回答,“我在那里是个五岁孩童,在这里却是个十岁少年,我和姑姑是灵魂穿越到萧霁、宫晴的身子里,苹果自然认不得我们,至于苹果,她是受我们所牵累,连同身子都一起穿越过来,我当然一眼就能认出她。”

  “那就没错了,那天你对着她喊:苹果、贺傻秧、哈佛、格林都曼、死小孩、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笨小优……就是想让她认出你是谁?”慕容郬插话。

  “难怪她懂得海运、懂得禁海令是舍本逐末的笨事情。而她和宫节……不,是宫晴,她们异口同声说两家是邻居,并不是谎言。”

  “姑姑的工作很忙,从早到晚在外面跑,往往一通电话就得出门,她一个未出嫁的女人要带着我过生活,非常辛苦,那时候,大部分时间陪我、照顾我的是苹果。”

  果然是深厚交情,萧瑛点点头,问:“既然宫晴是女的,她为什么要和苹果成亲?”

  这话就是明知故问了,但萧霁没发现自己正一步步踩进陷阱,认真而诚恳地回答。

  “穿越到古代时,苹果并没有和我及姑姑在一起,她一个人孤零零地摔在荒地上,后来被牙婆所救,以为时来运转、渐入佳境,没想到却被下了药、卖进青楼里,她在那里被坏男人欺负了,腹中有了孩子。

  “苹果和姑姑是二十一世纪的人,对我们这里的大夫并不信任,她们担心拿掉孩子会有生命危险,于是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萧霁说完,忍不住叹气,他并不知道那个始作俑者是谁,否则也不会把坏男人说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生啖人家的肉,但萧瑛知道、慕容郬知道,两人相视一眼,眼底却都有了淡淡笑意。

  “放心,既然她们是你的家人,我自然会好好照顾她们,回去后,你什么话都别多说,还是照平日那样,上课进学,认真跟着郬修习武艺。”

  见萧瑛不但信了他,还承诺帮忙照顾姑姑和苹果,萧霁松了口气,高悬的心掉回原处,虽然他真的很想替家里多承担一些,但他毕竟只是个十岁孩子,能力有限。

  “谢谢六皇兄,但姑姑和苹果大概不希望被照顾……”

  他想说的是,如果要“照顾”的话,手法可不可以隐密些,别像之前送房子、送下人那种。

  但他话没说完,就让萧瑛接续了下去。“两个女人不受照顾,要怎么活下去?”

  第五章  真相(2)

  萧瑛嗤笑一声,但下一刻便敛起笑脸,他忘记了,在之前或者在“前辈子”,她们都没依赖别人的照料而活。

  萧霁的声音在喉咙里卡了卡,才勉为其难的说:“她们都是独立自主的女性。”

  萧瑛叹气。“你先回去吧,隔几日,你得多腾些时间出来,我让杜品尚替你讲解朝堂上的大小事。”

  “杜品尚?前宰相?”

  “没错,他是个人才,只是不为萧栤所用,你可以从他那里学到更多的权谋之术。”

  “我知道了。”

  “今日我已经进宫见过皇帝,他病得很厉害,那身子不知还堪多少折腾,你要随时做好准备。”

  “我明白。”

  “明白最好,回去吧。”

  萧霁拱手躬身,转身离开书房那刻,方才没插话的慕容郬开了口,“华哥儿,回去劝劝你姑姑和贺姑娘,六品知府的俸禄不多,如果能接受王府襄助,那就再好不过了。”

  听着慕容郬的话,萧霁粲然一笑。

  “师父放心,苹果很能干的,日后一月进银百两没问题,如果六皇兄要照顾,能不能在朝堂上多维护维护姑姑,别让她着了人家的道儿还全然不知,她们……对于官场上的心计权谋不大懂。”
  
 
 
   

言情小说作家列表: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nb88新博网站在线登录 nb88新博游戏平台 nb88新博国际官网平台 新博app手机下载版 新博手机版中文版 新博nb88新博手机登陆平台官网入口 新博平台在线登录